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

根據正常的法律程序,一個案件從立案開始,需要經歷三個階段:偵查階段,公訴階段,審訊階段。

偵查階段一般兩個月時間,公訴階段一個月左右,審訊階段半個月時間。

陸川公司的案件涉及面比較大,比較複雜,因爲不僅僅是分公司的事還有這家公司的總部,陸川所在的是分公司。

目前關於非法集資還沒有惟一的準法定概念,而且刑法也沒有規定非法集資罪的罪名,根據刑法規定,與非法集資有關的罪名有:是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集資詐騙罪等。

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是指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或變相吸收公衆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行爲。

集資詐騙罪是中國法律規定的一種罪名,是指以非法佔有爲目的,違反有關金融法律、法規的規定,使用詐騙方法進行非法集資,擾亂國家正常金融秩序,侵犯公私財產所有權,且數額較大的行爲。

陸川的公司被以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的名義被立案調查的。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是指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准,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出具憑證,承諾在一定期限內還本付息的活動。

如果按照法律的嚴格規定,中國沒有幾家私人投資或金融機構是真正合法的。很多投資公司,金融公司,基金公司都逃不開非法集資的“原罪”。

這家公司確實有項目和基地,或許存在一些誇大的宣傳和渲染。客戶去過基地考察的,沒有異議才投資的,只是後面總部的投資失敗,資金鍊斷裂了。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陸川作爲公司的主管人員之一,自然脫不了關係了。

像這類型的案件,涉及民間投資者衆多,調查起來會比較麻煩,所以偵查階段的時間正常階段是兩個月的。陸川他們公司的案件後來被返偵了一次,所以需要長時間的等待。

這種未知結果的等待是最煎熬的,看不清方向,沒有任何資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唯一能從律師那邊得知一些關於自己案件的情況,只知道還處於什麼階段,並不明確接下來的走勢,只能等。這種等待最大地考驗了一個人的心理素質。

在裡面的生活條件自然是跟外界沒法比的,一日三餐固定的飲食,一天一個人不到十元的標準,幾乎沒有肉食,想要吃肉自己掏錢買,吃的蔬菜在白菜,南瓜,冬瓜這三者之間反覆循環,爲了能增加食慾,這裡面的老乾媽是最暢銷的。

以前,蕭語柔只要看到陸川吃老乾媽,就會說他,因爲他容易上火,口腔潰瘍,她就會把老乾媽藏起來,如果陸川偷吃就把它丟了。

現在在裡面爲了生存,老乾媽吃得快吐了,口腔潰瘍上火是經常的事情。在這裡哪有喜不喜歡,哪有選擇的空間,活下去就是基本的信仰。陸川在裡面半年多多時間洗了五個月的冷水澡。

而最讓陸川上火的事情就是沒有收到蕭語柔的信,正常情況下蕭語柔在外面每週三到週五之間能收到陸川寄出的信,在週末給陸川回寄信,陸川一般情況下在週一到週三之間能收到回信的。

每個週日的晚上睡前他就開始期待明天可以收到信了,早上睜開眼,內心都是滿滿的等待。可是期待了一天,在四點之前沒收到來信的話就意味着今天是沒有了,眼巴巴的期盼化爲無盡的失落,告訴自己:“沒事,沒事,明天就有了。。”

可是如果一個星期沒有收到來信了,陸川就會變得非常的擔憂和牽掛,情緒會變得很不好,沒心情吃飯,沒狀態勞動,看不盡書,睡覺失眠,劇烈動盪後只能祈禱:“願主保佑寶寶在外面一切安好,平平安安的。”

有時好在第二個星期就有收到來信了,那一刻內心是那麼的充滿喜悅和幸福。像是中了五百萬一樣的歡喜。

陸川的室友知道,如果陸川精神狀態好的情況下跟他下象棋是沒得贏的,但是他心不在焉的時候就會節節敗退,也不那麼在乎輸贏了。陸川只要收到了他女朋友給他的信,就會笑的一臉的燦爛,跟個傻子一樣。

在十月和十一月,每個月才收到一份信,這是陸川在裡面最黑暗的日子,跟外面斷了線,好恐慌好害怕,擔憂蕭語柔在外面的情況,這兩個月持續難下的口腔潰瘍,憂慮的火燒烤着內心。

實在無奈了就只能讓律師過來見面,陸川不是爲了自己的案件,只是瞭解蕭語柔在外面好不好,有兩次這樣,把律師鬱悶壞了。律師告訴陸川,蕭語柔每個星期都有給他寫信的,在外面很好,不要擔憂。

