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

…………

…………

“悠付源?悠付源!”

(頭好疼啊……怎麼回事?)

“我馬上向上面報告,你們,趕緊叫救護車!”

一個陌生的聲音進入到了我的耳朵裡。

(好像什麼東西流進嘴裡了,有點腥,真難受……)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流進我嘴裡的就是我腦袋上流下來的血。

………………

………………

“還好是來到了大城市啊!”

我伸了一下懶腰,慶祝自己成功出院。

(哇!)

可能是沒有完全康復的緣故,就在伸懶腰的一瞬間,一股刺痛通過脊髓傳到了我的大腦。

“哎呦我去!”

我下意識地蹲了下去捂住了腦袋。

“喂!沒事吧!”

特地從實習地跑過來接我的埠力珥和石目堯看到了我這樣,瞬間繃緊了神經。

“不過你也是夠倒黴的,沒想到被那種東西砸中了。”

雖然我的腦袋已經因爲被什麼東西砸中而不太記得那天發生的事情,但是我依舊能感受到埠力珥剛纔的那句話似乎是在嘲諷我。

“嘛,我可是剛出院啊!不說些慶祝的話?”

“啊啊啊,恭喜恭喜,恭喜出院~”

(怎麼看都是爲了應付我說的……)

“算了,我也不計較那些了,最近實習怎麼樣?”

住院的那幾天我的心一直因沒有去參加實習而被揪着,生怕回去之後會被堆積如山的作業壓到喘不過氣。

“正常進行吧,昨天休息了一天,不過因爲你特殊情況我覺得老師那邊也不會爲難你吧。”

石目堯分析的有理有據,可是我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畢竟實習時間除去週六日就只有十天時間,要完整參觀這個大廠,估計時間應該壓縮的很緊吧,再加上我住院這幾天沒有去參與實習,究竟能不能通過實習審覈這個關卡我的心裡也是沒有底的。

“估計回去還要去補實習報告,唉~”

“沒辦法,你現在能順利出院還算幸運呢!”石目堯接着說“能被那個高速運轉的機器甩出來的零件砸中腦袋,現在還平安出院,沒砸出腦震盪,你也是倒黴中帶着一點幸運啊!”

(聽他這麼一說,似乎我被砸暈那天的情況很危險。)

“總之,現在趕緊回到宿舍就對了!不要管那麼多什麼亂七八糟的!”

“GoGoGo!”

暑假的來臨,對我們即將大三結束的學生來說並不代表休息的開始,因爲在考試前我們就接到了消息,要去外地的一個大型工廠進行參觀實習,爲期兩週,本想着這次某種意義上的修行之旅能以好的開頭開始,可誰想到,當然我是聽他們說的,就在第一天下午的參觀中我身旁的機器突然間甩出了一個小零件,正中我腦袋側面,距離太陽穴只有不到兩釐米,當場我就失去了意識,就這樣,我在醫院昏迷加住院一共三天時間,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實習的第五天。

不過,我爲自己的康復而感到欣慰,至少不會永遠待在那種充滿藥水味的牀上了。

“到了!剩下的得需要我們自己走進去了!還記得嗎?”

“我說了我丟失的記憶僅限於你們說我被砸之前的一小部分而已!其他我還是記得的。”

由於工廠不隨便讓外人進出,我們只好下車徒步走到位於工業區中心地帶的住宿區裡。

嘀!

將已經閒置了三天多的進出證在工廠出入口的機器上刷了一下,我便進入了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話說這工廠住宿區設計的是真不夠合理的啊!那些工業廢氣不都隨隨便便飄到住宿區了嗎?這樣設計的話。”

“設計師背鍋唄!還能怎麼辦?”

“啊,你這話說的讓我有點接不下去……”

埠力珥對我說話的語氣就算是在我剛出院不久依舊是沒有什麼樣的改變。

但是這些並沒有影響我重新回到合宿宿舍的心情,推開門的那一刻,我再次感受到了“新”舍友們熱烈的歡迎。

“那天真是嚇壞我們了你!”

“怎麼?”

“你不記得了?”

隨後一件沾滿血的工作服被他們從一個角落裡拿了出來,並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這下記起來了吧!”

“等會兒,悠付源他對那天的情況有點……”

石目堯的解圍讓我從詢問中得以解脫。

“我有點不太記得那天的事情了……”

似乎從我的話語中聽出了我不再想繼續瞭解下去的樣子,他們停止了這方面內容的對話。

“哎!你不在這兩三天你猜怎麼着?”

突然,他們一轉話風。

“嗯?怎麼了?”

“咱班女生和我們天天晚上一起打牌呢!這幾天。”

“臥槽!在哪啊?在哪打?”

