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

但枯木陰樹中,卻仍無聲音,沈三娘柳眉一軒,目光之中,突地滿布煞氣,管寧心中一凜。

"看她平日嬌笑之態,有誰會知道她發怒之時,竟是如此可怕。"只見她身形方自微微-動,柏木陰影之中已自緩緩走出兩人來,卻正是那"仁智二老"。

管寧,凌影對望一眼,心中既是慚愧又是佩服、只聽沈三娘冷冷地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你們兩位,我真沒有想到年高德重的仁智雙老也會……"語聲一頓,身影突地飄飄掠起,凌空一轉,橫飛丈餘,向另一個方向掠去,口中-面喝道:"你也給我站住!"候地一個起落,身形便已遠去,輕功之妙,端的驚人。

"仁智雙老"對望一眼,似乎在暗中慶幸自己沒有逃走,管寧心中亦是大爲驚服,這"絕望夫人"看來弱不禁風,卻有如此身手,一面卻又暗中奇怪:"還有-人,會是誰?"對於仁智雙老伏在暗處,卻並不奇怪。

他知道兩人一心想自己帶他們去找那少年"吳布雲",是以方纔追了半天,沒有追到,就折了回來,只是他們看見和"絕望夫人"在一起,是以不敢現身,只得隱在暗處,但暗中居然另外有一個人,卻令他料不到了""難道是那個黑衣大漢。"他心中暗忖:"若是他們,那可好了,我只要能見着這兩人的真面目,那麼……"他心念方轉,只聽樂水老人冷冷笑道:"閣下方纔所說的話,是否算數?"管寧劍眉一軒,朗聲道:"小可從來不會食言背信,兩位只管放心好了,明日午前,我一定帶兩位去見那吳布雲之面。"遠處隱隱有嬌叱之聲傳來,像是"絕望夫人"已和人動手,凌影微微一皺眉,道:"我去看看。"刷刷地掠起身形,倏然兩個起落,亦自掠去。

"仁智雙老"對望一眼,樂水老人突地身形一動,掠到馬車前,探首一望,脫口呼道:"果然是他,他果然真受了傷。"樂山老人長眉一縱,亦自掠了過去,管寧心中一驚,卻見馬車內突地一聲嬌叱,道:"滾開。"數十點光雨;電身而出,"仁智雙老"大驚之下,袍袖一拂,身形閃電般倒退數尺,樂水老人喝道:你這丫頭;怎地如此毒辣。"車廂內冷叱一聲,又自叱道:"毒辣又怎地?"人影一花,那身着紅衣的垂髫少女"紅兒",己自掠了下來,插腰冷笑一聲道:"是他又怎的?受了傷又怎地?難道你們還敢怎樣麼?""仁智雙老"面上連連變色,俯首一看,夜色中,只見滿袖俱是銀星,心中不禁一寒,知道自己方纔若不是用這袍袖一拂,那麼縱然退得再快,只怕也免不得要捱上幾下。

他們方纔隱在暗處,隱隱聽到幾句言語,便猜想到車中之人,可能便是受了傷的"西門一白"此刻一見,果然不錯,要知道天下武林中人,大多都將"西門一白"視爲仇敵,這"仁智雙老"自然也不例外,只見樂水老人目光轉了數轉,突地緩緩道:"那麼,你明天一定可以帶我見他嗎?"此時此刻,他突然說出這句話來,說得完全不是時候,管寧方自一楞,卻見他語聲未了,突地冷笑一聲,擰轉身形,揚手一掌,擊向"紅兒",身形亦自閃電般撲了過去。

