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三

冷焰腦袋一熱,就直追着拉切西斯朝秦嶺深處衝去了。

兩團光在樹林間來回穿梭,一金一紅,期間互相碰撞,激出絢爛的花火。太陽不知不覺下山了,整個林子徹底暗了下來,兩人激斗的光灑落在林間,一會兒明一會兒暗,斑駁在樹影之間,像是快進的某個鏡頭。

拉切西斯。

這個名字在神魔界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受任何神明約束的掌管生死的三大女神,大姐阿特洛波斯掌管死亡,負責切斷生命之線;二姐拉切西斯,負責決定生命線的長短,最小的妹妹克羅託則是負責紡織生命線。

三大女神所掌管的生命無人可以違抗,就像閻羅手裡的生死簿,一旦被畫上記號,便只能遵守被標記好的規則。

而正是這個受人尊敬的女神,卻因爲產生了與光相反的暗,誕生了心魔,而站到了暗黑之神的那一面。

她帶領着邪惡們發誓奪回暗黑之神的權利,也因爲她的背叛,造成生命線的大亂,人間生死混亂,死神每天忙得焦頭爛額,將本不應該死亡的靈魂送回去,又將本應該死亡的靈魂強行帶走,一年前死而復生的人突然增多,造成人類用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一度帶來恐慌。

不過好在在死神之首,達納特斯的帶領下,如今生死之線已經恢復正常,只是辛苦了死神們要和剩餘的兩位女神合作,彌補拉切西斯的空位。

心魔。這是一個十分古老,又無法清楚解釋的詞。

它誕生於主人的心中,代表主人陰暗而負面的那一部分,同時擁有主人潛意識裡擁有的所有優點和缺點,就好像是鏡子裡相反的自己。

如果你懦弱,自卑,渴望強大,那麼你的心魔就會是勇敢,自負,強大到甚至失去憐憫之心。

如果你善良,溫暖,知進知退,那麼你的心魔就會冷酷,無情,不會感受別人的需求,只會以自我爲首要考慮,摒除因爲爲別人處處考慮,而讓自己痛苦這一點。

心魔和你相反,卻不見得是絕對的惡,只是會擁有你潛意識的另一面,它是另一個人格,擁有獨立的思想,獨立的對世界的認知,它如果一直強大起來,甚至可以佔據你的身體,將原本你的意識逼進沉睡中,成爲新的你。

而拉切西斯女神,便是被心魔佔據了身體,但她的原本意識並沒有沉睡,而是在心魔佔據她身體的第一時間,從身體裡抽離了出來,流落進人間中。

而如今,沒有人知道,她原本善良正義的意識,去了哪裡。

冷焰穩穩落到地上,拉切西斯優雅的落到他對面,白色的長裙在半空中劃出好看的弧度,金色長髮流瀉在肩頭,髮絲沒有絲毫的凌亂。

她高傲的臉上帶着一些小女生的稚氣,眼神卻閃爍着惡意,讓人看着十分不舒服。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冷焰不屑的冷哼,“嫌自己老了嗎?”

“我只是想保存力量。”被說到老,拉切西斯的眼睛眯了眯,“神是不老不死的。”

“現在的你不是神。”冷焰道,“是和我們魔物差不多的東西。”

“不要把我和你們混在一起。”拉切西斯眉宇間露出怒氣,“戴卡在哪裡?!”

“我不知道。”冷焰抱起手臂,慢條斯理道:“你又在打什麼主意?”

“禁錮的天使……”拉切西斯微微仰起頭,似乎看見什麼美好的東西一般,目光聚焦在半空中某個黑暗的點上,“純白的羽毛,神聖的光環,天神的寵兒,集所有靈氣爲一身……”

說着,她嘖嘖的咂嘴搖頭:“自從路西法背叛了神帶領其他天使墮落之後,天界便微妙了起來。”

“還在天界的天使就一定是效忠神的麼?”拉切西斯歪過頭,無辜的樣子看起來只是發問的美好少女,“還是說只是一部分膽小鬼,內心動搖着,卻又不敢叛變呢?”

