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

被送進重慶xx看守所,過好幾道門,纔到裡面的監室。後來陸川算了算,總共有7道門,這讓他聯想到韓寒的一本小說《三重門》,恩,就給這個地方定義‘七重門’吧。

剛進來的犯罪嫌疑人都被安排在臨時監室裡,也稱爲過渡室,在這個監舍呆一段時間就會被轉移到其他舍房。看守所的都叫未決監室,就是在檢察院,法院未作出裁決前呆的地方。

陸川進了一個臨時監舍,這裡的人比雲南那邊多,當然房間也是比較大的。雲南看守所的監舍8個人左右,這邊有其兩倍多。裡面有各種各樣的人,少的壯的老的都有,統一穿着看守所的識別服,這個不是監獄的囚服,是爲藍色的統一無袖T恤衫。背後印有某某看守所的標誌,前面有編號。

陸川的衣服編號是520,恩,我愛你,但這個你,不是看守所,我一點不愛這個地方。

他們的神情各式各樣,有凶神惡煞的,有冷漠淡然的,有嬉笑哈哈的,有迷茫困惑的,有朦朧恐慌的,有小心翼翼的,有憂傷難過的。。。。

有新進來了‘同事’,他們擡頭瞅瞅,好事者過來問你犯了啥事,怎麼進來了,其他人各自幹嘛幹嘛。

陸川看着這二十多個犯人,心中難免有些緊張和恐懼,會不會被招待一番,以前看電視,看書,或是聽別人講的,到這裡面來了,很多時候是需要接受一番洗禮的。

大學時候,隔壁班有個人把一同學給打了,打得挺嚴重的,被打那人報了警,這個人被抓了進去,被拘役了一段時間,本應屬於刑事案件的,但考慮到他是學生,才從輕處罰,並賠償醫療費用。那同學出來後給陸川說過,在裡面被修理了,經常捱打,裡面很殘酷。

陸川想起這事,心裡有點發毛,因爲在裡面被打,可不是一個人打你,而是一羣人衝過來揍你。

不過現在國家提倡文明監舍管理,對這一塊管理比較嚴,嚴厲打擊牢頭獄霸,欺負新人,雖然也會有打人事件,但已經很少發生了,除非進來的新人欠打,欠教育類型,陸川看過幾起。

但在裡面打架是經常發生的事情,進來的都不是省油的燈,一旦語言衝突就發展爲身體衝突,打架跟家常便飯一樣。即使死人也是很正常的。

雖然進來了沒有被打,但陸川一直是小心翼翼的,因爲還不懂這裡面的遊戲規則。他刻意地跟這些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說話,沉默在自己的世界裡。

最開始的日子是最煎熬的,陸川不擔心自己會怎麼樣,即使處境再壞他也能夠面對承受,他最牽掛擔憂,思念的是他的女友蕭語柔。在一起以來,兩人的世界裡總是充滿了歡聲笑語,簡單的笑,簡單的鬧,自娛自樂的同時還能娛樂別人。即使偶爾也會有些小風小浪的,但都是平穩安全地度過了。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陸川從來沒有離開過她的身邊,即使是出差或是去學習,兩個人都保持緊密的聯繫,分享自己的成長與喜悅,每個晚上都是要講着童話故事哄她睡覺。

一直以來小心地呵護着她,像個寶寶一樣的寵着,現在出了這麼大的意外,這麼大的落差,彷彿風平浪靜的湖面突然來了一場暴風雨,狂風暴浪的襲來,她一定很恐慌,很無助吧。想到這些陸川的內心就非常的痛苦難耐,渴望能快點出去回到她身邊。

陸川相信她是很堅強的女孩子,她本有一顆很堅強的內在。她比自己想象得還要堅強,既然能在事發第二天就趕回來了重慶,找朋友,找關係,找律師,難以想象她有多勇敢,這勇敢背後對自己多深的愛。

陸川很欣慰的一件事就是幫助蕭語柔培養了喜歡看書,堅持看書思考的習慣,因爲他知道,通過看書她就會找到能量來面對現在的困難的。他驕傲和安心的也是,蕭語柔告訴他,這幾天她通過看書讓她內心變得更加的勇敢和堅強。

在看守所裡每個星期只能寄一次信,這是唯一給外界保持溝通的途徑。陸川是那麼地想他的寶貝,非常害怕她會着急無助,他每天晚上給她寫信,告訴她自己很好,很堅強,在裡面沒人欺負自己,告訴她要堅強,會沒事的。

