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四

長孫突然覺得有些微的緊張,之前明明還不覺得,但此刻看到那有些森然的府衙大門,頓時覺得有些像要被審訊的犯人。

紅色的府衙大門,上方掛着一個碩大的黑色金框匾額——赤龍府。

“赤龍。”

長孫念出聲來,程堯適時的給予解釋:“這座城叫赤龍城,日本的驅魔師分部叫蒼龍,亞洲的驅魔師分部不多,赤龍是最大的一個,你之後會在城裡看到許多亞洲小國的驅魔師在這裡補充物品,不需要驚訝。”

長孫點點頭,跟着程堯上了石階,進了大門裡面。穿過前庭,面向門口的便是大堂,灰色的大石板踩在腳底有一種厚實沉穩的感覺,鞋底踏在上面發出清脆的聲音,被磨到發亮的表面顯示出這裡來往人羣很密集。

在高高的四方桌後面,一個男人正架着腿吊兒郎當的癱在椅子裡看着書。

他穿着一身現代的T恤,短褲,染着亞麻色的頭髮和這古老的氛圍完全不相配。

“狐仙兒。”程堯一進去,就吼了一聲:“連庭大人來了!”

砰——

正在看書的男人猛的將架着的腳踝從膝蓋上放下來,一邊匆忙的拿手蓋住書頁,動作太大,膝蓋撞到硬邦邦的桌沿上,他呲牙咧嘴的“哎呦”一聲,擡起眼來看到長孫時,表情微微一滯。

“程堯……連庭呢?”

男人眯起眼,惡狠狠朝男人看去,程堯笑起來,一邊自己找位置坐了,揮手讓長孫也坐,一邊道:“誰讓你當班時間又看小人書,嚇一嚇你是給你提個醒。”

“混蛋。”男人把書往桌上一摔,隨即抱起手臂看長孫,“這誰?”

“新來的。”程堯隨意道,“我當引薦人,你給登記一下,我記得明天下午就有一場考試吧?”

“巧了。”男人從一旁堆積如山的書本里抽出一張藍色封面的記錄本來,他抽出書時,整個堆積的書本搖晃了一下,長孫看得忍不住要伸手去扶,卻不想那些書本晃了晃之後,又靜止不動了。

“50個考試名額,加上這個剛好湊齊,否則要等滿員,恐怕下個月也考不成。”男人一邊翻到其中一個頁面,一邊從凌亂的桌子上摸出一隻筆來寫:“叫什麼?”

“長孫律。”

“年紀?”

“18。”

那男人擡起頭看了長孫一眼,“高中畢業了沒?”

“明年畢業。”

“呵。”對方點點頭,看向程堯,“很久沒遇到這麼小的驅魔師了,上面那些人應該很感興趣吧?”

“如果是尋找新鮮血液好洗腦當接班人的話。”程堯聳肩,“應該很感興趣。”

長孫聽不懂兩人說什麼,只好坐在椅子裡不發話,男人悶頭寫了一會兒,便將記錄本往書堆最上面一丟,書堆又晃了晃,但很好的維持了一個微妙的平衡停住了。

“前面49個人等考試都等了一個月了。”

“分成20個人一組考啊。”程堯無奈,“這個提議之前不是過了審覈了?”

“和連庭對着幹那小子不是一直反對麼。”男人眨眨眼,一邊站起來帶長孫往外走,“考試要用的東西,去專門的店裡買,程堯你跟着,免得小孩子被那羣傢伙坑了。”

“知道。”

程堯點頭,和男人一邊瞎扯一邊到了門口,男人看了眼天色在門口站住:“我該下班了,回見了兩位!”

說完,丟下兩人兀自跑了。

長孫還在茫然,程堯已經領着他朝另一個巷口走去了,一邊介紹:“那個傢伙姓胡名狐,在驅魔師排行榜裡是亞洲分部前十名,全球排名前100裡,因爲擅長馴養狐妖,所以外號狐仙兒。”

長孫點點頭,對他來說,這一切都太過新鮮了,以前從未接觸過的知識鋪天蓋地,對世界的認知,常識的範圍,全部被打破。

程堯帶着他穿過熱鬧的街巷,到了一個全是商店的小街上,兩邊栽種的柳樹無風自擺着,琳琅滿目的商店櫥窗,讓長孫律應接不暇。

“這是什麼?”

