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漢帶着林安到了整個石柱頂端世界的最中心。

中心有着兩個格外顯眼的景象。其一,爲一處明顯比其他建築要更加**的屋子,說實話,這**的感覺可能只是相對其他建築來說要更加的精緻,按着所處位置與做工來考慮,很明顯,這是一處類似於議事大廳的建築。其二是一顆明顯不尋常的植物,它所處的位置是建築的旁邊,但並沒有因爲它只是一株植物而所處空間很小,相反,要是細算的話,它的佔地面積要遠大於那一處建築。

大漢徑直走入了那處建築,內部有着總共十三把椅子,其中有十二把椅子每邊各六把依次排列,至於那最後一把位於最上首的中間,不同於其他椅子的樣式與所處位置無疑在說明着擁有這把椅子的人的權利是最大的。

大漢解下了背上的林安將其放在十三把椅子所圍成的空間內,這次,大漢總算是解開了林安那被綁着的雙手和雙腳。

林安也不站起來,就這麼就地盤膝坐着,活動着雙手的同時觀察着四周。

“它是修煉者!”大漢再一次複述着。

最上首的那把椅子上此時正坐着一個人。他是一名女子,長相只能算是普通,不過,她所帶着的一隻黑色眼罩在說明着她只有一隻獨眼,那空蕩蕩的左邊衣袖同樣也說明着她只有一隻手臂。

僅剩的獨臂放在椅子扶手之上,略顯雜亂的髮絲根本無法阻擋此時緊盯着林安的目光。

林安在等着那女子主動進行詢問,而那女子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是一味地盯着林安好似並不準備開口。

林安被看的有些不自在,終歸還是忍不住自己開口了:“呃,那個,我是修煉者,但我只會制符和藥理。”

林安有些緊張,無意識地揪着衣服的下襬。看着女子仍然盯着自己,林安繼續說着:“那個,雖然我沒法戰鬥,但是是你們的人把我擄來的,我是不準備走了。”

“你爲什麼要來這裡。”本是個問句,卻像個普通的陳述一般。

沒辦法了,林安並不擅長撒謊,並且他覺得這是一個取得信任的機會。

結果是林安把前因後果簡單的敘述了一下,女子沉默了,直到過了好一會,纔開口:“就因爲這點小事就跑出來,你可真的是~”

“你們老師也真的是~”

兩個說到一半的句子完美的表達了女子此時的感受。

“呃~”林安感到有點尷尬。

“好了,我會讓你留下的,既然你是修煉者,那你以後就呆在那根藤的旁邊吧。”

“在我未允許之前,你不許離開去其它地方。”

“好了,蠻牛,帶他出去吧。”

大漢上前扯起坐在地上的林安,就這樣拉着他出去了。

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三章
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