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三十八

卓闕並沒想到過長孫居然會這樣評價自己, 他一時沒回過神。

“我們……像?”

“都是隻想逃避的人。”長孫看他,“以爲離開某個地方,或者改變什麼, 就能變成另外一個人。”

卓闕一下愣住, “你逃避嗎?”

“逃避啊。”長孫突然發現自己居然能夠坦誠的說開這個話題了, 他低頭撥弄腳下的草尖:“在學校的時候覺得所有人都很無聊, 所有事情都很無聊。讀書也好, 社團活動,交朋友也是……”

“覺得所有人都很虛假,可大家卻津津有味的扮演着自己幻想中的那個角色互相配合着。”長孫撇嘴, “覺得很傻。”

“可是結果我自己也一樣。扮演一個好學長,好學生, 看上去好像很有耐心的樣子, 好像很好相處。”

卓闕忍不住笑起來, “我不能想象。”

因爲到這裡之後,他一直都是一副愛理不理人的樣子。

長孫挑眉, “爲了離開那個現實的世界,我纔想做驅魔師。”並不是對驅魔師多麼感興趣,而是對也許去到另一個從來沒接觸過的世界,就會有什麼變得不同。

他離開那個熟悉的圈子,遇到一羣從未接觸過的人和事, 他可以摘下面具, 只做自己。不想笑就不笑, 不想理人就不理人。不想搭理別人就不搭理別人。

想說什麼, 就說什麼。

因爲這裡沒有人認識他, 沒有人認識他以前的樣子。

“這就是逃避。”長孫擡頭,火光在他的眼底暈染開一種叫做精神奕奕的東西, “結果到了這裡,我發現沒有改變的東西始終沒有改變。”

“每個人也一樣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也會有利用和背叛。”

但依然有什麼變的不同了,那就是自己做回了自己,並結交到真正的朋友。可話又說回來,爲什麼在原來的世界,自己就無法坦誠的這樣表現呢?

也許並不是習慣,並不是因爲大家都互相認識,而是因爲下意識的不想打破什麼,而捆縛住了自己。

如果不改變自己,無論去到哪裡,永遠不會有改變。也永遠不會變成自己理想中的人。

長孫回過頭,看着遠處發了會兒呆,“所以現在的你和想要成爲驅魔師時的我很像。”

卓闕沉默了一會兒,“那你認爲我該怎麼選擇?”

長孫撇嘴,“自己的路自己決定,決定了,就別埋怨,也別後悔。”

如果交給別人來選擇,有一天覺得疲憊了,是不是就能找到埋怨的理由?

——你看吧,當初因爲你對我這麼說了……

長孫拍拍褲子站起來,“要下定決心做一件事,就別給自己留後退的餘地。藉口也別留。”

長孫離開後,卓闕又靜坐了很久,直到凌風溜達回來。

“找到理由了嗎?”

“嗯。”卓闕似笑非笑,“被比自己小的小鬼頭教訓了啊。真是丟臉。”

凌風笑了笑,“所以,決定是什麼?”

“入魔。”卓闕擡起頭,“理由就是,我討厭人類,卻不討厭妖魔。”

凌風哈哈一笑:“這算什麼理由?”

卓闕一聳肩,“這是我的決定。”

凌風卻是點頭,“那我就告訴你。”

他蹲下身來,手指轉着墨鏡:“入魔的方法就是……”

……

冷焰發現身邊的少年一直看着卓闕方向發怔。

冷焰不爽起來:“卓闕很好看麼?”

長孫一愣,“還好……”

隨即他又笑起來,“你吃醋?”

冷焰倒是毫不避諱,“我不是一直在吃醋麼?”

長孫伸了個懶腰,“我不是在看卓闕,我是在想……他們在說什麼。”

冷焰奇怪看他,“你想知道的話,直接過去問啊。”

“不知道怎麼問。”長孫摸了摸鼻子,“我還沒準備好。”

冷焰一愣,隨即意識到什麼。他也看了卓闕和凌風一眼,慢慢道:“律你……”

“睡覺吧!”

