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薛師姐,真的沒想到你會嫉妒江師兄。其實你不比他差呀。們我實驗室的蛋白純化系統是你一手建立起來,還有核酸雜交平臺…”

“對自己有個精確的定位很重要。”

女性和男性相比,從生理構造上來,確實處於劣勢。而在社會這個大環境下,劣勢更加明顯。江東方可以做通宵實驗,薛葵不行,會擔心皮膚變差,會擔心健康受損,會擔心男朋友無人照顧,職場女性要考慮的不比男性少,甚至更多。…所以要平衡。儘量平衡你的生活。

這一點,薛葵纔是剛剛開始學習。

“哦。”蔣晴似懂非懂地頭,“那你覺得怎麼樣?薛師姐?”

“你?我不知道,再看看吧。”

“嗯。”

薛葵閉上眼睛。

“老婆,你聽什麼歌呢?給我也聽聽。”

樓下,江東方仍然揹着沈西西走來走去。

“你聽。”

沈西西把耳機塞進江東方的耳朵裡。他頓了一下,繼續繞着圈子。

“唱的真不錯。”

“嗯,我最喜歡這一首。行了,放我下來吧。”

“沒事兒,再走走。”

“他們該笑話們啦。”

“等首歌唱完,我們就去睡覺。”

“行。”沈西西靠在他的背上輕輕地跟着唱起來,“…都有可能,由於彼此信任,真的愛情不需要保證,會恆溫…”

第二天傍晚薛葵回到家裡,卓正揚正在書房。她到浴室梳洗,聽見外面卓正揚來來回回地亂跑,喊了他兩聲。

“你幹嘛呢?”

“沒什麼。”

還沒什麼,明明聽見他在翻箱倒櫃。算了,不問他。

薛葵自浴室出來,卓正揚倚在牀頭,有氣無力地翻着雜誌。

“啊呀,好可憐,來,抱一下。”

跳上牀,趴在他身上,大施鹹豬手,他又在看新一期的汽車雜誌,她笑嘻嘻地指着其中一輛被卓正揚圈起來的跑車。

“這車簡直就像一隻大青蛙趴在地上,誰會買啊!”

卓正揚一頭黑線。

“不好看?”

“醜的要命!”

“也許顏色不對,如果換成銀灰色…”

“還是銀灰色的青蛙。沒你現在的車好看。”

“這是布加迪威龍。”

“你知我是汽車文盲,就不要說它的牌子,完全不懂。”

他悶悶地把雜誌扔一邊去。薛葵這纔想到,他把這輛車圈起來,莫非是要買?他倒是說過幾次想換車。

她訕訕地去拿雜誌,第一眼沒看中也沒關係呀,仔細看看說不定就喜歡了呢。

“農家樂好不好玩?”

她瞪着那隻大青蛙。

“好玩。很好玩。烤紅薯可好吃了,我帶了幾個回來,是白心薯,已經蒸上了,明早上可以吃。”

“樂不思蜀。”

“哪有。什麼時候我兩個一起去。反正外婆的房子空着,順便可以幫打掃打掃。”

“去度蜜月?”

“少來。對了,這次回去看見爸爸。他說過兩天到格陵來趟,有事要和我談談,你有沒有空?”

“有,什麼時間?乾脆把我媽也約着一起見個面。”

“嗯。你今訂票了嗎?”

“訂了。二月三號的飛機票,一起回北京。”

他嘆了一口氣。薛葵摸摸他的臉。

“別嘆氣。嘆氣對家裡人不好。剛纔在找什麼呢?

“丟個東西。”

“什麼東西?”

他有難以啓齒。

“算了,別找了。”

“對,有些東西,你越找它越不出來。你不找了吧,它就出來了。要冷處理,冷處理。”

她咯咯笑着滾到一邊去準備睡覺,把背脊露給卓正揚。

“給我捶兩下,累死了。”

卓正揚靠過來一隻拳頭抵住她的背脊。

“捶哪裡?”

“肩膀。”

他幫她捶會兒,薛葵哼了一聲,又稍微挪動了一下。

“我總覺得有什麼東西硌着我了。”

卓正揚就壞壞地笑。

“你說是被什麼東西硌着了?”

