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

蘇向南心中詫異不已,怎麼又是屹嶼峰。

汪卿遊沒有理會衆人的臉色,說道:“我成了一位屹嶼峰的弟子,我很高興,因爲我不僅可以吃飽飯,還可以修習靈法,我興奮了好幾天都睡不着覺。從那日起,我便每日起早貪黑的練習,爭取有一天可以下山報仇。”

“有一天,我在山上練功,突然跑來了一個小女孩。她長的很可愛,有着兩顆靈動的大眼睛,那雙眼睛純潔的就像這漫天的白雪,我一眼就被他迷住了。因爲,他的純潔是我沒有的,是我及其渴望的。那年我十四歲,她十二歲。”

“後來,我才知道,她是我一位師伯的女兒。從那日起,我便對她留心起來。有的時候,當我想起曾經的痛苦,我看到她,心就會平靜下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笑容開始變少了。我心就彷彿被揪住了一樣,我鼓起勇氣問她,你怎麼了?”

“她告訴我說,她的師兄不在了,從此以後不會有人在陪她玩了。我便跟她講,那我可以陪着你。她笑了笑,不說話。”

“我嫉妒她的那位師兄,爲什麼她可以在她的心中有着這麼大的地位。於是,我便回去問我師傅,問的急了。師傅就告訴我,她的那位師兄去辦一件大事,離得也不遠就在對面的山上。”

“我忍着心中的痛,給這位小師妹出主意。我跟她說,你可以對着對面的山峰吹笛子,也許你就可以聽到你師兄的迴音了。她起初不信,沒有想到半月後,她真的聽到了迴音。那是一陣飄渺儒雅的音律,直到現在,我似乎還能回憶起那日聽到的東西。”

蘇向南心中一陣惡寒,莫不是汪卿遊就是屹嶼峰的掌門愛徒?

“從那日開始,我便陪着這位小師妹一起在山峰上吹笛子。她吹着笛子,我練着劍法。雖然,明知道她是吹給別人聽的,我卻總是想着,她是給我吹的。修煉起來便更起勁了。”

汪卿遊的眼神開始癡迷、溫柔,宛如剛纔的杜天一般。蘇向南心中不禁問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子,讓兩個七尺男兒都如此上心,幾年來未曾忘懷。

汪卿遊繼續說道:“那段時光恐怕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記憶。聽着她的笛聲,我感覺自己的修爲日益增長,打敗了門內諸多高手,終於成了年輕一代的第一人。雖然,也因此遭到了很多同門的記恨。可又怎樣呢?我本來也沒有想過會和他們來往,孤獨便孤獨罷!”

“可誰知!”說到這裡,汪卿遊的表情頓時一冷,道:“那些人竟然見我和小師妹形影不離,便說我是登徒子,下流胚。這些話也間接的影響了小師妹的名聲,我豈能善罷甘休。便挑了時機,給他們下了恨手,讓他們在牀上躺了半月。”

“他們爲了報復我,便在我的飯中下了**,我迷迷糊糊的看見小師妹好像朝我走了過來……於是……”

說到這裡,汪卿遊臉上露出悔恨的神情。蘇向南便也猜到了後來的事情,女人的清譽就毀在了這些人渣手中。

汪卿遊沉默了好一陣子,放才說道:“師門嚴懲了那幾個人,可是,我卻無臉在面對我的小師妹了。”

“從那日起,小師妹便不在去山峰吹笛,每日就只是靜坐在屋子裡面。不哭不鬧,不悲不喜。師門也開始流傳一些對小師妹不好的流言。爲了小師妹,我便對師傅說,我要對她負責,我要娶她!”

蘇向南心中有些鄙夷,他心裡肯定早就是這麼想的。

汪卿遊站起來,踱步走到門前,望着湛藍的天空。悠悠說道:“小師妹沒有反對,也許她也認命了。結婚的那天,她穿着大紅的金鳳嫁衣,頭戴霞冠。她如同天上的繁星一眼耀眼,望着她,我的心都要化了。”

“我們喝着交杯酒,可是她卻沒有笑容,臉上淡淡的。我就想,假如喝的是毒酒,她不是也是如此?”

