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節

暑假只有短短半個月的假,然後是無休止的補課。一次蘇舟在晚自習回寢室的路上,無意間碰到了正在跑步的吳晴,吳晴熱情的叫蘇舟陪她一起跑。夏日的夜晚,在一羣來來回回的人羣中,蘇舟與吳晴在盡情的奔跑,直到精疲力盡。累了,兩人躺在足球場的中央,不顧地上的草扎的直癢癢,面對着對方呵呵傻笑。

末了,吳晴丟下一句“我回去了”,然後起身離開,蘇舟就這麼的躺着不動,既沒有說“我送你”,也沒有以兩步的距離默契的跟着,一動不動,直到熄燈鈴響,直到校園一片漆黑。

蘇舟在想吳晴在他心裡到底是什麼地位,朋友,知己,戀人,似乎都不是,但每一個身份又似乎都有一點,保持着這種關係挺好的,蘇舟默默的想着。

從那天晚上開始,蘇舟又開始與吳晴一起跑步,更多的是圍着操場一圈一圈的走,有時候他們也去小學部盪鞦韆,直到門衛阿姨將他們轟出來,可蘇舟不再送吳晴回寢室,因爲吳晴拒絕了蘇舟的這個行爲。

日子過得跟複製似的,吃飯,上課,看小說,睡覺外加一項跑步,一天又一天的在重複上演,但蘇舟從不覺得無聊,因爲他的生活有吳晴相伴,每天都有許多新鮮的小插曲在發生。吳晴會將水果做成各種小拼盤請蘇舟欣賞,也會將牛奶與各種水果胡亂一搗,美其名曰“水果沙拉”,請蘇舟品嚐,甚至在週末,兩人同時請到假,難得到餐廳吃上一頓,吳晴還要從廚師手裡搶過勺子親自掌廚,吳晴一系列的照顧讓蘇舟對她是服服帖帖,蘇舟有時在想,要是有一天吳晴不在身邊,他的生活是否還能繼續。可快樂的生活馬上就沖走了這個不愉快的想法,蘇舟懷着美好的願望相信,他們的日子會永遠如此。

“來,蘇舟,我們一起下五子棋,”晚餐後,吳晴端着他的水果大雜燴,又來與蘇舟大戰五子棋。其實他們的棋盤非常的簡單,就是拿作文本的格子作棋盤,兩人在格子中一人畫叉,一人畫圓。

蘇舟的五子棋技術一直勝吳晴一籌,可是吳晴一直不服氣,甚至還到圖書館借了本書來參考,可只要蘇舟不大意,吳晴依然還是難得小勝蘇舟一局。蘇舟今天興致非常好,所以也就連連讓着吳晴,吳晴贏了幾局也是開懷大笑,得意忘形的說道:“怎麼樣。本姑娘研究幾天後水平是不是大有長進。”

看着吳晴的得意勁,蘇舟忍不住說道:“難道看不出我是讓你的嗎?”吳晴還真沒看出蘇舟的相讓,得意的說:“要不你別讓我,咱倆再來幾局。”

蘇舟開始認真起來,認真的蘇舟殺的吳晴沒有一點底氣,蘇舟沒有注意到吳晴的氣餒,也學着吳晴得意的說道:“要不你不要讓我,咱倆再來幾局。”

“誰要你讓了。”這下把吳晴惹火了。

“好,好,好,我不讓,我不讓。”蘇舟連忙道歉。

“以爲自己水平好就了不起。”吳晴還在抱怨。

“我沒有覺得了不起。”蘇舟也在爲自己辯解。

“沒有了不起讓我幹什麼。”吳晴的火氣依舊。

“我是想我們下着玩,只要開心就好。”蘇舟還在辯解。

“下着玩也要認真嘛。”

“這只是遊戲。”蘇舟特意強調了後兩個字。

“遊戲也要認真,做什麼事都要認真,不認真什麼事都做不好。”吳晴講出了她的大道理。

“吳晴,我知道你做事認真,這我也比不上你。我就是個隨便的人,遊戲人生就是我的性格,我也不會爲任何人改變,如果你看不慣這種人,你可以選擇不要和我在一起。”蘇舟一口氣將所有的氣話都說了出來,但說出來隨即後悔,只是有些事既然已經發生就無法挽回。