後來陸川知道,有些信可能被管教截留了,沒有送進來。

經歷了這兩個月內心的黑暗痛苦折磨,陸川才深深的發現,蕭語柔對自己就像靈魂樣的重要。

我把你好好的從福州帶出來,我就要好好的把你帶回家。這是陸川的信念。

陸川最擔憂的是蕭語柔在外面的安全,最害怕自己被遺忘了。

他發現一個人只要進來這高牆鐵網的牢籠中,隨着時間的流逝,與外界沒有了聯繫,像是四維空間的另外一個界面,在裡面的人靠記憶活着。外面的人很自由很精彩,充斥身邊的人和事物很多很多。不像裡面一樣永遠的單一。

會不會被習慣了不存在,被遺忘了在一起的感覺和溫度,回憶留在高處塵封,外面世界很精彩,也有很多的誘惑,裡面的世界如此單一,充滿的盡是無奈彷徨。

很多人在裡面已經被外界遺忘了,被家人遺忘了,永遠的沒有聯繫,像死去了多時;被朋友遺忘了,因爲朋友的世界裡還有很多的朋友;被愛人遺忘了,被遺忘了第一次牽手的感覺,被遺忘了第一次接吻的感覺,遺忘了擁抱在懷的溫度。。

在時間的面前不要去講永遠,因爲時間纔是永遠,能經得起它的考驗經歷水深火熱的才配稱永恆。

陸川內心深處非常的害怕被習慣了不存在,被遺忘在記憶歷史的塵埃中,封塵了。

他經常回憶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一起去過的大大小小城市,一年的時間旅遊度假的累計也有15個地方了,每個地方都留下他們的歡聲笑語,縱橫中國的大江南北,烏鎮的雨夜坐着船穿越時空,坐享麗江的柔軟時間,泰國的爛漫簡單,回憶就像電影一般在頭腦中放映,充盈着自己的內心。

如果,假如,沒有發生這件事的話該多好啊,他們今年規劃好的,十一期間去三亞度假,寒冬之際要去美崙夢幻般的冰城哈爾濱,要去看冰雪大世界,去雪鄉滑雪的。可惜,一切都被暫停了。好無奈,這半年得改變好多事情。

陸川經常拿出蕭語柔給他寫的信,反覆地看,把每句話都刻在了自己的心頭,成爲了自己的能量。

她說的,就算全世界離開我,還有一個她在默默的等待和努力。

她說的,會在原點等候,再苦再累一起走過。

她常說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好在蕭語柔對自己一直的堅守,和努力,讓他充滿了期待和希望。

只要出去了就好了,只要你還在就好了,失去的,我會翻倍的賺回來,現在的一無所有,未來我一定應有盡有。就算被全世界拋棄,忘記,還有你,還有家人,一切都會變好的。

對事業,對未來,陸川從不缺自信和野心。

陸川跟那個後面進來的集資了六個億大佬陳老闆關係處的不錯,經常一起探討公司的運作,以及創業感想,當然更多的是陸川在傾聽。

陳老闆說,只要不死刑,坐個十年八年,等我出去了,我也不開什麼公司了,做點投資,有穩定的月收入就開始環遊世界,好好的體驗的生活。

在中國不能做大事業,做大了就會被人嫉恨。你看國美的黃光裕,表面看是內部公司的問題,實質呢,公司做大了,權利下的犧牲品,你看馬雲現在很風雲,未來可能就有人針對他了。所以爲什麼中國現在的民營企業還沒有百年企業呢。大環境決定的。

他說,他最對不起的就是老婆和孩子,現在一個孩子四歲,一個還有剛滿一週歲,作爲丈夫和孩子們的爸爸卻無法陪伴他們身邊。以前一直專注於賺錢,發展事業,沒發現家庭的重要性,現在才知道事業再大再輝煌,有什麼用呢,有個完整的家纔是心的港灣,你最落魄的時候最愛你的人才是你的支柱。

他還講到,在中國,從政的不懂經濟爬不快;從商的不懂政治死得快。

他說,坐過牢怕個卵,紅塔山集團的老總褚時健還做過牢呢,現在出來了不成爲了橙王了嗎,國美電器的黃光裕現在還在監獄裡面操作着公司呢,重慶的首富也坐過牢的。

最重要的是這段經歷給你留下什麼,別人的意見看法都是次要的,你落魄了也沒有人真正在意你的,最重要的是你怎麼看待自己,是活在陰影裡,還是勇往直前。

他問陸川的目標是什麼,

陸川說,我要成爲金融企業家,最終的目標就是金融投資控股集團,專門投資實業項目,但我不會再碰民間借貸了,中國的法律太模糊,而且人治大於法制。就像新聞聯播的時候,有人提問在中國是黨大還是法大的時候,有專家就回應說,中國是黨制定的法律。

他又問陸川,那你出去了做什麼?

