33.三十二

當連華和衆人一起收拾殘破的後事時, 已經沒多久就要黎明瞭。

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沒有月亮亦沒有陽光,天地都被籠罩進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

赤龍城裡燃燒着火把, 堪堪驅趕了一部分冷寂的黑暗。柳言棋因爲柳傅的失蹤而被衆人竊竊私語的議論, 他小心翼翼跟在長孫身後, 手指揪着少年的衣角不放。

長孫看他滿臉的疲憊, 轉頭對冷焰道:“你帶他上樓睡覺去吧。”

冷焰“啊”了一聲:“律, 我對抱別人不感興趣。”

長孫瞪了他一眼:“你陪着他他才能睡着。”

“那你呢。”

“我有點事想問一個人。”

冷焰眯起眼:“卓闕?”

長孫也不隱瞞,點點頭道:“他一定隱瞞了什麼,我覺得我一個人去找他, 也許他會說。”

“要是他不說呢?”冷焰道,“要是他覺得你發現了什麼而殺你滅口呢?”

旋即兩人都想起了莫名其妙死在巷子裡的張昌。

長孫被一語驚醒:“我們當時是在那裡分別的吧?”

冷焰點頭, 更加不同意長孫單獨去找卓闕了。

“如果他要殺我, 早就可以下手了。”長孫想了想, 還是決定賭一場,“如果有什麼事, 我就叫你。”

冷焰看着少年下定決心的臉,嘆氣道,“等解決了這些事,我得去把那傢伙找出來。”

“那傢伙?”長孫奇怪的看他,“是一個和吸血鬼很相像的種族, 他們擅長給人下情人咒, 這樣一來, 只要一方遇到危險, 另一方立刻就會感知到。”

長孫見冷焰擔心的樣子, 心裡動容,擡手扯了扯他短硬的火紅頭髮, “不會有事的。”

說完他將已經靠在自己背上睡過去的柳言棋輕輕抱了過來,冷焰彎腰將小孩背上背:“一定要小心。”

他又不放心的叮囑道。

長孫點頭,直看到男人揹着小孩兒一步一步上樓去了,纔回頭看着遠處的卓闕。

卓闕正在和胡狐說着什麼,旁邊是姜黎。長孫猶豫了一下,邁步走了過去。

“卓闕。”他道,“我有話跟你說。”

卓闕回頭,盯着長孫的眼睛看了會兒,便什麼都知道了。

他的眉頭幾不可見的皺起來,“也許我們可以以後再談。”

長孫搖頭,“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們就在這裡談。”

卓闕臉色有些難看,胡狐好奇的看了看他們,“怎麼了?”

男人臉色又慢慢緩和,自嘲的撇撇嘴,“沒什麼。”他說完,轉身朝驛站後面的空地去了,長孫推了推眼鏡,又看了驛站二樓上方一眼,才慢慢跟了過去。

卓闕在大樹下站定,兩人都沉默着,驛站前頭衆人的說話聲彷彿很遠,又彷彿很近。

“張昌是我殺的。”卓闕首先打破沉默,淡淡道。

長孫頓了一下,“爲什麼?”

“因爲他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卓闕靠在樹下,抱起手臂,“不管你想問什麼,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不是你們的敵人。”

“現在不是,以後不一定不是。”長孫慢慢道,“你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拉切西斯。”卓闕不再隱瞞,“我和你們一樣,只是爲了打敗她而已。”

長孫想到之前那妖魔的表情,懷疑道,“你和蝠王……”

“這個就不是我能回答的問題了。”卓闕說完,又嘆出口氣來,“律,你不信我麼?如果我要害你,我又怎麼會給你寶石保護你?”

長孫:“我願意單獨來問你,就是因爲相信你不會害我。”

卓闕自嘲道,“如果我再心狠一點,也許會強行帶走你。”

長孫並未被說動,只是面無表情道,“如果你心不狠,張昌不會死的那麼快。”

言下之意就是你卓闕即便不是什麼壞人,但也稱不上好人二字。

男人苦笑:“律,我對你一心一意,你就這麼看我?”

長孫搖頭,“就算我喜歡你,我也不會因爲喜歡就認爲你沒有錯。”

這是原則問題。

“你總是這麼無趣。”卓闕垂眸,神情被掩藏進陰影裡,“我的事,可以不要告訴別人嗎?”

“我不能保證。”長孫皺眉,“你並沒有解釋清楚你的來歷和你的身份,我無法……絕對相信你。”

“就算目的一樣?”

“就算目的一樣。”

卓闕沉默了很久突然擡頭,他猛的衝向長孫,長孫下意識後退,腦海裡響起胡狐的“保護好自己”他伸手掐了個結印,雖然很粗糙,但那一瞬還是擋開了卓闕。

藍色的寶石在衣兜裡散發出藍光來,卓闕攻擊第一次的時候並沒料到長孫會擋開他,所以他並沒有用全力。他很快調整身體第二次攻擊,這一次不知從哪裡冒出一羣蝙蝠來,撲騰着翅膀纏住了長孫。

長孫下意識擡手遮擋,就感覺卓闕逼近了身前,有冰涼的東西抵到了他的脖頸前,那一刻長孫十分深刻的感受到了死亡的靠近。

“冷焰!”

