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職來職往

陸川內心中儘管不願意給人打工,不願意被別人管,不願意被束縛,就如麗雅跟他說的,他的性格造就他不甘心給人打工的,他應該自主創業。但是現實很無奈,撞牆有地方,創業無路。

他得先工作養活自己,然後尋找機會,再創業。創業,即使會創得頭破血流也要去創,沒有嘗試永遠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陸川從來沒有工作過,也沒有找過工作。但他決定了,先找一份工作。找工作需要做簡歷,但他沒做過,也不想做,因爲他沒有大學的文憑有的只是大學的經歷而已。爲什麼他只有經歷沒有學歷呢?

他在大四那年把學校給炒魷魚了,瘋狂後的衝動,但不後悔,因爲魯迅先生說過,後悔就是第二次犯錯。他也知道,後悔也沒有什麼用。他沒想過要成爲比爾蓋茨一樣的人,所以才學比爾蓋茨大學輟學。是當時,幾乎沒在學校上課了,他那負責任的導員一天幾乎24小時給他打電話,害得他自己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就充滿恐懼。於是,他回到學校,逼着導員給他辦退學,而且不能讓自己的家裡知道。當然事情沒那麼簡單的。

導員說,那是不可能的,你好好的回來上學,退什麼學啊?你以爲你是比爾蓋茨呢!

陸川說,給我辦退學。

導員說,辦不了,你成績又不差,簡簡單單的就畢業了。

陸川說,我要退學。

導員還是不願意,說,你學習成績優秀,還得過黑龍江省三好學生,得過國家勵志獎學金的,有啥想不開的,非要退學。

陸川說,我不想讀了。

導員說,不行,要不你就讓家裡人過來。

陸川寢室的室友也反對他退學,他們跟他說,熬一熬就過去了啊,何必要退學呢。玉根問他,你是不是沒錢交學費了,所以要退學,我們給你湊錢給你不交學費,你就別退了。真的讓陸川很感動,寢室這羣好兄弟能夠這樣關心自己。

陸川要退學,因爲他知道他所學的國際經濟與貿易的教科書是n年前出版的,內容陳舊不說,也不夠精細,真正實用的不多,出了社會,真的需要某些教科知識在百度上搜索就有了。哈佛校訓上有句話:大成功,專業知識佔20%,正確的思維觀念佔40%,人際關係佔40%。還有,學校已經沒有他牽掛的人了。

陸川跟導員僵持着,導員就是不讓他退,要退學的話讓父母來。陸川知道,要是讓父母來哈爾濱不得打斷他的腿。

於是,他對導員說,我到樓頂等你。

他導員,黑大畢業一年的女實習生,傻傻地問他,幹嘛?

陸川說,你不讓我退學,我就從樓頂跳下去。說完,他就往樓上走,他們教師樓共20樓高,頂層都是學校高層的辦公室。一般情況下,學生和導員是不能來這一層的。比如院長,永遠神龍見首不見尾,永遠只出現在迎接新生的歡迎會上,在遙遠的高高的主席臺上。

導員看他真往上走,也跟着去,擔心這位孩子想不開,那她的飯碗也就沒了。沒準第二天的新聞頭條就有:“大學女導員逼死一少男”。恩,怎麼感覺這標題有點那個呢。導員趕緊把頭腦中的雜念甩掉,陸川纔不管她怎麼想呢。

陸川走到19樓,站在一個開着的窗口邊上,問他身後的導員:“到底給不給我辦手續?”

導員緊張說道:“有話好好說,千萬別想不開啊,別做傻事!”

陸川說,“我沒想不開,是你逼我的。”

導員盯緊他說,“不是我逼你啊,你要退學,按學校的手續,必須徵求你父母的意見,以及他們要來學校辦理。”

陸川把一隻腳伸出去,當然手是緊緊抓着窗戶的,其實這個窗臺外面是個陽臺,很大的陽臺,只是導員看不到。“到底辦不辦?”陸川繼續問道。

導員趕緊衝過來,抱着他的腿,說,別衝動,別衝動,一會,系書記跟你商量。

哼,系書記去開會了,開會前還跟陸川說,你好好等着,一會再收拾你。因爲陸川回到學校找導員的時候給她帶了一束花,白色玫瑰花,還問她,你怕不怕鬼。那時候,大家都愛看《鬼吹燈》。(這邊補充下,陸川回老家看望父母,剛好導員把電話打到他爸爸那,說陸川有半年不去學校了,不知道人在哪,陸川父親暴跳如雷當時就把陸川趕回學校,而那天陸川纔剛到家。所以陸川對導員很是憤怒。)導員告訴了書記,所以書記說,要收拾他。