陸川說,我出去了先找家正規的金融公司上班,學習資本運作的技巧,同時用業餘時間好好寫作,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到極致。有機會了還是要自己創業的。

通過每天的看報,這半年發生很多的事情,韓寒進入影視行業了,導演了《後會無期》,新生的暢銷書《從你全世界路過》的作家張嘉佳也開始當導演了,郭敬明的《小時代》進行了好幾部。現在陸川的資本之鷹的許量老師也在籌劃拍攝《借貸》的電影版。

影視一直是陸川非常愛好的一個領域,他爲此在福州的時候還在一家影視投資公司上過一段時間的班。影視行業是資本運作的杆杆之一,能以小博大。

然而一部好的電影首先要有一個好的劇本。這是陸川的寫作方向。出去了堅持做好一件事情,做可積累的事情,三年,五年,十年,只要持之以恆的創作,相信自己以前積累沉澱下來的文藝細胞會被激發出來的。現在還年輕,不用擔心太晚。

這半年的時間全國各地也在嚴打整頓民間金融市場,包括民間借貸和互聯網金融。中國的民間金融就是放寬了隨你做,然後嚴管一段時間;然後又放寬了做,再嚴管。

在裡面的幾個月時間,給陸川很大的感悟是一定要有個可以積累的事業,否則就像別人常說的,風風雨雨幾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就像這陳老闆一樣,辛苦創業十年時間,最終鋃鐺入獄,一夜失去所有,十七家公司全部被封。

在這一輩子,除了法律風險和人身健康風險不能冒,其他風險都可以嘗試。贏了,君臨天下;輸了,東山再起。但是一定要有個健康的體魄和強大的靈魂。

明天和意外不知哪個先來,人生總有許多的戲劇性的事情。

寢室有個人,29歲,平時喜歡夜生活,醉生夢死,樂此不彼,因爲好朋友的引導嘗試了**,從此上癮,有人說**不會上癮那是假的,在陸川的這個監室的有三分之一的犯人是販毒或吸毒進來的,他們有些人自己販毒從不吸毒,他們告訴陸川,一旦染上了就會沉迷其中,只要你心情低落,煩躁的時候,就會想到藉助毒品來沉淪,解脫。一旦接觸了毒品,這輩子就差不多了。

重慶的酒吧等夜場是毒品最氾濫的地方,毒品的傳播很多都是好朋友的相互推薦。這個人就是因爲陪好朋友去送毒品被抓的。

他還有一個愛好,通過微信和陌陌這兩大約炮神器約一些MM開房,精於此道,樂此不彼。沒想到在裡面的一次檢查,斷了他生的希望,本來才判了半年的刑,現在查出不治之症,過不了幾年了。才29歲,正值旭日陽剛之際,瞬間隕落墜入黑暗。陸川注意到他的眼神中失去了以前的生機。

寢室的人人心惶惶,一起生活了兩個月了,太嚇人了,人人自危,好在瞭解下XXX傳播途徑,又經過對每個人再重新的檢查,才安心。

用孟濤的話來說,沒啥好怕的,這是每個人的命,該來的總要來,就像大家現在的牢獄之災。陸川感覺也對。

在很久以前,很小的時候,跟家鄉的發小們吹牛時,他問其中一發小,你長大了幹嘛啊?發小想了想回答,當警察。陸川笑着說,那你到時可別抓我啊。發小說,只要你不做壞事就不抓你。陸川說,誰能保證這輩子不做犯法的事呢。現在連醉駕都得拘役幾個月。

一段時間陸川很喜歡看商戰的長篇小說,有些情節講到主人公因爲某種原因入獄了,在獄中結識了曠世高人,經高人指點,他出來後一飛沖天,平步青雲。那時陸川好渴望有高人指點,甚至還想過是不是應該進去監獄一回,尋找機緣。

