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

山頂光影斑駁,附近的楓樹火紅燦爛,遠處的林木投下大片的陰影,夜色中偶有夜鳥驚起,啼鳴。

這一晚很多人喝醉,各自吐出心語,有人慷慨激昂,豪情萬丈,說這是一個大時代,要抓住機會,成爲超凡者,甚至對於神明……有野望。

“點燃神火,踏上高壇……”連一位平日較爲文靜的女生都不再那麼矜持。

另一位男生更是高聲道:“列仙是什麼?我覺得就是超凡者。昔日神話未必虛假,菩薩、三清、仙佛、妖怪未必不能出現。當然,我是說還能出現這個級數的人,不是說舊時代的菩薩、妖仙等超凡者還活着。畢竟,歲月無情,該磨滅的都磨滅了。三清、仙佛等依舊是人,不可能活到現在。當年,他們在世時也只是有血有肉的人,雖然很強,但是依據挖出來的那些佛塔、道觀、遺蹟等,以及出土的各種孤本文獻的記載來看,他們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厲害,不必過度神化。數家生命研究所曾聯手,對他們的遺骨進行析過,那種超凡生物中的最強個體,也擋不住現代的科技武器,一個核彈過去照樣全滅。”

說這段話的人是一位來自新星的男同學,明顯喝高了,說出一些猛料,是舊土同學此前聽不到的秘聞。

新星的財閥曾在舊土挖出過一些了不得的東西,甚至找到過佛骨?!

那位同學補充:“沒什麼稀奇的,也不用驚歎,比如某些宗教,佛塔下偶有地宮,藏着石函、鐵函、玉函、金涵等,內存佛骨、舍利,舊土各地都有發現,此外在道教祖庭也有意外收穫,後來多次去探索。那些遺物以及地下的石刻記載,講述出許多往事,再加上數家最負盛名的生命研究所對那些遺物解析,自然有了相應科學而精準的結論。菩薩、列仙、三清等應該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王煊問身邊的周坤,這些話是否靠譜。

“不怎麼靠譜,地宮中挖出的遺骨、頭髮以及各種遺物等,並不能說確切的說明什麼。”周坤小聲道。

難得的是,他現在還沒醉,他接着道:“那些發現與列仙等傳說還是有些出入的,被認爲是與方士相近的強者。”

王煊問道:“這麼說,新星那邊的研究有確切的證據表明,先秦時代最強大的方士也不難被科技武器殺死?”

“確實如此,一些研究機構有幸得到過幾具方士的遺骸,經過檢測,的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少科技武器都能殺死他們。”

王煊難得一見的嘆息,他的這種情緒很少見。

對於研究舊術、想沿着這條路一直走下去的人來說,哪怕心志堅定,聽到這樣的結論也有些悵然。

先秦最爲強大的方士已經是舊術的極限,也只能走到那一步了,而隨着科技文明的興起,可以輕易絞殺古代人類中那一小撮最爲強大的個體。

在這個時代,科技燦爛,扼殺了舊術昔日的璀璨,一顆中子彈過去,管你是傳說,還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強大方士,全部殺死。

“列仙呢?”王煊問道。

周坤道:“深入研究後,有人認爲,列仙就是最頂尖的方士,亦或者是比先秦方士強出一線的人,被口口相傳而神化了,但終究是人,在科技武器面前難逃一死。”

王煊第二次嘆息。

生活在這個時代,對於投身舊術的人來說,似乎沒有出路,前景暗淡,一眼可以看到盡頭。

“你該不會想走到這條路的盡頭,成爲先秦方士那樣的人吧?”周坤驚異地看着他,然後搖了搖頭,道:“現在走這條路,直接可以看到終點,結局早已註定,有些財團、組織過去投資舊術,並不是爲了追求它的攻擊力,而是爲了延年益壽,若論殺傷力的話,與現代科技相比差遠了。”

他又補充道:“而現在又有了新術這種選擇,涉及到超自然力量,舊術連延年益壽這樣的地位都被取代了。”

周坤壓低聲音:“新術大有可爲,未來封神未必不可期,有些研究機構已經在做這方面的研究準備。”

“等我以後練成新術,有機會的話,我託人給你寄過來一些資料,看你能不能走上這條路。”

說完這些,他特意強調自己醉了,不知道都說了什麼。

但他還是沒有停下,依舊自顧自說。

“找到新術這條路,只是順帶的收穫,真正有價值的是深空盡頭的發現,如果我和你說,有人想以強大的科技文明底蘊爲依託去冒險,你相信嗎?我雖然不怎麼相信,但現在有小道消息不時傳出。”

說完這些,他就說頭很暈了,要去房間坐會兒。

周坤離開很長時間後,王煊還在沉默,想舊術的路。

“可以一眼看到終點嗎?前景黯淡。但我還是想走下去,到那盡頭看一看,我想在那裡繼續向前探索。”王煊自語。

秦誠湊到近前,道:“老周這人挺夠意思的,隱隱約約地告訴我們不少消息。”

王煊點頭。

不久後,他與秦誠告別衆人,離開此地。

“馬上就要離開了,我得去處理下自己的感情,老王,我先消失兩天,去穩固後院。”在路上秦誠咕噥。

他醉成這個樣子,自然沒法開車,有專人送他們回去。

事實上,第二天中午秦誠就又出現在王煊面前,他眼圈發紅,異常的失落,感性的一面盡顯。

“我高興的告訴她,要去新月了,以後有機會移民新星,結果她很冷靜的告訴我,分手,就兩個字。”

“我說,我肯定會回來的,接你一起走,她卻說,不會等我!”

