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姑姑,林叔被抓了!”小孩那雙大眼睛盯着那緊閉着雙眼,臉上毫無表情的女子。

“嗯。”女子一聲迴應表示已知情。

“我們不去救他?”孩子試探性的詢問,同時兩隻小手揪着女子身上衣服垂落在一旁地上的絲帶。

“那瘟婆子雖然敵不過我,可我也無法做到讓她死前沒有任何動作。她孫子死了,她孫子雖多,可也不至於不痛不癢。談判,不可能,武力,救到的,只會是一個死人。”女子睜開了閉着的眼睛,與小孩的那雙大眼睛對視着。

“好吧。看來只能爲他默哀了。”小孩的話語充斥着的只是可惜。

事實也確是如此,如若只是舉手之勞,舉舉手也無妨,可如若,需要費一番功夫,最後確是得不償失,那麼,棄之又如何,不痛不癢,全當施捨。

此時的林安身處一座祭壇中心,一旁是渾身繚繞着另人晦氣的灰氣的枯槁老婦。

老婦整個人更像是一具枯骨之上覆上了一張紙做的人皮。

“小子,雖說你只是一個小跟班,可誰讓我奈何不了你那個主子。”

老婦的身形開始變高,繚繞着的灰氣也慢慢轉化爲了粉色,右手邊緊抓着的怪異柺杖也開始縮小變形,最後化爲了一隻紫色的蝴蝶簪子,簪子被老婦化爲的美貌女子隨手插在了那一頭烏黑的長髮上。

“好在,我瘟君也不是好惹的,我做不到絕地反擊,但我可以讓那彩蠍竹籃打水,一場空。”前前後後,外貌,聲音,行爲,極大的反轉,給人的不是驚喜,而是反覆無常。

“我的怒,我的怨,終須一人來承受。”

話畢,手一揚,粉色的霧氣席捲向於一旁思維清晰可卻無法動彈的林安。

粉色霧氣全部進入了林安的體內,林安的身體可以動了,可此時的他,身形搖晃,好似承受着什麼難以接受的東西。

林安的修爲徹底消失了,不過,同時也找回了一些東西,記憶,林安的記憶被修正了。

又一次被灰色霧氣覆蓋,待到霧氣消散之時,林安的身形消失了。

此時,那瘟君不知何時早已變回了蒼老的模樣,手上的柺杖立於一側。

此時的林安位於一條街巷的深處,手撐牆壁,站起身,雖然很難以接受,可人世,該受着的終歸還是得受着。

跌跌撞撞地走出街巷,感覺有點累,就着一旁的臺階坐下,休息一會兒。

銅錢落在地上的清脆聲音,林安看着躺在地上的三枚銅錢,感到很無力。

站起身,沒走兩步,看到了一隻瘦弱的土狗,異常大的肚子訴說着這世間的不容易。

想了想,轉身,回到剛纔休息的那處,彎下腰,撿起地上的銅錢,到一旁的街道,買了兩個最便宜的饅頭。

回到原處,那隻土狗還在原地,兩個饅頭,都扔了過去,看來是很久沒有進食了,土狗並沒有在意這是什麼吃的,它更在意的這是不是吃的。

十五天,靠着好心人的施捨,林安和土狗,一起撐了下來。土狗生下了四個幼崽,其中,有一隻並沒有活多久便死了,看來是在胎中營養不良。三天,又有一隻幼崽死了,原因是餓死的,因爲母狗的奶水不足。成功長大的只有兩隻幼崽,而母狗,在兩隻幼崽斷奶不久後,也死了。剩下的兩隻狗,在長大中,其中一隻,被人捉去吃了。陪着林安的,只剩下了最後唯一的一隻狗,可,事實上,人的壽命,永遠是比較長的,林安又目送走了這最後一隻狗。

本書完結,看看其他書:
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
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