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7.8.12荒漠瘋狂的一夜

我的媽……現在總算是停下了。

沒有暈死在沙地中,唯兒慶幸自己還活着,心裡歡呼過後,才意識到已經進入戈壁荒漠了!

說起戈壁荒漠,唯兒略有耳聞,可是以前就是沒到過這裡,今天倒是到了。

戈壁荒漠,在東方大地聞名遐邇。因爲這裡是東方大地最大的沙漠,有太陽出現的時候,熱得要死,沒有太陽的時候,是冷得要死。這裡生長毒蟲毒蛇,還有許多奇異的植物。傳說,這裡還有許多難得一見的精靈,但是沒人確信這個,因爲只是傳說。

美琴拿出水壺,對着唯兒說:“唯兒,要不要喝?”

唯兒發呆一會兒,接過水壺,摸索着兜裡,貌似只記得放糖了,沒帶其他的。

“美琴……我好像除了糖,什麼都沒帶。”

美琴笑道:“沒事。”

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院長突然說:“好了,全體學員們,從現在開始你們的教員將在暗中保護你們,你們要自己在戈壁荒漠生活七天,祝你們好運,我和衆教員走了。”

衆學員:剛剛沒聽錯吧!這沒良心的院長把我們流放在這裡。

院長:孩子們,的確是真的。

看着院長賞了大家一個和藹的微笑就騰雲駕霧走了,美琴對着唯兒說:“今天怕是要自己想辦法去找吃的東西了,唯兒,你準備怎麼辦?”

唯兒手裡拿着水壺,在原地轉圈,聽到美琴的聲音停下,低頭背對美琴說:“美琴,我在找糖。”

“唯兒……你的糖不是在你男朋友哪裡嗎?”

好像是!

“對!美琴謝謝你,對了,水壺還給你。”

“嗯,唯兒,你沒喝吧。”

“對啊。”唯兒喝了一口,把水壺還給美琴,傻乎乎地笑着說,“美琴,我想應該出發了……”

“……唯兒,似乎我們被忘了。”

“美琴,握爪。”

原本烏泱泱的隊伍就剩下唯兒和美琴兩個人站在原地,兩個人同時又喊:“啊!”

兩個人四處都是沙子外,還有幾株多肉植物,就沒有其他的了。現在烈日當空,站在原地不是長久之計……然而,兩個人仍想不出應對辦法。

唯兒和美琴對眼相看,不知道過去多久,唯兒纔開口說:“美琴,你有沒有覺得現在很熱,快變成烤鳥人了。”

美琴點頭說:“貌似有。”

“美琴……我們還要站在這裡多久?”

“不知道……好像他們不會回來了。”

“那我們要站着嗎?”

“唯兒,我們手拉手找到一個陰涼的地方躲避陽光吧……你已經滿臉通紅了,我喊一二三就快走!”

美琴也是臉很紅,擡頭看,陽光幾乎垂直照下來,唯兒看着美琴說:“美琴,我們一起喊。”

“好。”

“一、二、三!跑!”

兩個人跑了沒多遠就已經大汗淋漓,全身溼嗒嗒的,像是剛被雨淋了一樣。

美琴和唯兒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人,似乎坐在綠洲吃着烤肉,這個人旁邊還飛着什麼東西。

看到救星一樣,美琴和唯兒朝着那個地方走啊走了很久都沒有到。

然後美琴想起來,說:“唯兒,這個貌似是海市蜃樓。”

“我覺得好遠……”唯兒臉皺成一團,大聲說,“我們會不會是中了其他人的法術就困在這裡了!”

其他人:你想多了!

“唯兒,我覺得應該不是,我們找個陰涼的沙堆坐下吧……我都快成一攤水了。”

“好。”

情況緊急,美琴藉着法術變出一塊方布、幾根木棍,還有水果。

美琴看着唯兒在發呆,就喊:“唯兒,別發呆了,現在不是該行動起來,不然我們就要一起死在這裡啦!”

死!

唯兒立馬撿起棍子插到沙子。

看着唯兒兩三下就隨便蓋好了的“帳篷”,美琴難以相信地說:“唯兒……你開了外掛?”

“外掛?什麼東西?”

“其實我也不知道‘外掛’是什麼……”

“不知道?美琴那你咋說出來這個的?”

天知道,着了什麼魔!

“唯兒,我覺得我們還是先躲起來,不然我們就真要曬成肉乾了!”

“好。”

看着唯兒躲進去,美琴也躲進去,美琴拿起地上的水果遞給唯兒,說:“唯兒,你要不要吃?”