前兩個星期,陸川寫了很多很多,跟日誌一樣,因爲他想跟她說的話實在太多了,他想告訴她自己很好,不用擔心,讓她自己照顧好自己。他寫了有16頁的信紙,正反面都寫了。但是卻沒有被寄出去因爲超重了。

但陸川認爲一點也不多,他想說的話可不止這些,小小的信封怎麼能裝得了自己沉厚的想念。寄信的第二天,他的管教過來跟他說,寫信不要寫那麼多,你寫小說呢,給你檢查都累。是的,他只是旁觀者,他怎麼會明白當事人的感受,除非在裡面的是他。

看守所裡面的每個監舍都有一個管教,就是管理監舍的警察。每個監舍的人數大概在十五人左右,除了過渡舍的人會比較多點。每個監舍裡面會有個寢室長,就是所謂的老大,是由管教選出來的,而且都是能夠hold得住又不會經常惹事的。這叫以夷制夷。

陸川在臨時監舍呆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被調到了另一監舍,進去這個監舍的時候,陸川就明顯感覺到很不一樣,因爲過渡舍裡面大部分都是新進來的,情緒狀態都各種各樣的,而這個監舍都是在這裡面呆的時間比較長的,心態已經穩定下來,氣氛就更平靜,但這種平靜反而是陸川作爲新人的壓力。

這個寢室的老大是一個體型健壯的中年男子,國字臉,黝黑黝黑,滿臉的鬍鬚,沒有凶神惡煞,並且還帶着一副眼鏡,跟人說話的時候也是面帶笑容的。

但當你看到他脖子上一處十多釐米的刀疤,你看到他前胸是鳳凰,後背是雙龍戲珠的紋身時,你就得很謹慎,很小心,絕對不能冒犯他。因爲這樣的人,一般不怎麼發火,但一旦爆發起來,絕對很恐怖。這是陸川后面總結的。

這個男人叫孟濤,四十歲,有人叫他濤哥,有人叫他老大,陸川叫他濤哥,陸川總結,在裡面戴眼鏡的人幾乎是叫他濤哥,而那些江湖氣息比較重的人叫他老大。他在外面時也是很風雲的人,但現在永遠出不去了,販毒,無期徒刑,他的同案裡有兩個死刑的。

陸川曾問他怎麼走上這條路的,他說,因爲生活,現實生活中,如果單靠打工那點錢怎麼夠,養房,養車,養家,養孩子等等都需要錢。他做過很多行業,做過鋼材生意,做過管理,做過傳銷,綁架過人,最後走上了販毒的路,一路到黑,回不去了。

陸川沒有問他會不會後悔,但他偶爾會自言自語:“黨啊,我錯了,我投降了,坐累了。”常常會看到他對着鐵窗外面的天空發呆,背影散發着淡淡的哀傷。

他曾經有個家的,有個女兒,現在快十歲了吧,但是自從他走上販毒的路,妻離子散,家裡只剩下一個老母親,偶爾來給他上賬。老母親有70多了。他的枕頭下面放着一封他母親寫給他的家書。

孟濤平時也是很愛看書的人,整個監舍就他跟陸川看的書最多的。他平時待人很溫和,對人也很禮貌,如果他需要別人幫忙,不會要求不會命令,他會說“請幫忙。。”如果別人幫了他,他也會說“謝謝你。。”他跟陸川說過,他的性格不是一直這麼溫和的,以前性格暴躁,極端,脖子上的刀疤就是代價,跟別人打架,被劃了一道,好在沒有割破大動脈,否則這世間就沒有他這個人了。經歷多了性格就沉穩了。

孟濤平時溫和,但不意味這他允許別人挑釁他的威嚴,或者在寢室裡滋事。在陸川的記憶中,曾經有兩個人被他修理,當然如果老大出手了,幾乎是近十人一起出手的,孟濤在寢室的權威不僅僅是他是老大,而是他的付出。比如,陸川進來這個寢室,沒有牀墊子,陸川只帶了個被子,是孟濤給陸川的牀墊子,比如新進來的沒有衣服換洗了,他把自己的衣服給他,比如,有些人的家裡頭給送被褥了,他會幫助別人把被子褥好。