吳晴丟下一句“哼”,再次留給蘇舟一個背影,氣沖沖的回到了自己座位。旁邊的人看到這一幕滿臉疑惑,蘇舟伸出手在他們面前揮了揮,直到他們晃過神來,才賠笑到:“見笑了,讓大家見笑了,沒事,沒事。”蘇舟朝吳晴方向看去,只見她的肩膀抽搐一下,明顯是被剛纔蘇舟的話逗笑了。蘇舟想這算什麼事啊,咱倆剛剛不是吵架了嗎,還有心思笑,難不成我們是一對歡喜冤家。想到這裡蘇舟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直到看到旁邊的人疑惑再次佈滿臉上,蘇舟才急忙中斷這個荒誕的想法。

晚自習蘇舟明顯的心不在焉,除了轉筆就是在發呆,他在對自己和吳晴是否能在一起進行可行性研究分析,兩人不同的性格這是很明顯的,一個調皮搗蛋,一個略顯安靜,兩人還都是獨生子女,結婚後要贍養兩對父母,生活的壓力肯定是很大,想到這裡蘇舟不免嘆了口氣,但馬上一激靈,意識到自己考慮的太遠了,又重新回到現實。蘇舟想的更多的還是兩人的共同點,兩人愛好相近,在一起玩的也非常開心,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在蘇舟還在進行一系列的幻想時,下課鈴響了,吳晴沒有叫蘇舟獨自走出了教室,蘇舟在進過十幾秒的掙扎後也跟了出去,在操場上找到吳晴,然後故作驚訝的說:“啊,這麼巧,你也在。”

“是啊,真巧。”吳晴也很配合蘇舟。

“那就一起跑吧!”

兩人說是跑,其實是圍着操場慢慢的遊蕩,兩圈過後,吳晴低聲的說道:“送我回寢室。”

蘇舟突然聽着這麼一句話,過於激動,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聽對,想問吳晴說了什麼,幸好他及時閉上了嘴,吳晴後來說如果當時蘇舟沒有聽清,她再也沒有勇氣再說一遍。

蘇舟看着吳晴轉身離去的背影,急忙跑上去以兩步的距離跟着,他已經習慣了這個動作,而今天他卻覺得很不自然,便對吳晴說道:“吳晴,我每次都在你的後面,從今天開始讓我站在你的身前好嗎?”兩人於是很有默契的一人退兩步,一人進兩步。蘇舟戰戰兢兢的走在吳晴前面,他多麼希望回頭看一下吳晴此時的表情,但又唯恐回頭會唐突佳人,心跳加速的他將顫抖的右手伸向了身後,經過將近三秒鐘的漫長等待,那隻柔軟的小手終於通過掌心將溫暖傳遞到蘇舟全身,蘇舟知道吳晴現在是他的親人了。蘇舟將吳晴的手放在自己胸膛,漫無目的的走着,直到吳晴的一句“我到了”纔將蘇舟從夢遊中驚醒。在女生宿舍門口,在明亮的燈光下,蘇舟不顧串流的人羣,在吳晴額頭上留下了他最真情的一吻,這是蘇舟第一次吻吳晴,也是最後一次。

之後兩人高調的戀愛,欣然接受同學們的祝福,可在老師面前還是老老實實。據說老班以前拆散過無數對苦命鴛鴦,雖然蘇舟與吳晴對他們的感情牢靠程度相當自信,可還是不願讓老師過多的攪合。

蘇舟的這個夏天因爲有吳晴的陪伴而變得繽紛美麗,他們攜手進入了高二,他們相約在高二要努力學習,他們還是攀比誰看的書更多,不過在看書這個問題上他們有過很多的分歧,而且分歧似乎在不斷的變大。在高二時,吳晴不再看唐詩宋詞,而是迷上了顧城的詩和莎士比亞的悲劇,雖然吳晴不斷的給蘇舟推崇這些大師之作,可蘇舟還是無法欣賞。

在十七歲的年齡,一個花季少年和一個花季少女都曾對未來迷茫,甚至產生恐懼,他們經常在一起討論生命的意義。他們會讓對方描述一下怎樣的生活纔是有意義的生活,他們也向對方闡述怎樣的死亡纔是有尊嚴的死去。他們討論的問題太過於嚴肅,卻樂此不疲,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到了分叉口,他們正在商量該何去何從,當然選擇同一條路是他們共同而又堅定的想法。

