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2章 諸世成墟

楚風帶着周曦、老古、彌天、大黑牛等人一路走的並不快。

途中,他心情複雜,有將離別的傷感,更有一種他不敢深想的驚悚淒涼感。

尤其是後者,讓他內心煎熬,有種難言的酸楚。

“陽間,都是真實的吧?諸天不是由路盡級生靈自古代映照到現世的吧。”他儘量想說服自己。

一路上,每當他想到在上蒼看到的景象,就不由自主的心緒起伏劇烈,有種惶恐感。

連上蒼都滅了,只剩下一個洛,他在懷疑,當年的諸天是否其實也消亡了呢?

他不得不多想,他回憶起當初的一些奇異事端,某個夜晚,他曾看到一個號稱十世稱冠天下的男子,流着血與淚,滄桑無比,說世間都是厲鬼,都死去了,沒有幾個活物。

那一天,楚風就曾震撼過,驚悚過,只是後來漸漸平息了那些念頭。

現在,他自上蒼而來,回想舊事,怎能不多想?

所以,他內心顫慄。

看着周曦那明豔的面孔,他是如此的不捨,聽着大黑牛的豪言壯語,它說要殺到厄土最深處去,楚風又是一陣酸澀,還有老古、黃牛等,你們是否都只是自古代映現而來?其實都早已死去了?!

雖然他們就在眼前,可是,他卻覺得有些遠,彷彿隔着萬水千山,隔着無盡的歷史空間,隔着悠悠的時光畫卷,楚風想要大吼出來,他絕不希望猜測爲真。

可是,爲什麼總有些跡象在提醒他,諸世有可能是被映照而現的嫌疑?

他猶記得,九道一與狗皇在兩界戰場前,看到輪迴路中漾出無盡光點時的爭辯。

那時,他們也有提到,萬古長天一畫卷,一方曾說,舉世皆寂,整個時代都早已死去了,世間皆爲鬼物,是某種映現。

此外,洛不久前話也說過,曾想引諸天衆生意志進入上蒼,但是他們後來又放棄了,覺得不妥。

她是否因爲發現了什麼?

上蒼寂滅,已爲墟,諸天是否也是墟?諸世,大千世界,都已成墟?只留下了詭異,爲真?!

他不願多想了。

“楚風,你怎麼了,爲什麼落淚了?”這一刻,周曦依了過來,抱住他的一條手臂,輕輕爲他擦去淚水。

“我……只是怕再也看不到你們。”楚風強迫自己止住那種情緒,可是,這種話卻又讓他鼻子發酸。

因爲,他真的怕再也見不到了,若是自古代映照而來,還能駐世多久?

“不要傷感,真男人大丈夫,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戰死就是了,來生我們再見,還是好兄弟!”大黑牛拍着楚風的肩頭,一副大咧咧的樣子,不在乎未來會怎樣。

楚風恢復過來,儘量露出笑容。

可是,他還是在心中輕嘆,很想對大黑牛等人說,我不怕這種戰死,我是怕你們從來沒有活着,都只是映照的過去身,早已殤殞在古代。

一路上,他看着身邊的人,越發覺得如同站在世外,看着畫中人,那裡有一切美好,有無邊意境,那裡有自己的人生與寄託,偏偏卻要遠去了。

楚風帶着周曦、老古、黃牛等人迴歸夏州天宮所在地。

他直接去找九道一與狗皇還還有腐屍,現在心中發堵,他想立刻弄清楚真相。

找到三個活化石級的老傢伙,楚風開門見山,沒有藏着掖着,直接說了上蒼的真相,以及他心中的猜想。

甚至,他還摸了摸狗皇的狗臉,問這是真的嗎?還是說,早腐爛在古代了。

狗皇起初聽的震撼,可是後來有點懵了,這小子在做設麼?吃了了熊心豹子膽了嗎?敢摸它的臉?!

“嗷!”

它張嘴,差點就咬住楚風的手掌,關鍵時刻被九道一給拍一邊去了。

“你所說,着實是涉及到了路盡級生靈的手段,神秘莫測,讓人驚悚。”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這些人有血有肉,不是古代映照而來,都是真實的。”

“你想多了!”

九道一幾句話,直接定音,他說現在他有了證據,最起碼周圍的人,身邊的人,在場的人,都是真實的。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這其中包括遠處的周曦、老古、黃牛等人。

當聽到這種話語,楚風如釋重負,竟長出了一口氣,此前他真的很焦慮,甚至說是害怕。

如果從未擁有,那也沒什麼,若是有一天,所珍惜的一切,全部從人生中割裂出去,那是何其的悲與哀?