所以他在寢室是很有威望的,陸川覺得他是個好人,只是走了道路,一着不慎滿盤皆輸,而代價就是永遠的失去自由,這世上有些人是犯人,但心地並不壞,只是犯了法;外面有些人沒犯法,卻是內心險惡得很。

孟濤很幽默,寢室有個是90後的年輕人,在外面的時候經常隨身攜帶一把小型的砍刀。一次舍友問他,爲什麼出門隨身攜帶一把刀,他說防身唄,這時角落裡悠悠傳來一句“身爲一名刀客,出門不帶二兩鐵,渾身沒有安全感。”大家往聲音發處一看,原來是孟濤。

七重門,隔斷的不僅僅是生與死,更是阻斷了你所有的自由,成爲了一個囚徒。無論你曾經在外面是多麼的叱吒風雲,多麼的風光無限,多麼的要風得風要雨的魚,多麼的了不起,進來了,是龍,就得圈着,是虎也得臥着。在這裡面只有想辦法保護好自己,好好活下去,生存是最基本的能力。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是在法律面前太自信和太僥倖了。歷史及裡面的這些人證明了,太自信和太僥倖的結果都不會好的。

陸川寢室有一個企業家,很年輕,才三十一歲,高材生,四川政法大學畢業的,學的是計算機,曾經在韓國的三星集團總部工作過兩年的時間,回國後自主創業,開了一家科技公司,投資了許多的項目,有賓館,有工程建設,有服裝公司。可惜他的科技公司從事的是短信羣發,***的業務,羣發短信不犯罪,但羣發****,造成近萬人的通訊短路就是犯罪了,雖然短路的時間很短,也就幾秒,但是屬於破壞電信秩序罪。

他總結到,是自己太僥倖了,以爲擦邊球,沒什麼事,以爲自己操作的謹慎就沒事了,但因爲做人做事的太張揚,被小人記恨,被舉報了。

他說,進來後才知道世界上沒有僥倖的事情,否則最終都會變成不幸。

陸川經常看到他看着自己的老婆和1歲女兒的照片默默發呆,思念成災。

許多的人觸犯了法律是由於法律意識的淡薄,或是對法律的輕視,直到進來這高強鐵網了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有些人還有機會,而有些人卻永遠沒有機會了,像孟濤,過一年時間就送往監獄了,將在監獄裡度過餘生。

陸川覺得,一旦一個人從自己的世界裡被剝離了出來,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家人,與外界的一切事物都沒有了關聯,被外面慢慢地習慣了消失,習慣了不存在,時間長了就跟死去了一樣,留給原來世界的只是一些記憶罷了。

陸川不怕死亡,不怕傷痛,不怕煎熬,但是他怕被習慣遺忘,被消散在記憶中,他只想好好地守護在愛人身邊。

中國民間借貸這塊的法律體系還是不健全的,模糊的東西太多,關於這領域的法律法規還是在以前制定的,並沒有隨着經濟的發展,民間金融的成長而與時俱進。並且不同的地區對待民間借貸,看法,太多,做法又是不同的,每個地方有自己的規則,就比如浙江的溫州,作爲中國第一個民間金融的試點中心,有相關的地方政策《溫州民間借貸管理條例》,還有云南昆明的昆交所,是由雲南省金融辦聯合成立的民間借貸組織,在中國的一些省市還有這由**部門發起的民間借貸服務中心。而作爲重慶的直轄市卻還沒有。到底什麼是非法集資,什麼是合法集資,**還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標準,如果是按照法律的定義,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是指未經中國銀行批准,擅自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的行爲。那麼什麼是不特定對象呢?怎樣的存款纔是公衆存款。?以及如何界定,刑法並未明確規定,也沒有相應的司法解釋。如果按定義,中國除了金融機構外,沒有中國銀行批准的都屬於違法,那麼***總理鼓勵中小型企業走民間融資不又矛盾衝突了嗎?