聽到了這種重磅消息,我頓時興奮了起來。

“有時候來咱們宿舍,有時候去她們那裡。”

說着,那些傢伙還用手指了指我們宿舍和她們女生宿舍樓的那邊。

“我去!真假的?”

“還能騙你?明天還約好去她們那打牌,你要不要去?”

“好好好!叫上我也!”

“可別到時候血衝上了頭又昏過去了!哈哈!”

頓時全宿舍發出了令人愉快的笑聲。

………………

“三帶一!”

久違的勇闖女生宿舍行動的到來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順利,可能也是因爲我前兩天沒有去參加實習的緣故,再加上這兩三天全都在環境比較舒適的病房間休息,這樣突然間頂着炎炎夏日參觀工廠實在是讓我有點吃不消,最主要的是在回宿舍後的洗澡,因爲頭上還纏着繃帶,導致白天流滿汗液的頭無法像正常那樣被清洗,這點是讓我無法忍受的。

(頭真的好癢啊!該死……)

在女生宿舍要是做出頻繁撓頭的動作肯定會被嫌棄死,這個想法促使着我的手拼命的儘量不去像頭那塊靠近。

“你的頭現在沒事了嗎?”

一個沒有參加遊戲的女生突然問我。

“嗯,大致上已經差不多了……”

(唉?我班有這個女生嗎?)

就在我與那名女生四目相對的時候,腦袋裡突然莫名其妙地蹦出了這個問題。

黑長直,眼睛也不算小,一直文靜地坐在旁邊看着我們的遊戲,像個洋娃娃一樣,至於爲什麼我現在才注意到她的存在,我也不太清楚,而且她的容貌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陌生。

並不是我的腦袋出了什麼問題,而是在我印象裡的確是沒有一段能讓我對面前這位女生容貌產生共鳴的記憶。

與其說沒有這個女生的記憶片段,倒不如說這個女生出現在我記憶裡的畫面都不是真正看到過的,像是在是電視電腦上的,有印象但是卻又想不起來,像是某位偶像,真的很像!

(也許真的是我的腦袋被砸失憶了也說不定呢,要不試着問一問?)

心裡不斷地進行着拷問,我決定鼓足勇氣,即使被別人嘲笑,不,被別人發現我的記憶缺失也無所謂。

“那個,請問……”

“喂!悠付源!到你了!”

(!)

一個尖銳的聲音刺進我的耳膜,很明顯女生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啊!啊啊啊~抱歉!讓我想想~嗯……”

這時,那位女生突然站起身,走出了宿舍,雖然在思考,但是我的餘光依舊瞄到了這一點。

(還是一會兒遊戲結束的時候偷偷去問問吧……)

“對A!”

想着,我從牌裡隨手打出了兩張A。

…………

沒人繼續?

沉默了大概兩秒的時間,我不知道大家怎麼了,但是我看大家目光鎖定在了牌桌上面。

“啊……啊?”

這時我才注意到……

前一個人打的是順子……

“……”

我尷尬到說不出話來了。

“悠付源呀!不會是真的被砸傻了吧你?”

石明貝略帶嘲諷似的說。

(補刀?真夠意思的~)

心裡頓時有點不爽,但是爲了圓場,我還是拼命壓抑着自己的心情。

“抱歉!抱歉,剛纔想了一些事情,心思不在這兒了。”

說着,我急忙把剛纔打出去的兩個A收了回來。

“目堯,幫我打一下吧,我現在出去洗個臉。”

我對站在旁邊觀戰的石目堯說到。

“好。”

待石目堯接過我手上的牌後,我便起身準備離開宿舍去外面的洗手間。

由於是合宿,並且還是職工宿舍,八人一間那種,宿舍並沒有獨立衛生間,所以每次去洗漱這類的都只能去樓道里面的類似於公共的洗手間,說實話對於這點來說我們還是有點不太方便。

(剛纔的女生還沒回來吧……正好去找找她問一下。)

“你是要去衛生間嗎?”

就在我手握住門把手的那一刻,身後的一位女生問到。

“嗯,去洗個臉……”

“但是……這是女生樓啊,只有女生廁所,你這樣是不是……”

(臥槽!)

像觸了電一樣,我的手瞬間從門把手上彈了回來。

“哎呀!忘了!哈哈!”

(丟死人了!)

“你還是回宿舍好好休息休息吧……估計剛從醫院回來,而且腦袋受了那麼重的傷,現在躺在牀上應該比較好……”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好好玩吧……”

“嗯,那我們就不送你了。”

“好……好……”

轉過身去,我的心情有些失落,第一次的女生宿舍體驗竟然以這樣的結局收場。

(唉~被嫌棄了……這可怎麼……)

“呀!!!!!”