吳晴似乎在顧城的詩中找到生命的看法,她試圖並且很努力的向蘇舟闡述,可蘇舟依然無法理解。十七歲的蘇舟愁雲滿面,他爲生活痛苦,他爲未來迷茫。在他這個年紀,本該只有點小傷感,或者是爲賦新詞強說愁,可是吳晴讓他早熟了,一本本的名著又迫使他去思考未來。吳晴本該是他生命中嬌豔的牡丹,現在卻成了扎人的玫瑰。蘇舟當然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由於吳晴而提前產生的,吳晴也不知道自己原來對蘇舟會有如此大的影響,但他們都知道有一點是正確的——看書,思考,再思考。蘇舟想知道一些名人是怎麼生活的,於是在這段時間他選擇看一些名人傳記,《錢鍾書》,《倉央嘉措》,《貝多芬》等等,古今中外都有所包含,看着這些書,蘇舟的心開始慢慢平靜,不再那麼急躁。

讀書真是個耗時間的事情,一晃就晃入了深秋,吳晴告訴蘇舟說鄉村深秋的夜非常的安靜,在那裡甚至還可以聽見神仙的細語。蘇舟當然知道這是吳晴一貫的表現手法,可是瞧着吳晴對夜的嚮往,還是有些不解,問道:“你家不是在農村嗎?”

“不是,其實那裡還算鎮上,晚上也是摩托聲汽笛聲不斷,哪裡還有鄉村的那種韻味。”吳晴說着覺得很可惜。

“我家也差不多,也在鎮上。”蘇舟說到,又好奇的問:“鄉村的夜真有那麼美嗎?”

“那當然啦,不過我也是看別人的文章描述的。”吳晴臉上充滿了對美好事物的嚮往。

“看什麼時候,咱們有機會去農村住上一夜,讓我也體會體會你描述的美景。”蘇舟安慰吳晴到。

“我知道這個不太可能,我在那裡也沒有親戚,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吳晴也安慰自己。

然而蘇舟卻將吳晴這個願望牢牢地記在心裡,無論什麼事情,只要吳晴開心,蘇舟都會盡力而爲。蘇舟開始爲這個問題變相的問身邊的同學,從同學各種稀奇古怪的回答中,蘇舟總算還是找到了一個比較滿意的答案。

“小晴,這次月假我們就去聽一聽鄉村的夜。”蘇舟和吳晴在一起後蘇舟開始稱呼她爲小晴,可吳晴還是叫他蘇舟。

“真的嗎?有什麼辦法。”吳晴有點不敢相信。

“露營。”蘇舟說的很乾脆。

“不會有蛇嗎?”吳晴最害怕這種軟體動物,即使是毛毛蟲她也敬而遠之。

“你旁邊還有個喘氣的,怎麼會讓它靠近我的晴兒。”蘇舟詼諧的語氣化解了吳晴的恐懼,他對吳晴的稱呼也是隨着場合,說話語氣的不同在不斷的變化。

吳晴當然相信蘇舟的話,吳晴也問過蘇舟需要多少錢,她可以拿出,可蘇舟輕描淡寫的幾句讓她相信她只要有藉口出來就行。其實去露營對蘇舟一個窮學生來說還是比較奢侈,雖然這個月蘇舟拼命的節省,可省下的錢也只能租個帳篷,蘇舟現在還缺兩個人的食物和一個帳篷。他回到家裡翻箱倒櫃,把所有的破銅爛鐵都扔到了廢品店,然後把讀書以來還剩下的書一鼓作氣的都賣了,總算是將食物都買好了,現在只有一個帳篷,跟吳晴商量一下看是否同意,大不了自己睡外面就行了。

“小晴晴,有件事跟你商量商量。”蘇舟一臉壞笑的朝吳晴叫到。

“請講。”吳晴對蘇舟的這一套保持着不感冒的狀態,她知道如果自己縱容,蘇舟會得寸進尺,什麼肉麻的話都說的出來。

“我前思後想,最終只租了一個帳篷,怕不怕啊。”

“我怕你打鼾。”吳晴對蘇舟十足的相信,任何不軌的動作蘇舟都不敢對吳晴爲之。

蘇舟看着吳晴對自己的信任,得意洋洋的問道:“那你滾不滾被子?”

