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

就這樣在完全看不清路況的情況下,我被石目堯和埠力珥磕磕絆絆地攙扶到了他們所說的那個防空洞的門口。

(好想看看真正的防空洞裡面是什麼樣的呀……)

知道自己的眼睛被眼皮所拘束無法睜開,所以對於沒有辦法看到防空洞真正的樣子而感到有些失落,不過我的內心更多的還是對即將踏入防空洞內部而感到的激動。

“喂!現在還笑什麼啊?”

石目堯似乎從我的嘴角看出了我的內心。

“現在可不是開心的時候,雖然我也是有點小激動,但是到目前爲止還不知道那個他們說的防空洞裡面究竟是不是真的安全,而且現在命都該沒了,還笑的出來,我也是對你服氣了~”

從石目堯的言語中感受到了一絲責罵的我覺得似乎這樣做不是很對,就將笑容收斂了起來。

可能是眼睛睜不開的緣故吧,我並沒有能力去看到眼前景象,這也許可能就是爲什麼我沒怎麼把這次他們嘴中說的“大災難”當回事的原因,不過根據周圍人的反應,我感覺這次的規模應該算是中東那些地方的恐怖襲擊的級別了吧。

“讓我數一下啊!一二……”

那個職工人員仔細的數着我們隊伍的人數。

“十五……十六!好!十六個人是吧?中途沒有走丟的人是嗎?”

那個男的反覆詢問着人數的事,生怕中途有人被落下的樣子。

“快點讓我們進去啊!萬一這個工廠爆炸了呢?”

在我們旁邊的一個男生有點等不及了,大聲的叫着。

沒有迴音,但是卻聽到了開門的聲音,而且這個門似乎很厚的樣子,跟工廠裡面開的那種大門以及平時開的教室的門的聲音完全不同。

嘎吱嘎吱的響聲足以證明這道門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被使用過了,怕是門框上都是滿滿的鏽蝕痕跡吧。

(這樣的防空洞真的能防住後面的爆炸嗎?)

帶着這樣的疑問,我被他們“拖”了過去。

經過大概五分鐘的行走,前行的隊伍停了下來。

“嗯?”

“怎麼了?”

“前面這道門可能需要幾個男生幫我一下,因爲這道門的防爆炸衝擊波的效果是最好的,但也是最難被打開的,可能需要幾個男生一起來幫我一下。”

“那我來吧!”

“我也來!”

周圍的男生都開始踊躍報名。

“人數還是不夠,再來幾個!”

“還不夠?”

說完,我感覺到了埠力珥開始向四處觀望。

“什麼呀!怎麼男生這麼少?”

環顧了四周後,埠力珥發出了這樣的嘆息。

“那邊那三個,你們過來幫一下!”

很明顯說的是我們三個。

“咱倆過去吧~”

埠力珥對着石目堯說到。

“行,那先把付源放到那塊吧。”

“好。”

就這樣,我被石目堯和埠力珥放到了像是通道邊壁的位置。

“大叔!我們的那個同學雙臂失去知覺了,可能用不上力量。”

“失去知覺?”

瞬間,我感受到了來自周圍人的目光。

(嘶~)

不禁打了個寒顫。

還好我的眼睛是睜不開的,要是平時睜眼看到這樣的情況,把頭埋在地底的想法都可能會從我腦袋裡蹦出來。

“嗯,被那兩個裸男打到了腦袋,醫生當時說沒什麼大問題,沒想到會這樣。”

“哦。”

就這樣,石目堯和埠力珥幫我解釋清楚了我的情況。

(拖着這副身體真是不方便呀……)

這麼想着,我將身子慢慢往後挪了挪,想找到周圍的牆壁靠一靠。

“哎?”

摸到了似乎是土一樣的東西。

不是已經進入防空洞了嗎?

就在我產生疑問的時候,一陣香氣進入了我的鼻腔。

(沐浴露嗎?)

奇怪的想法突然從腦袋裡面蹦了出來。

(不是!沐浴露的味道不會這麼香,這是香水!但是周圍男生都過去幫忙開門了,難道……)

“這塊應該只是防空洞的外圍,還並不算是防空洞的內部,所以別往後靠了,都是泥土,很髒的。”

一個溫柔的女聲進入了我的耳朵裡,那聲音就像是棉花糖一樣,瞬間就治癒了我因身體殘廢而受傷的心靈。

不過,好像這個聲音很熟悉的樣子……

“哦……那也就是說咱們現在相當於還在山洞裡,還沒有進入防空洞是嗎?”