冷焰皺眉,不耐煩的打斷:“你到底想說什麼?”

“戴卡叛變的原因,你也應該知道吧?”拉切西斯有趣的看着冷焰的表情:“他原本是四翼天使,但是十分受衆天使的寵愛,甚至連那個冷酷的米達倫都很喜歡他。”

“他善良,溫柔,柔弱……”拉切西斯像是回憶着什麼,愛戀的眯起眼睛,“不虛僞,總是那麼誠實的表達自己,甚至連示愛,也是那麼的直接。”

冷焰的怒氣一點點高漲,他粗重的呼吸在靜謐的空間裡聽起來像野獸的警告,喉嚨裡發出咕嚕嚕的低吼,尖利的獠牙從脣間呲出,手臂上青筋暴起。

“住口。”

他低吼。

“如果不是愛上叛變的米達倫,被那個嗜血天使所誤導,他也不會墮落呢。”

“他不是被誤導。”冷焰眯起眼,“米達倫是愛他的,他們只是……”

“他們只是想要在一起,可是偉大的神不允許。”拉切西斯笑起來,“同性相愛是背叛上帝的行爲。”

“戴卡從尊敬天神,效忠天神,到因愛而恨,成爲對神保持最大仇恨的墮天使。”拉切西斯慢慢道,“這是喚醒暗黑之神最好的祭品。”

“暗黑……”

冷焰一愣,隨即慢慢反應了過來,“你想喚醒暗黑之神?”

“難道你不想?”

拉切西斯蠱惑:“你是妖魔,不被神所接受,其他妖魔也一樣,被玩弄在神的手心,你們就甘心?如果你幫助我……”

拉切西斯笑道:“等我找到轉生石,我便幫你將戴卡復活,讓你們在一起怎麼樣?”

冷焰一窒,拳頭緊了緊,“你找不到他的。”

他搖頭,“米達倫會陪着他。”

“米達倫已經入魔了。”拉切西斯冷哼,“你看着吧,他的殘暴會讓他成爲暗的支配者,你確定戴卡跟着他會幸福?”

冷焰沒吭聲,但眼神已經說明了他的猶豫。

拉切西斯笑起來,知道自己的引誘已經有了苗頭,她不再逼迫,慢慢隱進了黑暗中,留下若隱若現的話隨着風飄進冷焰耳朵裡。

——等你做好決定,就來找我吧。

……

遠在秦嶺另一頭的長孫律,在太陽下山之前,終於翻過了最後一個山坡,看到了中國驅魔師分部的目的地。

那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築,綿延在山坳裡足足佔據了整個山頭。

它的外圍被一層彷彿是流動的水泡包裹着,裡面彷彿不受外界白天黑夜的交替影響,明亮的發着猶如白晝的亮光。

從這個位置往下看,四周成片的綠嶺綿延不絕,像條長龍,一直延伸到與天相接的盡頭。

黑夜彷彿巨大的網,溫柔的落在水泡上方,吊飛的屋檐,樓臺窗格,水榭涼亭,青石板的小路看的清清楚楚,彷彿進入了神秘的樓蘭古樓羣中。

長孫看了一會兒,才慢慢朝那水泡走去,到了下面才發現,那灰色的城牆高聳入雲,彷彿看不到頭頂,和從上面往下看,完全是另一個樣子。

赤紅的城門,掛着兩隻碩大的龍頭門環,兩邊站立着巨型的麒麟石像,火把在頭頂燃燒着,帶入一種恢宏而神秘的氣息,強大的氣勢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水泡在眼前流動着,長孫有些猶豫的伸手戳了戳,發現那些水泡在他的手指碰到時,就突然飛散開來,水泡顯出一個巨大的豁口,他將手臂伸進去,沒感覺到什麼不同,於是大着膽子走了進去。

剛踏過水泡散開的豁口,身後的水泡又聚攏到一起,從裡面往外看,彷彿在水底一般,所有的景象都模糊起來,樹林的陰影隨着水泡搖曳不停,剛剛還是暗下來的天色,在裡面卻陡然亮了起來,彷彿白晝。