九道一說,他手中持有葬天圖,能夠感知到世界的部分本質,糾正了昔日畫卷之爭的部分觀點。

狗皇開口:“其實,你所說的,你所憂懼的,也是有些道理的,因爲這個世界真的有部分生靈似是映現復活過來的。”

接着,它補充道:“也可以認爲,並沒有死人了,都是活着的衆生。”

腐屍道:“縱然在那古老時期,發生過映現事件,但也不涉及我等,該發生過的都發生了,該活的都活了過來,該逝去的都逝去了。”

九道一道:“你可以理解爲,陽間,諸世等,或許被人挽救過,映照過,應該成功了,或者失敗落幕了,縱有鬼物也是殘留,現世衆多生靈中只有少許人是映照而來。”

他們的話語,像是給楚風吃了一顆定心丸,不再心憂那些事。

這樣的話,上蒼失敗了,縱有路盡級生靈自古代映照現世,但最終還是一切化作墟。 wωw ¤ttκá n ¤C O

諸天似乎也有過這種跡象,或許被人救下了,或許失敗,早已過去了。

誰曾出手,多半是那位,還有葉天帝與女帝等,付出過什麼代價嗎,爲何他們再也不回來。

總體來說,楚風釋然,心情也跟着大好起來,不再想那麼多,他去找周曦、老古、黃牛等人。

他一再叮囑衆人,若有大戰,一定要跟在那隻狗的身邊,不要遠離。

近期以來,人們覺得,時光如刀,每一天都在斬向人們的心間。

因有預感,所以心焦。

未來的一角大幕已經拉開,明知諸世沉陷,沒有希望,但是,所有人還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在這種大氛圍下,各族心中都籠罩上了陰霾,整片世間都寂靜了很多,時間越是流逝,越是讓人緊張。

部分老仙王憑着本能直覺,已經漸漸感應到,彷彿有一個巨大的生物正在緩緩睜開眼睛,要開始關注諸天。

路盡級生靈一出,誰可相抗?

葉天帝、女帝他們還能回來嗎,再救一次諸世,阻止那大祭與末世的到來,讓世間再平和上一段時間。

只是,稍微思忖,人們就搖頭,這多半難以實現了。

上一次,葉天帝與女帝多半就是看出厄土有至高生物要走出來了,會讓諸天傾覆,所以他們才殺了進去,他們已經盡力了。

時至今日,都沒有他們的音訊,讓所有人都害怕與擔憂,唯恐最不好的那個結局出現。

儘管沒有人開口提,但是不少強者內心都在恐懼,怕兩人深陷厄土,就此……

隨着時間的推移,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有不少人已經絕望了,明知會天崩地裂,會有無盡的血與亂,卻無力抗衡,看不到一絲希望,怎能不壓抑?

在這期間,行走在各地的進化者明顯少了,許多老怪物都有所感,全都在等待着最終天變的到來。

好也罷,壞也罷,該來的終須要來,那戰便是了!

楚風、九道一、狗皇、古青等,以及各路仙王都在中央天宮中,在研究局勢。

“葬坑,是真的坑啊,那裡可能誕生了路盡級生靈。”開創時光經的老人開口。

在今日,他坦言了,他的時光經篇其實是自葬坑附近得到的,而裡面疑似有生物在向路盡級轉化。

這讓人頭皮發炸,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多少年過去了,那個生物估計快成功了吧?

葬坑、魂河、地府、四極浮土,大祭若是開始,這幾個地方都算是詭異族羣的前哨站。

九道一嘆息,實話實說,道:“我們這邊如果沒有路盡級強者出世,想那麼多都無用了,一會兒散開後,各位都去準備下吧。”

他沒說準備什麼,但是,人們都知道,這是委婉的提醒,安排好身後事。

不久後,周曦滿臉燦爛的笑容,整個人都像是帶上了一層神聖的光輝,無比開心的找到楚風,小聲告訴,他要做父親了。

“什麼?!”楚風吃驚,而後無比的喜悅,多年的夙願竟然實現了,他們即將有一個孩子。

楚風輕輕地擁着她,無比的激動,消息迅速傳播開,彌天、大黑牛、老古、東大虎等人都第一時間趕來道喜,真心爲他高興。

九道一、腐屍、古青以及各路仙王也都來道喜。

當然,來的最快的就是狗皇,圍繞着周曦轉,神神叨叨,但總算被楚風聽到了,這狗準備拐走他孩子,好好去研究與培養。

楚風的臉頓時就黑了,絕對要看好這隻狗。

然而,狗皇明目張膽,告訴楚風,現階段跟在它身邊才最安全,不然,這世界說不定就整體化成廢墟了。

事實上,狗皇的嘴自帶不祥屬性,未過幾日,這世間便真的產生了不好的變化。

詭異物質大量增多,天穹上灑落下淡淡的血光,漂來如雲朵般的灰霧,一切都是在向着不祥跡象轉變。

半個月後,壓抑無邊的偉力彷彿在無盡遙遠的古地中復甦,向外輻射,要破滅一切有形的物質。

“那是什麼?!”

兩天後,有人驚悚的發現,天空像是虛淡了,成爲泡影般的物質,在那無盡遙遠的神秘地域,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清晰,透過泡影般的天穹顯現。

這一天,諸世皆如此,各方大世界的人們,都顫慄了,惶惶不安,總覺得要發生驚變了。

那是一座血色的祭壇,從那無邊的虛空中映現出來,顯照在諸世外,它雖然模糊,但是卻已經讓人感覺到了它的宏大與磅礴,以及那種震懾人心的恐怖氣息。

一座鮮血淋淋、古老而有神秘的祭壇,竟這樣突兀浮現,讓人心神都發抖,靈魂驚懼到了極點。

這一刻,無論是誰,身在何方,都有了世界末日來臨的預感。

“大祭,將起!”