帶着有些猶豫的語氣,我開始了與這名女生的對話。

“嗯,是這樣。”

“這樣啊……”

“腦袋好點兒了嗎?”

突然問起我這個問題,讓我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爲我的腦袋現在來說說好不好,說壞不壞。

“嘛~倒是不疼,但是胳膊和眼皮倒是問題不小~”

我帶着開玩笑的語氣說着。

“都成這副德行了還開玩笑呢!”

被教育了!

“當初問你你的頭好沒好,當時你還說沒什麼問題,我看啊,是沒什麼小問題,都是大問題吧!”

(!)

略帶嘲諷的語氣並沒有讓我感到氣憤,反倒是她說的內容引起了我的注意。

“哎?你是……”

“什麼我是?我是趙月夢呀!就半天就不認識我了?你的腦袋是不是被捶失憶了?”

(!)

完全沒有印象!但是她好像是今早在女生宿舍問過我話的人!

“我……”

“加油!大家!啊!”

“啊啊啊啊!!!”

好像門很難打開的樣子,從那頭傳來了他們十分用力的喊叫,但是沒有聽到半點門開的聲音。

“說實話,我真的不……”

又一次,剛想開始與那個我既熟悉又陌生的趙月夢對話的時候,被打斷了。

轟隆!

“啊!”

咣噹!

大概是因爲用耳朵取代了眼睛,我大致能猜測剛纔發生了什麼,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機會去想這些了。

因爲我知道剛纔那聲爆炸可能就是不遠處,也許就是頭頂上工廠方向傳來的。

轟隆!

爆炸帶來的又一陣衝擊波來了,伴隨而來的是防空洞大門的打開,並且由於氣壓的原因從打開的門那邊傳來了一陣強勁的風。

由於我的雙臂沒有辦法支撐身體,於是那股強勁的風瞬間把我吹飛了過去,究竟多遠,我也不太清楚。

但是,更可怕的事情還在後面。

(腦袋!腦袋要炸裂開了!)

就在我翻滾停下來的瞬間,頭部傳來的腦痛讓我痛不欲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劇烈的頭痛讓我下意識地用沒有知覺的手捂住了腦袋,這種腦袋能感覺到手而手卻感受不到腦袋的奇特感覺實在是讓我覺得有趣。

………………

(現在可不是有趣的時候啊!)

“啊啊啊啊!”

突然間我聽到好像還有跟我一起叫出來的人。

是她!趙月夢!

“怎麼了?你沒事吧?”

我忍着疼痛,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問過去。

“腦袋,腦袋好疼!快炸開了!”

(她也……)

說起來很恐怖,就在我思考着她爲什麼跟我一樣會頭痛的時候,我的大腦好像被別人撬開了一樣,無數關於我之前的回憶都灌輸了進來,什麼一起躲避追殺啊,參加宿舍文化節活動的記憶,全都回憶起來了!

但是,這些回憶都有一個不好的結尾……

那就是我的死亡。

(爲什麼會……)

肩膀被一塊硬硬的東西砸中讓我回到了現實。

(什麼東西?)

劇烈的振動加上剛纔落在肩膀上的那個東西讓我明白了,這個地方正在塌陷?山洞正在塌陷!再過不久我們就會被活埋在這裡的!

頭頂上不斷掉落的土塊瘋狂地砸着我的頭部,每砸一下都會讓我痛不欲生。

“悠付源!這邊!”

很遠出傳來了石目堯已經幾乎聽不見的叫聲。

是被剛纔那陣風吹的嗎?竟然吹了這麼遠!

看不見東西,再加上雙臂沒有知覺,艱難的維持着平衡,在劇烈的搖晃中我竟然完全靠自己站了起來!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剛邁開第一步,我的平衡感就瞬間消失了。

撲通!

身體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完了,來不及了,又要死了……)

說來也是笑話,我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自從我們四個去探險進入古城牆這個遺址後……

“起來!快起來!”

(趙月夢?)

