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神醫華佗

“老伯,等一下!”

趙龍忙喚道。

老者一愣,回頭拱手道:“神君還有什麼吩咐?”

此時女郎和巫誦都回頭來看,趙龍想要站起身子,兩人忙過去攙扶。

趙龍在二人攙扶下也學着老者的樣子行了個拱手禮:“老伯的名字是叫華佗嗎?”

老者愣了愣道:“實不相瞞,老朽三年前確實姓華名佗,字元化,沛國譙城人。老朽自從三年前來到了彈丸國被大王賜名後,彈丸國人都叫我愚公,神君爲何問我以前姓名?”

趙龍開始仔細打量起眼前的老先生來,他額骨高突,腦袋後挽個青紗辮,眼睛不大,在兩道入月彎眉的襯托下卻顯得炯炯有神,鼻樑微挑,脣鼻間生長兩道八字清風胡,嘴巴略平,下巴掛着一把仙人銀鬚絲。他年紀不小,身體也頗爲清瘦,眉宇間卻散發出淡淡紅光,有天仙壽翁之相。

趙龍拱手道:“久聞神醫華佗大名,今日得見幸會幸會!”古人多以這樣的語法結構作爲初次見面的寒暄,“久聞...大名”多有吹捧之意,但是對趙龍來說確是所言不虛。但凡一個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中國人誰不知道東漢末年大名鼎鼎的華佗乃是華夏曆史中大名鼎鼎數一數二的神醫。

沒想到自己穿越到古代竟然遇到神醫華佗。

可是華佗作爲神醫,不是給人看病的嗎,怎麼現在成了獸醫?

華佗不是生活在中土嗎?怎麼會來這蠻荒之地?

趙龍正自納悶兒,華佗誠惶誠恐地道:“老朽只不過是區區一名獸醫,如何敢稱神醫?神君這麼說讓老朽倍感慚愧啊!”

趙龍問道:“老伯本來生活在中土,爲什麼要來這蠻荒之地呢?”

華佗道:“老朽三年前研讀《神農本草經》,上面記載在西南偏遠之地,生活着一種名爲穿山甲的動物可以入藥,老朽來此是爲了捕捉這種動物進行研究。不想這種動物有打洞穿山的本事,極難捕捉,老朽有一次爲了捕捉一隻穿山甲不幸從山壁上跌落,幸而彈丸國王路過將我救來此處。老朽傷好後,爲報大王救命之恩,便留在此處行醫,專替國中百姓醫治些牛馬豬羊。閒暇時,也研究一下這裡豐富的山藥。如此一呆便是三年,如今已經學會了這裡的蠻語,習慣了這裡的生活。”

趙龍道:“老伯的醫術可是前無古人啊,爲什麼只給禽獸看病,卻不給人醫治呢?”

華佗嘆氣道:“老朽在中土之時,四處遊歷,也曾成功診治過一些患有疑難雜症的病人,對自己的醫術也頗爲自信,起初留在這裡是想爲這裡的百姓看病,報答大王救命之恩。那段時間也救治了不少病人,大王對我也是信任有加。只是有一次發生一件事情後,大王便不再信任於我,讓我不要再給人看病,轉而去爲禽獸診治。”

趙龍好奇地道:“哦?發生了什麼事呢?”

華佗道:“那次大王的夫人懷了孩子,如果是在中原,男女授受不親,接生這種事一向都是有專門的接生婆來做。但這蠻夷之地民風開放,男女接觸毫不避嫌,再加上大王對我信任有加,便讓我爲王后接生。當時王后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順利生產,我便建議大王用剪刀剪開王后肚皮,從肚子裡將嬰兒取出。大王聽後堅決不從,說那樣做豈不是要置王后於死地?我告訴他我研究的這種剖腹生產之術在中土時已經用過五次,從未失手。他猶豫再三,最後看到王后痛苦掙扎幾欲斷氣,才讓我動手一試。可當我剪開王后肚皮,卻發現爲時已晚,男嬰此時卡住了脖子,已經斷氣。所幸取出嬰兒後,縫合傷口,王后的命算是保住了。但是...哎!”

華佗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趙龍接道:“但是大王以爲嬰兒之所以會死是因爲你剖腹造成的對不對?大王之所以貶你去做獸醫也是因爲這個原因是不是?”

華佗眼中泛着一絲淚光,自怨道:“都怪老朽醫術未精,誤了王子性命,大王盼男嬰盼了二十年,最後終於盼來男嬰,卻胎死腹中。”

趙龍道:“這怎麼能怪你呢?如果你不及時剖腹說不定王后的命也會保不住。”趙龍想起在21世紀時看到的一篇新聞報道,說是一個孕婦難產,醫生要給她做剖腹手術,但是孕婦的老公卻堅決不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最後延誤了時辰導致孕婦和嬰兒雙雙難產而死。這彈丸國王和那篇新聞報道中的男人何其相似,都是太過愚昧害死親人。

讓人驚歎的是,1800多年前的東漢,竟然就出現了華佗這樣懂得剖腹產的神醫!看來華佗“外科聖手”的名號不是後人隨便蓋的啊!

“老伯,什麼都別說了!”趙龍激動地道:“趕緊給我診治我的腿腳吧,痛死我了。”

華佗道:“可是...”他望向了女郎,在女郎心中這傢伙三年前可是害死了他還沒出生的親弟弟,這種恨一輩子都不會忘掉。

女郎對他呵斥了一聲,華佗惶恐地對趙龍道:“郡主要我退下,這可如何是好?”

趙龍道:“她是彈丸國的郡主麼?”