陸川記得許量老師說過,慈不帶兵,悲不借貸。從事民間借貸除了資金風險還有法律風險,九死一生,很少有人從這個輪迴中逃脫。

民間借貸本屬於金融界的灰色地帶,能夠從這個領域中走上正道的少之又少,況且國家還有個不明確的法律像絞繩一樣套在你的脖子上,不知道哪天會突然拉緊,所以做這一行的可謂是天天如同走在刀尖上,步步驚心,小心翼翼。一着不慎全盤皆輸。

後面進來一個企業家,他的企業做的很大,已經是集團公司。旗下有十多家的分公司,子公司,涉及的行業有很多,有淨水機,有房地產,有農業,有度假山莊,有養老產業,還有天然氣等,但最後也是涉及非法集資突然被查。他在家中毫無徵兆被抓進來的。

他跟陸川說,創業十年,風風雨雨,就是後兩年企業缺少資金,走民間融資,被別人抓住了把柄,但是我的企業還是好好的啊,資金鍊沒斷,產業鏈進展的好好的。

他說,在中國,做老闆難,做大老闆更是難上加難,世人都說老闆好,卻不知道做老闆其實是高危職業;世人也說金錢乖,卻不知道這是最難得駕馭的力量,簡直是順錢者昌,逆錢者亡。一夜回到解放前。過兩個月就是我企業十週年了。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去,出去了不做老闆了,好好旅遊,到處走走。

他還跟陸川說,有些人表面風光,其實內心苦逼的很!做企業做老闆冷暖自知,做好自己最重要。

很多東西經歷了纔會明白,纔會懂。沒有失去過自由的人永遠不知道自由的可貴,沒有失去過健康的人不知道身體的重要。看不到太陽,看不到月亮,才發現,以前的時候沒有好好感受陽光,欣賞月亮。只有身處絕望中才發現自己是那麼愛自己心愛的人,是那麼愛自己的家人。家人健康,平安,快樂纔是最重要的。否則到頭來,即使擁有再多的金錢有如何,只能是個不完整的人生。而這些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懂。

夜裡陸川的腦海裡迴盪起兩年前自己剛出社會,第一次去夜總會唱歌所選的歌《鈔票》:

是誰製造了鈔票 你在世上稱霸道

有人爲你去賣命呀

有人爲你去坐牢

一張張鈔票 一雙雙鐐銬

鈔票 人人對你離不了

錢呀 你是殺人不見血的刀

面對閃光的鈔票 多少人兒去動腦

有人爲你愁眉苦臉

有人爲你哈哈笑

東奔又西跑 點頭又哈腰

鈔票 你的威風真不小

錢那 你把多少人兒迷住了

看那誘人的鈔票 在我眼前直閃耀

姑娘爲你走錯了路呀

小夥子爲你受逮着

是因爲被你迷住了心竅

鈔票 讓人悲傷又苦惱

錢哪 你這殺人不見血的刀

人人都需要鈔票 賺錢你要走正道

不要一心只爲了錢

被它牽着鼻子跑

滿腦子銅臭 你就會摔交

鈔票生活之中不能少

錢哪 不要把它看成寶中寶

錢是好東西,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義之財,違法之財,是不能碰的,否則真的如歌詞中所說“有人爲你去賣命呀,有人爲你去坐牢。一張張鈔票 一雙雙鐐銬。”最終害人害己。

陸川的案件處於偵查階段,等待調查。每當會見律師,戴着冰冷的手銬,經過一道道的門,心裡期盼早點離開,重獲自由。讓自己能夠出去回到寶貝身邊,不能讓她一個人留在若大的一個城市,孤零零的。

七重門,限制的是在押人員的自由,渴望,阻隔了他們對外面家人,愛人的思念。在裡面,有時陸川覺得自己就如同被關在鐵籠子中的猛獸,一頓猛哄,掙扎,撕扯,猛烈地撞擊鐵籠,企圖衝破牢籠。

陸川曾還邪惡地想,如果這看守所的範圍內來一場地震多好啊,自己一定會爬出去,回到自己寶貝身邊;如果能有一個國家的**來個什麼方向失誤不小心發射到了這看守所的門口,來個大的爆炸,他可不管自己死沒死,他一定要爬出去回到寶貝身邊;如果自己可以變成蒼蠅或者蚊子,燕子,多好啊,就可以飛回到寶貝身邊了。但無論多麼的痛斥心扉,都只能望着這高強鐵網祈禱,快點結束吧。