瞬間,我被一副柔軟的雙臂抱起,並被讓一個手臂搭在她的肩上,以這樣的姿勢艱難前行着。

“錯了!是這邊!”

身後傳來了石目堯的怒吼。

(石目堯的聲音越來越遠了?)

“怎麼回事?趙月夢?”

“先別管這些,活下來再給你解釋!”

轟隆!

這回可以確定,肯定是頭上傳來的爆炸響聲!

咣噹!

伴隨着這聲音的是身後的塌方。

“悠付……”

聲音被瞬間阻斷。

“看來堵的嚴嚴實實的呀……”

…………

沒有迴音,我們的行動也停了下來。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地震終於在剛纔那聲爆炸後停了下來,而我的頭痛也止住了。

“被堵的不止身後,前面也一樣。”

(!)

趙月夢突然說的這句話讓我感受到了什麼叫絕望。

可能是太過於緊張的原因,我當時只注意到了身後塌方的聲音,而把面前塌方的聲音忽略了。

“進退兩難了啊……”

趙月夢把我放在了旁邊,走到塌方的兩邊似乎是觀察了一下說到。

我突然感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爲什麼這傢伙的語氣突然變化這麼大?剛纔還那麼柔弱,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強硬?)

“那個……”

“嗯?”

“現在這個地方是不是就剩我們了?”

“嗯,沒錯,因爲剛纔被吹飛的最遠的就是咱們倆了,而且剛纔地震的時候他們都是朝我們相反方向跑的,我想應該都跑到防空洞那裡去了吧。”

“這樣啊……”

我不禁爲他們的安全而嘆了口氣。

“別因爲他們安全了就放鬆!你我的存活是現在最大的問題!而且能夠在塌方中活下來是真的很幸運的,還好剛纔腦痛在塌方之前停下來了,要不咱們倆都得被活埋。”

突然間強硬起來的態度讓我有些不太敢去接她的話。

我用嘴吹了吹肩膀上的塵土,平靜下來說到。

“還說咱們倆生存最關鍵!要不是你帶錯的方向,咱們現在也應該在防空洞裡了吧!也不會落得這般下場!”

也許這樣強硬的態度會讓這個外表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妹子展現她真正的面貌。

“你還不明白嗎?”

(我的天!)

我被她的反應嚇了一大跳,可能是因爲與我想象的差距太大才會讓我出現這樣的情況吧,本以爲能讓她變回來,沒想到竟然起了反效果,讓她的態度更強硬了……

“你現在看來還是沒有明白自己的處境是什麼樣的~”

話風一轉,突然間平靜下來的趙月夢似乎又恢復到之前的溫柔狀態了。

“正好給你解釋一下現在咱們的處境,你聽好了啊!”

“嗯……”

(咱們?)

似乎這個事情很嚴重的樣子,雖然我這裡也有很多讓我發懵解不開的地方,比如莫名其妙消失的記憶,正好看看是不是跟她說的這個情況一樣。

“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剛纔是不是也出現了頭部突然劇痛然後突然想起什麼事情的情況?”

…………

“嗯……”

稍微震驚了一下,沒想到她對我剛纔的情況竟然如此瞭解……

不對,她剛纔也抱着頭說疼的厲害,難不成是跟我同樣的狀況?

“還記得你參加過的宿舍文化節嗎?”

(!)

(這個女的是能夠窺探人心的超人嗎?爲什麼對我那麼瞭解?)

我心裡開始產生了膽怯,畢竟反常的現象太多了,畢竟記憶中自己已經死了不下3遍了,但爲什麼現在又完整地出現在這裡?還有那個女的是怎麼回事?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對下面我該說的話產生了猶豫感。

“參……”

(到底該不該說實話?對她……)

“參加過!而且最後還掉到了深坑裡面。”

我決定暫且信任她。

“還記得那個把你逼到絕境的女生隊嗎?”

“記得……啊?難不成……”

“嗯,我就是那個女生隊裡面的那名隊長。”

趙月夢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搶在我前面回答了。

“……”

說罷,我陷入了沉思。

雖然看不見臉龐,但是通過對早上在宿舍見面時大致的模糊印象,這麼一對比,似乎還真是她!

(那個瘋婆娘是她?)

“那也就是說……我們以前見過?”