“好。”

遠處一個人影漸進,這就是麗萌和阿燦,兩個人一路上都吵着,每個人都有伴,但是兩個怎麼在一起了,這說來話可長的。

阿燦看到眼前有一個品紅毯子在,他獨自快步上去看幾眼,向着麗萌招呼:“欠抽的麗萌,你過來。”

“白癡阿燦,你再叫我一次,試試看!”

麗萌在氣頭上,一路上,兩個人意見不和已經是板上釘釘的的事實了,再加之兩個人又吵了一家,想和阿燦心平氣和地說話——不可能!

“麗萌,你不過來,等一下,你自己一個人走!”

麗萌哼地走上去,說:“到底什麼事啊?”

“當然是有事才叫你,你看那裡。”

麗萌看着遠處一個飛毯,後面兩個黑點在追之外,看不出這有什麼用。

“然後呢?”

“麗萌,我們找到人了!和她們一起不是更好嗎?”說着,阿燦拉着麗萌的手,“我們走。”

麗萌早就累死了,阿燦這個完全情商低下的傢伙,拉着她跑起來了,麗萌大吼:“阿燦!你跑那麼快,要死哦!”

“呵呵……要死也應該是出了荒漠再死,或者把你撇在荒漠讓你死,而不是我。”

阿燦如此欠抽的話,麗萌一個飛踢過去,這回應該命中了。

阿燦閃得剛剛好,只是左手蹭破皮了,阿燦瞪着麗萌,說:“麗萌,分道揚鑣!”

“正有此意!”

“恭敬不如從命!”

結果莫名其妙,兩個人走了一會兒,又聚到一起。

風太大追着毯子的唯兒和美琴心有餘而力不足,遠處有人朝着她們走過來,她們就站在原地等。

原來是阿燦和麗萌……

看着兩個人,唯兒好奇地問:“阿燦和麗萌是連體嬰嗎?”

美琴:別說真像!

兩個人互看對着大吼:“我跟她(他)不可能是連體嬰!”

“說起來,你們兩個怎麼脫離大部隊的?”

阿燦瞄了一眼美琴和唯兒,說:“阿姐,你們,難道沒有聽安培雅說,要自己找個隊友然後想辦法度過這七天嗎?”

唯兒搖搖頭,美琴一臉瞎。兩個人都在講話,又躲在後面沒聽到也很正常。

麗萌擋在阿燦面前,眼睛睜得渾圓,說:“阿唯姐和美琴姐是一起嗎?”

“對啊。”

阿燦撞到麗萌,挑眉看了她一眼,問唯兒:“阿姐,剛纔你們在做什麼?”

“我和美琴剛纔在追飛起來的毯子,這裡風沙太大,就是我們就搭了個棚子……”

“阿姐,我想我們四個人一起吧。”

唯兒:“好!”

美琴點頭。 шωш ¤ттκan ¤¢O

麗萌環抱雙臂,撇開腦袋說:“勉強答應,但是我絕對不會聽你的話!阿燦。”

“我還不需要你聽呢!”

“阿燦!你像個臭屎殼郎!”

“繆贊!至少比你有用,蟑螂。”

……(省略超多句)

唯兒和美琴在旁邊看着,都表示好無語啊。

唯兒拉了一下阿燦的手說:“阿燦你就別吵了,吵下去,對你們有好處,我們趕緊找地方歇息……我肚子都餓了。”

阿燦:我還能說什麼?

“是啊。”美琴挽着唯兒的手,小聲地在唯兒耳邊說,“和他們在一起真的好嗎?”

“美琴,我們可以好好利用和差遣,不是嗎?”

“對哦。”

阿燦和麗萌看着兩個人笑得如此邪惡,感覺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麗萌,從現在開始我們別吵了可以嗎?”

麗萌和阿燦突然達成共識,她回答:“可以。”

麗萌表示,有陰謀在誕生,必須有夥伴在纔好。

四個人走啊走,看到一處綠洲,美琴和唯兒覺得這是海市蜃樓走得很慢,但是看到前面一個毯子,她們兩個立馬衝上去。

前方綠洲有湖!

麗萌跑到湖邊,喝了一點湖水,阿燦不緊不慢走過去,整個人撲到了湖裡。

這阿燦絕對是故意的!