陸川的腿被導員拉回來,同時導員用自己身體堵住了窗戶。

陸川尿急了,想去廁所,導員以爲他想找其它窗戶,看他進廁所,也想跟着進去。陸川在廁所門口止住她,“你別進來啊,我上廁所,你進來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可不好,我可是有貞潔的人。”

導員看着他說,我在門口等着,你可別想不開啊。

陸川在尿尿的時候想到了,退學這事,導員可能真是權利有限,跟她耗下去,也沒結果,還不如找到最高領導,院長。

陸川撒完尿,導員還在廁所門口緊張兮兮地往裡望,怕陸川真心鬧自殺。

陸川出來後,跟她說,唐導,竟然你無法決定,那我去找院長吧!

導員說,別啊,你只要不跳樓,一會書記開完會了給你商量。

陸川也不理她,邊走邊想,我還能等他來收拾我啊。

陸川來到二十樓,找到了院長辦公室,很大的辦公室,門開着,院長在會客。陸川在門口探了下頭,暗示一下,院長也看到了他。陸川心想,今天一定要把事情解決了,否則導員沒完沒了地打電話自己還要通知家人。

導員,一副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後。

過了會兒,會客的人出來了,陸川便敲了下門,院長在遙遠的辦公桌後發出了“請進”的指示。陸川走進去,還以爲導員也會跟着來,沒想到,他回頭看,導員呢,身後沒有,門口也沒有,不知去哪了,沒準去找書記當救兵了。如果導員連這事都搞不定,鬧到院長那,院長怎麼看她啊,估計也會混不好吧,所以她去找官大一級的系書記。

院長是位50多歲的教授學者模樣,據說,他是曾經黑大的校長,具體真實情況沒人考察過。

院長看到陸川走近,便開始噼裡啪啦一頓說,都不問陸川找他啥事。

他說,年輕人,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的跟我說,我們學校會照顧所有有困難的學生,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啊,還是家裡有什麼事情,還是在學校遇到困難了,學習上是不是有什麼難題。。。。

陸川沒機會說話。。。。

這時,陸川的系書記,咚咚咚,敲門進來:“院長您好,我是這位同學的系書記,真是打擾您了,這個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可能院長等的就是他的到來,於是話鋒一轉,“恩,這位同學,有什麼事情跟你係書記說,他會幫你處理好的。”

系書記連忙補充道,是啊,是啊,我們就不打擾院長了,我們回我辦公室,我們好好聊聊,就是今天下班加班我也給你好好聊聊,給你把事情辦好。系書記擦擦額頭的汗水。

陸川見效果達到了,就告辭院長,隨系書記回他辦公室,這是陸川大學四年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院長這條神龍。

回到系書記的辦公室,系書記坐在辦公桌後面的轉椅上,讓陸川坐前面的沙發,態度好了很多,並不是要收拾他的架勢,還給陸川倒了一杯水,問陸川要不要抽菸。陸川說不要了。

系書記開始語重心長,跟他說,不是不給你辦理啊,你看你學習成績也不錯,平時表現也很好,怎麼想着退學呢。要不,你把學費交了,到時回來做個畢業答辯,就可以畢業拿到大學畢業證書了,怎麼樣,已經給你開直通車了,把學費交了就可以了。

陸川說,還是退了吧,我也沒心思上學了,還有我也沒錢交學費了。

系書記說,唉,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知道他說的可惜是指什麼。

他又說道,那好吧,給你辦理,其實我知道的,大學成績並不能代表什麼,很多大學成績很好的出去可能只是找一份工作,也有很多沒讀大學的或大學沒讀完就結業的,沒準以後是大老闆。我相信你沒問題的。

陸川把他最後一句話記了下來。

就這樣,陸川順利地把學給退了。當然從此以後,他回到學校,導員見到他,系書記見到他,都是不理不睬的。

如果導員不給陸川辦退學,陸川會跳樓嗎?不會,只有傻子纔會真正的尋死尋活。況且,陸川的人生可是經歷過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他很愛惜自己的生命。