沒想到啊沒想到,現在他就在看守所了,而且在他後面來了個陳老闆。難道真的命中註定。陸川只能苦笑。

陳老闆教了陸川很多東西,他喜歡跟陸川下象棋,通過和陸川下象棋,看出了陸川的潛力,他給陸川說,憑你的格局和境界,你以後一定會有大的作爲。

陸川說,所有不能讓我至死的磨難必使我更加堅韌,人生經歷這麼多事,不做番事業,轟轟烈烈,我不甘心。

雖然高牆鐵網侷限了他的人身自由,但限制不了他的思想,不斷延伸不斷成長。

但從此以後不能再接觸民間借貸了,就像許量老師說的,慈不帶兵,悲不借貸。他不能再讓自己的人生陷入如此境地,讓自己的愛人和家人承受那麼多的辛酸。

以後也不能到處跳動,換行業,換公司了,必須選擇一個行業或一個領域堅持得做積累,步步爲營地經營自己的人生。

他知道自己一定會沒事的,一定會平安度過這次危機的,以前經歷了幾次死亡都能挺過去,大難不死,一定還有很重要的事等待自己去完成。

就像蕭語柔給他寫信告訴他的,阿里巴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了,馬雲成爲了中國首富,全國風雲人物,你也要向他學習哦。

有意思一件事是,蕭語柔給陸川送的塑料眼鏡,竟然和李嘉誠戴的眼鏡是一個模樣的,陸川在裡面買了一本李嘉誠的經營之道。上面有李嘉誠的圖片。

這兩個企業家都是陸川的榜樣,雖然不知道能否成爲他們一樣的人,但一定會朝這個方向努力和發展的。

陸川知道自己的人生想要有所作爲,註定要經歷很多的大風大浪,要經歷別人沒有經歷的,承受別人無法承受的,這是自己的宿命吧。

陸川監室的管教,搞笑的很,有時找陸川談心,開導他的時候,竟然打擊陸川,不要總是那麼的積極樂觀,沒有用的,你就安心地好好呆着,坐個兩三年的牢,你不可能出去的。

陸川心想,尼瑪的,我積極樂觀還是一種錯啊,難道我還天天哭喪着臉祈求你來開導嗎?

雖然偶爾也會悲觀,消極的時候,但他總是能調整好自己。他堅信一點,想好的,說好的,做好的,結果一定會好的。秘密的力量他和蕭語柔都是運用過很多次的。都很靈驗的,這次一定也可以的。

有一次陸川陪蕭語柔去參加一個演講,最後有一環抽獎環節,開始抽獎的時候,蕭語柔就默唸“蕭語柔,蕭語柔,蕭語柔。。”一直沒有抽中她,直到最後一個的一等獎,在她的默唸中,主持人竟然真的喊道她的名字“蕭語柔!”這是她在嘗試得使用秘密的力量。這是陸川教給她的。得到了驗證當然是非常的高興的。

在漫長茫然的等待中,案件移交到了檢察院,被定義爲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好在不是集資詐騙,不然就大事了。

然而,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檢察院竟然把這案件定性爲個人犯罪,而不是公司犯罪。讓人崩潰。

這家公司以項目融資,進行產業的擴張,合同總部籤的,蓋的章也是總部的,簽名的也是老總,以公司形式存在的,卻按個人案件量刑。

具有諷刺意思的是,檢察院給出的公訴書裡面有這麼一句話“經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重慶辦公室定性XXXX公司的上述行爲屬於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的性質。”標明瞭是公司性質的,它卻按個人案件來量刑,腦袋被驢踢了嗎?

陸川從律師那知道這消息,快氣爆了,這是什麼邏輯和思維啊,不明是非,懂不懂經濟啊,知不知道民間借貸是允許的啊。

陸川處於暴走的邊緣,該怎麼辦啊,怎麼辦,如果被法院這麼定型,那就很嚴重了。

案件移交到法院,最後由法院來定奪,只有最後的機會了。十五天後開庭。

只有到法院進行自我辯護了,陸川看到事件脫離自己的構想,知道律師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他開始自己準備好辯護詞,閱讀分析民間借貸的法律知識。整理出自己要表達的觀點,法院就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後一搏。

案件移交到法院時,陸川的弟弟已經來到重慶,他天天往法院跑,跟審判長對思路,想辦法。跟律師積極配合,同時跟陸川公司的老闆家裡取得了聯繫,做最大的努力。

真的膽戰驚心,裡面的陸川擔心抓狂卻無奈,外面的蕭語柔還有陸川的弟弟在全力以赴。

在開庭的前幾天,想到要上法庭了,內心都顫抖着,很緊張很害怕,把準備好的辯詞反覆地修改,雖然裡面的人說不一定有用,但是陸川豈能放棄最後的努力,只要還有一次機會他也要爭取出去。

這幾天陸川一直在調節自己的狀態和心態,律師告訴他別在法庭上暴脾氣,即使檢察院給出的公訴不合理。

在開庭的前一天,陸川告訴自己有啥好緊張的,當作是去看望阿呆寶寶,明天就能見到半年沒見的她了,哈哈,一想到能見到蕭語柔,193天沒見了,陸川嘴角就露出了淡定的笑容,她可是說最愛自己自信滿滿,意氣風發的樣子的,自信,成熟,有內涵,我怎麼會辜負她。