麗萌忍不住跳入湖裡,在不遠處觀望兩個人的唯兒和美琴說:“你看,他們不到幾分鐘又打起來了。”

“唯兒,好像只有水怎麼辦?我帶的東西都落在那個地方了,我們也不可能回去拿。”

唯兒一臉呆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美琴無奈低頭,說:“唯兒,我們要是可以不用來就好了。”

“美琴,我也是,我現在又累又餓又困。”

“我也差不多。”

兩個就同時嘆口氣,耷拉着腦袋坐下,又立馬站起來。

好燙!好燙!

麗萌和阿燦在水裡不知道做什麼,游到精疲力竭上來。

“喂,麗萌,我是哪裡惹到你了?”

“嘿!你看看我全身都溼了,都是你乾的好事!”

阿燦就不滿了,說:“和我有什麼關係!”

“要不是你濺了我一臉水,我哪裡會去跳湖,阿燦,你真的很欠打耶!”

阿燦一臉蔑視地說:“呵——麗萌明明是你自己選的位置有錯,水濺你臉上,怪到我頭上,我不承擔這個責任。”

麗萌咬牙切齒:“阿燦!”

美琴見形勢不妙,兩個人又要吵起來了,對着唯兒說:“唯兒,你方法讓他們兩個不吵架了嗎?”

“美琴,要是有我早阻止。”

美琴知道唯兒是懶人,但是懶到這種程度也太……美琴一笑:“唯兒,我們就別管他們了,我把棚子搭好,我們避避陽光吧。”

“美琴,你說得對。”

美琴和唯兒在毯子底下,看着兩個人又在吵架,就當做這是喜劇表演。

麗萌和阿燦吵累了,坐到棚子下。

美琴就是想到兩個人在陽光曝曬下肯定會受不了,與其勸他們,不如他們吵到不想吵了的好。

“你們怎麼過來了?”

看着唯兒眼睛睜得老大,脣乾舌燥的阿燦慢慢地說:“阿姐,你到太陽底下試試看就知道了。”

唯兒僞笑:“不了,阿燦渴了吧,自己拿着這個去裝水啊。”

阿燦抿脣一笑,這個沒良心的阿姐,就會這樣欺負他。

麗萌拿出了水果來吃,然而唯兒和美琴捂着鼻子立刻跑到了湖邊,誰會知道麗萌帶了榴蓮到荒漠!

“阿姐,你幹嘛出來?”

唯兒和美琴深吸幾口氣,唯兒慢慢轉頭看着阿燦說:“阿燦,你自己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自己去看。”

阿燦走回去看,麗萌正在慢條斯理地吃着榴蓮,這味道使得阿燦很想念。

想起以前,家裡好像就只有阿燦一個人喜歡吃榴蓮,沒想到麗萌會帶着,但是阿燦難以啓齒。走回湖邊看着唯兒和美琴在湖裡在抓什麼東西,走近一看。

原來在抓魚,貌似剛纔沒魚的。

看着兩個人抓了很久,都沒有抓到,阿燦這次準備當一次好人,要把自己帶來的蚊帳借給唯兒和美琴。

唯兒不解看着阿燦說:“阿燦,你給我這個蚊帳做什麼?”

阿燦一臉蔑視,說:“抓魚。”

“哦,抓魚用蚊帳,美琴你覺得怎麼樣?”

“就將就用。”

有得用就好了,那臉色嫌棄什麼!

阿燦坐在湖邊等着兩個人抓好魚,然而這個時候棚子傳出一聲慘叫,阿燦連忙跑去看。

唯兒和美琴完全在享受抓魚的樂趣,完全沒聽到。

阿燦跑去看的時候,麗萌已經把一隻毒蠍子捉住,阿燦發現榴蓮沒吃完……趁着麗萌沒注意,吃一點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麗萌剛拔掉毒刺就轉頭看到阿燦偷吃她的榴蓮,麗萌鎮定地說:“阿燦,你沒帶吃的嗎?”

阿燦僵住,紅着臉說:“咳,沒有。”

“隨便你吃啦,我麗萌像是那麼小氣的人嗎?”

很像。

阿燦看着麗萌把剩下的榴蓮望嘴裡塞,笑着說:“阿姐在抓魚,我分你一條抵了。”

“這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麗萌,你怕我說話不算話?”

呵呵——

不是怕,而是誰信啊!

唯兒和美琴抓了好幾條魚回來,看着麗萌和阿燦會如此平和做在一起,簡直的不敢信自己的眼睛了。

阿燦見唯兒和麗萌回來了,就取出打火石,可是……沒有火絨。

見鬼!