薛葵羞得滿臉通紅,賞他一個白眼。

“是個很小的東西。硬硬的一小塊。”

她伸手去被褥下面摸,摸到一個小小的環形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枚鑽戒。方形戒面同流線型指環搭配得衣無縫,樸實大氣,明顯是卓正揚的手筆。

她一生收到三次戒指。這一次讓心動

“卓正揚,這…倒是很別出心裁。”

卓正揚一愣。

他確實準備向她求婚。兩天前去莊羅珠寶買了婚戒,卻笨手笨腳不知道怎樣送出去,亂七八糟一堆事下來,結果把戒指給弄丟了!已經找了兩天,就是不見蹤跡,剛剛薛葵在浴室裡,他還找來着呢,沒想到就在牀上。

“我…”他想解釋,薛葵咯咯地笑。

“卓大人,你以爲我是豌豆公主?這樣求婚。”她掰着手指,“我算算,加上這一次,可有三次了,事不過三,我就…”

他把戒指套上她的無名指,笑着什麼也不說,吻上了她的嘴脣。

呵,相親那一次,她的確曾經說過,我是公主,只不過現在有些落魄難堪。給我一些時間,我會證明給你看。

十年前的停車坪,她也是個狼狽的公主。或者是好事多磨,他同她,終於大愛晚成。

卓正揚拿到結婚資料就立刻和薛葵去民政局登記。據說明年流年不利,所以年底趕着結婚的情侶很多,卓先生卓太太從民政局出來,正巧看見一家車隊披紅掛綠遊城,大朵玫瑰和金粉做裝飾,車頭還有一對人偶並立,甜蜜之極。卓太太一時興起,捏個了巴掌大小的雪人放在卓先生車頭,沒眼睛沒鼻子,插一對樹葉當翅膀。

“回家。今晚上大家還要一起吃飯呢。”

卓正揚對住嬌妻微笑…他只覺得這雪人比勞斯萊斯的銀天使logo還要珍貴,一路上開得極慢,怕把它弄壞了。

原本互不相識的兩個家庭,突然間要由於他們的婚姻而熱絡起來,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但至少大家都很有誠意…三個家庭的關係,社會學家都搞不定的課題,小老百姓要難得糊塗啊。

當晚卓紅安發來賀電,他是個不善言談的老軍人,父子兩個向來打電話好似發電報,惜字如金,互問身體和工作情況就算完成任務,好在兒媳婦是個暖場高手,話體貼又周到,哄得卓紅安龍顏大悅。

“正揚從小性子犟,臉臭。如果他欺負你,你告訴我,我教訓他。”

卓正揚在旁邊聽見,大呼冤枉。

“爲什麼個個覺得我會欺負?”

薛葵笑吟吟放下電話。

“誰叫你是冰山美人,難以親近。”

他頭一次聽薛葵用“冰山美人”形容向來體貼溫柔的自己,大驚之下居然忘記捉住她問個明白,讓她咯咯笑着逃掉了。

“卓美人,就寢啦。早睡早起身體好。”

有這種隨時隨地妙語連珠的妻子,他可以預想接下來的人生絕對不會煩悶。

張寒和葉瀾瀾風聞薛葵結婚,都沒有時間回國來鬧,只是在網上叫把婚紗照傳過來看看。

大冬天的,她和卓正揚還沒那個閒情逸致拍婚紗照,於是把結婚證上的照片傳給她們,拍的相當爛,滿面油光,枯槁蠟黃,她做賊心虛,覺得就是兩張縱慾過度的面孔,不忍多看。

果然,張寒和葉瀾瀾非常小心翼翼地讚揚卓正揚番。

“五官挺端正。”

“嗯。登記照嘛,就是潘安也不好看。”

“對呀。絕色也不至於和相親嘛。”

“能賺錢就行。什麼行業?年掙多少?”

“重卡。不知。夠用。”

“夠用的範圍也很寬泛啊,薛葵同志。”

“我不是我們家管錢的…”她心想,也不管做飯,洗衣,掃地…哪,她簡直就是薛海光個甩手掌櫃的翻版嘛!

“這樣不行!經濟決定上層建築,你要把金錢命脈掌握在手中!”

“我在學着做賢妻良母,你們少出餿主意!”

第二十七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三十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三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七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三十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三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