陸川很小的時候,應該也就在7,8歲的樣子,那時夏天,雨過天晴,陽光明媚的,他和鄰居小明,來到河邊洗澡,當然他們不是下河裡洗,而是在河道旁邊的一渠道里洗。一米寬,半米深的水渠,發電的水道。那時的他們並不會游泳,只能是狗刨。

陸川乾淨利索地就把衣服褲子脫了,等着小明,小明穿的是比較緊身的軍衣。很難脫下來,於是陸川過去幫他脫衣服,幫他把衣領往外拉,一使勁,把衣服脫了,力道存在着慣性,陸川一個後退,一失足掉到渠道旁邊的大河裡。

因爲下過雨,所以河水比平時水位高,而且比平時急。

陸川掉入河水中一頓掙扎,但被水卷着往下漂。再往前10m就是一個很大的深潭,淹沒陸川這種半米的個頭綽綽有餘。

陸川在水中掙扎着,希望找到可以抱住的石頭,小明在岸上大聲喊救命啊救命。

好在離深潭只剩下5m的時候,陸川抱住了一塊可以抱住的石頭,小明也叫來了一位成年人,把陸川救了回來。

爲此,他媽媽痛心地把陸川打一頓,不讓他玩水。

陸川不玩水了,他玩火。

童年的時候都喜歡玩鞭炮。有些鞭炮點了,沒響,小孩們就會把鞭炮掰成兩半,一部分是硫磺,點燃了可以當作煙花,一部分是可以響爆的,綁上小石頭,點了扔進河裡炸魚。

一天,陸川把鞭炮掰成兩段,左手拿着硫磺部分,右手拿着能爆響部分,他讓小夥伴把他左手的硫磺點燃,火星卻飛濺到了右手的那部分,轟的一聲響,陸川的小手在黑煙中顫抖,滿臉的烏黑。小夥伴一臉恐慌地看着變成黑人的陸川,驚呆了。

從此,看到別人放炮,陸川都躲得遠遠的用手捂住耳朵。

還有一次是車禍。陸川差點去見馬克思。

那時是,高考結束,成績還沒出來那段時間。陸川和他的發小几個人,騎着摩托車,去往隔壁村喝酒。

按正常的路線,騎車到隔壁村需要半小時左右,而那時,他們家鄉在修建高速公路,有一個長長的隧道,經過隧道到隔壁村,十分鐘就到了。那時高速隧道還沒有真正的修好,只是隧道通了,地板也是水泥鋪好了的,但兩邊的水道還未鋪好,水泥板疊放在邊上,並且,裡面還沒有路燈。

陸川他們想沒路燈無所謂的,摩托車上有燈嘛,很多人都是在這隧道走捷徑的。

陸川坐在摩托車後座,車是他的,但不是他駕駛,他可以自己騎,卻沒勇氣載人。小學的時候騎着自行車載一同學,下坡的時候,他發現自行車怎麼變輕了,回過頭一看,後座人不見了,那同學摔摔在泥土中**。

年輕就意味着不畏懼,就意味着勇往直前。

小夥伴們開着車呼嘯地進入隧道,想象着今天可以胡吃海喝。陸川的那輛摩托車是最後一個衝進去的,隧道口是有光亮的,裡面是黑乎乎的黑洞,騎陸川摩托車的兄弟可能第一次騎他的車,還沒有靈活地掌握好開燈的技術。

於是,大家可以想象的,摩托車撞着了疊放有一米高的水泥板上,一聲巨響,兩聲慘叫“啊!”“啊!”。。陸川知道的就是他從後座飛了出去,飛過了駕駛員,飛過了摩托車,飛進了黑暗中,大概有兩米,陸川估摸,一個拋物線,那時才知道,學了這麼多年的數學,原來弧線就是這樣子的。

額頭是第一時間接觸地面的,在頭接觸地的第一瞬間,陸川反應了過來,他心裡瞬間產生兩個念頭:第一個,我不能死!我還有很多理想沒有實現。第二個,我不能毀容!不然找不到對象,我還沒女朋友。恩,就是這兩個念頭,讓他馬上用雙手撐在地上,甚至疼痛都沒有了感覺,滑出去了幾米,具體幾米他已經想不起來了,只記得渾身黏糊糊的液體,他知道自己出血了,渾身是血。