阿燦左看右看,看到遠處有一棵乾枯的樹,他跑過去折了幾根樹枝過來,放在棚子前。

麗萌走到阿燦身邊,說:“準備燒火了?可是我們沒有容器可以燒魚。”

“我帶了鍋。”

唯兒默默舉手,聲音小得像蚊子振動翅膀。

麗萌好奇地走過去看,剛纔真沒發現唯兒背後背了個鍋。

這是準備露營嗎?

結果鍋沒煮魚,倒是拿來煮水了,魚到直接拿來烤。

大家津津有味吃了起來,夜幕降臨——

風來,不禁打顫,實在是太冷了,包括這裡沙子多,吹來的風夾雜着沙子。

太討厭了!

唯兒眯眼還不到一會兒又醒過來,阿燦和麗萌睡得像死豬一樣,美琴……不見了!

唯兒大聲喊:“美琴!”

美琴只不過去方便一下,在半路上聽到唯兒的聲音,她趕緊尋着火光跑回來。

“怎麼了?”

唯兒看見美琴撲過去,說:“美琴,你突然不見了,我還以爲你被蛇給吃了。”

“我去方便了。”

唯兒吸鼻子,說:“真的?”

“唯兒,我還能騙你?”

“美琴,我信你。”

“嗯。”

夜幕下,只有火光,遠處有翠綠的火光飄浮在空中,唯兒頓時傻眼了。

美琴一動不動看着唯兒說:“唯兒,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團綠火在飛過來?”

“嗯。”

“唯兒。”

“嗯?”

“跑啊!”

可惜唯兒仍然在發呆,美琴拉着唯兒要跑回棚子。

唯兒又飛起來了,被美琴拉着飛起來的。

“美、美琴……那團火不見了。”

美琴才停下來,往四處看去,發覺一片黑暗,就連橙紅的火光都沒了,更可怕了!

“唯兒,我們是不是跑過了?”

“美琴,你剛纔就跑過了。”

美琴擔驚受怕地看着四周,驚慌地說:“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辦?”

“不知道,”唯兒想摸索到光滑的表面,說,“誒,美琴,你的手什麼時候長鱗片的?”

“唯、唯兒……唯兒!你摸的不是我是熒光蛇!”

“哦,熒光蛇。”

然後美琴憑藉綠光看着唯兒,突然大喊:“啊——”

美琴捂臉,雖然熒光蛇沒毒,可是唯兒是最怕蛇的,不容置疑,唯兒現在已經方寸大亂。

看着那團綠光離自己越來越遠,美琴就喊:“唯兒,你別跑啊!你別留下我一個人……”

美琴按着綠光跑過去,可惜突然綠光又不見了。

唯兒不會被蛇給吃了吧?

美琴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

這個聲音很沙啞,很像鬼!

救命啊!

“咳咳——清奇,剛纔是你把沙子弄到我嘴裡的嗎?”

“秦陽!你都把你的口水噴到我臉上了!”

秦陽把熄滅的火把點燃,看着清奇說:“說起來,安維又一個人了是嗎?”

“是又怎樣?秦陽,剛纔你好像把那個女孩嚇走了。”

“是嗎?我還以爲是你呢?”

“我就一直站在你旁邊,”清奇把一條線拎在火把邊,說,“秦陽,你怕黑,我從來不知道,可是!你爲什麼要用紅線綁着我們兩個的手?”

“嘿嘿——清奇,綁着又不會死。”

“算了,我們回去睡覺吧。”

天明一早,昨天被蛇嚇暈的唯兒醒來看見自己在安維的臂彎,臉紅着坐到一邊去。

許久後,唯兒纔想起來,美琴不見了!

唯兒推醒安維,小聲地說:“維,美琴不見了?”

安維坐起來,問道:“美琴?誰?”

“我同桌。”

安維摸着唯兒的頭說:“放心,教員一直都在,她不會有事的。”

“是嗎?”

“嗯。”

遠處清奇和秦陽曆盡千辛萬苦地走過來,秦陽看着兩個人,說:“你們好悠閒。”

安維一笑:“彼此彼此。”

秦陽坐下,問道:“說起來,昨天你跑去哪裡了,安維?”

“你們兩個不是去找水嗎?我就去尋柴火,昨天你們在哪裡睡?”

“我和清奇在寒風中度過一夜……”

清奇瞪着秦陽,說:“你,閉嘴!”

唯兒問:“怎麼了?”

清奇扭頭,秦陽笑着說:“別管他,他就這樣,我們昨天沒找到水就是了。”

“秦陽,你又犯了清奇的禁忌點是不是?”