沒想到效果真好,陸川的內心平靜,冷靜下來,思考明天跟公訴人的答辯。必須沉着冷靜。

開庭那天上午九點半,法院的法警過來看守接的,一起的當然還有他公司的負責人,老總。半年多的時間終於有機會踏出這七重門,雖然在警車裡,看到外面明媚的陽光,翠綠的樹葉,寒冬中孕育着春天的生機,外面的一切是那麼的親切,空氣都是沁人心扉的。半年沒坐車,坐在警車上的感覺也是新鮮美好的。

陸川在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一定會沒事的。

他坐在車上靠着椅子,閉幕養神,調整到最佳的狀態,他可不能讓蕭語柔還有他的弟弟看到自己消極不安的樣子。

今天無論結果如何,我做好我自己,全力以赴。

開庭了,被兩個法警押送進入審判廳,裡面坐着許多的投資的客戶,面目可憎,這些投資者投資的時候個個喜笑顏開求公司的福利,但陸川的內心很平靜,他在第一時間看到了第二排的蕭語柔和他弟弟,看到他們投來了心疼的目光,他經過蕭語柔身邊的時候叫了聲“寶寶”。也聽到了她叫自己“川子”,裡面包涵了太多的東西,半年多的思念和牽掛。

公訴人陳述完案情後,問陸川公司的經營範圍,陸川說,種植,養殖,旅遊觀光等。

輪到陸川自我辯護環節,陸川發表說:

尊敬的審判長,人民陪審團,公訴人,我要表達的有以下幾點:

首先,我只是在這家公司工作的工作人員,對於公司的具體情況我並不是非常的清楚明白,而且我只是執行上面交代下來的工作任務。我並不是合夥人。

其次,根據檢察院的起訴卷中所說“根據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重慶監管辦公室對XXX分公司的上述行爲屬於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的性質”並沒有定性爲個人犯罪,而,在副本中卻以個人犯罪量刑的,有失合理公正。。。。。

再次,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意見》提到的,XX公司的行爲還不構成數額巨大的說話。

公訴人反駁說,因爲你們公司的營業執照範圍裡沒有可以吸收公衆存款的內容,所以屬於個人案件,而非單位案件。

陸川反擊,尊敬的檢察官,如果公司的經營範圍裡標有了可吸收公衆存款的內容,那麼它就屬於合法的企業融資了,正是因爲沒有,所以才屬於非法吸收公衆存款吧,無論怎麼說也是屬於單位性質。

公訴人無語,旁邊的法警笑了。

審判長總結陳詞,民間借貸確實國家鼓勵允許的,只是要保證投資者的利益,重慶大大小小的民間借貸案件我們也處理了很多了,關鍵是能夠保護投資者的資金,這纔是關鍵的,而不是要給你們定什麼型,判什麼醉。

聽了審判長的話陸川寬心了許多。

因爲在相關的法律文件中有規定,如果企業通過民間借貸,融資發展企業項目,出事了,最終能夠把投資者的資金退還,可以減輕處罰甚至免除刑罰。

從法庭出來,蕭語柔跟在後面,跑到了陸川身邊,握住他的手臂,跟着進來後面的休息廳,他弟弟也進來了。

蕭語柔握着陸川的手說,川子會沒事的,我們在外面會處理好的。

他弟弟握着他的手臂說,我們跟你公司老總家裡還有法院以及客戶在協商討論,會沒問題的。不用擔心外面,我們會處理好的,自己在裡面一定要多穿衣服, 吃好一點。

陸川看到他們臉上憔悴的神情,內心很慚愧,不知怎麼表達。

陸川的弟弟呆了會兒便出去外面,把單獨的空間留給他們倆。

“川子,你瘦了好多啊。”

“呵呵,沒事,好好的呢,你還好嗎?”

“恩,還好,抱一下。”蕭語柔張開手臂抱住了陸川,這個半年前一直沒完成的動作。好心酸,一晃過了半年多。

陸川不滿足,“親一下,嘿嘿。”蕭語柔當着那些法警的面深情地親向陸川。引來女法警的驚叫。

但陸川心裡美滋滋的特別幸福,這半年多最快心快樂的一天。

送回到看守所,陸川沉浸在美麗的感覺中,今天的法庭上自己的表現還滿意,見到了心愛的人,收到了久違的擁抱和親吻。這半年多所受的苦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
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