長孫突然打斷他的話,他往冷焰大腿上一倒,擺了個舒服的姿勢:“明天要早起,我可不像你們,精力都那麼好。”

冷焰張了張口,最終也沒說出什麼來,摸了摸少年的頭,任由他枕着睡了。

……

第二日衆人又行了一段路程,他們不敢用傳送門,怕太靠近拉切西斯有空間的波動會引起對方的察覺。

他們只好一會兒飛,一會兒跳一會兒走。

長孫一直被冷焰背在身上,他枕在那寬厚的肩膀上,鼻端呼吸的都是冷焰的味道。他餘光偷瞄卓闕,發現男人一直心事重重,甚至是有些心不在焉。

“如果沒抓到拉切西斯怎麼辦。”蝠王一邊往前走一邊問身旁的人。

狄岡轉頭看戴卡,戴卡道,“這個得問女神……不過女神一直沒回應我。”

蝠王“嘖”了一聲:“所以說,這些什麼神在想什麼,真是沒人看得透。”

“也許是因爲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狄岡道,“所以才無法多說什麼吧。”

“知道就說出來,不是會省許多事嗎?”

長孫道,“如果有個人告訴你會多久死,你要聽麼?”

蝠王唰的回頭:“小子!你咒我?!”

冷焰翻個白眼,“問你話呢,回答啊。”

蝠王冷哼一聲:“本王要什麼時候死,本王說了算。”

長孫:“就算對方知道,你也不想知道麼?”

蝠王皺眉,“說了的話,能避免麼?”

“不能。”

“那我幹嘛要知道。”

長孫挑眉,“就是這個道理。”

蝠王一愣,隨即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看你小小年紀,倒是看的挺透。”

“沒什麼。”長孫面無表情道,“時間簡史看多了,你也會知道。”

蝠王莫名其妙看狄岡,“他在說什麼?”

“人話。”

蝠王:“……”

要靠近大海時,衆人停了下來。

蝠王:“具體地點知道了嗎?”

www_t tkan_c o

戴卡:“女神沒說。”

蝠王一瞪眼:“她怎麼什麼都不說!”

被蝠王一兇,戴卡躲到米達倫身後,“我怎麼知道……”

長孫左右看看,“女神不說的話,也許是我們去了自然就能看到吧。”

凌風靠在一邊的大樹前,身邊站着看上去在走神的姻雪:“我們能知道的是,心魔和柳傅肯定在,然後是小妖魔們,還有那個神秘的暗夜之神。”

“我覺得可能是誤會。”狄岡依然不怎麼相信,“暗夜之神醒過來的話,光明之神不可能不知道。”

蝠王哼了一聲,顯然不想跟他繼續這個問題。

凌風道,“柳傅和那幫妖魔都不是重點,但重點是小妖魔的數量如果太多,持久戰對我們不利。”

柯利洛也點頭,“所以我們應該拿出一個戰略方針來,比如幾個人專門對付心魔,其他人分擔其他敵人。”

說着,他轉頭看其他人:“能建立結界的有多少人?”

戴卡、姻雪、卓闕等人舉起手來。長孫想舉手,但想到自己那初級結界只能保護自己……他有些沮喪。

卓闕看他,“給你的護身符還在嗎?”

長孫點頭,從褲兜裡摸出藍色寶石來。冷焰又鑽牛角尖了,“你還帶在身上?我以爲丟在赤龍城了。”

卓闕也不理冷焰,“這個能起到一點作用,你用過一次應該知道了。”

長孫眼睛一亮,唰的舉起手來。

柯利洛看了看人數,“那你們就專門做結界,把妨礙的傢伙都擋在外面。”

他又看亞連,冷焰等人:“我、亞連、蝠王對付那個什麼柳傅。”

“恐怕不用那麼多人。”冷焰道。

“是麼?”柯利洛一愣,“那就我和亞連兩個對付他吧。”

狄岡接過話頭,“剩餘的人,對付心魔。”

這個隊伍所龐大不龐大,說不龐大,許多精英又都齊聚了。

“如果他們有埋伏呢?”蝠王還是不放心道。

狄岡道,“路西法大人借了我墮天使軍團,實在不行,就開傳送門。”

蝠王一聽墮天使軍團:“你早說啊!”