“太絕情了,她都不帶多說的,前後加起來就六個字,乾脆而果斷!”秦誠差點哭出來。

但王煊卻想笑,覺得那姑娘太有意思了,尤其是他見過她,目前大三,他知道人家姑娘很靠譜。

“你就沒有耐心地問問她爲什麼嗎?”

“問了,她說不想蹉跎光陰,等到我們兩人彼此變得陌生,與其如此,不如早分割,早了斷。”

王煊聽到後,有些感嘆:“這姑娘真不錯,果斷,有性格,不做作,而且她說的都是實話,未來充滿變數,以你的性格,說不定沒過多久真就把人給忘了。”

“老王,你看扁我了!”秦誠悲憤,道:“我是真心喜歡她!”

王煊笑了笑,沒接他這茬兒。

秦誠急了,道:“你該不會真的以爲我喜歡趙清菡吧?怎麼可能!我說她是女神,那只是單純的欣賞,娶媳婦誰會選她啊,只適合遠觀,誰沒事在家裡供一尊神,根本不適合近距離相處。再說了,我就是有想法,人家也得躲着我啊,我有自知之明。我估計,她就是選老王你,也不會考慮我。”

“你會不會說話啊?說的好像選無可選,退而求其次,纔會選我似的,別往我身上扯。”

“老王,沒看出啊,你還挺自負的,要不下次我跟趙女神說聲,就說她選你,你都不見得答應。”

王煊沒搭理他。

秦誠見他這麼淡定,有些着急,道:“老王,你趕緊給我出個主意啊,如果後院不寧,我走都不甘心,幫我想想辦法。”

王煊點頭,道:“這姑娘我見過,咱們一起吃過飯,確實很好,你得努力爭取下,能不錯過就別錯過。”

“怎麼爭取?”

“主要是地域隔絕了你們,但你們家的生意與深空貿易有關,是下面的供貨商之一,你肯定能託關係找到往返這條路的人長期爲你們傳遞書信、照片、音頻等,告訴她,既然能聯繫上,而不是直接分隔開很多年,沒必要現在就分手,以後隨時有機會給你下判決書。”

“行,我走了!”秦誠轉身就跑沒影了。

半刻鐘後,王煊離開校區,一個人走在人行路上,路兩旁有很多銀杏古樹,落葉金黃,滿地都是。

他走到這條路的盡頭,來到一座大廈前,徑直進去。

這棟大廈雖然很高,但是進出的人不多,有些冷清,剛接近電梯就有人攔住了他。

王煊什麼都沒說,取出一張純金製作的名片遞了過去。

電梯前的幾人瞳孔微縮,其中一人無聲地做個了請的手勢,幫他按了電梯。

王煊點頭,邁步走入,有人在他身邊跟着。

兩人隨電梯一路下降。

最後,電梯竟停在地下十三層,罕有的地下層數。

王煊走出電梯後,適應了一下暗淡的空間,燈光很少,下面不像是現代建築,反而更像是依山岩開鑿出來的地窟。

有人帶路,七轉八拐,在地下巖洞中穿行,路很曲折,直到最後進入一座石室,光亮燦爛了起來。

這裡的佈局很現代化,與超大豪華辦公室沒什麼區別,有一個男子坐在紅木辦公桌後。

“你最終還是來了。”他有一頭濃密的黑色短髮,臉上戴着一張青色面具,聽聲音應該有四十幾歲,是個中年人。

“我畢業了,已經離開舊術實驗班,現在是自由身。”王煊平靜的回答道。

“叮!”

戴着青色面具的中年男子手中發出清脆聲響,像是金玉在撞擊。

王煊的瞳孔剎那收縮,他看清中年男子手裡把玩的是什麼,竟是兩塊金色的竹簡,林教授曾說過這種奇物!

“哦,你也知道這種東西?既然你做出了選擇,那就送你一塊。”

戴着青色面具的中年男子輕輕一拋,一塊金色的竹簡落在王煊的手中,沉甸甸,特別壓手。

王煊低頭,金色竹簡上有刻圖!

劇情轉折要開始了,嫩嫩的新書請求支援,大家有月票的話請投來吧,感謝。

謝謝:離人心上居、笑笑的擱淺、叄生緣瀟灑、龍々的傳人、帥到醒。

感謝以上盟主支持。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十四章 探險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六章 女神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十五章 羽化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六章 女神第十七章 截胡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一章 舊土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第九章 同窗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六章 女神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十四章 探險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六章 女神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十五章 羽化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六章 女神第十七章 截胡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一章 舊土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第九章 同窗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六章 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