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出薛葵所料,她返工後不到一個月,許達的猙獰面目就露出來了。

“薛葵,你看工作已經完全上軌道了,是不是該意思下?趁着還沒放春假呢,大夥樂呵樂呵,就當過年前的熱身嘛。”

她的辦公桌就在許達的旁邊,但他偏偏不在辦公室裡,而是在學生例會上提出來,擺明了是要與民同樂,和老師們分開。

薛葵立刻點頭。

“好的。怎麼請,你定。”

許達沒想到她這麼痛快就答應,心想,找個有錢男朋友果然人都變得不一樣,多豪爽!於是假意推脫下。

“怎麼能我定呢,客隨主便嘛。”

“你定。你一天到晚紙醉金迷,你有經驗。”

薛葵一向綿裡藏針,許達不以爲意。

“不,不,還是你定。”

“幹嘛叫我定。我以向沒什麼好建議。”

沒有好建議就用銀子砸嘛!許達笑嘻嘻。

“沒關係,我們堅決擁護薛老師的任何決定。對不對啊,各位同學。”

大家都對這個新來的薛老師還摸不清楚狀況,也就亂哄哄地附和許達。薛葵舉起一隻手。

“好。大家靜一靜。農家樂。我老家,姬水鎮下的沈家村。兩天意夜,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許達一下子愣住。中招了!

“薛葵,你這不是忽悠嘛!大冬天的上山下鄉,你要凍死我們不成?”

“放心,沈家村四面都是山,擋住寒流,絕對冬暖夏涼的好地方。況且快過年了,家家戶戶都有上好的年貨屯着,保證好玩又好吃。願意去的報名,下個週末出發。”

不過她再怎麼保證,也沒想到卓正揚居然頭一個反對。

“怎麼才工作就要出差?”

她收了衣服從陽臺進來,坐在牀一邊一邊疊衣服邊耐心回答。

“不是出差,是出去玩。一個週末的時間,很快就回來了。”

卓正揚丟下手裡的汽車雜誌,過來幫她疊衫。

“週末?我也去。”

雖然兩個人處於親密同居狀態,她還是非常不習慣碰觸對方的內衣內褲,全部留給卓正揚自己處理。

“我們是高級知識分子的聚會,不帶你玩。”

兩個人住在一起也快兩個多星期,談戀愛的時候還不明顯,同居,薛葵才發現軍人出身的卓正揚內務竟是如此強悍,除了做飯,但凡洗衣,打掃,整理都又快又好,處處顯得她笨手笨腳。

卓正揚自律的生活習慣並沒有因爲多個薛葵而有所變化,相反,是把薛葵也照顧起來。薛葵很輕鬆地被納入卓正揚的生活軌道中,和他一起運轉,一點不適應都沒有——甚至很多以前需要自己做的事情,都由卓正揚代勞。

天氣越來越冷,她變得十分渴睡,每天早上卓正揚把她叫醒去洗漱,等她回臥室準備整理一下的時候,牀鋪總是整整齊齊,連被子都疊好。她只能目瞪口呆地站着,以爲又回到軍訓年代。

從姬水回來他們頭晚住在一起就這樣。不是她不願意做家務,實在是插不上手。她還以爲卓正揚只是表現一下——男人麼,在做家務方面有惰性很正常,何必一開始表現的太好?讓她有些悵然。

但是兩個星期以來卓正揚雷打不動地“表現”着自己在內務方面的優良傳統,並且把薛葵遠遠拋在後頭的時候,薛葵才覺得不對勁了。

不是她住進來之後卓正揚才變得勤快,而是他一直都樣,即使加上她那一份,也比她麻利多了!

從小看見薛海光和沈玉芳的相處模式就是男主外,女主內,但卓正揚居然內外兼修,實乃神人也。

這對卓正揚來十分自然。畢竟是部隊大院裡出來的,井然有序的內務已經成了習慣,沒有起牀號,六半大腦自動清醒;但是薛葵想不通啊,她算什麼?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米蟲?

