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

“喂!上課了!”

“……呼……”

“喂!老師來了都!”

“……呼……”

雖然有聽見似乎是旁邊人的聲音,但我還是因爲睡意太濃而沒有完全甦醒。

“……這位同學昨晚幾點睡的啊?”

“呼……啊啊啊啊!!!”

突然,我嚇地跳了起來。

環顧了四周,發現我現在還在教室裡……

(剛纔好像做了什麼可怕的夢了啊,似乎很嚇人的樣子)

雖然記得那是一個十分恐怖的夢,但我卻根本記不起詳細的情況。

(剛纔是做了什麼夢……哎?)

眼前的景象讓我瞬間從似醒未醒的狀態中脫離了出來。

(我這是……)

突然我反應了過來,剛纔下課的時候我睡着了,所以纔會做夢。

(那現在……)

看了一下週圍,女生們都在詫異地看着我,一些關係好一點的男生在偷笑,而我面前的老師正神情凝重地看着我。

“嗯?幾點睡的?”

面前的老師開玩笑似的問着我。

“啊啊啊我……兩點……”

含含糊糊地說出這句話後,我將視線轉移到了旁邊的人。

因爲我知道,實際上不止我一個人這樣,這點我心裡很清楚,這個教室裡面除了我以外應該還至少有3個人跟我都是同樣的情況。

………………

………………

今早凌晨:1AM

………………

………………

“喂,石目堯!想出來什麼好的作戰方案了嗎?”

即將到來的宿舍文化節,爲了趕上時代的潮流,竟然在活動模式中加入了全新的大逃殺模式!

但這並不是我們熬夜討論戰術的原因,真正吸引我們的是其“豐厚”的獎勵:馬爾代夫四人7日遊!!

當我們聽到這個獎勵的時候一時半會兒竟然沒有反應過來其重量,可能是因爲不敢想象一個小小的宿舍文化節的獎勵竟然這麼有份量的緣故吧……

爲此我們進行了長時間的討論,在這種戰術方面上,不過,研究了許久,始終沒有一個方案是大家都能夠接受的。

“我倒是有一個想法,咱們可以利用這個遊戲機制……”

突然間,我又想到了一個主意。

…………

…………

就這樣,長時間的熬夜討論導致了我們現在這樣的情況。

這時,我瞅了一樣遠處角落裡剛剛甦醒的石目堯,爲了搶到一個上課睡覺的好座位,他也是在今早很稀有且很主動地起了牀。

“行了,你先坐下吧,一會兒好好聽課別睡着了啊!”

說罷,老師轉身走向了講臺,繼續了他的講課“表演”。

(真是夠丟人的啊~)

想着,我一屁股坐了下去,彷彿卸下了肩上的重擔。

雖然表面上看上去還好,可是坐下之後的我還在因爲剛纔的事情感到十分尷尬,有點不知所措。

(嘛~得開始聽課……)

爲了轉移注意力,我決定先聽一會兒老師所講的東西。

嗡~

剛想着聽課,突然右褲兜處傳來了振動。

(誰啊……)

知道有消息來了,我掏出了手機。

(這幫傢伙……)

手機屏幕上第一時間就顯示出了聊天框,並且上面顯示着:這次活動就完全靠你的作戰計劃了啊,付源!

(別把重任全放在我一個人身上啊…)

“喂,我說你們也幫着點啊”

一邊打字回覆石目堯,我一邊對着坐在我旁邊的明貝說。

“行,行,估計目堯都沒聽懂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的確,根據學校所制定的遊戲方案,昨天我們徹夜去討論了該如何處理這個問題,不過這個戰術對於接觸遊戲很少的石目堯和埠力珥來說,想要十分透徹地去理解還是挺需要一些時間的。

“那就好,不過真的沒有想到啊,學校的外聯竟然拉到了這麼給力的贊助。”

“的確啊,能拉到五日這個大公司的贊助也是不得了。”

