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章結婚戒指

大結局章 結婚戒指 大愛晚成 青豆

三個人在msn上嘻嘻哈哈鬧了一番,那兩個打洋工的就得去做實驗了。薛葵對住msn上一溜灰色頭像發呆;展開的簽證下來,揚言要遊遍歐洲;遊賽兒沒了展開個媒介,估計也不會再聯繫;雖說相識滿天下,但深交的不多,結了婚的更沒有,想想又覺得隱隱的悲傷…這不是卓正揚在身邊就能解決的失落感,她的生活圈子原是這樣狹小。

難道馮慧珍說中,太過幸福反而若有所失?可是,她爲什麼又要這樣在意馮慧珍的話呢?

日子水一般逝去,就快放假了,薛葵在實驗室裡發了一次喜糖,約定明年開春來了再請大家吃飯,齷齪都已經隨風而去,沈西西也過來湊熱鬧,看到薛葵的戒環光禿禿,於是抓過來看。

“最新流行這種式樣?鑽石呢?”

薛葵只好把手心翻過來。一枚方鑽在掌心裡。

“還是不太習慣。做事的時候總會刮到,所以移到裡面去。帶實驗課的時候,得取下來才行。”

衆人皆贊方鑽流火溢彩,沈西西笑得有點僵硬,抓了一把喜糖就走。

“可惜我和江東方年後就出國了,這頓飯吃不上啦。”

薛葵眼角瞥到她的背影。如果人人如此,自己的痛苦纔是痛苦,別人的幸福纔是幸福,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的

“行了,別扎堆了,幹活去吧。”

以老師身份回到裡,生活有了巨大的變化,每天上班下班,帶課備課,有空還要寫基金做總結,這都是薛葵喜歡的,工作起來也格外帶勁,想把混掉的那兩年都補回來。可能這輩子就是個學習的命,他和卓正揚兩個目前都在蘇儀門下拜師學藝,蘇儀對卓正揚並不嬌慣,叫他跟着薛葵一起學做菜。

“做男人不疼老婆有什麼用呢?行動上要做到,口頭上也要做到。”

卓正揚知道她發牢騷,說給父親聽。笑笑。

“我和薛葵打算春假的時候回一趟北京。”

薛葵心想着卓正揚在其它方面已經比她強多了,總不能做飯也輸給他吧?落足十二分精神學習,

“是啊。”薛葵也湊過來,“蘇阿姨,一起去…”

“喂喂喂,討打。”

她總是不記得要換稱謂。

卓正揚有個習慣,晚飯後喜歡散散步,有時候遇到熟人,他會很老派地介紹,這是我愛人,薛葵。

而遇到薛葵的熟人,總是直接說這是卓正揚。

“你老公?”熟人的語氣就有點不確定。

“對。”

卓正揚回家就教訓,我是你老公,難道還要別人提醒?

她也想不通。

“以前舅舅舅媽結婚,我還喊了兩三年的小馮阿姨。就是改不過來。”

“後來怎麼改過來?”

“表弟出生之後就改過來了。”

“。樣。”卓正揚故意拉長聲調,“我知道了。”

那晚上他特別興奮,一直鬧她,她騰出手來去拿安全套,卓正揚捉住的手腕,不許她拿。

“抱我。”

她頓了一下,順從地摟住他的脖子。

她其實有擔心。她沒有準備要生小孩,正由於樣,就容易往壞處想。實驗室裡有毒試劑那麼多,如果受孕,不知道會不會對小孩有影響?雖然機率不大,但還是有可能啊。萬一生了有缺陷的小孩,怎麼辦?

這樣想着想着,薛海光突然來了,雙手血淋淋,說是殺了人,叫她想辦法拿筆錢出來好跑路,她哪裡有錢?薛海光說卓正揚已經是我們女婿了,找他要錢去,她大喊不要,沈玉芳木着臉說,我有錢,以前姬水二汽的時候,貪污了好大一筆呢,在花旗銀行裡頭存着,葵葵,一直叫你出國你不聽,這筆錢怎麼取出來?我指望着和你們父兩個一起移民呢。

青天霹靂。她語無倫次地安慰着爸爸媽媽,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辦法的,一邊着話,張鯤生來了,薛葵,我不得不告訴你,我這些天辦的大案子就是遠星舞弊案,你爸你媽的案子都在案子裡頭,你曾經是何祺華的未婚妻,要協助我們調查。他拿電話過來。你可以打給卓正揚。

可是打卓正揚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留言信箱裡頭是展開的聲音,說卓正揚和程燕飛去底特律出差,住青梅竹馬套房,薛葵,算了吧,去坐牢嘛,坐個兩三年回來,卓正揚也玩厭了,就回來了。

薛葵是被卓正揚搖醒的。

“怎麼了?你一直叫媽媽。”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什麼也不出來。卓正揚看她不對勁,倒杯牛奶給,她抽抽噎噎地說。

“我夢見你和程燕飛去底特律。”

卓正揚劈手把牛奶奪下來。

“這是什麼鬼夢?開玩笑。她早回北京了。”

她捧着牛奶,吸了兩下鼻子,望着卓正揚。

“我還夢見…夢見爸爸媽媽出事了。”

人醒過來之後總是把夢給忘得乾乾淨淨。她拼命地回憶自己的夢境,講出來給卓正揚聽。

“剛纔覺得真可怕。可是現在醒過來,好像又沒事了。”

卓正揚拍拍她的肩膀。

“沒事。有我在。就算有事,也有我。知道嗎?”