要知道"西門一白"在武林中的地位,端的無與倫比,若是誰能將他殺死,那麼,此人雖然是籍籍無名之輩,也立刻會變得名揚四海。

樂水老人一見這"西門一白"果是身受重傷,昏迷不醒地臥在車內,心中動了殺機,心想:那沈三娘此刻不在此處,我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殺了這西門一白,然後再將那少年劫走,這小丫頭暗器雖歹毒,武功諒也擋不住我全力一擊,等到沈三娘回來,我已走了,何況,縱然她追了上來,我兄弟兩人全力和她一拼,也未必畏懼於她。"這念頭在他心中閃過,也便立下了主意,口中隨意對管寧說了兩句話,以做掩護,暗中卻早已滿蓄真力,準備痛下毒手。此刻他身形閃電般掠去,掌風如排山倒海擊來,"紅兒"大驚之下,橫掌一揮,準備拼死接他一掌,管寧心頭一震,要想阻擋,卻已不及,樂山老人心性雖較爲仁厚,但對"西門一白"卻也存有懼恨之心,更不會去攔阻他兄弟的行事,就在這間不容髮的剎那之間…。管寧長袖突地一揮,閃電般後掌一揚,擊向那匹套車的健馬,他暗器手法雖不高,擊人不夠,但擊馬卻有餘。"砰"地一聲,擊中馬背的"暗器"也自落在地上,競將是那內貯"續命神膏"的碧玉盒子。"砰"地一聲,那匹馬背上果然着了一記,只聽一聲驚嘶,這匹馬競揚起四蹄,向前奔去。原來方纔那兩個黑衣漢子突然出來,他一驚之下就將這玉盒藏在袖中,方纔動手之際,這玉盒雖小,卻在他油中動來動去,甚是不便,還險些掉出,幸好他動手時間不多,但他心中已在暗中埋怨它的礙事,卻想不到這礙事的東西,到此刻竟派上了大用場。樂水老人一掌擊出,只見"紅兒"揮掌來擋,他,乙中暗罵叫聲:"找死!"手掌一震,只將"紅兒"震得嬌呼一聲,"噗"地坐在地上,還幸好樂水老人到底見她只是個小女孩,末真的施下毒手。

但她這一交跌在地上,也覺手腕如折,屁股發痛,心中突地一驚,暗忖着我身後明明是馬車,怎地裁卻會跌倒地上,回頭一看,才知道馬車已跑走了。

樂水老人一掌將"紅兒"震退,正待前行一步,將車中的"西門一白"擊死,哪知目光動處,馬車竟發狂地奔開,他心中驚怒交集,腳尖一點,身形候然幾個起落,那馬車越過大路奔向道路的另叫邊,套車的馬雖在受驚之下揚蹄而奔,而到底方自起步,是以眨眼之間,就被樂水老人追上。

樂水老人冷笑一聲"西門一白呀,你這番要死在我手上吧。"身形一起,正待將馬車拉住,哪知眼前突地人影一花。

一個人擋在了他的面前,冷冷道:你要幹什麼?"他一掠頓住身形,拾頭望去,只見不知何時"絕望夫人"已站在自己面前,他面上輕笑了幾下,方自吶吶說道:這匹馬突地發狂,我想將馬車拉住。""絕望夫人"冷笑一聲,道:不好閣下費心。"身軀一扭,突地閃電般掠出數丈,玉掌疾伸,輕輕搭上馬車,那匹馬空自揚蹄長嘶,卻也再奔不出一步。樂水老人見了暗中心驚,立也不是,退也不是,卻聽樂山老人突地在那路邊揚聲喝道:二弟,庸兒在這裡。"他心頭一震,掠了回去,只見"紅兒"已爬了起來,滿臉蒼白地站在另一輛馬車旁,一手牽着馬匹想是生像這匹馬也受驚奔出,另一手卻在不停地甩勁,那方纔隨着"絕望夫人"掠去的翠衫女子,此刻出已掠了回來,面帶冷笑,雙手插腰,站在管寧身側,而管寧此刻卻替倒在地上的人一個關節之處不住推拿,樂山老人也站在這人身側,見着樂水老人來丁,喜道:二弟,你看這不是庸兒嗎?"樂水老人定睛而視,只見地上的一人果然是"太行紫靴"公孫尊的獨子,偷跑下山後化名的"吳布雲"的公孫庸。"絕望夫人"牽着馬走,緩緩走了過來,秋波一轉,冷冷說道:"原來你們三人是一路的。"她方纔只見一條人影本來避在暗處,見她揭破"仁智雙老"的行藏,便待逃跑,她閃電版追了過去,只見這人影輕功不弱,她追了數十丈,方纔追上,正待喝問,哪知道人影卻一言不發地回過頭來,劈面就是一拳。

