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時,林安拖着疲憊的身子走出學府大門。

吃驚可卻又在預料之中,心裡五味雜陳。林安向着不遠處的父母走了過去。

林安的父母臉上滿是心疼之色,一時間只想到了一句:“孩子,你受委屈了。”

“爹!娘!我對不起你們!”林安的情緒在此時再也無法被自己所壓制了。

林安的娘一手摟過林安,一邊用手輕拍其以示安慰,一邊向着村子慢慢走着,而林安的父親則跟在兩人的後邊,只有緊握的雙拳可以說明他此時內心的複雜,而村長則一煙鍋接着一煙鍋的不斷地接續着。

等到林安情緒有所穩定之後,村長猛吸一大口煙,開口說着:“林安,我從小看着你長大,我打心底裡不願相信這事是你做的。”

又猛地抽了一大口,接着說到:“但這事也發生了,這世上的事也從來不是按着你所認定的邏輯走的。”

村長彎下腰,煙鍋磕到一塊石頭上,接着起身,把煙槍別到身後。

“我們現在也不是去糾結這事你有沒有做的時候,今天那學府已下了決定,要麼去道歉,之後繼續在學府學習,要麼從此不再踏入學府並被學府除名。”村長嘆了口氣。

“本來,也沒有多長時間了,你就會被迫休學。其實我覺得,不管選擇如何,這個道歉是必須的。因爲我們是弱者,他們的心不順有時就會給我們致命的打擊。”村長停頓了一下。

“不過,如果你很委屈的話,你也不必強迫自己做些什麼。我還不信他敢明目張膽的做一些事,我們村是窮,可我們村之所以存在並不是因爲他們憐憫,而是那些上位人還有忌憚。”此時的村長無比平靜,甚至給人一種另類的高大感。

林安此時內心得到平復,心裡也在思索着各種得失。直到現在林安徹底想通了一些事,他的內心也在此時做下了決定。

林安擡手放在落在自己肩膀之上的母親的手上,他強行逼迫自己冷靜下來,可還是聲音略帶顫抖的陳述着:“村長,我懂了,我明白了,我會去道歉,但我選擇休學。”

林安的父母此時臉上的表情複雜到了極點,想要說些什麼,可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張了張嘴之後,嘆了口氣,還是沒說出些什麼。

村長心裡鬆了一口氣,可同時又翻涌出了一種無力感,他的背影此時莫名的更加佝僂了,他的聲音也一瞬變得更加沙啞。

“你長大了,不,你看懂這個世界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爲我同樣慶幸着你的這個選擇。”

“世上的事哪有什麼對與錯,有的只不過是想與不想。”

“自己做的選擇,不管原因是什麼,終歸是自己做的選擇,受益者是誰,有那麼重要嗎?”

“活着終歸還是爲了活着,結果不管也罷。”

“最後的最後,只能是無悔。”

村長說着莫名其妙的話,另人不由得感到同情憐憫,無可奈何,可最後發現這也許是一種人生態度。

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