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同窗

秦誠開車到了,接上王煊駛出校區。

他家裡是做生意的,條件不錯,早在數年前他就有了自己的車。

秋日的下午,天空澄淨高遠,那種清新的湛藍色似要傾瀉下來,淨化整座城市。

“我們現在就過去是不是太早了?”秦誠問道。

“不早了,趕過去正好。”王煊看着車窗外。

整座城市既有舊時代的古蹟,矗立數百年未倒的石塔等,盡顯陳舊,也有成片的摩天大樓林立,鱗次櫛比,無比繁華,充滿現代氣息。

接近商區的路上行人很多,車水馬龍,路況有些堵。

“我就要離開了,以前生活在這裡沒覺得什麼,但現在突然有些不捨了。”秦誠嘆氣,心中空空落落。

王煊道:“等你崛起,可以自由往來新舊兩地,那時候一切都不成問題。”

道路兩旁有不少銀杏古樹,黃色葉片紛紛揚揚,墜落下厚厚的一層,在陽光下,滿地金黃,煞是美麗。

這段路上,銀杏樹間還夾雜着不少楓樹,火紅的葉子連綿成片,像是大片的晚霞般熱烈。

在這個季節,草木開始發黃,好看的花朵大多都凋謝了,盡顯秋的蕭瑟。

然而,城市道路兩旁金黃的銀杏與火紅的楓樹,卻又是如此的燦爛,盛烈,給人以截然相反的感覺。

在這個季節,同一座城市中熱烈與蕭涼同在。

聚會的地點不在城中,秦誠駕車平穩,來到城外的山頂墅區,這裡景色優美,可以俯瞰整座城市。

新星的同學雖然大多都很低調,但有些人的背景與來歷很不簡單,選擇在這裡並不意外。

租借的別墅位於這些矮山中最高的那座上,佔地好幾畝,更有超大面積的草坪,外帶泳池等。

此外,在這座山頂上居然還有兩個停機坪。

秦誠一眼看到,那邊已經停着兩架銀色的飛碟,線條流暢,很是美觀,他頓時一陣無言。

“你現階段別和外星人比。”王煊笑道。

秦誠一聽,是這麼回事兒,頓時樂了,以前還沒琢磨過,現在細想身邊的同窗,竟有許多外星人。

蘇嬋走來,正好聽到他們的話。

“王煊,看你也算是英挺俊朗,雙目清澈,結果嘴巴這麼不厚道,這話說得我們好像是外來物種似的。”

她生性活潑好動,亭亭玉立,微露肩的短裙下,盡顯一雙大長腿的筆直,青春靚麗,充滿朝氣。

“最近見面你每次都誇我,先是說我燦爛的發光,今天更是直接說我英俊,讓我誠惶誠恐,你不會對我有壞心思吧?”

蘇嬋雖然青春漂亮,但絕對不會像十幾歲小姑娘那麼臉皮薄,相當淡定:“你別轉移話題。”

具有書卷氣息、一向很文靜的李清竹也開口,笑道:“我也聽到了,你說我們是外星人,可我們祖籍都在舊土,這裡也是我們的故鄉,怎麼就是外星人了。”

王煊一邊抱拳一邊笑着賠罪,與她們走入超大草坪中。

“王煊,過來,這邊!”

“你小子敢說我是外星人,來,讓我看看你是不是又增長了一大截力氣,在體術上有新的突破,不然的話,等着被我們幾個聯手收拾吧。”

路上不斷有人打招呼,王煊與他們自然都很熟,有說有笑,瞬間融入他們當中。

草坪上,燒烤的架子已經擺好,一條條長桌上的自助食物也開始擺上。

這次被選中、將前往新星的同學能有二十幾人,而留在這座城市即將回歸家鄉的同學有十幾人。

這麼多人聚在一起自然很熱鬧,沒有什麼隔閡與生分。

但是,留在舊土的同學有許多人還是很失落,他們或多或少都聽到一些傳聞,已經知道錯過新星,便是錯過了一次命運的眷戀,那裡似乎正在有了不得的事情發生。

有些人已聽說,未來超凡將現!