隨着遊戲行業的發展,各大網絡電子公司爭先恐後向着電子遊戲產業的領軍企業看齊,國內也不斷地引進外國的優秀作品,你掙我奪地搶着一些能夠過審的優秀遊戲的國內運營權,這次贊助的運營商五日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在近期大逃殺遊戲模式風靡國內的時候沒有搶先一步拿到遊戲運營權的他們,爲了在喜歡這個遊戲模式的玩家們中拿下一定優勢地位,於是率先推出了真人版大逃殺的“玩具”,而在推出這個“玩具”剛不久,就正好趕上我們宿舍文化節的來臨,主辦方也在衆多的遊戲模式中選擇了這個流行的大逃殺模式,順便也讓我們當了一下五日公司這項玩具的“小白鼠”,在我們進行遊戲的過程中收集相應的數據,去完善並且改進他們的技術開發,也就是這次活動我們所要使用的“武器”。

當然,能拉到這麼一個大公司來做贊助,對應的獎勵當然是十分誘人的,就單單是這次活動的三等獎——日本沖繩海灘3日遊就已經十分地吸引人了,就更不用說冠軍的馬爾代夫四人7日遊大套餐了,被這個獎項吸引的人甚至都有外校的團體,這次宿舍文化節在某種層面上可謂是學校間,以及校內之間的一場大戰。

而這次遊戲規則也很特殊,與遊戲中大逃殺的遊戲模式不同的是,每個遊戲者都會穿上一套感應設備,其感應點分別位於頭,雙手,雙腳,後背以及前胸心臟處,並配備一把發射紅外線的“槍”以及接受必要信息所需要的耳機,這也就是之前所說的“玩具”,每人在遊戲開始時會被系統隨機在自己身上的幾處感應點中選中三處作爲可以產生傷害的位置,也就是說只有地方紅外線照射到那三個正確的位置才能完全擊敗那個人,當然,這三個點只有自己知道在哪裡,不會通過別人的耳機傳達或者在自己身上顯示出不一樣顏色的光,讓不讓隊友知道也是自己來決定,沒錯,這次活動有隊傷,隊友完全可以“殺害”自己隊伍裡面的人,不過三個正確感應點被擊中並不代表自己完全“死亡”,要是在規定的很短時間內到達分散在學校的4個復活點的其中一處,就可以“復活”並且重置那3個感應點的位置,並且頭上會亮起一盞燈讓大家知道自己是不可被攻擊目標,也就是在“復活”後存在的無敵時間,但是在這段時間不能使用紅外線槍,可敵人也無法對你造成傷害,不過在復活結束後身上的燈會滅掉,還會發出響聲,讓大家都知道你可以被攻擊,“無敵時間”出現的目的主要是爲了防止復活點出現在“毒圈”外,嗯,沒錯,跟網絡上面的大逃殺一樣,這個遊戲是有“毒圈”的,只不過是通過耳機播報告訴玩家們,這樣就對外校來的挑戰者們增加了不利因素,不過我覺得,本來這次的遊戲就是給學校內部學生參加的,他們得不到獎勵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了,最後,本次遊戲全隊失敗的挑戰就是在沒有隊員還在復活狀態下的時候全隊團滅,“不留活口”,堅持到最後有隊內成員存活的隊伍即是這次宿舍文化節的冠軍。

規則看起來淺顯易懂,可要分析出相應的戰術卻十分考驗我們之間的團隊合作和對遊戲機制的理解。

我和明貝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關鍵是目堯和力珥,他們倆平時玩遊戲的時候少,更不用說這些特殊的真人遊戲了。

(不行不行!得全力聽課!)