怎麼都是個生物學博士,怎麼連大學肄業生都比不上呢?

想着就生氣。

一生氣,就覺得面前這個十分誠懇願作司機的男人着實面目可憎。

“我們哪有錢請卓總開車!別不切實際,你最近不也很忙麼。”

“現在是淡季。我想去。”

“那就別想。”

“一個人呆在家裡沒意思。”

這話說的薛葵心怦怦直跳。他們兩個以前不都是一個人活過來的麼?現在沒有了對方的陪伴,竟然會覺得沒意思了?

“……你休想動搖我的意志,那麼多人,都很熟悉,如果你在場的話,大家可就玩鬧不起來了。”

“叫他們都帶上家屬。”

“……住不下!現在十三個人已經很擠了。”

“所以,不去最好。”

“……你就鬧吧。卓正揚,我怎麼就沒發現你這人特別會胡攪蠻纏呢?”

“我一向如此,你可別說我隱瞞天性。”

她又好笑又好氣;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皮厚兼無賴的頑劣因子,漸漸表露無遺。

有一次抱怨:“卓正揚,留點家務活我做做嘛。雖然我知道你做得很快很好,但是我也不是不會做啊。每次都是你一個人全做完,我很沒有參與感。”

“參與感?”他想想,“好。我知道了。”

結果以後兩個人做愛的時候,卓正揚不再自己伸手去牀頭櫃拿套子。

“葵。去拿。”他總是含着她的耳垂,趁她意識不清的時候下命令,“幫我戴。”

這就是向他要來的“參與感”!你說可惡不可惡!

“反正,就是不帶你去。你自己找展開玩。哦,了,展開不是準備出國留學麼,我給他找了些國外大學的資料,你看看有沒有用。”

“他是去周遊列國,並不是真心想進修,你直接告訴他哪個國家美多,風景好就行。”

薛葵心想,真是好命,三十出頭就可以退休環遊世界。不過這纔是展開的真性情吧,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像這次的出國留學,那次一起吃早飯的時候一點風兒都沒透,但是從姬水回來,他就遞了辭職信,年後動身,想一想,還真是捨不得。

非常捨不得。連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沒認全,出去豈不是要被人騙。

“真的,卓開沒有他,行嗎?”

“卓開沒有我都行。別擔心。”

卓正揚看薛葵已經收拾完,非常利落地跳上牀,拍拍身邊的空位,示意她就寢時間到了。

“早睡早起身體好。”

薛葵的臉紅,姿勢古怪地朝臥室門口退去。

“我去查點資料,你先睡。”

卓正揚看着她,她就看着花板,立定主意今天一 定要好好睡覺,不做別的。

“好吧。我給你把燈留着。”

薛葵退出去,又替他把門帶上,來到書房。

訂的新書桌新書櫃還沒有送來,她的文獻和卓正揚的資料堆在一起,手提電腦放在另外一頭,書櫃的下兩格騰出來放生物專業書籍,她看了一會兒文獻,盯着億個英語單詞足足十分鐘,完全反映不進大腦,什麼也做不了。

她曾經和卓正揚坐在一起工作,結果她總是被影響的那個,相反卓正揚完全是心無旁騖,壓根正眼也不看她;她探頭去看他的設計圖,他才意識到她的存在。

“怎麼?”

“這個……是什麼?”

她知道自己傻,還是忍不住指着他的設計圖一樣樣地問,難得他有耐心啓蒙,仔細回答,她卻聽不懂,光盯着他的嘴發癔症。他的嘴脣怎麼就那樣好看呢?上脣薄俏,嘴角微微上揚,說話的時候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微笑的時候弧度迷人,還有……接吻的時候又那樣濃情蜜意!

“我看你是聽不懂。其實對行外人來說也沒什麼意思,我一會兒就做完,你先去睡吧。”

她想她就算是脫光坐在卓正揚的大腿上,估計後者也會先做完工作再來收拾她。他怎麼就是能分得麼清楚呢?真是氣人。

反正是看不進去,乾脆把書一扔,薛葵悄悄地回到臥室,在牀邊喊了一聲。

“卓正揚?”