有冰冷的聲音,自厄土深處傳來,傳遍諸世界。

果然,該來的還是來了,只是誰都沒有想到,是這麼的直接,血色祭壇顯照,諸世將空嗎?

“你們都跟在狗皇前輩的身邊,不要想着去盡一份力,因爲,這一次仙王以下出手都無意義,縱然想戰鬥,也等前方的各路前輩都戰死後再說吧,不要去添亂!”

楚風無比嚴厲,告誡大黑牛等人,熱血雖好,但是卻不一定有效果。

如果有同級數的詭異生物殺來,那麼,他允許這些人去迎戰,到時候拼盡最後的血與骨,那樣雖死也無憾。

衆人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卻都又沉默了,現階段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他們都已經清楚。

“留下來,活着,才能在將來有崛起的希望,你們都是種子,日後爲前賢報仇!”腐屍低吼道。

縱然古青也來了,告誡中青代,不要參戰,等他們這批老人都戰死再說。

古青不隱忍了,竟也衝動了起來,要去決戰。

血色祭壇越來越宏大,彷彿要壓塌了諸世,而它也越來越清晰了,人們漸漸看清它上面的紋理。

此時,血色正在收斂,被祭壇自身吸收,那都是昔日殘血,是歷代祭祀後留下的物質。

它的本體,竟然漆黑如墨,無比的瘮人,像是可以吸收世間一切光。

在它的下方,是無盡的世界海,浩瀚無邊!

“那裡是……祭海?!”九道一吃驚。

祭海,仙帝獻祭之地,而在那最深處,有座宏大的祭壇,便是眼前所見?!

相傳,任何人一旦上了那祭壇,就會被視爲祭品,再難活命。

“大祭開始了,這世間萬物,這宇宙洪荒,這古今歲月,一切都可祭,總有您所在意的東西,獻上去。”

悠悠而古老的聲音響起,驚悚了諸世界。

人們頭皮發麻,九道一、狗皇等也都神色緊張了起來,大祭開始後,這世間多半什麼都剩不下了。

不管是過去映照現世的,還是殘存的,這次恐怕真的要一切爲墟了。

這時,厄土深處,有無量血光沖霄,撕裂不祥之地,震裂周圍的黑暗大宇宙,似乎有人要殺出來!

然而,影影綽綽,有些可怕的身影攔在那裡,將那血光所在區域包圍,無邊的黑暗淹沒了那裡。

九道一立刻大吼:“葉天帝與女帝還在厄土血戰,他們都還活着,不管他們能否回來,都是我們的希望,各位莫不要絕望,莫要沉淪,自天變之日起,殺!”

然而,現實很無情。

轟的一聲,某個大世界被打穿了,黑暗仙域的天穹爆碎。

一隻漆黑如墨、籠罩整片天地的大手探了下去,無情的壓下時,山河崩滅,大地炸開,縱然是墮落仙王逆天而上,衝向那隻大手,也是徒勞的,自身在半空中就解體了,爆碎了,化成大片的血雨。

“啊……”無數人背後,那個大世界中,所有進化者都悲憤,卻無力迴天。

墮落仙域,原本接近黑暗了,部分墮落仙王族都要投效詭異族羣了,可最後卻又收回了腳步,加入諸天這一邊。

結果這纔開始,他們就第一個遭劫。

有道祖的大手探下,打穿此界,要滅絕所有生靈。

轟隆!

黑色大手輕輕一震,墮落仙域無數的進化者全部解體了,有許多還是少年,還是孩子,就那樣崩滅。

接着,大量的詭異族羣以及黑暗生物如潮水般自那破碎的蒼穹涌入,撲向大地,要斬滅一切阻擋。

黑色的大手則緩緩退走,並沒有打算毀掉這個世界,要去另外破界,打穿諸天各大世界的壁壘。

他們要的只是大祭,各族皆爲祭品。

可以看到,絲絲縷縷的血光騰起,沒入那映照而出的宏大祭壇上。

“畜生,我殺了你們!”

九道一沖霄而上,儘管他來不及阻止剛纔那一切,但是,他已經鎖定了目標,衝着黑色大手的主人殺去。

轟!

同時,當他接近時,也不忘記給那洶涌的黑暗生物以及詭異族羣來上一擊,打滅無數!

咚!

天崩地裂,九道一與一道黑色的身影在世外遭遇了,沒什麼可說的,直接死戰到底。

“徒勞的,你們有幾人?我族強者如林,你要戰嗎,那再來一些道友!”黑色聲音冷漠開口。

轟!

厄土方向,很多道身影飛來,不是針對九道一,而是各自分別向其他大世界出手了。

天地傾覆,各方大世界不斷崩裂,蒼穹被那些大手全部撕裂了,當有仙王衝上去都直接爆碎,根本擋不住。

古青也衝了出去,大吼着,再也沒有了往昔的謹慎,而是披頭散髮,怒極而狂的狀態,轟的一聲,他與域外的一位道祖撞在了一起,迸發出無窮的能量,大道秩序等不斷崩斷。

他雖然滿身是血,肌體破爛,但是敵人也不是很好過,口鼻都在溢血。

“殺啊,老夫的父親,當年與三天帝並肩而行的人就是被你們殺死的,老夫今天就是血流乾,骨全斷,魂皆散,也要與你們清算,不死不休,來吧!”