對於突如其來的這個消息,我一時還真是有點接受不了,她的意思是我們之前肯定是有見過面的,而且還是那種令人印象特別深的敵對關係,但爲什麼我在剛纔纔想起那段記憶?又是通過什麼方式突然想起來的?難不成是腦袋被落石和土塊砸開竅的緣故?

對着吱吱嗚嗚說出話來的我,趙月夢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你目前還是沒有辦法來接受我說的啊……”

……

(總感覺她知道些什麼……要不要繼續問下去?)

對於發生了這麼多奇怪事情的我來說,知道出現這些情況的真相對我的誘惑力是極大的。

“那麻煩你能幫我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嗎?”

感覺到趙月夢已經不是很想繼續說下去的樣子了,我立馬試圖挽救回來。

“……你真的想知道這些事嗎?可能聽了之後會對你精神造成不小的衝擊。”

…………

“因爲……”

“嗯?”

“我就是這樣的,當我認識到這點的時候,雖然精神僥倖逃過一劫沒有崩壞,但是人格卻永遠的改變了……你現在看到的我和以前或者說真實的我是截然相反的兩個人……雖然以前的記憶在剛纔被收回了,但是曾經在我身上的那些東西已經完全不復存在了……”

…………

聽到趙月夢的這句話,我又開始有些猶豫了。

也許真的會像她那樣說的,聽完真相的我可能會接受不了事實而精神崩潰或者導致人格分裂,甚至出現更可怕的後果,但是現在真相就擺在我的面前,或許知道真相後我的思想會有很嚴重的後果,但是不去選擇真相又有可能被矇在鼓裡做永遠無法出頭的井底之蛙。

“我……”

雖然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可以確定趙月夢正專注的等待我的回答。

“你說吧!”

斬釘截鐵的回答讓有些優柔寡斷的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要是換作平時,這麼重要的事情,沒有時間限制的話,一兩天的考慮都有可能發生。

“呼~既然決定了,可就不能走回頭路了~”

嘆了口氣,趙月夢似乎也爲我做出的這個決定而感嘆。

誰知道我一會兒會變成什麼樣的?

“嗯!我已經有所覺悟了!來吧!”

(現在的感覺真的跟上刑場沒什麼兩樣啊……)

即使身處這樣的環境,我內心也不忘吐槽一下。

“仔細想一下……”

趙月夢開始了話題。

“你記憶中的每次死亡前是不是都是大概在相同的情況下發生的?”

“什麼意思?”

我竟然一開始就有些聽不明白她說的意思,這讓我對後面她要講出來的內容有些擔心,擔心我是否能理解到她想告訴我的意思。

“簡單來說,你能回憶起你死前的樣子嗎?”

“能是能……”

…………

突然間,一些我不是很願意接受的記憶從雜亂的記憶網格中蹦了出來。

“嗯……大致記得。”

說實話,讓我去想那些東西真的是夠受的,就像是看歐美主題類型的恐怖片一樣,但是片中的受害者卻是我本人,那種血肉模糊的場景配上自己的臉,怎麼想都會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有沒有什麼共同點?就比如地點,時間什麼的?”

“唔……”

可能是大腦在牴觸,太陽穴那裡不斷傳來隱隱的痛感,看來大腦在試圖控制不去主動想那些畫面的樣子。

“有……有的……”

不過爲了知道真相,我還是拼命忍住了這種痛感。

“似乎,好像都是掉到了一個古城牆遺蹟中,被……唔……被……被摔的很慘,要不就是被毒氣給……”

“好了,先別繼續往下說了,休息一下吧……”

“好……”

“你這樣下去要是沒人管的話會很危險,我當初就是這樣……但是那時候沒有人聽我訴苦,也就是沒有人來阻止我,就這樣我的思緒不停地交錯,試圖去理解這個奇怪的古城牆到底隱藏着怎樣的秘密,那種不敢相信又不得不去相信的矛盾情感讓我的心理防線徹底崩塌了,也就是讓我的人格產生了改變。”

(!)

(那也就是說,在沒有趙月夢的阻止下,如果剛纔我要繼續這樣下去,我也有可能……)

(會人格分裂?)

“啊……啊啊啊……”

想到這裡,身體更加不聽使喚的顫抖着,雖然是盛夏季節,我卻絲毫沒有流汗的跡象,反倒是雞皮疙瘩已經起了一身。

“悠付源?悠付源?”

