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大愛晚成

第二天早上,展開依約來卓正揚家和他會合,後者開了門,一掃昨夜醉意。

“進來,一起吃早飯。”

展開早已聞到白粥香味,讚了一聲,又看見卓正揚尚未剃清爽的下巴上一道口子,隱隱滲着血,知道他一向用刀片,穩當得很,從未失過手,便打趣道:“怎麼?宿醉未清?”

卓正揚笑而不答,薛葵從洗手間追出來,手裡拿着一張創可貼。卓正揚迎上去。

“我自己來。你去吃飯。”

說着就進浴室,又將門一關,薛葵交叉着雙手站在展開面前,不知他會這麼早到,有些訕訕。展開怔了一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薛葵不明所以;展開看着她重複了一遍,薛葵摸摸自己額頭,摸到一片泡沫,大爲尷尬。幸好尚有隨機應變的本事,快步走進廚房。

“我來盛粥。展開,你坐。”

展開明白卓正揚的傷口何人所爲。這可算是閨房樂趣?

不知爲何,他的心臟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受;情緒也已經不會因爲這種場景而激烈到將手機扔進黃浦江。只是有些尷尬。卓正揚同辛媛一起十年,展開從來沒有想過要避諱什麼,也不用避諱什麼;今日才真真正正明白到張鯤生所說的“要與人分享好友”的深遠意義。

尷尬之餘又有點撞破好友蜜事的得意加心酸;薛葵在廚房裡忙碌,將稠香的白粥盛出。展開倚在門口閒聊。

“薛葵,你要做出付宜室宜家的好模樣,只怕天沒亮就起來了吧?”

“還好。你不知現在電飯煲有多智能化。臨睡前加入米和水,定好啓動時間就OK,到點飄出來的粥香,還可起鬧鐘作用。再煎兩個荷包蛋,營養全面又清淡可口。”

她攤攤手:“不過荷包蛋要等卓正揚出來纔有,我不會開煤氣。”

展開驚訝得下巴落了地——連煤氣都不會用,這還算個女人嘛?

薛葵心想,這個的確很說不過去。她在家裡的時候沈玉芳從來不讓她接近廚房,還是讀大學之後才學會了自己下面條。

“我來。”展開脫下外套,挽起袖子,“你去拿筷子和調羹。”

“行。”

生煎荷包蛋他最拿手。一手執鍋柄,小火燒熱,一手敲碎蛋殼,蛋清蛋黃擠入鍋中,瞬間騰起一股油香,略鏟一鏟,輕旋一下,翻個面,數個十秒,起鍋,撒點鹽末或淋點醬油,蛋黃還在薄薄一層白膜下隱隱流動。

他母親是上海人。尚在世的時候,清晨常會熬些白粥配什錦大頭菜,加兩根油炸鬼,他未起身便聞得到,饜足地喝上兩碗,簡直從胃一直舒坦到心裡去。

“展開小朋友,很厲害嘛。”

薛葵衝他豎大拇指。

“這就厲害了?你要求可真低。什麼時候再露兩手給你看看。”

有一刻,他覺得卓正揚似乎並不在場。直到他自浴室出來,和薛葵在客廳裡說話。

“對了,便箋。要給你看。”

展開聽見薛葵穿過客廳去拿自己的手袋。

“看,我沒騙你吧。加上署名也就十四個字。”

“嗯。”聽起來卓正揚很滿意,“我想,還是我給你爸打電話吧。”

“別。我來打。”

“中午有面試?”

“對呀。”

“那我幾點來接你?”

“你也很忙,我自己坐車過去。”

“加油。你一定行。”

“那當然。你也加油。”

展開將荷包蛋裝盤送出去。

“大功告成,吃飯。”

“嗯,展開你坐對面。”

“Why?我一向坐你旁邊。”

卓正揚是要盯着薛葵吃飯才把展開趕到對面去,沒想過他會這樣難纏。

“你不嫌擠得慌?還是你沒吃就飽了,想去沙發上坐一會兒?”