心裡想着聽課,但腦袋卻十分不聽話地不停地思考着如何去應對那些之前完全沒有經歷過的遊戲機制……

(嗯……應該用那種陰人的戰術好一些還是做好正面戰場呢,又該如何分配作戰體系呢,讓我去擔任……)

………………

該來的那一天終於是到來了……

“各位同學們,歡迎你們來參加我校舉辦的宿舍文化節活動,本次活動的目的是爲了增進宿舍內舍友間的友誼而舉辦的,並且我們有幸請到了……”

“切!什麼增進舍友感情舉辦的,我看大多數人都是衝着獎品來的吧!”

(吐槽的好!)

心裡想着,我隨着聲音的源頭望去,一羣並不認識的黑人小哥們組成的隊伍就站在我們身邊。

(這麼顯眼的隊伍剛纔怎麼沒看見……)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們身上那刺鼻的香水味。

事實上剛纔我在從宿舍出來到在這裡站定,包括之後的到現在的時間內,我都是在思考着關於遊戲的事情。

關於我爲什麼會這麼認真地對待這次文化節舉辦的遊戲,我想不光我,其他參加這次活動的人也知道吧……

畢竟是馬爾代夫……

目光向周圍的掃射,一個個認真並且敵對感十足的面孔映入眼簾,伴隨着那種緊張的不能再緊張的硝煙味實在是讓人喘不過氣來。

(我還是繼續思考吧……)

我選擇儘量去避開這種令人討厭的氛圍。

(不過那些黑人小哥們應該也在中國待了不久了,普通話說的那麼流利~)

雖然氣氛很糟糕,但我還是不忘吐槽一下,至少能讓我心裡多少能放鬆放鬆。

“喂!付源,你沒問題吧……”

突然身後的石目堯拍了拍我肩膀,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適。

“你不覺得這種氣氛十分奇怪嗎?”

我倒也是毫不遮掩地對着石目堯吐槽了周圍的氣氛,周圍有些人注意到我的情況我也有所考慮。

“大家現在都是敵人,畢竟獎品擺在那裡你也能看到,那麼一大塊肉誰不想要啊,你說對不對?”

石目堯更是不加遮掩,直接將“敵人”二字從嘴裡說了出來。

不過他說的的確是實話……

“還是按之前的計劃做?”

力珥看到我們把氣氛搞的很奇怪便插嘴說了一句。

(實際上你已經把氣氛搞的更奇怪了,喂!)

誰都可以想到,在周圍包圍着很多敵人的情況下說出“作戰計劃”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我用餘光就能瞄到,比剛纔更多的人將腦袋轉向了我們……

(無所謂了,反正一開始就被盯着……早習慣了)

心裡這樣想着,身體卻很誠實地不停地打顫,就連沒有咬緊的牙齒也微微顫抖,不斷髮出碰撞的響聲。

“別緊張了”

突然又一隻手搭在了我另一個肩膀上。

“沒問題的咱們!”

的確,爲了這次文化節的活動,我們四個人不斷地在電腦上進行模擬練習,又對個人薄弱的環節進行了自我針對性訓練,並且就連這類遊戲裡面最重要的部分也進行了魔鬼式訓練……

可我仍然對此放不下心,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總是平靜不下來,感覺彷彿像是馬上要上真正的戰場似的,真槍實彈地去跟其他人拼槍,而輸掉的那一方就會真正死亡一樣……

(爲什麼會這麼心慌?)

我也不停地詢問着自己,並且努力保持冷靜,但這一切都是徒勞,反而逆着心走的緊繃的精神狀態讓我會更加地疲憊。

(是不是世界要崩塌了……哈哈)

自我吐槽……

但是並沒有什麼緩和效果,該慌還是慌。

(行吧,就這樣慌下去吧!)

………………

………………

'“哇!我就知道這麼慌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您已被擊倒,請迅速趕到校內指定復活點進行復活〕

頭上的紅燈就是我心慌的應召,在開場不到10分鐘內,我就被一隊四人圍攻,我們進行的是分散戰術,雖然這種一對多的情況是有考慮過,但沒想到實際操作起來發現還是無法實現像之前考慮那樣的反抗,不過雖然情況對我極度不利,可我依舊進行了嘗試,並且有所收穫。

“明貝,力珥,目堯,聽好了!16號隊伍的那個大個頭心臟,頭部已經被我打中了,並且都是弱點,還有一個頭發很個性的那個……那個左手是弱點,頭和心臟都不是,那個最矮的……頭,心臟,左手都不是,最後那個黃頭髮的頭是一個弱點!”