“滾。”吳晴驚天一聲吼之後,蘇舟老老實實的跟着吳晴上了車。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顛簸終於下車了,其實他們對這個地方非常的陌生,他們來這個地方的原因是因爲這裡是中巴車的終點站,在往裡就不通車了,所以這裡應該是農村中的農村了。看着四周的土磚瓦,放牛回家的孩童,蘇舟徹底的相信自己來到了想要的地方。兩人站在車站開始四處張望,找到了一個空曠的土地,在一棵樹旁邊支好了帳篷。這塊地是在一個半山腰上,站在這裡小小的村落盡收眼底,整理好一切後,兩人開始分頭撿乾柴,當然是越多越好,蘇舟打算讓它燃燒一晚上,這樣一些怕光的動物就無法靠近,而且還可以取暖。生好火後,吳晴開始來清理蘇舟買的一大堆食物,在路上吳晴就開始對蘇舟失望,她怎麼也無法相信平時還算機靈的蘇舟會買這麼一大袋,而且還如此沉重的東西,他們才一晚上而已,這些東西足夠吃上三四天了。蘇舟在路上聽着吳晴喋喋不休的責怪以及異樣鄙視的眼神,一直不敢讓吳晴觸摸這些他賣盡家中破銅爛鐵才換來的食物,吳晴在打開袋子後又接着大呼小叫了。

“蘇舟,你買些玉米幹什麼?”吳晴很不能理解蘇舟的思維。

“烤玉米棒啊。”蘇舟似乎對自己加的這道菜還比較滿意。

“可是你覺得這種柴火拷出來的玉米能吃嗎?”吳晴聽着蘇舟的回答有點絕望。

“這個嘛……”

“蘇舟,你買兩瓶這麼大的水乾嗎?這附近就有買,你也不嫌沉。”不等蘇舟解釋上一個問題,下一個驚訝的問題又在吳晴口中迸出。

“這個是用來預防火災的,你知道起火了就不好辦,你更知道我是個安全意識很強的人。”蘇舟一說到興奮的地方,話就越來越不靠譜。

“可是你還買兩桶泡麪幹什麼?難道這兩個塑料瓶還能燒出開水。”吳晴已經對蘇舟徹底絕望了,接着說:“我不翻了,你給我找點能吃的吧。”

“能吃的多的是,桂圓八寶粥,既營養有爽口,趣多多餅乾,香脆可口,回味無窮,還有夾心加長法式麪包,外加一瓶純淨水,這些足以讓你一餐吃飽,三天不餓。”蘇舟對自己的傑作非常滿意,說的也是眉飛色舞。

“好,剩下的你都吃完,吃不完也給我打包帶回去。”吳晴越來越覺得蘇舟就像蠟筆小新,智商還只有五歲的階段,急待自己去開發。

深秋的天暗的早,六點多就已夜色降臨,而且絲絲寒意也從地上滲透上來,不過吳晴準備的十分充足,在一旁烤火的蘇舟很佩服吳晴的這種“先知卓見”。兩人也拿出一些能吃的食物,烤着火,看着慢慢降臨的夜色,開始體會鄉村的夜。蘇舟記得三毛有一篇叫《寂地》的文章,講訴三毛與一羣朋友在沙漠露營講鬼故事的事情,蘇舟覺得此時自己就是在溫柔的夜色中,他們人少,不那麼熱鬧,卻給彼此留下更多細細體會,慢慢欣賞的時間。

“蘇舟,你說人到底有沒有來生。”這個問題吳晴已經問過蘇舟很多遍了。

“小晴,你看山下的炊煙是不是很美。”蘇舟剛開始時還和吳晴認真討論,他認爲這個問題很有討論的價值,可多次討論都沒有個結果,兩人都堅信自己認爲的是對的,甚至兩人之間的分歧也越來越大,吳晴都在懷疑兩人在一起到底合不合適,所以蘇舟一聽到這個問題連忙扯開。

“如果有來生的話,愛就可以連續,我們可以永遠都在一起。”吳晴聽的出蘇舟的躲閃,她覺得蘇舟變了,不再是那個事事都讓着她的大哥哥,也不再是那個聽話的孩子,蘇舟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蘇舟甚至還喜歡與別的女孩子打鬧,兩人親密無間的話也少了很多,更多則是相互沉默的坐在一起。