他指着一個紅色櫥窗裡擺着的木劍和青銅造型的爐子。

“那是除妖的,桃木劍和麒麟鼎。”程堯介紹,“這東西可以避邪、擋煞,桃木劍可以防身,初級驅魔師常帶在身上的小玩意兒,演化過程來自中國的道教。驅魔師現在綜合了各個國家的很多派系,東西方結合吧,你以後還會接觸到更多。”

長孫點點頭,目光又落到另一邊櫥窗裡賣的格式水晶吊飾上。

“那是增加驅魔師的精神力和元氣的。”程堯道,“結合的是西方國家古老魔法師的傳統。”

“這是日本除妖一族的替身符,越南的降術實踐書,驅魔師裡也分很多種,受西方文化影響的,一般是偏向他們的風俗習慣,亞洲這邊也有偏向我們的習慣的。”

程堯一點點介紹過去,順便帶長孫去文具店買了新的筆和記事本,還給他買了幾顆紫水晶和擋災的護身符。

“這些是考試會用到的,這裡還有初級驅魔師手冊你拿着。”程堯儼然一副負責到底的長輩姿態,這樣關心的樣子讓長孫微微有些不適應,但他在這裡什麼都不知道,也只好聽程堯的安排。

“今晚你就住我那客棧裡,住其他地方容易被坑錢。”程堯帶他買完東西,一邊往回走一邊道,“這裡的商人來自世界各地,也有在這裡安家落戶完全和外面世界脫節的人存在,有的人一心只爲了賺錢,你要注意着點。”

兩人邊說邊繞回了官道上,從官道另一頭,一輛馬拉車咯噠咯嗒走過來,金色的馬車,流蘇搖擺,看起來很富態的樣子,拉車的是一匹棕紅色大馬,長耳略尖,鬃毛炸開,看起來十分霸氣。

“程堯。”

馬車沒人趕,馬兒彷彿知道該怎麼走,到了長孫他們前頭,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車廂一側的窗簾被掀起來,露出裡面的人。

長孫仰頭看,目光和一道冰冷銳利的視線相對,馬車裡坐的是個男人,到肩頭的黑髮被束在腦後,頗有些古典的氣息,那張臉長得很俊朗,朗目星眉,雙眼有神,薄脣鋒利,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長衫,外面一件蒼邊白底的錦卦,領口的盤扣系的規整,堅硬的下顎微動,聲音醇厚好聽。

“狐仙兒去哪兒了?”

長孫轉頭,才發現馬車來的方向好像是從剛纔的府衙過來。

“他說他到點下班了。”程堯看看天色,“是到點了啊。”

男人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只是道:“他沒回住的地方。”

程堯一愣,摸摸下巴,“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又去哪兒混玩兒去了。”

“連庭大人。”程堯道,“50個參考名額今天湊齊了,明天是老時間考試吧?”

“嗯。”

被叫做連庭的人點點頭,似乎對其他事情不怎麼上心,目光略過長孫的臉也沒多做停留,放下車簾,馬兒便懂事的朝前走去了。

“那是連庭。”等馬車走遠,程堯告訴長孫,“他算赤龍城的半個城主,白話點說就是中國驅魔師分部的會長,半個。”

“半個?”

長孫不解,爲什麼不直接是會長呢?

“會長有兩個。”程堯解釋,“副會長也是兩個,然後下面的相關職位都是兩兩一雙,爲的是互相監督,互相管理,免得獨攬大權。”

“其中排名亞洲分部前十位的驅魔師也有選舉權、投票權和審覈權。你可以理解爲董事會。”

長孫點點頭,此時兩人已經到了驛站前,程堯幫長孫收拾出樓上一個客房,囑咐他早點休息,一面看長孫還在思考的樣子,笑道:“看你這樣子,在學校也是個當官的吧?”

長孫一愣,程堯咂咂嘴,“我的眼力勁兒還是好的,這赤龍城就相當於一個小國,裡面也有政治問題,權利問題,這些你不用去管,也不用讓自己記住,等你融入進這個世界,你自然就會慢慢了解。”

說完,他幫長孫關上房門:“一會兒把晚飯給你端上來,你休息好了,明天才能參加考試。”

長孫在赤龍城過的第一個晚上,吃過晚飯後,便讓程堯千叮萬囑的早早睡下了。

木頭的牀鋪,房間也古色古香,從窗格往外看,能看到像是人爲變化的月光,淡淡的照在整片大地之上。

這裡有一種悠遠又讓人內心安靜的力量,雖然他一早就知道這裡會是一個完全另外的世界,但他沒料到這種感覺是如此徹底,彷彿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就讓他完全和曾經脫離開去了。

長孫頭一次在自己的心裡感覺到了一股熱潮,那是他空殼已久的情緒,期待、殷切。一種想要用自己的雙手去做什麼的熱情和衝動。

彷彿他終於有了這個年紀的人該有的朝氣與蓬勃,一種久違了的正常的感情。

長孫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發現在黑暗中,嘴角是不由自主的往上揚着的。

他在開心麼?……嗯,開心的。長孫長長吐出口氣來,翻了個身,背對着窗口緩緩睡去。

不知道冷焰那個笨蛋……現在在哪裡,做什麼呢?

夜晚的赤龍城,隱秘進了神秘的氣氛中,唯有街頭的火把和天上人爲的星空點點透着淡淡光亮。

高聳入雲的城牆上方,一個黑影嗖的躍了下來隨後穩穩落地,彷彿距離和高度對他而言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他的動作很快,沒人能看到他的身影,他半蹲在地上弓起身子,因爲稍微的不適感皺了皺眉頭,隨後揚起下顎,在月色下動了動鼻子。

火紅色的頭髮在淡淡的月光下看起來詭秘異常,瞳孔的赤紅在黑暗裡顯得妖冶。

他轉動頭顱,像犬一樣嗅着空氣,隨後定位在一個方向,弓身一躍,落入靠近城門的一間驛站裡,他從房檐攀着窗格往下,停在二樓的某個窗口上。

有力的手臂趴在窗櫺上,微微將窗口推開一個縫隙,他朝黑暗的房間裡看了看,隨後小心的翻了進去。

“該死的結界。”黑影關上窗戶後彷彿鬆了口氣,暗自嘀咕,“扎的老子生疼!”