“突然,一個男子闖了進來。”汪卿遊一頓,接着道:“他拉起小師妹就要走。小師妹的臉上終於起了波瀾,她跪着對那個男人哭求,讓他快走,快走。那男人不願,我便知道,這人恐怕就是小師妹朝思暮想的師兄了。”

蘇向南心道:杜天與小師妹纔是真正的天造地設,若不是你破了人家的貞操,你這輩子都休想娶到她!

春風依舊吹拂着書房前的榆樹,點點翠綠卻絲毫沒有引起屋內人們的觀賞慾望。

汪卿遊苦笑道:“你知道我是多麼嫉妒他嗎?就算我得到了小師妹的身子,但她的心永遠都不在我這裡。不,也許,當我被陷害的那晚,她的心就死了。”

“看見他們生離死別的樣子,我心中一團怒火在燃燒。小師妹是我的妻子,我怎麼可以容忍其他男子對他有所企圖!那個時候,我的心裡只有怒火,沒有別的,我發瘋似的一劍又一劍的刺出去。當那件大紅色的金鳳嫁衣掠過我臉時,我才終於清醒了。鮮紅色的血液,就好像那滿屋的喜字一樣,刺的人眼睛生疼。”

“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跌坐在地上,只是不住的搖頭。我不相信我竟然把小師妹給殺了,我把她給殺了。”

汪卿遊的五官扭曲到一塊,眼睛中透露出無比的哀痛,身上的肌肉不停的在顫抖。他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情緒繼續道:“我什麼也不想去想,腦袋就好像不存在了一樣,整個世界都是觸目驚心的紅。師門中的人相繼趕來,師伯看見我,只是給了我一巴掌,便抱着小師妹走了。”

“我就愣坐在那裡,待了三天三夜。直到師傅走過來跟我說,小師妹沒有死,還有一息尚存。但是,她將永久的冰封在屹嶼峰的冰晶裡,直到有人能夠找到救治她的靈藥。”

蘇向南一怔,實在沒有想到,這位小師妹竟然還活在人間,雖然現在恐怕只是一個假死人。

汪卿遊激動的說道:“我急忙請求師傅讓我去看看小師妹,他卻把我攔了下來。說道,師伯無法原諒我,假如我能替他尋到一件東西,也許會有轉圜的餘地。”

“我急忙說道,別說是找一件,哪怕是千百件我也願意。”

“師傅跟我講,師門內有一本極厲害的靈力心法,可惜只有上半部,沒下半部。師伯畢生心願便是要找到下半部,如果,我替他完成,那我就就有機會見到小師妹。”

蘇向南心中駭然,這位師伯不是已經得到心法下半部了嗎?爲何還有這樣一個要求,是對汪卿遊的一個藉口,還是那半部心法根本就沒有得到?

未來得及多想,又聽汪卿遊說道:“我豈有不允之理,忙問那部心法的下落。師傅便告訴我,那日尋小師妹之人身上便帶着,只要找到他,我就可以得到。”

“我立即連夜下山,我要找到他,我一定要找到他。可是人海茫茫,尋找一個人談何容易。更何況,我根本就不記得他到底長什麼樣子了。對於那晚的記憶,我的腦海裡只有小師妹,沒有別人。”

“天下之大,我四處漂泊。殺掉我們全村的人已經被滅門了,小師妹的師兄我又找不到。從此,我便成了一位浪子,直到遇到莊主。”

“想起來,真是一個笑話。我苦苦尋找的兩個人,竟然都在望江山莊,而我卻一直都不知道。”

江振海一聲嘆息,說道:“既然你的仇人都有了下落,你尋他們便是。杜天的屋子還沒有動過,那部心法尚在也說不定。你何必一定要拿走《踏春圖》?”

汪卿遊一聲冷笑,道:“我那個師伯,無非就是想修得絕世靈法。杜天把那個心法帶在身上也說不定,我可不會去那個暗室找死。既然有更好的《踏春圖》在,我自然選擇這個。而且,既然是寶地,說不得會有靈藥相伴。我小師妹,也算有救。”

說完,雙手一抖,將畫卷輕輕展開,眼睛貪婪的盯着畫面。倏然,眉頭一皺,問道:“這畫卷如何看出寶藏之地?”