他睡着了。她輕輕地掀起被子的角,躺上牀去。

呵。這就是同居嗎?住在同個屋檐下,好像兩人三足樣,一定要步調一致才能平穩前進。

臉龐發熱,直起上半身來聽卓正揚呼吸聲。很平穩,已經睡着。有失望,更緊地貼住他的背脊。

從小到大,她特別喜歡和媽媽抵着背睡覺,覺得很踏實,但是卓正揚的睡覺習慣是抱着她,非要兩個人面對面,彼此呼出來的氣息都噴在臉上。

“你別抱着我睡好不好?”

“爲什麼?”

шшш✿tt kan✿C 〇

總不能說是因爲這樣讓她沒法睡覺吧?

慾望存在於潘多拉的盒子裡,一旦打開,永不能鎖。

最離譜的一次,兩個人明明好端端地坐着吃晚飯呢,吃着吃着就開始吃對方的嘴,等她回過神來,已經坐在他的腿上,任由他爲所欲爲的同時居然還在幫他解皮帶。

“卓正揚!……你自己來!”

卓正揚情火正炙。他裸露的胸脯在日光燈下有種蒼白綴豔紅的美感,他纔不耐煩她的沒經驗呢,還不如自己動手。手掌按在她光滑的背脊上,讓她靠近自己,想就在椅子上把她吃幹抹淨。

“不要在這裡!鬆手……”

她一個勁兒試圖從他手裡扯回自己的衣服。他故意把她的衣服都遠遠丟開,看她怎麼辦。他不明白,兩個人什麼都做過了,她怎麼就是不願意讓他好好地看看她呢?

“你真美。”

這種發自肺腑的讚美居然會讓他的薛葵氣得雙頰通紅,搶他的襯衫來遮住前胸。哀哀地求他。

“去房間裡好不好?啊?正揚……”

他非要她求了兩三次,什麼小雨傘在臥室裡啊,什麼好冷啊,到最後甚至連在椅子上做一定不舒服這種理由都搬出來,才抱着她進了臥室。等他把渾身癱軟的薛葵再抱出來準備繼續吃飯的時候,發現飯菜都凍透了,不得不重新熱。

薛葵最最氣憤的是,爲這事卓正揚還特別得意。好像兩個人在牀上的私己話還不如一桌凍如磐石的飯菜有服力——真是越來越囂張,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

卓正揚還說,算了,開水泡着吃就行了,薛葵立刻阻止,不行!會把胃搞壞。

“有什麼不行?稀飯和泡飯不都是一樣的麼。”

“稀飯,稀飯是buffer啊!”

“Buffer是什麼?”

“緩衝液。稀飯裡面的米和水是一體的……”

緩衝液?他不懂生物上的名詞,又壞壞地笑起來。那是什麼?

“……你!猥褻!”

她的回憶被打斷——卓正揚擠她,把她往牀邊推,咦?他的睡覺習慣一向很好,怎麼今天豎手橫腳的?

她好脾氣地往旁邊挪,他又擠過來,存心要擠扁她——豈有此理,他明明沒睡着!

薛葵伸手拍了一下牀頭櫃。

“哎喲!我磕着了!”

果然卓正揚立刻翻身跳起去開燈。

“磕哪了?我看看。”

她緊緊捂住額頭,哭喪着臉說流血了;卓正揚趕緊去浴室拿醫藥箱,她大搖大擺地跟着進去,非常得意地抱着手看他。他從鏡子裡看見薛葵毫髮無傷,把醫藥箱一關,一推。

“裝的真像啊。”

不怕死地做鬼臉;卓正揚把她拉過來。

“不教訓教訓你,你就要上房揭瓦。過來!”

“我錯了!卓大人,下次不敢了!”

兩個人在浴缸邊上胡鬧,腿貼着防滑磚冰涼徹骨,薛葵哎喲一聲,這回是真磕着了,痛得眼淚直掉。

“正揚!我痛!”