一邊說着,他一邊揉着脖頸,肩頭,彷彿被什麼重物壓着而渾身難受,他赤紅的眼睛在房間裡轉了一圈,隨後落到角落的大木牀上。

長孫律消瘦的身子縮在被窩裡捲成一團,烏黑的短髮在白色的枕頭上散開,男人靠近了一些,趴在牀邊蹲下身,親暱的吻了吻少年的頭髮。

“律,一會兒不見,有沒有想我?”

說着,他自問自答的點頭,“我想你的。”

少年已經睡熟了,自然是沒有任何反應,黑影在暗中又靜靜地看了少年的睡顏一會兒,月亮慢慢斜到樹梢,光線淡淡透過窗櫺,黑影的輪廓清晰起來,露出一張霸氣的男人面龐。

冷焰眉宇間有些疲憊,牀上的少年翻了個身,正面朝向他,微微勾起的嘴角,睡的泛起淡淡紅暈的臉,讓冷焰不由自主的彎起了嘴角。

他俯下身,跟少年偷了個吻,隨即小心翼翼的鑽進少年的被窩裡,摟過少年疲憊的睡去。

第二日長孫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有什麼趴在自己的胸口,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

他無意識的擡手去胸口亂揮,手指觸到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

長孫睜開眼,低頭一看,就見一隻吉娃娃大小的黑狗趴在自己胸口上睡得直冒鼻涕泡。

長孫一頭霧水,不知道這狗兒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用手肘將自己上半身撐起來,狗兒呼啦啦就一頭栽到了被子上。

“吼!”

黑狗被驚醒,一下蹦了起來呲牙咧嘴,長孫瞪大眼睛看他,就見他像是慢半拍纔回過神來,也眨眨眼看長孫。

這隻狗很……不同凡響。

這是長孫第一眼的感覺,黑的發亮的皮毛,像黑豹一樣銳利的眼睛和長相,但體積因爲小了好多,感覺像是縮小版的黑豹,看起來有些可愛,脖子上有一圈火紅色的毛,像是圍了根紅色的圍巾,尾巴很大很粗,打着卷的甩到背上。

它的瞳孔迎着光,看起來像是淡淡的紅色的,此時正盯着長孫看,一人一狗對視半響,黑狗突然湊上前,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長孫的鼻子。

“!”

長孫捂住鼻子後退,愣了愣,問道:“你是……這家店的狗?”

黑狗搖搖尾巴,甩甩頭,呼哧呼哧喘氣。

咚咚咚——

此時門被敲響,程堯的聲音傳來,“律,下來吃早飯咯!”

12.十一15.十四15.十四41.四十19.十八26.二十五26.二十五39.三十八15.十四23.二十二11.十32.三十一21.二十35.三十四1.序22.二十一31.三十28.二十七34.三十三6.五39.三十八30.二十九11.十33.三十二37.三十六4.三8.七22.二十一5.四12.十一40.三十九21.二十1.序11.十39.三十八32.三十一18.十七4.三41.四十37.三十六30.二十九18.十七31.三十26.二十五7.六21.二十40.三十九31.三十19.十八11.十2.一27.二十六24.二十三5.四11.十8.七12.十一17.十六41.四十37.三十六27.二十六2.一29.二十八37.三十六5.四7.六4.三5.四15.十四41.四十29.二十八14.十三15.十四13.十二34.三十三21.二十37.三十六7.六29.二十八34.三十三35.三十四41.四十30.二十九17.十六33.三十二12.十一29.二十八40.三十九10.九35.三十四29.二十八41.四十4.三13.十二14.十三41.四十28.二十七41.四十
12.十一15.十四15.十四41.四十19.十八26.二十五26.二十五39.三十八15.十四23.二十二11.十32.三十一21.二十35.三十四1.序22.二十一31.三十28.二十七34.三十三6.五39.三十八30.二十九11.十33.三十二37.三十六4.三8.七22.二十一5.四12.十一40.三十九21.二十1.序11.十39.三十八32.三十一18.十七4.三41.四十37.三十六30.二十九18.十七31.三十26.二十五7.六21.二十40.三十九31.三十19.十八11.十2.一27.二十六24.二十三5.四11.十8.七12.十一17.十六41.四十37.三十六27.二十六2.一29.二十八37.三十六5.四7.六4.三5.四15.十四41.四十29.二十八14.十三15.十四13.十二34.三十三21.二十37.三十六7.六29.二十八34.三十三35.三十四41.四十30.二十九17.十六33.三十二12.十一29.二十八40.三十九10.九35.三十四29.二十八41.四十4.三13.十二14.十三41.四十28.二十七41.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