幾人又確定了幾次會出現的突發情況,最糟糕的莫過於那個不知真相的暗夜之神了。

“總之只能提防着。”狄岡道,“隨機應變吧。”

衆人點頭,隨即重新朝海邊進發了。

林子前的視野漸漸開闊,光線也越來越亮,海浪聲漸漸能聽到了,還有海鳥的鳴叫。

旁邊的山谷上有一個很高的懸崖,下面是被海水拍打的礁石。長孫感覺到有什麼光不自然的一閃,他下意識擡頭,卻沒在懸巖邊看到什麼。

從林子裡走出去,踩上沙灘的一瞬間,耀眼的陽光和海岸線連接的碧空讓衆人心裡都是一亮。

開闊的景色不自覺的讓人放鬆,他們左右看了看,空蕩蕩的沙灘上什麼也沒有。

蝠王慢吞吞往前走,卓闕趕緊跟上去。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着走了出去。

腳踩在沙地上感覺軟綿綿的使不上力,又有不自然的光打在臉上,長孫眉頭一皺猛的回頭。

他回頭的速度十分快,甚至聽到脖頸發出咔的一聲響。

這一次他卻清清楚楚的看見了。

柳傅!

“柳……”

他話音還沒落,冷焰突然抱起他閃到一邊。

砰一下——

長孫站的位置被燒出一個大洞。

長孫心裡一凜,就見懸崖上偷襲衆人沒成的男人已經又消失了。

“他們知道了……”

蝠王鬱悶道,“居然埋伏好了……”

“只埋伏柳傅一個?”狄岡狐疑,“不是很奇怪麼?”

長孫聽他這麼一說也是一愣。他沒看錯的話,剛纔那不自然的光是柳傅用鏡子反射的陽光……

反射光線……在那麼遠的地方?

“這裡是陷阱!”

長孫突然叫道,“柳傅在打信號!”

遠處轟隆隆的聲音突然逼近,幾人愕然擡頭,就見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立起了十幾米高的大浪,並且迅速的朝他們衝了過來!

“該死!”

衆人連躲都躲不及,各自護住能護住的對象,就見戴卡手裡的藍寶石突然亮起來。

一個銀色的結界擋在了衆人腦袋上,那海浪鋪天蓋地,陽光瞬間被擋住,整個世界都黑了下來。結界搖搖欲墜,但還是撐住了。就聽腦袋上方可怕的轟鳴聲震耳欲聾。

等到浪退去,視線恢復的一瞬間,狄岡、米達倫、冷焰、蝠王、凌風突然躍了起來。

他們各自抱着一個,長孫眼前一花,就見一道金色的光線朝他們剛纔站的地方襲去。

“雙重打擊啊。”蝠王道,“看來是加重了籌碼就在這兩下上想把我們一網打盡呢。”

“可惜她算錯了。”米達倫冷哼,將戴卡放下,他擡手在虛空中抓出銀劍來。

柳傅從他們身後冒了出來,身後跟着黑壓壓的妖魔大軍。

“戴卡抓活的。”柳傅冷冷下令,隨即又道,“狄岡,你就不怕桃星辰出事?”

狄岡冷笑,“他在很安全的地方。”

於此同時,在A市最豪華的別墅區裡,一幢三層洋房的客廳裡,坐着一個穿着普通T恤的少年,他的臉軟嫩嫩的彷彿一捏能滴出水來,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彷彿落滿了星辰。

“桃子!”沙發對面坐着一個染着酒紅色頭髮的少年,他吊兒郎當的笑着,“沒想到我們還能再見一面,真是太讓我……”

他想了想道,“驚悚了。”

桃星辰有些汗顏,“對不起嚇到你了。”

“那確實。”少年贊同的點頭,“你都過世一年了,回魂的時機也不是現在啊。”

桃子乾巴巴笑了笑,求救般的轉頭去看旁邊站的筆直的男人。

“大人……”他道,“你不去幫狄岡他們麼?”