這一拳打的部位極妙,拳風虎虎,但沈三娘武功絕高,怎會被他打着,輕輕避開,三兩個照面,使已點中這人的麻穴,這時凌影也已追了過來,一見此人,脫口道:"這人不是和小管一路的嗎?"她兩人便將此人架了回來,走到一半,沈三娘突地見到馬車狂奔,知道事情有變,丟下了凌影和這少年,飛掠而末,正好及時擋住樂水老人的煞手。

此刻她方自冷笑一聲,說出那句話,管寧立刻擡首道:"此人和我是-路的,絕望夫人看我薄面,解開他的穴道。"要知道"絕望夫人"武功絕高,斷用點穴法,亦是獨門傳授方纔那樂山老人竟亦未能解開,此刻微微一怔。

"明明此人和仁智雙老一路,怎地他卻又說和他一路。"但她終於過去解開了吳布雲……公孫庸的穴道。突地柳腰一折,手掌乘勢拍出,"啪"地。聲,競在身旁樂水老人重重括了一下。

樂水老人見她爲公孫庸解穴,再也想不到她會出手相攻,而且這一掌來勢如閃電,等他要避已是來不及,臉上竟着了一掌,他在武林中身份極高,幾時受到這種侮辱,當下怒火上衝,方待反目動手。

哪知"絕望夫人"卻日怒道:豈有此理,你的頭怎地打到我的手了。"樂水老人不覺一楞,他平生也沒聽過這種話,只聽凌影,紅兒"噗哧"一聲,笑出聲來,他想了一想,方自大怒喝道:"你竟敢如此戲弄於我,怎地說出……"語聲未了,忽見沈三娘冷冷道:"你方纔若是去拉那輛馬車,那麼我的手此刻就是被你的頭打了。"樂水老人又一傍,心中空有滿腹怒火,卻已發作不出,心想:"這女人果真難纏,想來她已知道我要對西門一白下毒手,這一下打得還算客氣,等會若是那小丫頭再挑撥兩句她豈非要找我拼命。"他以"智者"自居,一生不肯做吃虧的事,知道這"絕望夫人"武功高強,自己萬萬不是敵手,自己年齡這麼大了,若是死在這裡,那才冤枉,一念至此,忍下一口氣,只見公孫庸穴道被解,吐出一口濃痰,站了起來,便道:"大哥,庸兒,我們走吧。"樂山老人看到自己兄弟捱打,心裡也是難受,喝道:"庸兒,你爹爹正在苦苦等你,有什麼話,回去再說,現在走吧!"沈三娘秋波四轉,恍然忖道:"原來他們不是一路的,這倒奇了,聽他們口氣,這少年是太行紫靴的兒子,怎地偷跑出來,又打扮成這副樣子。"只見這公孫庸站起身來,一直垂着頭,望也不望仁智雙老一眼,他們叫他走,他也生像沒有聽到。

沈三娘便冷笑一聲,又道:"要是人家不願走,誰也不能強迫的。"管寧心裡正在奇怪,這少年吳布雲……公孫庸明明和自己約在妙峰山下的毛家小店見面,此刻怎地又跑到這裡來了,聽到沈三娘這話,忙道:"正是,正是,吳兄不願走……咳咳,公孫兄若不願走,誰也不能強迫他走的。"樂水老人滿腔火氣,無處發泄,聽了管寧的話,大喝道:"老夫的家務事,你知道什麼?哼,小孩子多什麼嘴。"凌影柳眉一揚,方待怒喝,卻聽沈三娘已自喝道:"你說話最好放清楚些,誰是小孩子,年紀大又怎地。"凌影連忙接口道:"正是,正是,年紀大又怎地,有的人老而不死,就是……就是……"她想來想去,卻想不出這句話該怎麼說,那"紅兒"方纔被他擊了一掌,雖然未受傷,但怒氣未消,此刻立刻接道:"老而不死是爲賊,哈哈……老而不死是爲賊。"她此刻有人撐腰,知道這兩個老頭子再也不敢將自己怎地,競拍掌大笑起來。