“好,我們永遠在一起。”說着用小手指勾着吳晴的小手指。蘇舟也覺得吳晴變了,吳晴總會有一些怪異的想法,有些讓蘇舟覺得很新鮮,有些卻讓他悻悻然。吳晴似乎總是在不斷的幻想,幻想着一些不切實際的行爲,而冷落了身邊實實在在的蘇舟。“我們會不會不合適”蘇舟想着,但很快打消了這個荒誕的想法,靜謐,溫柔的吳晴就坐在身邊,還在胡思亂想幹什麼。

“小晴,我來給你烤玉米,讓你來嚐嚐我的手藝。”蘇舟試着將吳晴拉回現實。

“好啊,我看你怎麼把玉米烤熟。”吳晴有點幸災樂禍。

蘇舟拿出買涼拌菜時拿的方便筷,用石頭把方便筷插進玉米棒中,在從涼拌菜中塗點油和辣椒,開始和吳晴一起烤玉米。兩人忙得不亦樂乎,一會添柴,一會又嫌柴少連忙去撿,粗心的蘇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筷子被火燒斷了,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心愛的玉米棒掉進火中,然後慢慢的燃燒。幸好在吳晴的精心照顧下,還留下一個看着還算是熟了的玉米,雖然有些黑黑的,蘇舟從上面捏下幾粒,還是蠻香的,兩人就你一粒,我一粒的吃着自制的烤玉米棒。

接着就是背靠背的坐在火邊,各自發呆。兩人真是非常的有默契,足足兩個小時沒有一句話,蘇舟還以爲兩人可以這樣一直坐到地老天荒,還是吳晴打破了沉寂。

“蘇舟,我餓了。”吳晴說的有氣無力。

“吃了那麼多還餓。”蘇舟說的有點驚訝,其實自己也餓了。

“餅乾,麪包都不好吃,我想吃飯。”這個的這個想法近似於請求。

“飯是沒有,泡麪怎麼樣。”

“沒有水怎麼泡。”

“我有辦法。”

於是蘇舟將兩人吃過的八寶粥瓶洗乾淨,裝滿水,又架了一個簡易的小竈,把瓶子架上去,進過半小時的努力,總算燒出了所謂的開水。把水倒入後,飄香四溢的香味讓兩人頓時忘記了形象,開始瘋狂的搶面吃。總算是把飢餓解決了,可又開始覺得冷,看來兩人這次的露營算得上是飢寒交迫,連溫飽問題都不能解決。吳晴已經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可還是覺得身體冰涼,即使躺在蘇舟的懷裡也無濟於事,看着瑟瑟發抖的吳晴,蘇舟問道:“要不來點酒。”

“酒?”吳晴聽的莫名其妙。

“是啊,米酒,我在超市買了兩罐,本來打算自己舉杯邀明月的,不知能否與吳小姐對飲。”

“好啊,快拿出來。”吳晴催促到。

在一個深秋的夜晚,一個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子,坐在一片空曠的土地上,喝着酒,烤着火,談天說地,談情說愛。

不知過了多久,四周也是一片漆黑,看着表已經是凌晨,吳晴的臉在火光的閃爍下如此嬌豔,蘇舟很想吻上去,可是他不敢,吳晴在他心中太過於神聖。

“還冷不冷。”蘇舟溫柔的問到。

“冷。”

“要不要我將麪湯給你熱一熱。”蘇舟玩笑到。

“討厭。”吳晴的小手捶着蘇舟的肩。

“困不困,要不你去睡覺,我幫你把風。”

“還不困,帳篷地氣太重,不舒服。”

“來吧,躺在這裡。”

吳晴很自然的蜷縮到蘇舟的懷裡,蘇舟也將自己靠在背後的樹上。

“小晴,這就是鄉村的夜,你靜靜的聽吧!”