不斷調整着自己的呼吸頻率,我向大家傳達着自己所獲得的信息,並全力奔向復活點。

(所給的復活時間也太少了吧!)

耳機不斷傳來系統提示:您還有1分鐘時間……您還有50秒……

伴隨着系統提示音的是身後四名地方追兵的緊追不捨得腳步聲,讓我的逃亡之旅更加緊張了起來。

“不要讓那個傢伙跑了!追緊點!”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怒吼,很明顯是6號隊伍隊長的聲音,但是我已經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去關注那些地方了,究竟他們隊的哪個是隊長這件事……

“我纔不關心呢!啊啊啊啊啊!”

〔距離存活時間結束還有30秒〕

如果這30秒換作是距離下課的時間的話,我會十分的興奮,並十分期待着那一刻的到來,但是事實並非如此,不僅身後的追兵對我緊追不放外,而且現在來看我與復活點的距離也不是區區30秒就能到達的。

但是這並不說明我就這樣涼了。

因爲我的視線已經轉移到我的目標……

(切,對不起了,我的新鞋……)

爲了以新的面貌去迎接這次挑戰,我特地穿上了一雙嶄新的運動鞋,這雙鞋是就算是平時我都不想拿來穿的那種,但是現在爲了團隊的勝利,我不得不做出選擇,然而那個選擇就是……

“隊長!怎麼辦?”

後面的6號隊突然停下了腳步,也被我所做的決定震驚到了。

(這座山丘後面就是復活點……如果……如果能翻過去的話……)

初春的山丘上雖然長出了一些嫩草,但我依舊還是被揚起的塵土所嗆到。

“那個傢伙竟然在爬山?”

(我也不想啊!)

聽到後面6號隊的隊員所發出的驚歎,我心裡這麼想着。

雖然是個小峭壁,但10秒內是絕對能夠翻越過去的……

只要你會翻……

多虧了小時候的淘氣,經常去農村的各個地方冒險,才讓我研究出了一套十分迅捷的爬山秘笈,想想當初覺得很淘氣的行爲,現在卻派上了大用場,自己心裡也不由得想笑出聲。

(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心裡這麼想着,我以目前我所能支配身體的最快速度將右手扒住小峭壁上面的那一塊凸起,順勢右臂用力講身體上拉,同時左腳配合右腳做出往上登的節奏,而左手也同時在尋找下一個支撐點,雖然動作很繁瑣,並且時隔多年,我爬山的速度依舊像從前一樣,絲毫沒有因爲時間推移的原因而拖慢我的節奏。

“隊長!怎麼辦?還繼續追嗎?”

我能從身後聽出那個隊員的無奈。

(想必應該是要放棄了……)

“我們繞遠路繼續追下去,先不考慮擊殺問題,知道一個復活點對自己也有一定的好處!”

(還追?)

聽到了他們隊長的這句話,我心裡不禁顫了一下,甚至練石頭都差點沒抓穩。

跟我想象的劇情不太一樣,本以爲這樣就能擺脫他們“重獲自由”,可誰又能想到這些傢伙的思考方式跟平常人不一樣?

(嘛,不管了!愛追追去吧!)

因爲我在背對着他們,所以確定的是我知道他們絕對看不見我臉上的表情……

“哼……”

輕蔑的笑了一下……

“明貝,目堯,力珥,計劃正常進行……”

幽幽地說完了這些,我繼續進行着我的動作。

〔您還剩20秒時間……〕

(我知道!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真想把這個東西關了啊……

右腳一個用力,我的身體再次被提了上來一下。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