展開可不如張鯤生好打發。

“不嫌。擠一擠暖和。你家空調多少度?真冷。”

“我們響應政府號召,18度。”

“……那你怎麼不乾脆把窗戶打開,吹着冷風喝粥?”

“好了好了,你們挨一起,我坐對面。”

“薛葵,別理他。”

“你們北方有集中供暖,到了南方,反而比我們更冷。可以理解。”

“往年這個時候什剎海都凍結實了。咱們啥時候一起去溜溜冰刀,怎麼樣?”

“行啊。”

薛葵躲避着卓正揚詢問的目光。

“別預上我。一來我不會,二來我非常非常害怕滑倒。”

“怕什麼,學滑冰哪有不摔跤的。”展開拍胸脯保證,“我親自教你,保證摔個兩三次就會了。免得卓正揚狠不下心。”

薛葵只好說實話。

“我摔跤的樣子好醜的。其他人還曉得用兩條胳膊緩衝一下,我完全不行,每一次都是直挺挺地側臥下去,摔得半身麻痹。知道那兩句詩麼?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每次我一摔跤,就只能想到這個!”

展開非常想笑,但是被卓正揚的眼神制住了。他只好咬了一大口荷包蛋,和着笑一起落肚。

“別光顧着說話,吃飯。”

“讓我說一會兒嘛,先熱熱身,面試就不緊張了。”

淡淡的粥香,配上清淡可口的荷包蛋,還有輕鬆搞笑的話題——那詩怎麼說來着?

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長。

吃過早飯後展開和卓正揚去廠裡,薛葵在家中收拾了一下,又打了好幾個電話,放下前事,和沈玉芳薛海光長談了一番,算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他們稍稍說服,便敲定了晚上和卓正揚一起回姬水面聖。

她並不想這麼趕,但昨晚卓正揚說如果和程燕飛談妥了就會忙到不可開交,所以不如趁現在有些機動時間,趕快澄清薛海光對他的誤會。

他做事就是這樣雷厲風行,任何問題都願意第一時間去面對。她不同,不被逼到牆角就一直裝糊塗,稍微懶散一點就跟不上他的節奏——這樣倒挺互補,誰叫她時時刻刻需要一點助力,才能順順利利地走下去。

“我不想誤會越來越深。讓對方感受到誠意的最好方式,就是面對面開誠佈公。你不也是用這一招對付我姑姑來着?”

她語塞,不知道原來他還記得那天的事情。

“當然記得。後來還一直給你打電話,想要約你出來,誰知道你手機丟了。”

“嚯,你還好意思說,不就是和你相親那天丟掉的麼!”

他仗着已經把她的失物都找回來,一點歉意也無,反而湊近她的鼻尖,壞壞地噬咬。

“以爲被我拒絕了,所以失魂落魄?”轉念又想到當時一定非常兇險,趕緊把她攬入懷裡安慰,“以後再也不會有這麼危險的事情發生,我保證。”

薛葵早不記得當時有多危險,於是點點頭。

“我相信你。哦!有件事情……”

“什麼?”

“就是撕文件那次……呃……其實有一樣東西我沒撕,藏起來了。”

“什麼?”

“你爸寫給你的便箋。我想如果撕掉了你一定會生氣,可是留下來又顯得很怪,所以一直放在錢包裡夾着。”

“寫了幾個字?”

“嗯?”