“繼續裝,”他嘴上樣,手卻伸過去護住了她的後腦勺,“繼續。”

親吻過無數遍的身體,怎麼還是樣誘人呢。兩個人的心裡都樣想,鬧着鬧着就纏綿起來。

“把燈關了。”她拍了他一下,“回房間去。”

“不。”他就是不願意。

她不安地扭動起來,緊緊閉着眼睛,嘗試着把他推開,卓正揚促狹地用手指去勾引她,讓她戰慄着沒法思考。

“別樣……”

“別怎樣?”

微微睜開眼睛,在他耳邊吟。

“我不要手指。我要你進來。”

這種情話還是少爲妙,因爲下一秒就因爲他的大力侵入而狠狠地再次撞上浴缸。

“痛!”

他喘息着。

“我也痛。”

痛過之後又是一番欲仙欲死的繾綣,總在高潮之後變得渾身無力,只能窩在卓正揚懷裡喘息,他把抱回臥室去,親親的額頭。

“睡吧。”

薛葵沾着他的胸口就睡着了;卓正揚卻親吻着的手指,久久不能入眠。

她無名指上少樣東西,讓他不放心。薛葵性格乖巧,笑顏如花,豈料樣居然遭來新單位一干單身青年教師的覬覦。莫非現在比例已經失調到種地步,別人的女朋友也要搶?

一想到這個,卓正揚就憤憤不平地攬緊了她的纖腰,薛葵皺着眉頭嚶嚀一聲,翻了個身又睡着了,他十分耐心地把她翻過來,貼着自己。

一次他們在金碧輝吃飯,他只是去了一下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座位上居然老實不客氣地坐着一個陌生男子,正對薛葵說話。

“薛老師,真巧。”

“是啊,方老師,真巧。”

卓正揚站在稍遠處,耳聰目明,聽見那不知從哪裡蹦出來的方老師故作深沉的來一句。

“花,喜歡嗎?”

“什麼?”他女朋友茫然了。

“就是每天傍晚送到您教師公寓的玫瑰。”

“很抱歉,我並不住教師公寓。您一定弄了錯。”

方老師傻掉。

“那……我的花……”

“我倒是聽過有花送給我,但是未留姓名。所以我已經告訴室友,可以在簽收後直接把花扔掉。如果讓您有所誤會,真的很抱歉。”

“……”

卓正揚看不見那人的表情,但也可以料想的到十分精彩。他走過去,薛葵看見他,便對方老師道:“我男朋友回來了。”

方老師立刻回過頭來看卓正揚,一看之下就蔫了。

無論如何,薛葵也不可能放棄面前這個昂揚子和他一起吧?

於是無趣走開。卓正揚懶得理他。

“薛葵,你申請了教室公寓?”

“對,每月五百的房租,直接從工資里扣,很便宜。”

“可是我們住在一起。”

“萬一和吵架,至少有地方可去。”

她脫口而出,即刻後悔。這種話應當爛在肚子裡,不讓他知道。

“這是你的心裡話?”

她脫身不得,只好點頭。

“是。”

“把房子退掉。格陵市住房緊張,不要多佔二十平方。”

“……”

“再怎麼吵架,也不能分開。”

“我……”我

“如果真是吵得厲害,你留下,回媽媽那裡去。”

“蘇阿姨一定會把你罵的臭頭。她送厚厚一疊信封給我,就是叫我隨時揭發的種種惡行。”

不錯,自從兩人一起接機之後,蘇儀明顯愛護薛葵勝過他,種種偏倚態度,簡直令人髮指。

“你知道就好。”

“可是我爸爸媽媽喜歡你!真是奇怪,莫非因爲你比較能賺錢?他們喜歡有出息的孩子多一些。”

“他們喜歡,是因爲知道我對你好。”

哪有戀人像他們這樣事先規劃好吵架後的局面?

知道幸福來之不易,要好好珍惜。

他一向做事超於人前,不過因爲那個莫名其妙的送花人,他得更快一些。

第八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六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
第八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六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