他的兄弟們都倒回來了,後面也來了大人,陸川被一大人送往醫院,他記得的就是自己成了血人,血從額頭一直往下流淌,流到衣服上流到腳上滴到地上,兩隻手也在流血。陸川那時覺得,世界都變了顏色,血紅血紅的,是那麼的鮮豔,他在想我不會這樣死掉吧。。。駕駛員也被其他夥伴送完醫院,據說是骨折了。

具體的陸川就不清楚了,因爲他在手術室做着手術。陸川的爸爸媽媽弟弟妹妹同學朋友都來了,陸川的媽媽看到渾身是血的陸川哭得失去了聲音,看不下去了到旁邊吐了一地,陸川笑着安慰他們,沒事,沒事,只是幾道傷,但他的意識卻有些模糊,可能失血過多了。當縫傷口的針穿過肉體,疼痛,他的手緊緊地握着他弟弟的手,在撕心裂肺的叫喊中知道自己還活着。他滿臉是血,眼睛都被鮮血覆蓋着,所以他看不清楚其他人的表情,一定是很擔憂的表情吧。

結果,陸川額頭裡外兩層縫了16針,嘴脣縫了10針,膝蓋裡外兩層縫了20針。所以他的額頭總給人感覺有個十字架,因爲那是傷疤,他的嘴脣總給人感覺有點點的傾斜,拉開褲腿,膝蓋下方就是很大的記憶。在醫院躺了兩個多月,好在身體強大的自愈能力,傷口只是留下些痕跡。

所以陸川不會想死,反而,他想好好活着,活出個樣子來。

陸川找工作那天,他把牙刷乾淨,把臉洗乾淨,還用上些護膚品,然後穿好西裝打好領帶,去東街口的人才市場。兩手空空,沒有簡歷,沒有文憑,他不知道怎麼去寫他這個沒有大學文憑的簡歷,總不能在上面寫自己大學期間做到安利中國營銷助理吧。

後來陸川自己也經常到人才市場給公司招聘員工,其實,現在的很多企業並不在乎你是什麼大學,你過去有多牛X,更在意的是你這個人怎麼樣,人品如何,爲人處世如何,表達能力如何,組織能力如何,管理能力如何等等,關鍵是你的能力能爲公司帶來多少的利潤,這纔是最重要的。

來到人才市場會發現,很多的大學生,應屆畢業生都在忙着找工作或換工作,然而真正懂得裝着正式,打扮乾淨利索的人卻很少,都是青春的稚嫩的迷茫的面孔,手上拿着好多份華麗的簡歷看到公司就投,有種飢不擇食的感覺。

看着這些來求職的人,雖然自己手上沒有簡歷,沒有大學的文憑,沒有可以炫耀的各種證書,但陸川覺得憑自己今天的形象以及自己的綜合實力,一定會找個讓自己滿意的工作。

來招聘的公司很多,在人才市場永遠存在一種現象,總是有人沒找到工作,也總是有公司招不着人,縱然人才市場人來人往。大學生畢業找工作,很多人高不成低不就,你看上的名花有主,看上你的,你又覺得對方慘不忍睹。於是中間存在了很大的裂縫。

陸川逛了一圈,很多公司招聘人員看他比較職業化,主動跟他打招呼,讓他去了解下他們的公司,陸川看了幾家有關金融的公司,填了幾份簡歷就回去等消息了。

人才市場會給每家來招聘的公司準備一本簡單的簡歷表。就是爲那些沒自制簡歷的求職者準備的,而這些東東,也只是給公司提供一個簡單的求職者的信息,方便於他們面試時候的溝通。這些都是陸川自己後來到人才市場招聘和麪試別人總結的。

第二天,陸川就接到了幾家公司的面試電話,他先去了一家做黃金外匯的公司面試,不大的辦公場所,小小的辦公室,員工辦公廳正對入口的門,陸川進去就可以看到,幾個工作人員正盯着電腦研究,他在前臺工作人員的導引下來到了總經理辦公室。

總經理辦公室也不是很大,20多平米,一張辦公桌,後面有個簡單的書櫃沒放幾本書,辦公桌前方有個簡易沙發。總經理三十多歲的樣子,馬臉,頭髮打過蠟般的油光可鑑,前額有些禿頂,幾絲頭髮趴在上面,馬臉上一副着高傲和肅穆的神情,像極了參加追悼會的樣子。辦公桌上放着幾本裝飾用的書,因爲上面已有薄薄的一層灰。

總經理一臉嚴肅地問道:“來面試的吧?”