呃,爲什麼要說出來?

清奇瞟見燒剩的火堆,說:“安維,你找到了。”

安維點頭,然後看向唯兒說:“我們走吧。”

“去哪裡?”

“去找精靈。”

“哪裡有精靈?”

安維神秘一笑:“昨天,我從上空看到東邊有一座高山,那裡剛好有林木。”

“哪裡有吃的嗎?”唯兒舔舔嘴脣,兩眼都在放光,“維~人家肚子餓了。”

安維一笑,把棒棒糖還給唯兒,說:“少吃點。”

“嗯。”

清奇和秦陽看着兩個人就這樣走了,也不追上去了。

因爲拒絕被虐!

麗萌和阿燦起來時,唯兒和美琴都不見了,他們兩個一路吵啊吵,等越過一個沙堆,看見了西亞斯和美琴。

美琴眼底一片黑,看着西亞斯一路上想說又沒說,直到看見麗萌和阿燦,她跑過去。

“咳咳……”

我的雅典娜……

“麗萌、阿燦,你們有沒有看到唯兒啊?”

阿燦搖頭不是沒有,反問:“你們昨天去哪裡了?”

“我昨天和唯兒走散了,然後西亞斯教員看到我,就一直跟着我。”

麗萌轉頭看到正在靠近的西亞斯,說:“又是你!”

“小蘿莉。”

完了!又要控制不住了。

蘿莉控的癮又要發作了,西亞斯轉頭看着美琴,心裡癢癢的症狀好多了。

美琴轉頭看着西亞斯說:“西亞斯教員,你能找到唯兒嗎?”

what!

西亞斯心裡的魔障還沒消退,這又提了,西亞斯腦子一通亂撒腿就跑。

美琴:……

阿燦看着西亞斯,搖搖頭。

麗萌冷聲,笑說:“美琴姐,西亞斯、教員,最怕唯兒了。”

“爲什麼?”

麗萌笑着說:“這個人得去問娜美姐,因爲是娜美姐做的事。”

在遠方的娜美:啊嚏!