他下意識的叫出心裡最信任的名字,幾乎是同時,驛站上方“砰”的一聲。整面窗框被直接踹上半空,火紅色的身影一閃——長孫感覺到脖子前的冰涼一下消失了。

冷焰看着被蝙蝠圍繞的卓闕,愣了愣,突然瞪大眼:“你難道是……”

卓闕看着冷焰,面無表情。那總是微笑的面龐彷彿只是衆人的幻覺。

“我們還會再見的。”

卓闕丟下這句話,身後的黑暗裡突然打開了一扇傳送門,伴隨着蝙蝠的掩護,他很快消失在了兩人面前。

在他打開傳送門的一瞬間,胡狐、連華和連庭甚至很多高級驅魔師都感覺到了異常的波動。

胡狐追到空地來,看見冷焰和長孫。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說完,他突然捂住嘴:“哎呀!我是不是打擾什麼好事了?!”

長孫一愣,冷焰卻是正經道:“我們之中有內奸。”

“啊?”胡狐也愣住了。

在驛站的大堂裡,拼湊起來的桌邊坐着連庭、連華、胡狐、米達倫、戴卡、姜黎、程堯和長孫。冷焰站在他們面前,神情竟是難得的嚴肅。

“卓闕是內奸。”

姜黎一拍大腿,“我就知道。”

長孫狐疑看他,“你怎麼知道?”

“因爲他太奇怪了啊。”

連程堯也點頭,“作爲一個內奸,他其實不怎麼上道。”

他那無法掩藏的詭異氣質和奇怪的動作,神秘感十足。

戴卡也點頭,“如果要做內奸,也許應該是最不起眼,最讓人想不到的。”

話音剛落,衆人有志一同的轉頭去看姜黎。

姜黎傻眼了,“喂!我不是啊!”

冷焰在前面擺手,“卓闕是蝠王的兒子。”

衆人一片靜默。

胡狐忍不住道,“我確定卓闕是人類。”

冷焰翻個白眼:“你們這些人!把話聽完好不好?!”

胡狐頂回去:“你倒是一次性說完啊!”

冷焰:“蝠王有三個兒子,其中兩個是真正的妖魔,而最後一個,也就是卓闕。因爲是他和人類所生,卓闕是半妖。”

“什麼?”胡狐瞪大眼,“可是我沒感覺到他身上有妖氣……”

“他的妖氣很弱。”冷焰道,“基本和人類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的只是他能和蝙蝠溝通,可以操控蝙蝠保護自己。論起妖力,也許連姜黎都比不過。”

姜黎躺着也中槍,無語的看着地板。

“我曾經聽說過卓闕,但是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後來蝠王沉睡,他的兩個兒子在山中閉門不出,我幾乎忘記他還有個兒子這件事了。”

長孫想起他說的寶石,從衣兜裡拿出來放在桌上:“這是他給我的,據說拉切西斯在裡面。”

戴卡和米達倫都是一驚,雙雙看向寶石。

看了良久,米達倫道:“確實有女神的氣息,但是隻有很少一部分。”

“什麼意思?”長孫愣住了。

“也就是這寶石曾經戴在女神身上過。”戴卡解釋,“這麼說來……女神在蝠王手上?”

“你什麼時候有這個的?”胡狐皺眉看他問。

“不久前……卓闕說不要輕易拿出來……”長孫說到這裡才發現,自己被卓闕給繞進去了,其實明明就有兩個最接近神的天使在這裡,只要讓戴卡或者米達倫一看就能知道真假……

長孫臉色難看,自己居然犯了這麼低級的錯誤。

“看來卓闕很相信你。”連庭突然道,“他堅信你會相信他的話。”

“你的意思是他很瞭解律?”冷焰不滿起來,“律只是很善良!”

被冷焰這樣的解圍,長孫反而更加不好意思以及自責起來。連華道:“既然蝠王和我們是一條陣線的,爲什麼要派卓闕過來?”

“看來雖然其中一個目的相同,卻還有更多不同的目的在。”連庭坐在輪椅上,緩緩的撫摸着輪椅的把手,思考了一會兒,“赤龍城裡有他需要的東西?”

“有什麼?”胡狐正在奇怪,卻突然面色一變:“難道是……”

連庭和連華顯然也想到了,三人一下沉默下來。

這回輪到冷焰他們好奇了,“怎麼回事?”

“你們還記得北邊林子裡的沼澤吧。”胡狐道,“那片沼澤之所以那麼多妖魔在是因爲那裡和別的地方不同。據說沼澤下沉睡着不得了的東西。”

“不得了的東西?”姜黎睜大眼,“是什麼?”

“不知道。”胡狐聳肩,“只知道有個不得了的東西,很久很久以前就在了。”

長孫想起之前聽到的話:“我記得我聽到過他們說……林子裡的妖魔都走了。”

“應該是被拉切西斯召喚去了。”胡狐說到這裡又不確定起來,“還是被蝠王召喚去了?”

