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新嫁娘司月,看着滿目的低屋破牆,堪比丐幫的長老九袋補丁衫,低頭能當鏡子用的稀飯,怎一個窮字了得!騙婚?奪嫁妝?三從四德?當牛做馬?惡婦猙獰一笑,敢算計欺負老孃,不攪得你們家雞飛狗跳老孃就不姓司!第一回合:冷眼看着乾瘦的婆婆手裏拿着掃帚氣極其敗壞地往楊天河身上招呼,兩條細細的柳葉眉一挑,好一齣母子相愛相殺的戲?晚上,司月坐在牀上就着昏暗的月光,一手拿着藥酒瓶,一手給牀上趴着的男人抹藥."你笑什麼,告訴你,我這可不是關心你,你要是有個好歹,死了倒是輕鬆,老孃不僅僅要承擔剋夫的罪名,還要照顧你那拖油瓶兒子,門都沒有!"凶神惡煞的語氣,刻薄的語言,手上動作加大的力度,看着剛剛還傻笑的男人疼得呲牙咧嘴,司月對於這個效果很滿意.第二回合:"娘,"楊興寶睜着溼漉漉的大眼睛,軟糯糯地叫道."是後孃,拖油瓶,再說一遍,我是你後孃!"司月再次強調,爹是個傻的也就算了,這兒子怎麼也是個蠢的."可是,他們都說後孃很壞,你給我洗臉,洗頭,洗澡,又給我買新衣服,做好吃的,你對我這麼好,肯定是我親孃!"小孩完全沒看見司月黑得跟烏鴉一般的臉色,歡快地得出結論.惡婦黑着臉,大眼瞪小眼!親們:9月27號入v,倒是會有萬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