“嗯。”

兩個人斷斷續續又睡了兩三個鐘頭,天亮,小鳥在外面的枝頭亂叫,廚房裡傳來白粥的香味,意切由於夜色而滋生的灰暗心思都消失了,薛葵含着牙刷在浴室裡想想,生理期快到了,纔會有這種念頭吧?開什麼玩笑,生科院那麼多教職工子女都活蹦亂跳聰明伶俐,再說了,爸爸媽媽那麼老實,怎麼可能殺人越貨貪污犯法。

“今天我帶實驗課,從早上一直到晚上不停,我自己回家,你別來接我了。”

她差點遲到,實驗課的教材和試劑都還沒有準備,到了藥理實驗室,她匆匆忙忙地換上白大褂,把外套掛在衣物間,又照例把戒指取下來,放在外套口袋裡。

“薛老師,有人找。”

“來了。”

她關上櫃門走出來,是負責實驗課助教的學生,兩個人一起着話往實驗中心走,路上居然看見張鯤生和另外兩名便衣在等電梯。

薛葵腦袋轟地一炸,想起昨天晚上的夢來。

“張警司?”

張鯤生意向看見薛葵都是很親切地笑,這次也不例外。

“薛老師,好久不見。”

“是呀,沒想到在這裡遇見。”

“我來辦點事情。”

薛葵沒有多問;這時候電梯到了,張鯤生和部下一起進了電梯,突然又來了一句。

“薛老師,我下次來,就找你。”

卓太太雙手插在白大褂口袋裡,已經走出去了,又轉過身來對張鯤生揮揮手。

“好。再見。”

下午五點鐘的時候,沈西西來等江東方起下班。江東方不在,去無菌室,她百無聊賴地在他的座位前邊玩電腦邊等着,覺得有冷,就去衣物櫃拿他的外套穿,大家的外套都是放在一起的,並沒有隔間,看見江東方的外套旁邊就是薛葵的那件羽絨服,羽絨服下面,有一圈閃閃發光的東西。

是薛葵的結婚戒指。她看過次,不會忘記。

她神使鬼差般地撿起來,對着日光燈看,豌豆大小的鑽石,該有多名貴?

這枚婚戒對她而言,仍然有着巨大的誘惑。她褪下自己的戒指,想要試試看。

她的手指穿過指環。心裡明明吶喊着不能這樣,可就是無法控制自己。

戒指在第二個關節處卡住了。

如釋重負。沈西西把戒指放回薛葵羽絨服的口袋裡,穿着江東方的外套,蹦蹦跳跳地回去取暖。

這一天的實驗做的可真是讓人心力交瘁。

她想到自己本科時候也是這種菜鳥,不知道給老師惹了多少麻煩,就沒脾氣了。

實驗需要團隊精神,尤其是大型實驗,一個人絕對應付不過來。結果今天有個小姑娘,怎麼也不肯和同組的夥伴分工合作,想要意個人獨立把實驗做完,結果一直拖到晚上八店纔拿到結果。

“下次沒必要這樣。同學。”薛葵對她笑,“我們要講究團隊精神。”

小姑娘以爲她沒看見,大翻白眼,覺得薛葵的牢騷只是由於必須陪着做完實驗才發,並沒有改正的意思。翻完了白眼又覺得自己態度不太好,一聲不吭地就走了。

薛葵收拾完,回到藥理實驗室去換衣服拿手袋,收拾整齊就往外走,路上打個電話給薛海光,一邊話一邊出學校大門口,擡頭看見卓正揚在馬路對面,她收線…這人,大概是散步過來的吧…便使勁兒衝他揮揮手。

卓正揚早看見她了,準備過來,薛葵嚇一跳,趕緊指指頭頂,示意還是紅燈呢,他做了個不好意思的手勢,然後在這邊等着她。兩個人都是扔人羣裡找不到的裝束,她穿件杏色羽絨服,他穿一件墨綠色軍大衣,跟鼓鼓囊囊的大狗熊一樣。

黑濛濛的夜色,昏黃的路燈下,滿目裡一片黯淡的色彩,她看着他笑,又好像想起了什麼樣,摘了手套去口袋裡掏戒指,戴回手上。

綠燈。她拎着手袋,歡快地朝卓正揚跑來。

本書完結,看看其他書:
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三十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三十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三十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三十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