“咚咚咚——”

他叩響龍頭大門,因爲太高,他整個人雙手幾乎吊在門環上。

城門內沉默了一會兒,大門緩緩打開了。

吱呀——一聲,沉重而悠遠,彷彿背後響起了遠古的嚎叫,有鐵馬踏過平原,帶來一種豪氣萬丈的氣勢。

門內儼然另一番風景,彷彿一個世外桃源,與世隔絕的城池,錯落有致的房屋,筆直的官道,兩邊還有酒樓,雜貨店,城裡很熱鬧,人來人往,雖還不至於人山人海,但目光可及之處,卻都是有人的。

長孫覺得自己有點昏,四周走動的人和自己一樣穿着現代服裝,就好像自己只是到了某個觀賞景點,他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小夥子。”

城門邊一個小客棧門口,坐着一個吧嗒吧嗒抽菸的中年男人,男人眼角有一條猙獰的疤痕,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打量長孫。

“新人?來幹什麼的?接任務了嗎?”

長孫又覺得自己有點昏——什麼是接任務?RPG遊戲嗎?

長孫還沒想好怎麼開口,突然想到凌風說的——把玻璃珠交給第一個跟自己打招呼的人。

他看了看那男人,心裡沒什麼底氣,但還是從挎包裡摸出玻璃珠子,走過去遞給男人。

“這個……”長孫斟酌用語:“有人讓我交給你。”

那男人低頭看長孫手心,一眼看到似乎楞了一下,隨後伸手接過來,放到陽光下仔細看了看。

“你是凌風什麼人?”

男人收回手,看向長孫的眼神顯然不同了,他站起來,把老式的煙管拿到牆邊敲了敲,又隨手掛到脖子上,一邊拉着長孫進了客棧裡,關上門來。

“這東西可不能隨便拿出來。”

“這是什麼?”長孫好奇問,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玻璃珠子。

“這裡面有印記。”男人拿着玻璃珠示意長孫順着自己指的位置看,“只有驅魔師才能知道的,看到這個紅色的火焰標記了嗎?這是凌風的習慣標記,這珠子就代表他的身份。”

“珠子顏色,大小,代表驅魔師的職位級別,這種純色,在陽光下看起來有淡淡藍光的上好製品,只有高職稱的驅魔師纔會有。”

長孫律睜大眼,還不知道一顆玻璃珠子竟會有這麼多講究。

“我想做驅魔師。”長孫道,“我問凌風該怎麼做,他便讓我來將珠子交給第一個和我打招呼的人。”

“呵。”那中年人無奈笑笑,“多年不見,還是老樣子。”

說着,他把珠子還給長孫,“這個你收好了,別隨便讓人看見,他現在可是被通緝的。”

“好的。”長孫律把珠子收回包裡,再擡頭,就見男人摸着下巴打量他。

“爲什麼想做驅魔師?”

又是這個問題。

長孫簡直要對這個問題起心理陰影了:“因爲想做。”

“哈哈。”男人笑起來,拍拍他肩膀,“嗯,遵從自己慾望的人,我喜歡這個性子。”

說着,他介紹起自己來——

“我叫程堯,叫我老程就可以了。我是這裡的看門人,有些情報和比較稀奇的任務都可以到我這裡來詢問,我這裡算是傳遞消息的情報站。”

長孫瞭然的點點頭,就見程堯站起來,推開門往外走:“跟我來吧,要做驅魔師得先去登記,有個資格考試,考試過了還會有個面試,等你都通過了,纔會成爲初級驅魔師。”

“不是隻要引薦就好了?”長孫微微驚訝,顯然沒想到這麼麻煩。

“引薦只是獲得考試的資格。”程堯笑笑,“這裡面規矩可麻煩着,不是誰都能成爲驅魔師的。”

長孫有些詫異,這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這個世界上不是有特能的人很少麼?他以爲驅魔師會很搶手。