“如果卓闕的目的是沼澤,驅趕走那裡的妖魔很有可能是蝠王做的……”

連庭皺起眉,“傳說中那下面的東西一定不能放出來。”

“可是蝠王要來幹什麼?”冷焰莫名其妙,“沒理由啊。”

這個問題到也是,爲什麼要動沼澤呢?

衆人又沉默了下來,一個接一個的問題讓大家的腦袋都不清醒。

長孫第一個站起來:“該來的總會來,我們還是先養足精神好好休息。”

胡狐點頭,站起來推連庭的輪椅,“那我們先走了。”

衆人在黎明前告別,赤龍城終於慢慢安靜了下來。廢墟之上又添新的廢墟,衆人都是無比疲憊。

長孫回房間之前先去看了柳言棋,小孩兒大概太累了,睡的很沉。

冷焰見他轉眼看自己,一驚:“不會還要我陪他吧?”

長孫皺起眉,“柳言棋現在很不安,他畢竟是個小孩子。”

冷焰看着長孫嚴肅的臉反倒說不出什麼無情的話了,只好變成小黑犬的模樣,慢慢溜達進門裡,在柳言棋枕邊睡了下來。

長孫輕輕關上門,走回自己房間裡,剛轉身,就看到一隻蝙蝠叼着一封信進來了。

信放到桌上,蝙蝠又飛了出去。

長孫拿起信看了一眼,沒有署名,他拆開信,上面是很簡單的寥寥幾句。

“告訴狄岡和米達倫,拿桃星辰和戴卡來換女神。”

落款是個卓字。

長孫在桌邊坐下,雖然他也困極了,可腦袋卻異常清晰。

他沒有點燈,就那麼靜靜看着窗外的夜空,看着它一點一點亮起來。

蝠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要桃子和戴卡?他也在收集素材?可是他並不想喚醒暗夜之神……難道是要殺掉桃子和戴卡?

這麼說來到解釋得通了!只要素材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拉切西斯的心魔就沒辦法了。

那沼澤又是什麼?

他翻來覆去的看信,上面並沒有提到沼澤的事。

難道他們並不知道沼澤的秘密,只是巧合?但如果不知道,卓闕混進赤龍城又是爲了什麼?

他努力回想卓闕在赤龍城時所關注的所有事情,可是他平時對那個人並不上心,發現要回憶起來的事情居然少的可憐。

他從來沒有妨礙過冷焰、胡狐他們做的事,甚至看起來一直是同仇敵愾的。考試、實習……

實習?!

長孫突然醒悟,他爲什麼會安安分分實習?他被調去的好像是……柳傅那邊……

他做的是什麼事?長孫突然發現卓闕從來沒提到過這些,包括剛發現實習通知的時候,他是被胡狐拉走,姜黎是去了後勤,他卻是一筆帶過……

那個時候他們並未注意過這些,可現在再想起來……太可疑了!

難道是偷取資料?竊取情報?柳傅那裡有什麼情報是他需要的?

長孫漸漸發現自己的思維越來越清楚,他甚至覺得自己摸到了一個關於真相的邊邊角角……

1.序1.序26.二十五14.十三33.三十二30.二十九37.三十六5.四18.十七17.十六28.二十七35.三十四5.四18.十七32.三十一4.三29.二十八29.二十八31.三十2.一11.十15.十四6.五4.三4.三14.十三10.九31.三十1.序12.十一26.二十五21.二十35.三十四22.二十一18.十七13.十二31.三十38.三十七13.十二37.三十六33.三十二31.三十38.三十七26.二十五10.九4.三18.十七35.三十四32.三十一13.十二1.序14.十三38.三十七21.二十5.四29.二十八14.十三32.三十一34.三十三3.二13.十二37.三十六2.一13.十二39.三十八19.十八18.十七27.二十六33.三十二24.二十三2.一22.二十一41.四十14.十三20.十九22.二十一32.三十一18.十七18.十七24.二十三1.序18.十七14.十三39.三十八34.三十三28.二十七13.十二32.三十一28.二十七24.二十三23.二十二32.三十一35.三十四22.二十一17.十六35.三十四40.三十九14.十三35.三十四
1.序1.序26.二十五14.十三33.三十二30.二十九37.三十六5.四18.十七17.十六28.二十七35.三十四5.四18.十七32.三十一4.三29.二十八29.二十八31.三十2.一11.十15.十四6.五4.三4.三14.十三10.九31.三十1.序12.十一26.二十五21.二十35.三十四22.二十一18.十七13.十二31.三十38.三十七13.十二37.三十六33.三十二31.三十38.三十七26.二十五10.九4.三18.十七35.三十四32.三十一13.十二1.序14.十三38.三十七21.二十5.四29.二十八14.十三32.三十一34.三十三3.二13.十二37.三十六2.一13.十二39.三十八19.十八18.十七27.二十六33.三十二24.二十三2.一22.二十一41.四十14.十三20.十九22.二十一32.三十一18.十七18.十七24.二十三1.序18.十七14.十三39.三十八34.三十三28.二十七13.十二32.三十一28.二十七24.二十三23.二十二32.三十一35.三十四22.二十一17.十六35.三十四40.三十九14.十三35.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