最終卻是無可奈何,望空作嘆。表面的狂暴平息下來的是心中的暗涌,和自我的反思,檢討。

急功近利的心理,沒有好好得考察項目,考察好項目的負責人,沒有做好規劃,自己的僥倖心理,才造成這樣的結局。

自己什麼苦能吃,什麼痛能承受,什麼磨難也能接受考驗,但是無法承受的是想到自己心愛的女子在外面經歷着怎樣的痛苦,這樣他的心碎得一片一片的。

緊閉的鐵門,高高的圍牆,縱橫交錯的網絲,也同樣阻斷了外邊人的期盼,想念和無盡的擔憂牽掛。

出去後,陸川回去看守所辦些事情,站在看守所的外面,看着高高的圍牆,望着裡面,心情非常的複雜。他看到有許多的人,男的,女的,女的比較多,在辦事廳給裡面的家人們送愛心包裹,就是一些衣物,被褥等,在裡面稱之爲愛心包裹,能夠收到愛心包裹的人都是很幸福的,起碼自己還被惦記着。這些人也有給裡面人上賬的,雖然裡面用陸川的話來說,包吃包住,不用交水電費,物業費,等等費用,但在裡面還是需要花錢的。

他們的臉上充滿的是無助,無奈,和對家人的擔憂牽掛,讓陸川想到了他的寶貝。

他過來辦事前,對蕭語柔說,我今天重疊你這半年來尋我,找我,盼我,接我的路,我要體驗你的感受。陸川要好好感受蕭語柔這半年來的悲傷,但是能真切地感覺當時的痛嗎,這些都已經深深地劃在她的心臟了吧。

牆裡牆外不同的心境卻同樣深深如海的思念。

陸川看到一位60多歲的老奶奶在給孩子上賬,邊交錢邊擦眼淚,邊哭道:“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就被關在裡面,也不知道他在裡面過得怎麼樣,有需要什麼的,會不會吃不飽,睡不好。。。”哭聲是那麼的悲傷和痛苦,她又說“我自己在外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也沒寫信出來,是要退錢還是已經被送監獄了,我錢都準備好了。。。我自己的身體也不好,眼睛老花了看不清楚,高血壓,高血脂的。。。哎,你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聽着聽着,陸川感覺自己的心好堵好堵,鼻子感覺酸酸的,寶貝也曾經這麼無助,恐慌吧,家人也曾經這麼擔憂牽掛吧。陸川過去給那老奶奶說,“老人家,你放心,裡面條件挺好的,能吃飽,能住暖,如果有什麼需要他會給你寫信的,裡面一個星期可以寄一次信的。”那老奶奶用手擦擦眼睛,疑惑地看着陸川,陸川笑笑說,我剛從裡面出來的。老奶奶一副瞭然的表情。陸川看到她手裡拿着的是五十的綠色鈔票,又一陣的辛酸。

讓陸川想起了蕭語柔給他寫的信的內容,

“常常站在高牆鐵門外,多麼地期盼可以看到你一眼,可是望啊望,只能模糊了雙眼,眼淚被風吹乾了又控制不住地流淌,苦澀的味道。。。。”

“你在裡面不要節約錢啊,每次來上賬看到你這麼的節約,我的心好痛,你要在裡面要吃好喝好,照顧好自己,知道嗎?傻瓜。”。。。

陸川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哎,彷彿要把心中的積鬱一吐而盡。他知道她爲了自己孤身一人留在重慶就有多難,房租,生活,交通,各種費用,工資又不怎麼高,自己在裡面怎麼忍心花這些錢呢。

曾經有人問陸川,你老婆會給你上賬,你幹嘛每個月花怎麼點錢啊,他說,因爲我不希望她生活得比我苦。冬天來了,溫度下降得很多,很多人已經開始向外面的家人要加被子厚衣服等,而陸川沒有,別人又問他問什麼不讓你寶貝給你送被褥和厚衣服,陸川說,現在還可以,我能堅持住,我知道她過來看守所很不容易,路途又遠,我不想她孤零零的自己過來,不安全,愛你的人,她永遠會爲你考慮,知道你需要什麼。後來陸川知道,這邊可以不用親自過來送東西,可以快遞,才讓蕭語柔快遞厚衣服。

寢室有個吳強,他在寢室總吹噓他女朋友對他怎麼樣怎麼樣,是有多麼地愛他,但是,他寫了好多封寫出去讓對方上賬,給送衣物之類的,總是沒有動靜。偶爾會給他回一封信,告訴他有多麼地愛她,沒有他怎麼怎麼滴,哎,讓他好感動啊,但是對方就是沒有行動。過了幾個月都沒有情況。孟濤就總結了,你這婆娘啊,給你寫信,看着感動,聽着激動,卻永遠沒有行動的。

而,陸川很相信蕭語柔會怎麼做,因爲他懂她。

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
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