“這點事應該還不需要我出馬。”擁有一頭金髮的男人笑的溫和,看上去像個好好先生。他穿着黑色的西裝制服,打着領帶,一副精英的模樣。英俊的臉在陽光下看起來澤澤生輝。

“大人?”少年莫名其妙看身邊的人,“阿斯……什麼大人?”

“我比他大,所以是大人。”達納特斯說的理所當然,“少爺願意的話,也能叫我大人。”

少年皺起眉,清秀的眉頭帶出不悅,“你是我的管家,我爲什麼叫你大人。”

達納特斯笑而不語,桃子嘆氣,少年又問他,“你來串門麼?”

他本來在看電視,桃星辰就突然憑空出現了,他差點一口咖啡全噴對方身上。

桃子尷尬道,“我是被扔來的。”

狄岡他們出門前,開了個傳送門把他丟了過來。

按理說,狄岡他們應該不知道達納特斯在哪裡的,可是爲什麼就把他準確的丟來了呢。

達納特斯彷彿知道他疑惑的事,慢慢道,“我在狄岡出發前,聯絡了他。”

桃子張大眼,“既然您知道有事……”

達納特斯比起手指,在嘴脣上做出個“噓”的姿勢:“還不是我出馬的時候。”

“算了。”坐在一邊的少年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幹嘛,他也懶得深想,揮手道,“難得你來串門,要去見見雲染麼?”

桃子還沒開口,達納特斯先開口了,“今天是休息日,還是不要打擾雲染少爺了。”

“打擾他什麼?”少年莫名其妙。

達納特斯繼續悠悠道,“約會什麼的……”

33.三十二25.二十四41.四十37.三十六13.十二1.序6.五4.三22.二十一1.序4.三17.十六26.二十五17.十六7.六11.十30.二十九9.八25.二十四39.三十八17.十六26.二十五37.三十六6.五18.十七39.三十八29.二十八28.二十七20.十九33.三十二35.三十四2.一19.十八18.十七31.三十28.二十七32.三十一1.序20.十九37.三十六17.十六10.九17.十六39.三十八28.二十七24.二十三41.四十17.十六39.三十八26.二十五5.四19.十八20.十九15.十四19.十八23.二十二37.三十六30.二十九9.八26.二十五28.二十七11.十2.一8.七41.四十30.二十九39.三十八3.二17.十六28.二十七9.八37.三十六35.三十四2.一19.十八40.三十九3.二8.七15.十四23.二十二22.二十一30.二十九38.三十七10.九40.三十九29.二十八4.三21.二十20.十九27.二十六23.二十二26.二十五10.九1.序18.十七
33.三十二25.二十四41.四十37.三十六13.十二1.序6.五4.三22.二十一1.序4.三17.十六26.二十五17.十六7.六11.十30.二十九9.八25.二十四39.三十八17.十六26.二十五37.三十六6.五18.十七39.三十八29.二十八28.二十七20.十九33.三十二35.三十四2.一19.十八18.十七31.三十28.二十七32.三十一1.序20.十九37.三十六17.十六10.九17.十六39.三十八28.二十七24.二十三41.四十17.十六39.三十八26.二十五5.四19.十八20.十九15.十四19.十八23.二十二37.三十六30.二十九9.八26.二十五28.二十七11.十2.一8.七41.四十30.二十九39.三十八3.二17.十六28.二十七9.八37.三十六35.三十四2.一19.十八40.三十九3.二8.七15.十四23.二十二22.二十一30.二十九38.三十七10.九40.三十九29.二十八4.三21.二十20.十九27.二十六23.二十二26.二十五10.九1.序18.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