在這樣的大時代,他們的同窗如果有人始終走在最前沿,觸及超自然力量,很難想象未來會怎樣。

“王煊!”

留在舊土的人心情複雜,向王煊打招呼,這些人都有些感嘆,連王煊都落選了,出乎預料。

王煊理解他們的心情,走過去和他們聊了很多,談到未來,他確實爲這羣同學感到可惜。

他們執意留在這座城市,等待那份名單落下,看最後是否還會添加新人,足以說明他們的心緒。

同時,這也間接證明了他們對自身抱有的一份信心,因爲這些人的舊術的確都有不錯的成就。

但是很可惜,這次的選撥標準不以此爲據。

“我聽說,當初我們體檢的血樣被帶到新星,那邊不知道做了什麼分析,作爲選撥關卡之一。”一位留在舊土的男同學說道。

王煊一怔,他還是初次聽聞,原以爲僅是他早先對秦誠分析的那樣,沒有想到還涉及這種檢測。

秦誠緩和氣氛,道:“算了,過去的就不要提了,不要失落,留下來也沒什麼,無法觸及超凡,那麼我們就努力奮鬥,從今天開始爭取做財閥,未來號令與控制超凡者。”

一羣人頓時被逗笑了。

夜色降臨,站在這座山上可以俯瞰不遠處的城市,那裡燈火璀璨,夜景很美。

隨着時間推移,許多人都喝多了,情緒高亢了起來。

家在本土而被選中要去新星的人最爲激動,暢想未來,憧憬着自己有一天成爲超凡者的景象。

所以,他們大多都喝高了,有些放飛自我。

不過總體氣氛還算不錯,無論是來自新星的人,還是出生在舊土、將前往新星的同學,都對留下的同窗保證,如果將來有機會,他們一定會幫這邊的同學。

遠處的城市,一條條街道上燈火明亮,像是銀鏈交織,無盡的燈海融在一起,光明燦爛。

而此時天上繁星無數,星光傾瀉,也是一片絢爛。

有些人微醺,帶着醉意,分不清天上的星光與人間的燈火,天上與人間彷彿相連在了一起。

終於還是有人失控了,在一邊哭出聲,他沒有被選中,喝酒後,內心的失落流露出來,忍不住落淚。

王煊與一些同學頓時清醒,趕緊將他送到一個房間,讓他去休息,不要再飲酒,總算沒出什麼問題。

這時,有人向王煊走來,手持晶瑩的酒杯,輕輕搖動,釋放美酒的芬芳。

秦誠看到後頓時跟了過來,與王煊站在一起面對這個人。

來人留着過耳的中長髮,長相不算英俊,但是一雙眼睛格外有神,給人印象深刻,看起來有些強勢,這種氣質很明顯。

“孔毅,你別找事兒。”秦誠警告。

如果說這些同學中誰與王煊關係糟糕,非此人莫屬。

王煊平日從容穩重,和所有同學的關係都很好。

孔毅來自新星,之所以與王煊交惡,主要是因爲他在入學時,曾經追求過凌薇,結果王煊成爲凌薇的男友。

“你想哪裡去了,我不分場合嗎,非要在這裡找不痛快?”孔毅是個強勢的人,對秦誠略帶挑釁,主要是不滿他剛纔的態度。

王煊攔住秦誠,對孔毅舉杯,道:“喝酒,都是同學,馬上就要分開了,還有什麼不能放下,況且原本也沒什麼。”

孔毅斜睨了一眼秦誠,然後與王煊碰杯,一口喝盡,道:“走,這邊來,我這裡有新星送過來的一批罕見的珍餚,臨別前單獨請你!”