“你錢包放哪裡?我去看看。”

他要起身去開燈,薛葵怕他凍着了,趕緊制止。

“別,很短,我記得。”

“哦?背給我聽聽。”

她才覺得失言——自己說出來豈不是很難爲情?可他還在黑暗裡等着呢。她握着他的手,壓低聲音說了六個字。

“‘我一直相信你。’真的,就這六個字。‘我一直相信你。’你父親的硬筆字寫的真好!就是太少了。睡吧,明天拿給你看就知道了。”

面硬心軟的卓紅安師承陳祿淵,寫得一手好字,常常被下屬機關領導一臉誠懇地索要題詞,後來他輕易不肯再點頭,又不知道爲什麼偶爾練練筆也被人拓下來到處流傳,他曾經因此發過一次火,變得惜字如金。

所以如果他給自己的兒子也只寫了六個字,並不是不正常,但薛葵岔話題就分明是欲蓋彌彰。

“就這六個字?不可能。”

她不說話。卓正揚知道她搗鬼,伸手到她腰側去呵癢,兩個人裹在一牀被子裡,薛葵扭來扭去地躲閃,完全沒有用,笑得邊掉眼淚邊求饒。

“好了好了,我說我說!”

他停下來,聽她說。黑暗裡她停了一會兒,才說完了那張便箋上的內容。

“‘帶她回家吧。’再來就是你父親的署名。真沒了,真沒了!不信明天拿給你看。‘我一直相信你。帶她回家吧。卓紅安。’十四個字,不多也不少。”

他當然相信。從小到大,卓家的人都太有自我意願,一切事務,都是各自拿主意,就連旅遊這種集體項目,也是如果意見無法統一的話就分頭行動,在卓紅安看來這是充分尊重個人的表現,也體現出了一種信任,只有兩件事,一次是蘇儀要離婚,卓紅安很是激烈反對了一陣子,還有就是那之後他說要退學,蘇儀開始反對了,甚至以復婚爲交換,但根本無法約束他。那以後,他以爲父親會對他的任何決定都持一種不支持,也不反對的態度,所以也就不太願意回家去。

卓紅安不喜歡打電話,也不配手機,父子間的交流也就越來越少,越來越淡。甚至連調檔這種事情,他也只和方叔講,儘量不要驚動父親。

可原來不善言語的父親知道他的心結在哪裡。還專門寫了這張便箋,告訴他,其實他的一切決定,他依然支持——因爲他們從未讓對方失望過。

“我想,你爸是認爲十三個字不吉利,才加了個語氣助詞,湊成偶數。他平時是不是很嚴肅?喔,你牀頭的照片裡面,他就很嚴肅。蘇阿姨好親切。”

他抱緊了懷中戀人。

“叫他卓叔叔。還有,春假的時候,和我一起回北京吧。”

薛葵放下電話去趕一個面試,物業管理還認得她,就是在路燈下拼命打人的野蠻女友,饒有興味地看看她,衝她點頭示意。

“今天可冷。”

薛葵來不及不好意思,笑嘻嘻地迴應。

“是啊。辛苦了。”

中午就在格陵大吃牛腩粉,一邊吃一邊苦惱,她和卓正揚都不會做飯,將來只有餓死的命。然後莫名其妙想起“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古訓,笑得幾乎捏不住筷子。

面試當是十拿九穩。孟文祥對她的迴歸雖不說是熱烈歡迎,但至少也比其他競爭者更親切,想來是謝伊夫同卓紅莉替她說了情——如此一來,更是要比其他海歸博後更強勢一些,纔不辜負了這一場完璧歸趙。

學習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她自認不曾鬆懈,對這兩年國際上的藥用肽研究進展瞭若指掌,侃侃而談,面試之後藥理實驗室開會研究,不到一個小時,便決定了要她,下個星期開始,同兩年前許達一樣,做預備講師。薛葵會後同已經是講師的許達又談了一會兒,江東方一直爲了出國的事情在院內奔波蓋章,並不知道這場面試結果,和她只打了一個照面,累得眼睛都未擡,擦肩而過。她進電梯時,似乎聽見許達在笑,又聽見江東方啊了一聲,喊了一聲薛師姐,腳步匆匆而來,但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她,對這一對小夫妻似乎有點小氣。薛葵心想,來日方長,再看吧。