這一問,倒也讓蘇向南心中一動。是啊,這是一副百鳥朝鳳圖,根本不像什麼藏寶圖。

江振海嘴角輕輕一揚,卻是說道:“屹嶼峰應該有天級高手存在,你把《踏春圖》帶回去,的確可以進入寶地。”說完微微一嘆,續道:“咱們相交多年,我有意救你一命。可你不知悔改,依然一意孤行,那也怨不得我了。”

汪卿遊心中突突跳個不停,好似有什麼不好的預感一樣。問道:“莊主這是何意?”

江振海淡淡的說道:“既然叫做《踏春圖》,難道汪供奉對自己手裡的百鳥朝鳳圖就沒有懷疑嗎?”雙手卻是微動,好似再結什麼手印。

汪卿遊一聽,渾身驚出一身冷汗,急忙又把畫卷看了一遍。

突然。

畫卷從中間燒了起來,汪卿遊慌忙把它扔了出去。

那畫卷越燒越快,眨眼間就整個燒了起來。更驚奇的是,整個畫卷都燃盡了,那火依然還在燃燒。

驀的,汪卿遊想起師傅曾對他提及的一件異寶。臉色頓時大變,慌忙就要跑出書房。

那團火,卻好似知曉他的去向一般。一個疾奔,就到了他的身前。從他的腳底開始燒起來。彷彿之間還能聽到悅耳的鳥叫聲。

汪卿遊不斷的拍打自己身上的火苗,無果,乾脆就在地上不停的翻滾,試圖把這些火熄滅。卻讓更多的東西燃燒起來。嘴中不停的嚷道:“莊主,放了我吧,我錯了,放了我吧!……”

那一聲聲悽慘的喊叫,驚的蘇向南喘不過氣來。原來這一切又是莊主的算計。自己剛剛還下了很大的決心,要替望江山莊做事,現在想起,真是可笑。

自始至終自己只不過是一枚棋子罷了,剛開始不也是這麼想的嗎?現在爲什麼悲傷,是不是也曾經有過幻想。

蘇向南靠在牆上,眼睜睜的看着火勢變大,卻沒有撲滅的想法。

“向南?”江振海突然喊道。

蘇向南急忙掩去臉上神情,躬身問道:“莊主,有什麼吩咐?”

江振海急道:“你一定要守護好三少爺,務必要平安的護送他到安陽城。”

蘇向南不解,莊主爲何如此般着急。剛要回話,不曾想又有一個聲音響起。

“江莊主何必着急?好歹也要留下身上的東西。”

這聲音嘶啞難聽,蘇向南此生絕對不會忘記。

門外施施然走進一個人,眼睛緊盯着地上的火焰,自語道:“《綵鳳**圖》還真是寶貝,剛纔暗室還懸掛一副《千手山水圖》,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望江山莊會藏有這麼多寶貝。”

蘇向南有些驚訝的望着眼前這個男人,他臉上的傷疤依舊猙獰。心中疑道: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江振海似乎一點也不意外,眼睛一閉,長長的嘆了口氣,復有睜開,嘴中淡淡的說道:“是啊!都是寶貝,本來是留給閣下的。不曾想,最後會用到了這些人身上,真是浪費。”

刀疤男子臉上浮現一絲冷笑,道“聽起來,似乎江莊主一直都知道在下未死於宋點清之手。”

江振海靠在藤椅上,眼睛始終盯着他,回道:“閣下武力非凡,又怎麼可能輕易被人斃於掌下。我和你過了幾十招,對閣下的功夫可是欽佩的很。”

刀疤男子一聲長笑,臉上的傷疤隨之一抖,嚴重冷光閃爍,狠聲道:“廢話少說。我可不像他們四個廢物,放着正事不幹,偏偏回憶過去,死了也是白死。江莊主還是快點交出《踏春圖》,不然你們三個都得死。”

江振海臉上閃過一陣厲色,又接着深呼吸幾次,平復激盪的氣血。心道:望江山莊建立三十年來,什麼風浪沒有遇到過,每次都可化險爲夷。可這次,難道上天真的要亡我山莊嗎?

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
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六章 門前躺一屍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九章 真相白於天第八章 書房顯寶貝第三章 山莊亦鬼莊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瀾第一章 林中兩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險(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險(下)第七章 杜天憶絕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