古青大吼,如同瘋魔,多年的壓抑,很多個時代的蟄伏,全都在一朝間爆發了。

他浴血而戰,早已心存死念!

當見到這一幕,楚風將古青交給他的命種取出,轉身交給了狗皇,道:“我知道,縱然有些天帝殞落了,你都可能活着,保住它!還有,周曦、黃牛他們就全拜託給前輩你了!”

“本皇也要參戰的,我可能會死啊!”狗皇大叫,此時,它揹着帝屍,提着殘破的帝鍾,隨時準備去廝殺。

還有腐屍,扛着青銅棺準備出擊。

楚風轉身時,周曦在後大哭道:“你要活着回來,就是不爲其他,也要看一眼我們的孩子!”

她真的很害怕,怕楚風一去不復返。

“好!”楚風用力點頭,不管能不能活下來,現在都要安她的心,安所有人的心。

“來啊,你們復甦,上我身啊!”楚風低吼,到現在他還沒有偉力加身呢。

他忍無可忍,以現在的狀態沖霄而去,殺向天外,他要逼迫自己陷入危險中,身上的那些古怪力量還會不復蘇嗎?

轟!

當他看到一個在灰霧中矗立的高大身影時,對方也凝眸看向了他,頓時有無邊的壓力像山海崩開,宇宙星河墜落般,向着他壓落而來。

這一刻,楚風的腳下金色紋絡交織,他的身後也傳來嘆息聲,他獲得了那種偉力,頓時打崩灰霧,衝向那個高大的身影。

可是域外道祖遠比諸天多,來了一批人,實在太恐怖,撕裂諸世,各界根本無法抵抗。

九道一殺瘋了,古青滿身是血,縱然楚風也是浴血而狂,但是不頂用,敵人太多,破壞力驚人。

哧!

就在這時,自那厄土中衝起一道又一道血光,像是利刃般,穿透黑暗宇宙,來到諸世間。

然後,在噗噗聲中,那幾道血光將幾位詭異道祖洞穿,而後讓他們炸開,有些直接就崩滅了。

“那是葉天帝與女帝的血!?”

“天帝都在流血,你我爲什麼苟且,殺啊,滅了詭異族羣!”無數人嘶吼着,大喊着,許多進化者沖天而起,儘管他們起不了什麼太大的作用,但卻感染了很多人。

尤其是,道祖轟破世界,而後詭異大軍長驅直入的那些地帶,本土進化者發狂了,全都去迎戰!

腐屍大吼:“主魂,你個王八蛋,到底在哪裡,死了嗎,老葉與女帝都在拼命,都在流血,深陷厄土中,你死哪去了,滾出來啊!”

他剛纔扛着帝棺,直接衝上了雲霄,結果被人一巴掌就拍落下來,身體都炸開了,若非帝棺流淌神聖光輝,讓他復原,他就死了。

腐屍怒了,在長空下嚎叫。

“來了,道爺我也一直在廝殺,你以爲我在偷清閒!”說話間,各地的輪迴路相繼崩開了。

有一個胖道士,滿身是血,到處都是傷,他披頭撒發,揹着一個銀髮少女的屍體衝了出來。

他一邊向着域外道祖殺去,一邊帶着哭腔,怒吼着:“你們還我小兔子的性命來,我挖遍地府,卻只找到她冰冷的屍身。詭異滅絕,不祥除盡,都給我去死啊!”

他揹負的是亂古時代的太陰玉兔,曾與他還有那位是最好的朋友,結果卻早已成爲冰冷的屍體。

“小兔子死了?!”腐屍怒吼,沖霄而上,帶着銅棺,飛向胖道士,要與他融合歸一。

最後,還有小道士,楚風與秦珞音的那個孩子,多年過去,早已成長爲青年,也與他們融合向一起。

“吼!”世外,傳來無比壓抑的怒吼聲,腐屍瘋狂蛻變,不再腐爛,而是變成了怒髮衝冠的道士,向着域外的道祖大殺而去。

砰的的一聲,某位道祖被他打爆了!

“廢物,居然不是仙帝,這麼多年過去,主魂你在幹什麼,竟然還未臻至路盡級領域!”他在罵自己。

“你以爲路盡級領域那麼好踏入,既然做不成仙帝,那就當第一道祖,殺啊!”他又這樣吼道。

胖道士在世外殺瘋了。

這時,九道一的葬天圖突然炸開了,生生將兩位道祖活活吞噬了進去,關鍵時刻,他終於動用了這個大殺器,一下子斃掉兩大強者。

他滿嘴都是血沫子,大笑道:“就是死也值了!”

正常來說,殺道祖需要經過漫長歲月的煉化才能熬死,顯然他的葬天圖有古怪,直接滅殺了兩大道祖。

“啊……”古青拼命,自身都破爛了,也讓對手跟着滿身裂痕,他在拼命。

“你給我去死啊!”楚風怒吼,輪動石琴,祭出時光爐,終於將一個道祖生生給塞進去了,而後開始火化!

腐屍大吼:“兄弟們,不要怕,穩住,我已經光復了地府和輪迴路,那裡被我平定了,而且我找到了自己人,將他們從黑牢解救了出來,一會兒他們就要血洗完地府殺出來了!”