這三個女子一個接着一個,將樂水老人罵個狗血淋頭,哭笑不得,管寧見了,心裡在暗笑,暗忖道:人道三女便成戲,這老狐狸聰明一世,怎地也和女子鬥起嘴來,豈非自找釘子來碰。"垂首而立的公孫庸,此刻突地長嘆一聲,緩緩道:"敢請兩位叔公回去稟告家父,就說我……唉,我是萬萬不會回去的,除非。"樂山老人雖末捱打,也未捱罵,但心裡亦大大不是滋味,此刻聞言,乾咳一聲,接口道:庸兒,你真的如此糊塗,你縱有話說,這裡卻不是說話之地呀,不如跟……

"他話未說完,沈三娘已自冷冷道:"有什麼話在這裡說不是一樣,難道你的話都是見不得人的嗎?"轉向公孫庸道:"年輕人,有什麼話只管說,怕什麼?"但公孫庸站在那裡,卻就是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樂山老人見了,又道:"庸兒,這次你下山之後,不但我們兩個老頭子出山找你,太行山上的人幾乎全都出動了,單往京城那邊去的,兩個一拔,就有好幾拔,你若是還不回去,豈不辜負了大家的一片盛意。"管寧心中一動,突地想起昨天入夜時和公孫庸一起見到的那六個一身錦緞勁裝,滿面鬍鬚,騎着健馬的武士來,此刻他才知道這些人原來都是來拐公孫庸的。他心裡不禁奇怪:看情形這人果真對他沒有惡意,那麼他爲何又苦昔不肯回去。"只見公孫庸動也不功,無論誰說什麼話,他都像是沒有聽到,樂水老人雖然一開口就倒黴,但此刻仍忍不住道:"真是不孝的東西,你爹爹那般……"哪知他語聲未了,公孫庸突地擡起頭來,滿面堅毅之色,沉聲道:"我對兩位叔公一向很尊重,但叔公著再如此逼我,那麼,莫怪我……"樂水老人變色道:"你要怎地?想不到你不但膽敢不孝違親,還膽敢犯上,我就不信武林中俠義道會有人敢維護你這個敗類。"眼角一瞟,卻瞟向沈三娘,言下之意,自是你苦是維護於他,便不是俠義之人。

沈三娘聰明絕世,哪有聽不出來的道理,但她此刻也覺得這公孫庸實在有些無理,跟角一瞥,瞟向管寧,像是在問:"你這朋友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管寧亦滿面茫然之色,卻也不知道。

沈三娘目光轉了幾轉,暗道:"這少年若真是犯上作亂,我又何苦多事。"心念動處,便有了獨身之意,只聽遠處突地有人大呼道:"起火了,救火呀……起火了……"喊聲越來越近,人聲越來越嘈雜,原來那祠堂走火。火勢已不可收拾,這裡雖是荒郊,深夜之中無人會來,但此刻己近黎明,早起的鄉人已起牀了,遠遠見了火光,便趕農救火。

沈三娘秋波一轉,道:"有人救火了,我們若還耽在這裡,不被人認爲是放火的人才怪,大妹子,你和……你和小管坐一輛車,我和紅兒坐一輛車,我們快走吧。"她分配好坐車的人,卻單單不提公孫庸,自然是準備不再來管此事了。

管寧暗吸-聲,走到公孫庸身旁沉聲道:"吳——公孫庸,小弟要走了,你可…。"公孫庸失魂落魄似的站着,連連說道:"好,你走,車裡的人,交給你了,人交給你。"管寧見他語無倫次,心下不覺一陣黯然,嘆道:"這個,你放心好了。"上那輛車,我也送給你了。"突地,極快地低語道:"車座高聲又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你我後會有期。"轉身向"仁智雙老道:"我跟你們一起回山好了。""仁智雙老"對望一眼,展顏一笑:"這纔是好孩子。"話聲未了,人聲已越來越近,而且,還雜有呼喝奔跑亭聲,沈三娘一掠上車,喝道:走!"凌影亦自掠上車,卻見管寧仍在呆呆地望着公孫庸,便輕喝道:"小管,你也快上車呀!"公孫庸連連揮手道:管兄只管自去。"眼臉突地一燙:"我……我也要走了。"大步走向"仁智二老""仁智二老"微微一笑,和他一起走了。