“嗯。”吳晴微閉着眼睛,輕輕地答應到。

夜很靜,夜太深,靜的可怕,深不見底。蘇舟不敢讓自己睡着,他小心翼翼的添柴,唯恐吵醒懷中的吳晴,更要防止任何有傷害的物體接近吳晴,看着吳晴嬰兒般純真的睡態,蘇舟陶醉了。

蘇舟不知自己何時睡着,也不知醒來時是何時,睜開眼睛,看着懷裡的吳晴正注視着自己,說道:“醒來了還壓着我。”

“我是怕我走開,你會覺得懷裡一空,突然驚醒。”吳晴說的很動情。

“darling,早安。”蘇舟學起了蔣介石。

“早安。”吳晴很配合蘇舟。

“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醒來能與你說句早安。”

“會的。”吳晴說的很執着。

然後兩人將垃圾一打包,來到了破爛的車站,早知道帳篷都用不着,開始就不用爲了個帳篷而砸鍋賣鐵了,幸好還只租了一個。早班車已開走,另一趟是在下午。於是兩人又去看了這裡的水庫,拉着手在秋天的樹林裡到處轉悠,踩着腳下的落葉“吱吱”響。

中午,兩人又大着膽子來到一戶農家,想以除了車費還剩下的幾塊錢吃上一頓飯,卻得到了大嬸熱情又免費的款待,鄉村人就是如此淳樸,善良。

“真好吃。”嚼着鹹鹹的臘肉,滿口是油的蘇舟忍不住讚歎道。

“這是兔子肉。”大嬸給蘇舟介紹。“小夥子,你怕是當做豬肉在吃吧!”大嬸說着哈哈大笑。

“啊,是兔子肉。”吳晴也和驚訝,看來不止蘇舟一人把它當豬肉。

“是啊,冬天大雪的時候,我家男人就去打點兔子,野雞什麼的,只是現在越來越少了。”大嬸說着很惋惜,又繼續道:“前幾年,山裡還有野豬呢。”看着蘇舟和吳晴漠然的表情,大嬸開始給兩人講起了打獵的趣事,兩人也不約而同的被吸引了,甚至還相約有機會隨大叔一起進山打獵。

wWW ★ttκǎ n ★¢ o

飯後,大嬸也問起了兩人的身份,蘇舟都如實相告,只是將兩人說成是大學生。

“大學生好啊!”大嬸在感嘆。

“嗯。”蘇舟不瞭解大學生活,不敢胡亂接口。

“小蘇,年輕時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感情,兩人有矛盾要相互包容,相互解決,不要意氣用事。”大嬸在給蘇舟上感情培訓課。

“嗯嗯,知道。”蘇舟不停地點頭。

在大嬸家坐了會兒,兩人起身告別,再次來到破爛的車站,坐在車窗邊,看着緩緩離去的鄉村,蘇舟覺得恍如隔世,其實他們纔來了一天而已。可是他覺得今天的自己完全不同於昨天以及之前的十七年,他有很多事情都開朗了,他對人生甚至更樂觀了,而這僅僅是一天的變化。旁邊的吳晴靠着他的肩慢慢睡去,撫摸着吳晴的頭髮,心裡默默的說道:“有你在身邊,足矣。”

其實吳晴不曾睡着,她只是微閉着眼睛,她只想靠着蘇舟的肩,直到永遠,永遠。

第二節第四節第三節第七節第四節第五節第九節第三節第八節第四節第四節第三節第六節第六節第三節第五節第七節第五節第一節第五節第五節第六節第八節第五節第五節第一節第二節第八節第三節第五節第三節第六節第一節第五節第八節第九節第九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九節第一節第三節第二節第八節第一節第五節第六節第一節第八節第九節第五節第九節第二節第四節第六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五節第四節第四節第一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九節第六節第二節第六節第九節第六節第七節第九節第五節第七節第一節第九節第二節第一節第六節第七節第三節第六節第三節第一節第七節第九節第八節第七節第四節
第二節第四節第三節第七節第四節第五節第九節第三節第八節第四節第四節第三節第六節第六節第三節第五節第七節第五節第一節第五節第五節第六節第八節第五節第五節第一節第二節第八節第三節第五節第三節第六節第一節第五節第八節第九節第九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九節第一節第三節第二節第八節第一節第五節第六節第一節第八節第九節第五節第九節第二節第四節第六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五節第四節第四節第一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九節第六節第二節第六節第九節第六節第七節第九節第五節第七節第一節第九節第二節第一節第六節第七節第三節第六節第三節第一節第七節第九節第八節第七節第四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