“殺啊!”

這時,地府中傳來喊殺聲,真的有大批的身影沖霄而起,迎戰詭異大軍。

“瑪德,拼了,既然你們都殺瘋了,我這個估計早已被人看穿的臥底也不當了,我宣佈,魂河也被光復了,被我平定了!”有人大吼。

魂河那裡,金光萬丈,當年的蠶皇沖霄而起,他後方人頭滾滾,全是詭異生物在不斷的炸開。

衆人目瞪口呆,魂河被他這個一度被認爲墮入黑暗的蠶皇給平定了?

WWW☢TTKдN☢¢ ○

“打破這裡沒什麼大不了,雖然這裡很特殊,歷代幾乎都有仙帝注視,不時親自坐鎮,但現在這裡幾乎空了,主祭者被殺死了,這裡也就成爲了我的地盤!”蠶皇大吼。

“夠了!”

厄土深處,有人冷漠的喝道,並且有猩紅的眸子睜開了,擠壓滿宇宙,竟剎那就到了諸世外,不是太遙遠。

有仙帝級生靈出世了?似看不下去了,要親自動手。

這時,人們萬念俱灰,真的扛不住那種威壓啊!

誰能擋住?路盡級生靈出世,一個人足以滅掉諸天萬界!

“你爺爺來了,殺你!”昔日的黑暗仙帝,當世踏着帝骨迴歸的強者,他再現了出來。

當然,在說話前,他就趕到了,且已經動手了,像是有所預謀般,轟的一聲,讓那剛在諸世外顯化的詭異仙帝直接炸開,帝血漫天!

然而,黑暗仙帝卻也不得不又再次跑路,因爲他後面有個“兇虎”追了他很多年,一直不放棄。

眼前,他雖然轟碎了那位詭異仙帝,但對方肯定沒死,路盡級生物不是那麼好殺的,他若是被前後夾擊,不要說幫不了諸天,他自身都危矣,而且會在這裡形成毀滅一切的仙帝級戰場。

他不得已再次消失。

果然,詭異仙帝復甦了,剎那於原地再現。

他目光冷冽無比,開始掃視諸天。

並且,讓人不安的是,又一位詭異種族的路盡級生靈走來,他前往那座宏大的黑色祭壇,要親自去主持大祭。

哧!

突然,與小陰間相鄰的殘破的混沌宇宙中,一座毀掉的木城,有光雨凝聚,組成一張泛黃的信箋,它斬破天地,極速飛來,到了諸世外。

噗的一聲,那要去登臨祭壇的詭異種族的路盡級生物炸開了,被那張黃紙打的爆碎,不過紙張也徹底湮滅了。

“是那個人的符紙?!”厄土深處有人低語。

很驚人,符紙上似乎承載了無量偉力,居然斬掉了一位仙帝!

可惜,它所攜帶的至高力量,終究是耗盡了。

“既然讓人絕望,那就殺到癲狂,道友們,我先走一步,去發瘋,殺!”腐屍大吼,真的癲狂了,他想拼命多殺些道祖。

剛纔已經被他打爆了兩個,並且,與楚風配合密切,都收進了時光爐中,焚之!

“對,縱然要亡,也得是戰死!”有無數人迴應。

“我來了,曾十世稱冠天下,卻被囚地府,今朝殺幾個道祖洗刷我的恥辱!”有人怒吼。

正是楚風在那個特殊的夜晚所看到過的那個男子,他曾說過,陽間都是厲鬼。

“你們一旦動手,就會煙消雲散,體內早已種上了地府的烙印!”有詭異道祖喝道。

“我若是怕死,就不會出現在你們眼前,等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爲了殺敵嗎?!”那男子說道。

腐屍更是大吼道:“道爺的主魂親自破解了禁制,讓他們戰力復甦,足可以支撐數場大戰,殺幾個道祖沒問題!”

“殺!”

還有一頭恐怖的史前生靈,竟然是天角蟻,化成了人形,神力蓋世,一聲大吼後,手撕道祖,沐浴鮮血而狂。

而此時,那個十世稱王的男子也激烈搏殺,打爆了一位詭異道祖。

楚風風馳電掣,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以時光爐收取那些殘骨與真血,更是硬向裡面塞魂魄,他在傾力火化!

“@#¥……詭異生靈大怒,有人喝道:“先殺死那個火化道祖!”

楚風稍微一愣才反應過來,這是在說他呢?什麼破名號啊,他不接受!

大戰極其慘烈,最終古青道崩了,因爲詭異族羣的道祖實在多,又過來兩人圍獵他,誓要徹底磨滅。

他崩開後,在數位道祖的壓制下,就再也沒有能重新凝聚起來。

楚風頓時眼睛都紅了,終於,身邊的人開始要先後的殞落了。

“哼!”