外面傳來的一聲尖叫把我的思緒打斷了。

一時不知道怎麼回事,面對這樣的突發狀況,我的第一反應是將雙眼的視線轉移到了大家身上,想從他們那裡得到什麼信息。

不過,看上去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就這樣,大家愣住了一兩秒,然後才緩過神來。

而離門最近的我在意識飛回腦袋裡想的第一件事就是……

“開門!悠付源!”

石明貝的想法跟我一樣。

“我知道!”

拉開門後,我們幾位男生率先衝向了叫聲傳來的方向。

(那不是?)

雖然在頭部被零件砸到之前在我的新宿舍待的時間很少,但是我可以確信男生樓和女生樓的構造應該是一樣的,而我們現在跑向的方向正是宿舍樓的廁所!

領人更加驚訝的是,正在我們衝向聲音傳來方向的女廁時,兩個裸男拿着衣服從那裡跑了出來。

“我去!”

驚訝之餘,我並沒有停下向前跑動的腳步,反而明白了尖叫聲的原因。

“我去!”

身後的明貝跟我發出了同樣的驚歎。

“好傢伙!膽子夠大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中的正義感涌上來的原因,我感覺跑步時腳蹬地的力度更大了,而且感覺身體也更有力量了。

“呼~不知道他倆前面的樣子是什麼樣的哈哈!”

即使是粗着大喘氣,並且還是這樣緊急的狀態,石明貝依舊在後面開玩笑地吐槽着前面的兩位“紳士”的醜態。

“哈哈哈哈哈哈!我快笑沒氣了!別逗我!”

被石明貝的話逗笑的我雖然沒有停下來,但是速度卻下降了很多,即便如此,我還是能感覺到憑現在的速度我依舊是能夠追上前面的那兩個人。

因爲……

這時我已經就在他們身後了。

“紳士們!護住你們的傢伙!”

說實話,在女生樓道里說出這樣的話確實有損風度,並且很有可能讓自己在這棟樓的女生面前擡不起頭,但是爲了保護住那兩位“紳士”的安全,我決定放手一搏!

“笑話我就笑話吧!”

大一的時候,參加過班級裡面的足球隊,但是由於場地以及比賽規定的原因,我從來就沒有一次滑鏟過對手,終於在今天,我……

“我做到了!”

沒有穿戴球鞋,也沒有穿上大一球隊的隊衣,並且也沒有在綠茵草地上奔跑,相對的我現在是在一個十分幽暗環境下的硬地磚上,就算是這樣,依舊沒有打消我對滑鏟的執念。

伴隨着身體的傾斜,加上腿部的90度轉彎,隨後右腿的伸出並拉直,一整套完美的滑鏟動作展現了出來,之後我的大腿和小腿有兩個位置感受到了觸碰的感覺,隨後傳來了兩聲重重倒地的聲音。

兩位紳士臉朝下直接撞到了地磚上。

“上,控制住他們!”

我向身後馬上趕來的同學叫到。

“呀!”

“啊!”

應該是聽到樓道里面的異響,周圍的女生都打開了宿舍門查看情況,看看熱鬧,但是在她們眼前的景象卻讓她們叫出了聲。

也能想到吧,兩個裸男光着屁股趴在本應該不會出現的地方,是個女生都會害怕,何況有些女生還是穿的很少……

“把門關上!回宿舍裡去!”

追上來的同學們看到這個情況,向周圍的女生傳達着命令。

(但願能夠順利活捉這倆吧……)

我心裡這麼想着。

“你小子!”

我聽到了離我比較近的那個男的的聲音。

剛想到會不會順利抓住這倆人,我就覺得我立了一個很大很大的Flag。

咚!

聲音大到連我自己都能聽到的地步,可想那個男的使出的力道是有多大,那一刻,我的腦袋被他的胳膊肘重重地頂了一下。

“唔……”

估計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知道那種感覺,說不好,也不是很痛,但是那種感覺足以讓你說不出任何話來,只能默默的忍受着這種痛苦,像是在自己在死亡邊緣掙扎的人大多都是不會大聲呼救,而是出於本能拼命去尋找能夠救自己一命的方法,在這種情況下,人是不會發出聲音的,而我,現在正是這樣的情況。

(本身大腦就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正要回去休息卻碰上這樣的事兒,只能怪自己太愛多管閒事了,這下可好,還沒躺回宿舍的牀上,又要進醫院了。)

心裡這樣罵着自己,我的雙眼再一次不受控制的閉上了。

每次都是這樣,總是有着什麼樣的事情去阻礙我的前進,包括這次的事情也是,爲什麼就不能順順利利地去完成一件我想完成的事情啊!

這時,我的意識終於開始模糊了起來,並且也感受到了腦袋上流下來的溫熱的液體。

(又出血了嗎?)

“快叫救護……”

聽到了石明貝的喊聲,我的身體纔敢完全放鬆下來。

(這似曾相識的感覺呀……)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