…………

“啊……啊?”

趙月夢的聲音把我拉了回來。

“要不還是別繼續探究下去了……”

可能是看到了我這個樣子,她也開始害怕了起來。

“我……不行!無論如何我也要知道真相!”

像倔強的小孩子一樣,我反抗着趙月夢的心意。

“但是,你這樣下去真的……”

“不是有你在嗎?能阻止並保護我的人!”

…………

“沒辦法,那繼續吧~”

有些無奈,但是又有些擔心的聲音從趙月夢的嘴裡發了出來,在我平靜下來之後。

“你剛纔所說的古城牆遺蹟實際上是……哎呀,這個該怎麼說?是一個平行時空的連接點。”

像是詞窮一樣,趙月夢磕磕巴巴地解釋着我的問題。

“懂我的意思嗎?”

怕我又像剛纔一樣聽的一臉懵逼,她特意在這句話之後加問了一句。

不過事實上她是對的,我的確沒有聽懂,不,其實是完全不理解她所說的意思。

“……看來你還是不懂我的意思呀……”

相同的話語這次從她那裡傳出了無奈的感情,想必是她看到我還是理解不了她所說的話纔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吧……

“不!不是這樣,就是無法理解一些事情!”

感覺有點不對,想要阻止趙月夢似乎會隨時停止我們之間的談話一樣,我急忙解釋到。

“什麼事情?”

“你說的那個平行時空連接點是怎麼一回事?”

…………

想了一下,趙月夢解釋了出來。

“其實這個防空洞就是那個能將幾個平行世界連接起來的地方,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裡面只有走到防空洞的裡面纔有機會進入到其他平行世界裡,而據我的猜測,每個世界的連接點大同小異,甚至可以說是完全一樣的。”

這句話我倒是大致都聽懂了。

“你說大同小異是什麼意思?”

“因爲我在前幾天的實習裡面聽說好像這座工廠本來也想把這個小山丘給夷爲平地的,不過後來聽說這個小山丘下面埋着一個古代城牆的遺址,就強行把它變成了一個防空洞這樣子,也就是說……”

“古代城牆遺址……”

這是一個曾經在我剛被取回的回憶中多次出現的詞語。

“嗯,可能你跟我的經歷一樣,是不是在每次死亡的記憶之前都會通過某些不可控力而強行進入到這個古代城牆遺址的內部?”

…………

“好像還真是這樣~”

仔細想一下,不管是和埠力珥,石目堯和石明貝探險,還是躲避追殺,或者是一不小心的跌落,最終的目的地似乎都是這個古代城牆的遺址裡。

“所以我覺得,進入到其他平行世界的方法就是在這個遺址裡面死亡……”

…………

“死亡……”

死亡這兩個字對於一個正常的人類來說是十分避諱的一個詞語,大多數關於死亡的事情對大家來說都不是很樂意去提的,畢竟,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在這個世界裡多活長時間,來創造自己的一片天地,誰都不願意接受死亡的到來,但是,在我眼前的趙月夢,這個傢伙卻完全不迴避這個不吉利的詞語,甚至把死亡看做一種去往其他世界的方式。

(這傢伙……到底經歷了些什麼呀?)

“我猜剛纔的那個防空洞,咱們要是進去的話,沒準就不會再有現在的對話了。”

我聽出來了她的意思,想必如果剛纔我們往反方向跑過去,又將會不明不白地死亡,然後被傳送到另一個平行世界吧。

“所以這就是你剛纔把我拉忘反方向的原因啊……”

“不,其實不完全是……我也是有些爲了我自己的利益……”

“利益?”

聽到這個詞的時候我還是有些吃驚的,原來她不只是爲了想救人而救人,而是帶有個人利益的救人,那麼……

“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嗎?”

她救我要是說涉及到她自己的個人利益的話,那個利益絕對是她自己所不能夠完成的,或者是說很難完成的任務。

“其實……這個也是對你來說很有利的行動……”

“我?”

(對我也有利的?)

聽到這個,我不禁產生了點興趣。

“說來聽聽~”

“你想一下,記憶中的第一次進入古城牆遺蹟之前的事。”

“之前的事嗎?”

…………

片刻沉思之後,我的腦袋裡面浮現出了那個畫面,但是伴隨而來的是劇痛。

“唔……啊啊啊!”