華佗道:“她正是大王的唯一女兒,三年前胎死腹中的皇子的親姐姐。”

趙龍望向身旁的女郎,女郎立即換了一副臉孔,對着他甜蜜一笑,並將腦袋溫柔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趙龍對華佗說:“你給這個郡主說一聲,就說我想讓你爲我治傷,希望她能成全。”

華佗翻譯給那郡主聽,郡主聽了愣了一愣,然後向趙龍猛搖腦袋,並嘰裡呱啦的叫了幾句。

華佗面顯難堪地道:“她說我是獸醫,醫術只配醫動物,因此勸你不要讓我醫治。她又說她旁邊的巫誦大師纔是族裡最好的大夫,讓你接受他的診治。”

趙龍對那郡主撇嘴道:“看來你把我當蘭洛王,說要服從我都是假的,我這個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應我?”

這句話華佗沒有翻譯,那郡主看趙龍央求的表情,大概明白了什麼意思。心目中的戰神降低身份有求於自己,不管什麼都會答應他的。她微微一笑,親了一口趙龍的臉頰,然後對着他點了點頭,又對華佗說了兩句。

華佗終於得到允許,忙跑出屋子去另備散淤之泥,不一會兒,他捧着一塊瓦片,瓦片上盛着一坨污泥,污泥上的蚯蚓比剛纔那坨多出好幾倍,看上去十分噁心。

“神君,真放心讓老朽用這黑山淤泥膏爲你診治嗎?”華佗問道。

趙龍牙一咬,說道:“如果連華佗的醫術我都信不過,我就沒有哪個醫生可以信任了。你隨便治、盡情治,就算你給我喝什麼聖液,我也毫不猶豫一口喝下!更何況只是一團污泥!沒事的,還請老伯趕緊爲我包紮,現在痛得要命呢!”

010 黑山月亮006 戰神蘭洛003 兩虎相爭013 整裝出發002 原始森林010 黑山月亮007 神醫華佗003 兩虎相爭012 月亮失蹤010 黑山月亮007 神醫華佗006 戰神蘭洛014 獠牙獵手004 趙龍打虎003 兩虎相爭006 戰神蘭洛010 黑山月亮007 神醫華佗005 東漢末年004 趙龍打虎009 營救女孩014 獠牙獵手002 原始森林013 整裝出發014 獠牙獵手010 黑山月亮011 草原奔象008 彈丸之國002 原始森林008 彈丸之國010 黑山月亮002 原始森林006 戰神蘭洛008 彈丸之國010 黑山月亮008 彈丸之國006 戰神蘭洛012 月亮失蹤008 彈丸之國005 東漢末年011 草原奔象012 月亮失蹤009 營救女孩004 趙龍打虎011 草原奔象008 彈丸之國004 趙龍打虎010 黑山月亮014 獠牙獵手005 東漢末年005 東漢末年007 神醫華佗014 獠牙獵手010 黑山月亮011 草原奔象005 東漢末年002 原始森林011 草原奔象002 原始森林014 獠牙獵手013 整裝出發013 整裝出發011 草原奔象009 營救女孩014 獠牙獵手010 黑山月亮005 東漢末年003 兩虎相爭004 趙龍打虎011 草原奔象002 原始森林003 兩虎相爭012 月亮失蹤006 戰神蘭洛013 整裝出發013 整裝出發007 神醫華佗003 兩虎相爭014 獠牙獵手007 神醫華佗009 營救女孩003 兩虎相爭004 趙龍打虎010 黑山月亮010 黑山月亮011 草原奔象013 整裝出發013 整裝出發014 獠牙獵手003 兩虎相爭012 月亮失蹤012 月亮失蹤003 兩虎相爭005 東漢末年014 獠牙獵手009 營救女孩013 整裝出發
010 黑山月亮006 戰神蘭洛003 兩虎相爭013 整裝出發002 原始森林010 黑山月亮007 神醫華佗003 兩虎相爭012 月亮失蹤010 黑山月亮007 神醫華佗006 戰神蘭洛014 獠牙獵手004 趙龍打虎003 兩虎相爭006 戰神蘭洛010 黑山月亮007 神醫華佗005 東漢末年004 趙龍打虎009 營救女孩014 獠牙獵手002 原始森林013 整裝出發014 獠牙獵手010 黑山月亮011 草原奔象008 彈丸之國002 原始森林008 彈丸之國010 黑山月亮002 原始森林006 戰神蘭洛008 彈丸之國010 黑山月亮008 彈丸之國006 戰神蘭洛012 月亮失蹤008 彈丸之國005 東漢末年011 草原奔象012 月亮失蹤009 營救女孩004 趙龍打虎011 草原奔象008 彈丸之國004 趙龍打虎010 黑山月亮014 獠牙獵手005 東漢末年005 東漢末年007 神醫華佗014 獠牙獵手010 黑山月亮011 草原奔象005 東漢末年002 原始森林011 草原奔象002 原始森林014 獠牙獵手013 整裝出發013 整裝出發011 草原奔象009 營救女孩014 獠牙獵手010 黑山月亮005 東漢末年003 兩虎相爭004 趙龍打虎011 草原奔象002 原始森林003 兩虎相爭012 月亮失蹤006 戰神蘭洛013 整裝出發013 整裝出發007 神醫華佗003 兩虎相爭014 獠牙獵手007 神醫華佗009 營救女孩003 兩虎相爭004 趙龍打虎010 黑山月亮010 黑山月亮011 草原奔象013 整裝出發013 整裝出發014 獠牙獵手003 兩虎相爭012 月亮失蹤012 月亮失蹤003 兩虎相爭005 東漢末年014 獠牙獵手009 營救女孩013 整裝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