一聲冷哼,諸世外那位詭異仙帝冷哼,頓時讓諸天各族所有生靈都顫抖,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並且,另一位詭異仙帝已經登臨宏大的黑色祭壇,要開始主持大祭了。

“小青子!”陽間,狗皇目眥欲裂,再怎麼說,他也是與古青的父親同時代相交的人,平日古青還一口一個叔的叫他,狗皇憤懣,絕望,揹負着帝屍,手持殘鍾,直接衝到了域外,不管不顧了。

轟的一聲,它將殘鍾向着幾位道祖砸去。

然而,在這一刻,他的身上卻有血光衝起,直接擊穿了諸世外的仙帝,讓他的頭顱啪嚓一聲碎掉了。

“葉子,你給我留的後手真管用啊,是你的帝血嗎?真過癮,我將那個仙帝的頭顱像是打碎夜壺般給弄碎了,儘管我自己馬上也要死在他手中了。”

狗皇瘋狂大笑道。

果然,那名詭異仙帝瞬間頭顱復原,直接盯上了狗皇,這種目光就足以殺死它。

不過,殘鍾轟鳴,擋在了前方,並在這個時候炸開了。

可是,隨着大鐘炸開,在那時光河流中,竟又有一聲震動古今的鐘聲響起。

緊接着,時光浪花飛濺,將詭異仙帝擋在諸世外,狗皇身上的帝屍竟在這個時候緩緩的起身了,睜開眸子,釋放無量偉力!

詭異仙帝盯着他,道:“當年一戰,我族就感覺你要破階了,故此擊殺了你,想不到你流落在時光河流中而去的屍體,竟還能通靈,如今時光河流中又有烙印與你屍體相呼應,你走到了這樣的領域中?不,你終究是死去了,這種道果不過是某種寄託,屬於迴光返照,滿足昔日心願,你將一戰而終!”

“你回去!”狗皇背上男子起身,雖然滿身腐朽的氣息,但是本源中卻有仙帝果位凝聚成型了。

只是,那果位上佈滿了裂痕,還有不祥力量在侵蝕,似乎印證了詭異仙帝的話,他將一戰而終。

“大帝!”狗皇熱淚滾落,在後低吼着。

轟!

帝屍右手在虛空中的時光長河中一抓,一口大鐘浮現了出來,銘刻着繁複的符號,紋絡無窮,璀璨奪目。

他直接消失,大鐘悠悠,突兀的就將對面的仙帝覆蓋在當中,當的一身,讓裡面爆發出無量血霧。

這震撼了世間。

不過,詭異仙帝重組身體,依舊再次浮現了出來,還是那麼冷漠,道:“你堅持不了多久,拼命也無用,對我族來說,不存在玉石俱焚,從來無懼。”

然而,等待他的是帝屍更爲霸道的攻擊,時光長河倒卷,將他淹沒,他自身也邁步走了進去,轟殺向詭異仙帝。

砰!

那裡又有大片的詭異血液濺起。

狗皇帶着哭腔,吼道:“仙路盡頭誰爲峰,一見無始道成空!”

諸天震動!

許多老輩仙王都跟着大吼,他們怎會不知道這位帝者光輝的過往,這是與葉天帝、女帝並立在一起的人,號稱三天帝!

今天,他迴歸了嗎?但是,卻讓人感覺到無盡的悲傷,因爲,按照詭異仙帝所說,他一一戰將終。

“咚!”

帝屍背對衆生,獨自面對諸世外,隻身向前走,不回頭,再次將那詭異仙帝打爆了,而他自身卻也暗淡了一些。

“殺啊!”

“一見無始道成空!”

無數人吶喊,而後向着詭異大軍殺去。

楚風也在搏命,他亦看到了黎龘、妖妖等,他們避開道祖,在詭異生物羣中廝殺,滿身是血。

諸天大混戰,可是,高端戰力太少了。

轟隆!

這是,一段特殊的輪迴路瓦解了,炸開了,坐在輪迴盡頭的那個泥胎被驚醒,復甦了,直接參戰。

並且,與他一起出來的還有九口硃紅色的古棺。

只是,棺槨未開,裡面的人似乎有問題,直接以棺橫衝直撞!

棺中,疑似有那位的親子,死後於棺中沉眠。

喀嚓!

厄土裂開了,葉天帝與女帝施法,撕裂了無數黑暗宇宙,一片燦爛的光雨經由女帝打了出來。

“一念花開,君臨天下!”

大片的光雨,轟的一聲落在宏大的黑色祭壇上,綻放出一朵驚豔了古今的花,自當中走出一個仙胎,那是女帝分化出來的。

“殺!”她親自動手,大戰在黑色祭壇上主持大祭的詭異族羣的路盡級生靈。

可是,她的這種妙法也終究有時間限制,她將對方打爆了數次,而自身也在暗淡,終究不是本體親至。

果然,最後,她將對方又一次殺爆後,自身也化成了光雨,消散在遠方。

轟!

從那厄土突然飛出來一個血鼎,三足六耳,是葉天帝以血氣鑄成,轟向祭壇,砰的一聲,再次讓那人炸開了一次。

“沒用的,我族萬古長青,從來都不怕玉石俱焚,縱然真個殞滅,最後也能從祖地中走出,這是就是我們底蘊,所以,恆駐世間,無種族可敵!”

祭壇上的身影,冷漠地說道,並不在意自己被殺了數次。

遠方,帝屍依舊在戰鬥,將後背留給諸世,他永遠面對的是最強大的敵人,一路向前,沐浴詭異仙帝的血液,大戰不輟。

諸天間,孟祖師同樣滿身是血,地上盡是血與骨,他勇力驚人!