陸川心想,老子不來面試,難道還來陪你喝下午茶嗎?嘴上答道:“恩,是的。”

總經理捋捋他那趴在額頭的幾根頭髮,說,“恩,那做下自我介紹吧。”

陸川,便按自己想好的說辭做起自我介紹,無非是叫啥名字,來自哪裡,有過哪些經歷而已。求職面試中,不要去講自己的理想和夢想,這個面試官並不關注。

那總經理漫不經心地聽完陸川的自我介紹,用食指扣扣鼻子,然後大拇指和食指搓一搓,說,恩,我們是一家黃金外匯交易公司,總部在**,在全國有多家的分公司,前景很好,在我們公司你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你可以來嘗試下,作爲業務員底薪開始2000元。然後,他用那扣過鼻子的手拿出了一份關於公司介紹的資料,說,這個資料你拿回去家裡看看,如果你願意的話,明天就可以來上班吧。

陸川用手接過資料的另外一角,內心顫抖地告辭離開。

出了這家公司的大門,剛好有個垃圾桶,他隨手把資料丟了進去。

跟着這樣的人混,只能比他還差。

陸川后面去面試了幾家,都感覺不合自己的胃口。最後去的一家投資公司面試,如果不行,就準備下次招聘會再找找看。

最後一家公司在臺江區南站附近,陸川到這家公司的時候,看到這家公司的規模還是很大的,總共面積幾千平方米,工作人員很多,統一的正裝,顯得非常的正規化。看着這些跟他年齡差不多的工作人員,陸川覺得這家公司還是很有朝氣的,充滿着活力。

陸川被一漂亮的前臺引導到了人事部總監的辦公室面試,總監是個很祥和的中年男士,臉蛋圓圓的,笑呵呵的,好像,陸川腦海中出現的是,笑呵呵的彌勒佛,恩,很像。

總監非常和氣地說,請坐,來面試的吧?那小張,先給這位先生倒一杯水。

經歷了摳鼻男的面試,陸川感覺這個總監還是挺不錯的。起碼,爲人謙和,待人禮貌。

陸川回了聲,謝謝。

總監從人事助理那邊調出了陸川之前在人才市場填的簡歷。看了會兒,問陸川:“陸先生,你之前還做過安利呀?”

恩,是的,陸川答道。

“哦,我以前也做過,很久以前了,你做到什麼級別了?”總監似乎在回憶中很久以前的事情。

“啊,總監您以前也做過安利的啊,那真是幸會 。我剛離開安利一段時間”。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總監說,“你今天來應聘什麼崗位的。”

陸川回道“想應聘公司的培訓講師。以前也有做一些培訓的。”因爲培訓師的工資很高,8000元一個月。

“這樣啊,”總監稍微停頓了下,“我們公司目前已經有講師了呢。”

陸川,有些失落,好崗位都被別人下手爲強了。

彌勒佛總監笑呵呵地跟他說,我推薦你到我們公司的業務部,雖然底薪低,但是你努力工作下來,收入不會比講師低的,業務員提成比較高。

陸川猶豫了一下,他應該也犯不着騙自己,既然自己要從頭開始,就從基層開始吧,做業務員最能鍛鍊自己,於是他問總監,那底薪多少啊?

總監說,2000元。但你也知道的,業務員不是靠底薪吃飯的,提成纔是王道嘛。我相信你做過安利的人,業績都會做的很好的。

陸川知道,業務員的底薪在福州也就差不多這個數了。關鍵還是業績提成。

陸川說,我回去想下,到時給您答覆。 留下了總監的電話號碼就回去了。

經過一個晚上的思考,陸川決定去這家投資公司上班,畢竟自己剛入社會,回來福州,一切都是從頭開始,好在住弟弟家,房租不用考慮。那自己就一步步往上爬吧。只要自己夠努力,一定做出一番成績的。

第二天,陸川就給總監打了電話,告訴他決定去他們公司上班。總監讓他明天過來參加公司的新人培訓。

於是,陸川的職場生涯拉開了序幕,開始了驚心動魄的民間資本路的探索。沉浮,矛盾,挫折,驚險,步步驚心。

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
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