沈三娘冷"哼"一聲,道,"這兩個老不死,若不是我不願多事,今日讓他們那麼容易走纔怪。"玉掌輕始,一拉繮繩,揚鞭而去。

管寧目送公孫庸的背影消失,方掠上了馬車,心裡只覺悶悶的,彷彿覺得自己甚是對他不起,車已前行,他都不知道,心裡只想,這公孫庸絕不會是犯上不孝之人,但這其中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卻…點也猜不出來。

凌影一手挽繮繩,一手揮馬鞭,良朋愛侶,都在身旁,自然是興高采烈,嬌關道:"我雖然生氣走了,但後來也知道我想的不對,就偷偷躲在你家的園子裡,白天躲在一間堆廢物的小房,晚上卻偷偷出來替你家守夜,好在你家那麼大,我肚子餓了,到廚房去偷東酉吃都沒有人知道,後來我看你走了,也僱了輛大車跟在你後面,看見你打扮成個車伕的樣子,心裡真好笑,想不到…。·哈哈,想不到我自己現在居然也當起車伕來了。"馬車一拐,拐到路邊,她一手拉着組繩,目光注視大路,又笑道:"不過,你究竟出門太少,太大意了,馬車裡面還有人,你們就不管地走開了,要不是我……"她語聲一頓,突地側首道:小管,你怎地不說話?"見到管寧的臉色,不禁嬌嗔道:"好,原來我說的話,你根本沒有聽,我問你,你在想什麼心思?"管寧定了定神,連忙笑:"我在想,那耳朵的主人是誰,怎會被你把耳朵剁下來的。"其實凌影的話,他是聽到了的,只是聽得並不十分清楚。

是以他嘴裡一說,卻說得並不離譜,凌影雙眉一揚,又高興起來,道:"告訴你,那兩柄長劍,和一口快刀,是兩河武林非常有名的洛陽三雄的,那兩隻耳朵的主人,來頭不小,我只認得其中一個叫做什麼追風手,還有一個,我也不認識。"管寧聽了,心中卻是一驚,"追風手"這個名字,他雖然感到生疏,但"洛陽三雄"的大名,他聽他師父一劍震九城司徒文常常提起,知道是北方武林道中極高的好手,他一驚之下,脫口道:"聽說這洛陽三雄的武功極高,想不到你競比他們還要高明些,不過——難道他們與西門一白也有什麼仇恨嗎?"凌影四顧一眼,放低聲音道:"老實跟你說,這西門一白在武林中聲名實在很壞,就連我師父都說他不好,不過我聽了你的話,卻知道這次事他一定是冤枉。"她語聲一頓,笑了笑,突然又高興地道:"那洛陽三雄的武功確實不錯,可是那追風手武功可更高,他們以前都吃過西門一白的虧,不知道他們怎麼竟會打聽了西門一白在你家裡養病,就跑來報仇,幸好……"她又一笑:"幸好我在那裡。"

管寧微微一笑道:"我早就知道這些事一定是你做的。"凌影柳眉一揚:真的?"管寧笑道:"除了你之外,還有誰肯那樣幫我的忙。"凌影雙頰一紅,嬌罵道:"貧嘴的東西。"

心中卻甜甜的,又道:不過幸好都是二三流的角色,要換了崑崙黃冠那些人,我可吃不消了……喂,你知道不知道,我在你門口,看到過他們崑崙派的幾個道人,生怕他們晚上也會去,哪知卻沒有,難道你用什麼話將他們給打發走了麼?"管寧頹首稱是,心中卻暗佩:"這些崑崙子弟,果然不愧是名門正派中人,行事果然光明正大。"他卻不知道當今崑崙派掌門黃冠道人,乃是崑崙派一代掌門,而且生性嚴峻,律己律人,都極嚴厲,門人犯了門規,他從不縱容,是以那笑天道人等心中雖也有些懷疑,卻也不敢犯下門規,夜入民宅。