回到家中,她小寐了一會兒,恍恍惚惚聽見門鈴響,她畢竟對這裡還不熟悉,一時不知是誰造訪,從貓眼往外看,愣住。

是辛媛,多時未見,依然明豔照人,她穿修身長禮服,裙襬處如波浪般伸展,挽在手中。大冷天將胸背都坦露在外,勇氣可嘉。

薛葵沒有任何理由把卓正揚衣不遮體的前女友擋在門外。

“辛小姐,請進。”

辛媛說起話來如同照本宣科,薛葵只能認爲是何祺華專門教了辛媛一番,叫她來做傳聲筒。

“薛小姐,今天是你同何祺華先生結婚的日子……”

薛葵聽都不願聽,立即斬釘截鐵打斷。

“沒這種事。”

辛媛只當沒聽見,繼續說下去。

“何祺華先生依足風俗去新華街接你,拿一封大紅包給你室友,被驅趕。”

“關於我室友的行爲,我替她道歉。如果道歉不夠,請何祺華直接找我。我室友同整件事情毫無關聯,”薛葵話裡有話,“和二十來歲小姑娘鬥氣,不是英雄所爲。”

“薛小姐,請隨我一道去月輪湖會所。”辛媛置若罔聞地欠欠身,“所有人都在等你,包括盤小姐。”

“你們!”

“盤小姐非要替我做伴娘,不好拒絕。薛小姐無需這麼激烈。”辛媛冷冷道,“你十年前答應了何老的求婚,也交換了戒指,雖然因爲種種原因未籤婚書,但已經在監禮人面前達成口頭契約。你毀約,於情於理都沒有立場。”

“一派胡言!我早已把戒指退還給他,而且也拒絕了他的結婚請求。況且,是他自願放棄!”

辛媛步步緊逼。

“薛小姐,是你採用欺騙手段毀約在先。即使四個星期前何老將結婚日期告知,你也只是說有了決定,並未正面拒絕,從始至終是你在給錯誤提示,你難道不覺得,欠何老一個解釋。”

薛葵張口結舌,釘在原地——難怪何祺華那樣自信。難怪他這四個星期都不出現,原來是要一點緩衝時間也不給她,當頭一擊,叫她這個法盲臨陣大亂。她怎麼忘記了,何祺華有哥倫比亞心理學碩士學位,商場也好,情場也好,他從不打無把握的仗,慢慢施壓,然後一舉擊垮對方,是他的必殺技。

天底下叫自己情fu來威脅準新娘的,他真是第一個。他同十年前一樣,就喜歡把她放在溫水裡煮,最後連跳出來的力氣都沒有。

薛葵站在玄關裡,緊緊靠着鞋櫃。今天她站在這裡送卓正揚上班,卓正揚故意磨蹭了一會兒,讓展開先出門,穿好了靴子又過來抱住站在臺階上的她吻足十秒。

多想每一天都這樣。結果第一天就變了樣。

辛媛佔盡上風,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薛葵聽見自己太陽穴處的血管畢畢剝剝地響着。

“辛小姐,你說得對。四個星期的時間足夠長,是我沒有放在心上,應該受到教訓。我跟你走。”

事到如今,退無可退,倒不如同他講清楚,她要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對,勇往直前。

兩人下樓,辛媛開一輛甲殼蟲,薛葵不肯上車。

“怎麼。”

“我媽媽就是坐這種車撞斷了腿。”

“你不相信我的技術。”

“今天運勢低迷,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好的。我叫他們送輛車過來。你喜歡什麼牌子?”

“大衆出租。你的裙子太緊身,請坐後座,免得影響司機。”

“如果出了事,不是正好避過?”

“年紀大了,不好做蠢事。”

辛媛笑一笑。

“我現在越來越明白爲什麼何老對你欲罷不能。”

“請告訴我,我好改正。”

“你不能改。”辛媛慢吞吞道,“我想,卓正揚也喜歡矛盾而豐富的女人。”

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一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三十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三十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三十一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五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二十五章
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一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三十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三十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三十一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五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