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講師在統計完人數之後便離去,緊跟其後踏入屋內的是一名普通的老者。

“能入我學府,便是一種大的榮耀,接下來我會帶領你們去領取各種所需要的東西,你們現在跟我來。”說完便自顧自地走出了屋子。

學府的佔地面積並不大,總建築也就那麼寥寥幾座。要不知情的人來說,這裡除了神聖真的是一無是處,說的不僅是財力,也包括了某種思維觀念上的迂腐。

領取到手的東西各有差異,其主要原因便是所選科目不同。林安手上有的,莫過一件證明身份的粗麻衣服,一本修煉的基礎功法,一本各種符籙的草圖簡述,一本草藥簡述。其它人也只是所拿到手的書籍有所不同,其它並無二樣。

一些瑣事過後,時間也已不早,講師將功法的修煉注意事項簡述之後,便演示了一張火球符的畫法用以展示以及滿足自己的一種虛無縹緲的虛榮心。

事後,今天的事便已結束,所有人包括王志和林安在內接下來便是向講師進行禮節上的問候。

王志性子比較開朗,所以雖然人羣很擠,但也是最先問候老師的那幾個人之一。相比較而言,林安顯得弱勢很多,人羣是一時半會別想散,想了想,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直接走把,不過爲了以示尊敬,林安還是隔着人羣對講師鞠了一躬。之後,便和王志結伴回了村子。

一路上,因爲各種原因,兩人各自琢磨着一些事,所以話並沒有多少,只是普通的寒暄幾句後,便又各自地邊走邊思索着。

回到家,林安便開始翻看那本修煉功法。直至看過一遍之後,林安回想着講師之前所說的注意事項,就盤膝緩慢地修煉起來。

一夜不眠,林安在早晨被父母從修煉之中打斷之後並沒有感到任何的疲累感,相反除了雙腿微微泛酸之外,精神格外的好,而位於心臟之中的始塵也由一粒化爲了三粒。

修煉磨損的從來都是一個人的意志,至於肉體上的磨損,並不是沒有,而是早已被那強大的恢復能力相抵消了。

辟穀雖然可以一定程度上的達到,但無法否認,在林安所處的這個修煉階段來說,那只是可以減少攝食量而已。

在稍作洗漱之後,林安便和王志結伴而行離了村子。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昨晚應該也沒睡覺吧。”王志問道。

“嗯”林安迴應着。

“我現在已經有三十八粒始塵了。你呢?”王志追問着。

林安聽聞此話,心裡一陣無語,但也只能是苦笑一聲回答着。

“三粒。”

聽聞此話,王志拍了拍林安的肩膀,道:“沒事,我也只是僥倖覺醒的時候獲得了二十一粒始塵罷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你別在意,只要肯下功夫,一切都好。”

“嗯”林安也實在是不想多說什麼了,他感到一陣莫名的疲累感,但在此時他也堅定了要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更加的爭分奪秒。因爲在林安的慣有思維裡,盡人事,聽天命,並不代表不做爲,相反他會更加的努力,不求達到最好,只求最後那一時,自己不會去後悔自己沒有怎麼做。

王志也感覺到了林安心中那一絲極力掩飾的疲累,他接下來並沒有說話,只是和林安結伴着走着。

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五章
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