車聲磷磷,馬車行得甚急,就這幾句話的功夫,已定出很遠,管寧回頭望去,已看不到什麼火光,卻看見東方的天畔,早巳露出曙色,只是此刻正值嚴冬,天氣陰暗,終日不見陽光,是以此刻的天色仍極灰暗,他暗中長嘆一聲,低語道:"冬天的晚上,可真長呀!"擡頭望處,只見前面的車子,突地向右一轉,他們向西而行,右轉即是向北,於是管寧知道,他們是往妙峰山的途上奔去。

曉寒更重。

凌影將手中的繮繩馬鞭,都交到管寧手中,玉手一握,笑道:"天都亮了,我可不做車伕了,你趕車吧。"笑了笑,又道:"天氣真玲,把我的手都快凍僵了。"嬌軀輕輕向管寧靠了過去。

管寧笑道:"我真是福氣,有你這麼好的車伕。"心中一動,突又問道:"我奇怪的是,你和那位沈三娘怎麼碰到的,又怎麼把她拉回來的。"凌影嬌笑道:你一點也不用奇怪,只要謝謝我就行了,你知不知道你和那個少年,丟下馬車,走了進去,我吹着西北風,替你們守望,後來有兩個傢伙跑來偷東西,看到車子裡面是人,兩人都大出意外,一個人竟說道:管他是誰好歹先做了再說。我一聽,吃了一驚,只見他們居然拿起一柄匕首,要往下刺,我就從後面躍過去,一個人給了他們一劍。"管寧輕輕一皺眉頭,說道:"你下手倒辣得很。"凌影"哎喲"一聲,擡起頭來,道:想不到你倒是個大仁大義的君子,你不殺人,人要殺你,怎麼辦,哼,真是不知好歹。"她櫻脣一噘,又自嬌笑起來,管寧一笑,伸出一隻手,摟住她的香肩。於是她嘴角的怒嗔,便又化做微笑,身子一依,靠得更緊,道:"我殺了他們,就用劍尖在地上劃了兩句罵你的話,你看到沒有?"管寧頷首一笑,伸手在她肩上打了一下,凌影心頭一暖,只覺晨寒雖重,卻再也不放在她心上,笑着又道:"我剛剛劃完了字,突然好像聽到有人從院子裡面走出來,而且還用的輕身之法,我一驚,躲到牆外面去了,探首一望,原來是你那不打不相掠到馬車旁,看了看地上的死屍,面上的樣子也像是很驚奇,然後四下一望,我怕他看到我,就趕緊縮下頭去,過了一會,我見沒有動靜,就再悄悄地伸出頭來,哪知他卻已不見了。"管寧心頭一動,脫口問道:"不見了。"

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一章 驚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1)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1)第六章 賭約(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六章 賭約(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六章 賭約(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一章 驚遇(2)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三章 如意青錢(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一章 驚遇(1)第六章 賭約(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驚遇(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訪聖手(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六章 賭約(2)第六章 賭約(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一章 驚遇(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六章 賭約(2)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六章 賭約(2)第六章 賭約(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一章 驚遇(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一章 驚遇(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一章 驚遇(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六章 賭約(2)第一章 驚遇(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1)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一章 驚遇(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六章 賭約(2)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四章 真真假假(1)
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一章 驚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1)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1)第六章 賭約(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六章 賭約(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六章 賭約(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一章 驚遇(2)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三章 如意青錢(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1)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一章 驚遇(1)第六章 賭約(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驚遇(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訪聖手(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六章 賭約(2)第六章 賭約(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一章 驚遇(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六章 賭約(2)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六章 賭約(2)第六章 賭約(1)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一章 驚遇(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一章 驚遇(2)第十章 車座下的秘密(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二章 翠袖與白袍(2)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五章 恩情難了(1)第一章 驚遇(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六章 賭約(2)第一章 驚遇(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1)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一章 驚遇(1)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九章 絕地逢佳人(2)第三章 如意青錢(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六章 賭約(2)第五章 恩情難了(2)第七章 遍地奇人現(2)第四章 真真假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