王煊與他並肩而行,秦誠不放心,也跟了過去,擔心出問題。

“喏,這種深海蛟魚,你肯定沒吃過,在新星那邊都算是稀珍特產。”

“還有這種產自新星雪山腳下那片草原上的有靈性的雪牛,肉質極美,精挑出的部分,在新星都可以做頂級刺身,更不要說在這邊了,你肯定沒吃過,這是專門爲一些老傢伙們特供的,嚐嚐,特別鮮。”

孔毅將王煊帶到一個房間,爲他介紹桌上的食材,身上散發着酒氣。

秦誠有點看不慣他,主要是覺得他太強勢,而且左一口新星,右一口你沒吃過,言語間大剌剌。

所以,他沒好氣的迴應道:“這有什麼新鮮的,知道我怎麼吃頂級雪牛刺身嗎?日出東方,第一縷朝霞綻放,我在HLBE大草原上追着牛啃,這個時間段纔是牛肉最嫩的時候!”

孔毅頓時目瞪口呆,王煊也啞口無言。

“哈哈……”

房間的門被推開,一羣人走了進來,全都在大笑。

“新鮮,絕對是一種最新鮮的吃法,回新星後我也去試試!”連高冷的徐文博都笑了。

孔毅一看就明白怎麼回事,這羣人不放心,都在盯着他,怕他鬧事。

他頓時頗爲不滿,道:“我有那麼不堪嗎,怎麼可能會找王煊的麻煩。再說了,現階段我挑釁他,只會被他揍,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臨別了,我特異讓人準備稀有的食材,都是大補物,我知道他執迷練舊術,這些東西對他的身體有益。”

“我可以作證,孔毅確實花費了一些心思,想臨別之際與王煊和解。”蘇嬋開口。

王煊點頭:“我知道,來,過去的都不算什麼,早已翻篇,祝你前程璀璨,超凡有成!”

他與孔毅碰杯,秦誠也走了過來,向嘴裡塞了幾片牛肉,也跟着碰杯,道:“確實比HLBE大草原上的牛肉好吃一些。”

三人碰杯,一飲而盡。

“王煊,你人不錯,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爲當初追求凌薇,你這性格很符合我胃口,我們能成爲好友也說不定。”孔毅大着舌頭說道。

“現在也不晚,我們是同學,也是朋友。”王煊道。

“凌薇還沒來,我估計要稍晚些。”周坤小聲告知王煊。

不久後,王煊與孔毅兩個人勾肩搭背,帶着酒氣,來到外面的草坪,頓時引發一羣人側目,他們兩人居然……可以相安無事?

連這兩人都化解了舊怨,氣氛頓時熱烈不少,衆人推杯換盞,都有些醉了。

幾位來自舊土、很快就要前往新星的同學,不斷憧憬在那邊的生活。

“你們有什麼美好願景?”有人問,同時他說出自己的願望。

“等我在那邊安穩下來,一定要在山清水秀的地方買一幢像眼前這樣的別墅,嗯,去較爲偏遠的地方買,未來升值潛力巨大,新星的人口肯定會越來越多。”

王煊笑了,道:“你能想到,別人多半早就行動了,凡你喜歡與嚮往的……”

剛說到這裡,秦誠提前插話:“我喜歡與嚮往的是,能和趙清菡單獨……”

他這麼急着說話,讓王煊的話語頓時變味:“凡你喜歡與嚮往的地方,必然早已是車水馬龍。”

周圍,一羣人眼神詭異,看着王煊。

他拍了秦誠肩頭一下,道:“你亂插什麼話。”

然而,周圍還是很安靜,一羣人看向王煊的身後,他立時回過神來,快速轉身,瞬間看到極美的趙清菡。

……

謝謝大家支持,如果手中還有月票,請投給深空彼岸吧。

感謝:叄生緣雪花、渡口窟窿、江左辰、星宇遊俠、田埂上的太陽、劍嘯風靈曉言、煙寒、追尋天涯只爲你。

感謝以上這些盟主。

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十八章 偶遇第十八章 偶遇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十七章 截胡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十七章 截胡第十五章 羽化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六章 女神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十七章 截胡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八章 聚會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十七章 截胡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十七章 截胡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六章 女神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
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十八章 偶遇第十八章 偶遇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十七章 截胡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十七章 截胡第十五章 羽化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六章 女神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十七章 截胡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八章 聚會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十七章 截胡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十七章 截胡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六章 女神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