“怎麼了?”

肩膀突然間被兩隻小手抓住,很明顯是趙月夢的。

“啊啊,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那個……”

“哪個?”

“有一位老人的面貌……想……唔……想不起來……”

緊接着我感受到了肩膀上傳來的顫抖,那個顫抖不是屬於我,而是來自用雙手抓住它的趙月夢。

“你不要繼續想下去了!要不腦袋會壞掉的!”

趙月夢語氣突然嚴肅了起來,這讓我看出來的她似乎知道些什麼……關於我頭痛的原因。

“唔……好……好!”

“果然是那個老頭的原因……本來還想試圖破解一下……這樣的話……”

突然我似乎聽到了那傢伙在嘟嘟什麼,不過疼痛感完全佔據了我的大腦,已經無法考慮其他事情了。

(不要去想那些事兒了……不要去想那些事兒了……)

我把思考的方向轉向了其他地方,頭痛立即消失了。

“怎麼回事……”

看到我不可思議的神情,趙月夢解釋了出來。

WWW ●тTk ān ●¢o “剛纔的頭痛,就是地震的那次,可能是有兩個原因的,第一個是腦袋突然被強行灌入大量不好的回憶才這樣的,第二個是這個世界想讓你在頭痛的時候被上面的落石壓死吧。”

突然,我意識到了這點。

也許吧,畢竟身後剛纔被落下來的巨石擋住了,如果沒有趙月夢,可能被壓在下面就會是我剛纔的結局……

“因爲據我觀察,平行世界有一個特點,一旦你獲得了其他世界的記憶,這個世界會強制讓你在這個世界裡消失。”

………………

思考過後,我覺得她說的好像的確是事實,每次死亡之前的確會有“前世”的記憶出現在我的腦海,但除了這次,那些記憶裡的我在獲得記憶之後都很快的在那個世界消失了。

“你記憶回到腦袋裡的原因是因爲身體已經進入到城牆遺址內部了,也就是每次你進入到城牆內部後都會出現的那些一時不能接受的記憶。”

還沒等我發出驚歎,趙月夢又解釋了起來。

“等等!先讓我緩一會!”

頭部因爲一時接受不了這麼多信息,或者說是在短時間內接受了過多信息但卻無法處理而導致的腦部劇痛遲遲無法消除。

“我……我還有一個問題……”

即使頭部疼地厲害,我也依舊從嘴裡問出了我想知道的最後一個問題。

“你說……你說防空洞是那個遺址,那爲什麼……唔……爲什麼……呼……爲什麼我們還沒有進入到防空洞裡面回憶就回來了?”

…………

“這個……”

趙月夢似乎也被我的這個問題難住了。

“大致猜測一下,我也不太確定,雖然經過這麼多次的輪迴,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輪迴?)

難道我現在已經開始輪迴了嗎?像她說的那樣……

就像是做夢一樣,不管是通過動漫還是小說,輪迴之類這種詞語的出現總是多少會帶有一絲科幻的味道,但是現在我設身處地地在現實中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因爲,就像趙月夢所說的那樣,也許現在的我已經跟她一樣開始了這種生命的輪迴。

“從我經驗來看……”

趙月夢猶豫了一下,聽得出來她在思考這個問題。

“有可能是因爲剛纔那個連接點與外部世界產生了融合……”

這句話從她嘴裡說出來的時候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看的出來她對自己的判斷沒有什麼把握。

“你是說剛纔開門的一瞬間,那個平行世界的空間和這個世界的空間連接在了一起,就是說剛纔這個走廊也成爲了那個平行世界連接點的一部分?”

“嗯……”

得到了來自趙月夢的肯定,說明我和她的想法是一致的了。

“這麼說的話……”

我突然開始回想起自己僅有的那幾段記憶。

(該死,頭又開始疼了……)

也許是因爲腦袋受傷的緣故,不像趙月夢那樣,我一旦開始回憶剛纔灌入到腦袋裡的事情,頭就會不由自主地疼起來。

“木板……洞口……”

依稀記得,除了有一次洞口是被雜草樹枝擋住那次以外,那個古城牆的入口都是被像木板門一樣封的死死的,幾乎沒有漏縫。

讓我更加確認的是,只有在那次洞口沒有被完全封死的印象裡,我在完全進入遺蹟之前是有印象之前去過這個地方的,跟趙月夢的推測十分符合。

“也許……你說的是對的……”

停止思考的我一手撐地,一手按在腦門拖着腦袋來維持着清醒的狀態。

“你知道這一點?”