此時,他是傷感的,帶着無盡的悲涼,道:“侵我故土,殺我子弟,攪起血與火還有亂,詭異滅之不盡嗎?我們雖然還活着,可到這一世來,依舊沒有解決大患。”

然後,孟祖師以血書寫經篇,又在虛空中焚燒,並且高呼道:“孩子,你在那裡,荒,你聽到了嗎,我在呼喚你的名,你爲什麼不歸來?!”

終於,有人呼喚起那位的名字!

整片世間都寂靜了瞬間!

“荒天帝,你回來啊!”九道一也大吼。

“孩子,荒,你在哪裡,聽到我的呼喚了嗎?”孟祖師聲音低沉,無比悲愴。

“在,我一直都在!”

突然間,竟有人輕聲迴應了,聲音不高,但是諸天萬界卻全都聽到了,響在每一個人的耳畔。

“什麼?!”連詭異族羣都震驚了,他……一直都在?

這時,諸世外,某一最爲黑暗的區域一下子燦爛了起來,將諸天都映照的像是透明瞭。

然後,許多強大的進化者看到了那位。

他站在那裡,滿身是血,負了重傷,但是卻頂天立地,屹立不倒。

在他對面則有三大不可想象的存在並肩而立,震塌了時光長河,湮滅一切有形之物。

“三大始祖?!”連詭異生靈都有人驚呼。

這一世,詭異種族內部都在流傳,族中最強大的存在都將復甦歸來,現在看有出入嗎,難道是在說,三大古祖會結束戰鬥從而回來嗎?

那三個不可思議的存在,其身上也有各種大道傷口,不斷淌血,可是,他們不在意,因爲在他們背後無盡遙遠處,有三口棺的虛影,像是橫陳在一片高原上,在爲三大始祖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

“我殺過他們當中的人,但他們終究還是會活過來。”那位低語。

“什麼?!”詭異族羣震驚了,連無敵的始祖都被殺過?藉助了祖地復活。

“孩子!”孟祖師忍不住落淚,他眼中的少年,一直都在戰鬥啊,面對着不可思議的強大敵人。

“大祭,繼續!”厄土中似乎還有無敵的存在,下了這樣的命令。

有詭異仙帝出現,向着祭壇走去,準備血祭諸天。

“登祭壇者死!”荒開口說話了,簡單而直接!

然而,他對面的三大始祖卻笑了,一人開口道:“你還能干預現世嗎?”

第二位始祖也開口,看向諸世,道:“你們或許還不知道,諸天曾與上蒼同時消亡,是他,荒,於古代映照那一世,生生將你們那一世都救了回來,實在了不得啊,須知,上蒼數位至高生靈聯手都失敗了。不過,他自身也虛弱了。”

上蒼的洛聽到後頓時震撼無比,以一己之力做到了這些?

“所以,他無力再戰,還能威懾誰?”第三位始祖說道。

孟祖師頓時怒吼,悲愴無比。

然後,那位詭異仙帝就直接登上了宏大的黑色祭壇。

轟!

可是下一刻卻有一隻巨大的手掌,突兀的出現,讓詭異仙帝根本反應不過來,一把將他攥在手心,直接抓走了,血水淌出,就此他再也沒有迴歸。

“殺!”

這個時候,厄土深處突然沸騰,葉天帝與女帝滿身是血竟然殺出來了,向着荒天帝那裡極速而去,要共對三大始祖!

轟隆!

世外炸開,人們什麼也看不到了。

諸天間,各族進化者也都瘋狂了,拼命反擊,殺向詭異種族。

道祖之戰則也到了白熱化,楚風滿身是血,不算他替別人火化的道祖,他自己也已經擊殺了四個!

“我要死了嗎?”他悵然,這終究不是他的力量,而且,只能推動出道祖級的力量,畢竟花粉路的女子早就死去了,剩下的連靈都算不上,至於石罐終究只是一件器物,它爲楚風提供的力量,並未跨越天塹到仙帝級。

“殺!”楚風怒吼着,再次殺了出去。

不知道多久後,他回首看陽間,尋找那些熟悉的人,吼道:“狗皇,保住他們!”

他看到了周曦,正在對他拼命的揮手,滿臉的淚水,想要衝出來,卻被人死死地拉住了。

“要活着,要來看我們的孩子!”她大哭。

“楚風!”老古、大黑牛、彌天等一羣人大吼。

“你們都給我走!”狗皇悲憤的發出了一聲咆哮,然後,它那裡就開始發光,轟的一聲,那些人便被籠罩了,漸漸模糊,消失不見。

不過,恍惚間,像是有個銀髮身影跑了出來,沒有離去。

吼!

狗皇顧不了那麼多了,一聲大吼,它自己則衝向了是世外,要赴死一戰!

轟隆!