85.17.10.7都亂成一片後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11.17.7.16極品女友發愣中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17.17.7.22任務表放家中了24.17.7.29和高宇岸一樣的54.17.8.30吃和說話都在看他46.17.8.21在想諾和優浠浠26.17.7.31沒有想到是他耶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45.17.8.20要和優浠浠說一下39.17.8.15回家後的意想不到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23.17.7.28黑森林的老頑童50.17.8.26領教安維的雙眼14.17.7.18希望你智商就此50.17.8.26領教安維的雙眼7.17.7.11訓斥後魔性笑聲11.17.7.16極品女友發愣中7.17.7.11訓斥後魔性笑聲35.17.8.10糖被安維拿走了28.17.8.3鬼鬼祟祟在後看58.17.9.2夏競日終於結束了80.17.10.6甜蜜,安維喂蛋糕45.17.8.20要和優浠浠說一下82.17.10.6被人誤會的感覺83.17.10.7爲了懂你,那就是愛85.17.10.7都亂成一片後24.17.7.29和高宇岸一樣的71.17.10.4和安維一起爬山9.17.7.14濱海沙灘的鬧騰3.17.3.12告白路的戴咬金88.安維的回憶29.17.8.4安維和戴明見面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63.17.9.14團圓節煙火下吻55.17.8.31夏競日的開始時44.17.8.19當然諾不在兜裡了43.17.8.18他們是兩看相厭27.17.8.1回家安維來攔截73.17.10.4記錯阿燦的生日8.17.7.12桌子就那樣碎了27.17.8.1回家安維來攔截42.17.8.17論如何改變自己18.17.7.23看黑翅膀的唯兒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34.17.8.9糖在荒漠不見了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15.17.7.20假期任務最討厭48.17.8.23吃和精靈我選吃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28.17.8.3鬼鬼祟祟在後看42.17.8.17論如何改變自己41.17.8.16直接丟窗外一夜6.17.7.9熱情表姐的來訪72.17.10.4阿燦做了一件事52.17.8.28測試周裡的煩惱60.17.9.6遇到金潔是不幸54.17.8.30吃和說話都在看他8.17.7.12桌子就那樣碎了13.17.7.18原來淑女是假的66.17.10.1上臺表演很害怕31.17.8.6老頑童的可怕提議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74.17.10.4和安維一起捉精靈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6.17.7.9熱情表姐的來訪61.17.9.8有趣的外公到訪60.17.9.6遇到金潔是不幸60.17.9.6遇到金潔是不幸26.17.7.31沒有想到是他耶40.17.8.16唯兒把諾弄丟了57.17.9.2夏競日唯兒的認識36.17.8.12荒漠瘋狂的一夜56.17.9.2夏競日的被報名時18.17.7.23看黑翅膀的唯兒48.17.8.23吃和精靈我選吃83.17.10.7爲了懂你,那就是愛5.17.5.16阿燦唯兒阿孃找72.17.10.4阿燦做了一件事79.17.10.6安維鋪子的對面17.17.7.22任務表放家中了61.17.9.8有趣的外公到訪72.17.10.4阿燦做了一件事62.17.9.11秋季的運動會要睡7.17.7.11訓斥後魔性笑聲26.17.7.31沒有想到是他耶16.17.7.21唬着就去見安維12.17.7.17就這樣去見家長87.17.10.8婚禮進行時78.17.10.5芬亞看上了可然
85.17.10.7都亂成一片後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11.17.7.16極品女友發愣中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17.17.7.22任務表放家中了24.17.7.29和高宇岸一樣的54.17.8.30吃和說話都在看他46.17.8.21在想諾和優浠浠26.17.7.31沒有想到是他耶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45.17.8.20要和優浠浠說一下39.17.8.15回家後的意想不到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23.17.7.28黑森林的老頑童50.17.8.26領教安維的雙眼14.17.7.18希望你智商就此50.17.8.26領教安維的雙眼7.17.7.11訓斥後魔性笑聲11.17.7.16極品女友發愣中7.17.7.11訓斥後魔性笑聲35.17.8.10糖被安維拿走了28.17.8.3鬼鬼祟祟在後看58.17.9.2夏競日終於結束了80.17.10.6甜蜜,安維喂蛋糕45.17.8.20要和優浠浠說一下82.17.10.6被人誤會的感覺83.17.10.7爲了懂你,那就是愛85.17.10.7都亂成一片後24.17.7.29和高宇岸一樣的71.17.10.4和安維一起爬山9.17.7.14濱海沙灘的鬧騰3.17.3.12告白路的戴咬金88.安維的回憶29.17.8.4安維和戴明見面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63.17.9.14團圓節煙火下吻55.17.8.31夏競日的開始時44.17.8.19當然諾不在兜裡了43.17.8.18他們是兩看相厭27.17.8.1回家安維來攔截73.17.10.4記錯阿燦的生日8.17.7.12桌子就那樣碎了27.17.8.1回家安維來攔截42.17.8.17論如何改變自己18.17.7.23看黑翅膀的唯兒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34.17.8.9糖在荒漠不見了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15.17.7.20假期任務最討厭48.17.8.23吃和精靈我選吃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28.17.8.3鬼鬼祟祟在後看42.17.8.17論如何改變自己41.17.8.16直接丟窗外一夜6.17.7.9熱情表姐的來訪72.17.10.4阿燦做了一件事52.17.8.28測試周裡的煩惱60.17.9.6遇到金潔是不幸54.17.8.30吃和說話都在看他8.17.7.12桌子就那樣碎了13.17.7.18原來淑女是假的66.17.10.1上臺表演很害怕31.17.8.6老頑童的可怕提議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70.17.10.3噩夢,外公的到來74.17.10.4和安維一起捉精靈37.17.8.13抓個精靈都哭了59.17.9.5汀絲園長的邀請6.17.7.9熱情表姐的來訪61.17.9.8有趣的外公到訪60.17.9.6遇到金潔是不幸60.17.9.6遇到金潔是不幸26.17.7.31沒有想到是他耶40.17.8.16唯兒把諾弄丟了57.17.9.2夏競日唯兒的認識36.17.8.12荒漠瘋狂的一夜56.17.9.2夏競日的被報名時18.17.7.23看黑翅膀的唯兒48.17.8.23吃和精靈我選吃83.17.10.7爲了懂你,那就是愛5.17.5.16阿燦唯兒阿孃找72.17.10.4阿燦做了一件事79.17.10.6安維鋪子的對面17.17.7.22任務表放家中了61.17.9.8有趣的外公到訪72.17.10.4阿燦做了一件事62.17.9.11秋季的運動會要睡7.17.7.11訓斥後魔性笑聲26.17.7.31沒有想到是他耶16.17.7.21唬着就去見安維12.17.7.17就這樣去見家長87.17.10.8婚禮進行時78.17.10.5芬亞看上了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