趙月夢也似乎對我即將要說的事情很感興趣。

“嗯……有相似的記憶,我記得……”

轟隆!

一聲巨響打斷了我的思路,隨之而來的是大地的顫抖。

“啊!!!”

晃動了不到三秒,我就聽見趙月夢那邊傳來的慘叫。

“趙月夢!”

不管我怎麼叫,那邊似乎也沒有回聲。

“趙……”

咚!

就在我想控制住身體去尋找趙月夢的時候,似乎有什麼東西砸到了我胳膊那塊的位置上,壓地我無法動彈。

“怎麼……”

似乎是塊巨石的樣子,我用臉觸碰了一下那個東西。

呼~

帶有焦味的空氣突然替代了之前那混雜着泥土味道的污濁空氣,刺入到了我的鼻腔裡。

(這個山洞塌陷了?)

有焦味的空氣流了進來,說明這個地方和外界已經有了連接,而且很有可能是砸到我的那塊巨石掉落所導致的。

…………

(有塊巨石砸到了我身上?)

意識到了這點,我突然冷汗直流。

(但爲什麼,不疼……)

(!)

這時我突然想起來沒有知覺的雙臂。

…………

還好眼睛睜不開,估計如果我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我怕是會當場昏過去吧……

“對了,趙月夢!”

沒有迴音……

“趙月夢!醒着就叫一聲!”

依然沒有任何迴應。

通過喊的這兩聲我知道,這個小山丘的一部分已經完全塌陷了,因爲比起之前輕生說話都會產生迴音這個現象,現在我這麼大聲的喊叫都沒有一點回音說明我的面前絕對是十分空曠的。

噠噠噠……

突然,我聽見了不遠處傳來的腳步聲……

(有人過來了?)

生的希望再次燃起。

“這裡!這裡有兩位倖存者!在這裡!”

我大叫着,想讓救援隊伍注意到我這。

噠噠噠……

腳步聲越來越近,跑步時還發出零件互相碰撞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全副武裝的軍人。

(終於,軍隊的人來救我們了!)

噠噠噠……

隨後不久,腳步聲在我們身邊停下了。

“抱歉,我現在眼睛睜不開,所以可能看不清情況,而且雙臂完全沒有感覺,不過左臂可能被一塊巨石壓住了,還有,我旁邊應該還有個妹子,她……”

我急忙向着救援人員說明着情況。

…………

但是沒有任何迴應……

(怎麼了?)

“那個……”

“指揮部,這裡是D小隊,我是隊長獵鷹,發現三號目標悠付源,左臂被巨石壓爛,現在身體無法動彈,身旁還有一具同樣被巨石壓爛的陌生女性遺體,目前無法辨認身份,但確定以無生命體徵,是否處決三號目標,請指示。”

(!)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措手不及。

(左臂壓爛……三號目標……陌生遺體……處決……)

………………

(這些傢伙,不會是那幫炸了工廠的人吧?)

(還有,難不成趙月夢她……)

(不對,她應該已經又開始新的輪迴了……)

心裡在瘋狂思考……

………………

(!)

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我們現在並沒有在平行世界的連接點,也就是那個防空洞裡面!而且剛纔的塌方應該也應該是把防空洞大門堵上了,也就是說如果在這裡死掉的話……

也許……

就真的死了!

“好的,知道了。”

防毒面罩下傳來的聲音說完,我聽見了步槍子彈上膛的聲音。

“兄弟!等等!”

我大叫了起來。

本能的求生欲讓我發出了平時無法想象的聲音大小。

至今爲止還沒有體驗過這種絕望的我,已經完全無法顧及腦部的疼痛了,大叫着,試圖說服那些人。

“對不起,我們也不知道你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們只是遵從上面的命令,而且你的手臂已經成了這樣,想必如果你看到現在你的樣子,也許自殺的可能性都會有吧,對不起……”

話音剛落,舉槍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等等!等一下!”

“抱歉了……”

“等……”

啪!

………………

………………

………………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