天外,各種秩序交織,道祖級能量沸騰了。

殺到最後,楚風爲救九道一,將石罐都砸了出去,揮動着石琴衝擊。

隨後,他看到了狗皇解體,炸開了,戰死域外,他還看到了更多的人殞落……

直到最後,他也墜落下去,眼前一黑,無知無覺了,陷入永恆的黑暗。

第1119章 通天仙瀑第九百五十七章 禁地符紙在手第七百七十六章 都送上路第二百三十九章 夜殺十王第1367章 地球在輪迴第1431章 真的種出了天仙子第1038章 前女友第1560章 美人齊聚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第二百五十一章 楚風落淚第1650章 祭道(免費)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五十五章 銀翅天神第七百零八章 這很楚風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1196章 大小姐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打雷轟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1092章 我叔是楚風第九百八十七章 一劍斷萬古第1443章 龘第1494章 灰色因果第1054章 蛋蛋的懵與憂傷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1106章 楚大魔頭不可擋第1364章 陽間異變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滅山大戰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一百八十三章 瘋狂的美食榜第1582章 一曲琴音滅盡敵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蘿蔔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是說說第1273章 大長腿全都毛了第1443章 龘第五百零四章 嫁姐第九百九十六章 楚風在這裡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髮億萬丈第1042章 迴歸原點第1200章 騎麟難下陽間篇 第1020章 不信邪第1614章 天庭捉婿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無敵第1561章 帝選第九百二十三章 進化盡頭太恐怖第1425章 地球人讓你三更死,武瘋子又能奈何第二百三十章 風口浪尖第七百六十一章 瘋狂的大盜第1269章 心驚肉跳第1130章 頂禮膜拜第七十三章 千萬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八十七章 決定第一百六十章 梵蒂岡染王血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1344章 小世界毀滅者第四百九十八章 淡淡的憂傷第九百九十九章 螻蟻噬羣龍第1581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七十章 期待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堂深淵第一百八十一章 風起雲涌第1347章 傳說迴歸!第七十四章 黃牛哭了第七百九十三章 七寶妙術第1381章 女帝第六百一十一章 楚風的孩子第十八章 恐慌未來第九百八十五章 共舉大事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婚花燭夜第二百五十二章 兇猛無敵第四十八章 獵龍第1181章 大舅哥第六章 石盒第三十九章 巨大轟動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一百七十章 神死燒紙第1132章 人王對神王第五百八十三章 風雲再起第一百零六章 全滅第二百零一章 神使第五百五十章 本土決戰域外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滅侄第九十四章 強勢過關第四百五十五章 愛恨糾纏第五百七十章 拆聖人骨第1371章 獨步天下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三百二十七章 頂級對抗第三百零一章 彈指一春秋第1578章 明月照古今第1035章 天葫第八百八十四章 登門請罪?第二百四十章 天下躁動第1588章 天降皇血第五百六十七章 封神之戰第一百一十五章 銀礦生命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股清新的泥石流1353章 黑暗天子
第1119章 通天仙瀑第九百五十七章 禁地符紙在手第七百七十六章 都送上路第二百三十九章 夜殺十王第1367章 地球在輪迴第1431章 真的種出了天仙子第1038章 前女友第1560章 美人齊聚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第二百五十一章 楚風落淚第1650章 祭道(免費)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五十五章 銀翅天神第七百零八章 這很楚風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1196章 大小姐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打雷轟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1092章 我叔是楚風第九百八十七章 一劍斷萬古第1443章 龘第1494章 灰色因果第1054章 蛋蛋的懵與憂傷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1106章 楚大魔頭不可擋第1364章 陽間異變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滅山大戰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一百八十三章 瘋狂的美食榜第1582章 一曲琴音滅盡敵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蘿蔔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是說說第1273章 大長腿全都毛了第1443章 龘第五百零四章 嫁姐第九百九十六章 楚風在這裡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髮億萬丈第1042章 迴歸原點第1200章 騎麟難下陽間篇 第1020章 不信邪第1614章 天庭捉婿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無敵第1561章 帝選第九百二十三章 進化盡頭太恐怖第1425章 地球人讓你三更死,武瘋子又能奈何第二百三十章 風口浪尖第七百六十一章 瘋狂的大盜第1269章 心驚肉跳第1130章 頂禮膜拜第七十三章 千萬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八十七章 決定第一百六十章 梵蒂岡染王血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1344章 小世界毀滅者第四百九十八章 淡淡的憂傷第九百九十九章 螻蟻噬羣龍第1581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七十章 期待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堂深淵第一百八十一章 風起雲涌第1347章 傳說迴歸!第七十四章 黃牛哭了第七百九十三章 七寶妙術第1381章 女帝第六百一十一章 楚風的孩子第十八章 恐慌未來第九百八十五章 共舉大事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婚花燭夜第二百五十二章 兇猛無敵第四十八章 獵龍第1181章 大舅哥第六章 石盒第三十九章 巨大轟動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一百七十章 神死燒紙第1132章 人王對神王第五百八十三章 風雲再起第一百零六章 全滅第二百零一章 神使第五百五十章 本土決戰域外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滅侄第九十四章 強勢過關第四百五十五章 愛恨糾纏第五百七十章 拆聖人骨第1371章 獨步天下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三百二十七章 頂級對抗第三百零一章 彈指一春秋第1578章 明月照古今第1035章 天葫第八百八十四章 登門請罪?第二百四十章 天下躁動第1588章 天降皇血第五百六十七章 封神之戰第一百一十五章 銀礦生命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股清新的泥石流1353章 黑暗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