程堯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笑着解釋:“這個世上有特能的人其實很多,只是大部分都在沉睡,一輩子也不知道自己有不同於別人的能力,而有的是一早就顯示出來了。”

“而在顯示出來的這部分裡,又要區分成能夠成爲驅魔師的,和不能成爲驅魔師的。”

程堯想了想,換個比較容易懂的方式說:“人裡面也分好人和壞人吧?驅魔師也一樣,擁有特別能力的人,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他們無法使用自己的力量。但是一旦學會如何使用,有的人會爲了保護別人而使用力量,而有的人則是想要控制別人。”

長孫懂了,點頭:“不能讓後者成爲驅魔師,以防止他們作惡。”

“對的。”程堯點頭,“所以考試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長孫納悶,不知道這種考試會怎麼考,難不成是扶老奶奶過馬路?

想着,自己也覺得好笑,搖搖頭,跟着程堯通過筆直的官道,朝前去了。

這裡很大,從山上往下看時,就已經這樣覺得了。

而此時走在裡面,只覺得彷彿沒有盡頭般。

長孫一邊好奇的四下張望,一邊問:“爲什麼一直沒人發現這裡呢?是別人看不見嗎?”

“對。”程堯點頭,“只有擁有特能的人,才能看到這裡。”

“而且還要是特能覺醒的人,才能看見。”

“原來如此。”長孫頻頻點頭,程堯又道:“不過國家是知道這裡的,每年我們都需要向國家高級保密部門直接提供關於這裡的情報總結。”

“你別看普通人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每個國家的高級保密部門都是有聯繫的,梵蒂岡總部也必須每年知道各分部的情況。”

“這樣啊。”長孫倒不是很感興趣,也沒覺得多厲害,臉上沒什麼表現,程堯有些失望。

“不覺得驚奇?”

“啊?”長孫搖頭,“不覺得。”

程堯好笑,呵了一聲,“現在的小鬼……”

說着,他擡手一指前方的一個兩層樓高府衙:“這裡就是登記考試的地方。”

15.十四10.九23.二十二9.八11.十29.二十八37.三十六31.三十23.二十二31.三十5.四6.五39.三十八11.十33.三十二41.四十17.十六3.二21.二十30.二十九35.三十四21.二十31.三十41.四十38.三十七27.二十六31.三十32.三十一34.三十三27.二十六28.二十七40.三十九28.二十七6.五25.二十四5.四24.二十三20.十九41.四十14.十三17.十六24.二十三32.三十一33.三十二14.十三8.七9.八40.三十九13.十二24.二十三28.二十七28.二十七39.三十八4.三1.序22.二十一21.二十23.二十二27.二十六1.序15.十四28.二十七32.三十一3.二30.二十九18.十七29.二十八31.三十28.二十七11.十18.十七24.二十三3.二12.十一38.三十七5.四41.四十30.二十九5.四12.十一26.二十五7.六3.二19.十八15.十四11.十37.三十六1.序8.七1.序27.二十六2.一8.七18.十七24.二十三25.二十四8.七31.三十
15.十四10.九23.二十二9.八11.十29.二十八37.三十六31.三十23.二十二31.三十5.四6.五39.三十八11.十33.三十二41.四十17.十六3.二21.二十30.二十九35.三十四21.二十31.三十41.四十38.三十七27.二十六31.三十32.三十一34.三十三27.二十六28.二十七40.三十九28.二十七6.五25.二十四5.四24.二十三20.十九41.四十14.十三17.十六24.二十三32.三十一33.三十二14.十三8.七9.八40.三十九13.十二24.二十三28.二十七28.二十七39.三十八4.三1.序22.二十一21.二十23.二十二27.二十六1.序15.十四28.二十七32.三十一3.二30.二十九18.十七29.二十八31.三十28.二十七11.十18.十七24.二十三3.二12.十一38.三十七5.四41.四十30.二十九5.四12.十一26.二十五7.六3.二19.十八15.十四11.十37.三十六1.序8.七1.序27.二十六2.一8.七18.十七24.二十三25.二十四8.七31.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