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相遇

莫恪漫無目的的行走在路上,天下之大,要去哪裡才能找回莫艾呢?!莫恪滿眼惆悵。躺在客棧的木牀上,腦子裡全是莫艾的影子,她的笑,她的悲……‘你到底在哪?’莫恪實在是睡不着,坐起身來,隨手翻看着手中的古書,自己在谷底也算是有一番奇遇,得到這樣一本天書,上面記載了很多的東西,是這個世上的人們根本想不到的。

“命之輪,可知天下人的蹤跡,需用至親之人的血液啓動命之輪。”莫恪反覆念着這幾句話,“命之輪……命之輪……”莫恪趕忙翻到書的後面,看看有沒有記載着命之輪的所在之處,命之輪是魔王的隨身之寶,魔王,莫恪突然想到一個人,難道說一切早有定數。莫恪拿起桌上的劍,毫不遲疑,趁着夜色,匆忙趕路。

莫恪再次回到山谷之中,這裡的一切都在發生着變化,“你比我預想的來的要晚些!”魔王說道。“命之輪在你手上?”莫恪直奔主題。魔王點點頭,從腰間拿出一個類似小銅鏡大小的圓盤。“說條件吧!”莫恪一臉的嚴肅。“我的條件,上次已經跟你說過了!”魔王微笑着,“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但必須在我找到我妹妹之後。”莫恪很是痛快的決定。魔王把命之輪扔給莫恪,莫恪劃開自己的手掌,將鮮血滴在命之輪上,命之輪飛快的旋轉,莫恪與莫艾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盡顯無遺。

魔王迅速鑽進莫恪的身體,莫恪痛苦的大叫着,一股通天的力量,瞬間傳遍莫恪的身體。“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魔王緩緩的說道。莫恪的精神意志並沒有消散,“你最好老實呆在我的體內!我莫恪是不不會受你擺佈的。”魔王大笑幾聲:“你有金身護體,我還不能完全和你融合。我會讓你的身體完全的接受我的!”

莫恪向着月亮城的方面行進,心裡全是莫艾的點點滴滴,‘哥哥一定會把你帶回來’魔王突然說話,打斷了莫恪,“你們兄妹真是情深意重啊!”莫恪冷眼:“跟你有什麼關係?!”“關係?我沒有興趣管你們的事情,我現在只想快點把那個丫頭找回來,你就可以心安了!”

月亮城是個很美的地方,莫恪雖然進了城,可是想要找到莫艾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畫面顯現着她肯定是住在什麼府中,可是具體是哪一個王府不得知。

“小姐,你身體虛弱,還是不要下牀走動。”小蓮趕忙上前扶住鳶兒,“我沒事,總是在牀上躺着,人就更沒精神了。”鳶兒站起身來,下意識的摸着自己的腹部。“小蓮,你去給我煮一碗芙蓉水來。”“嗯,這就去,小姐你在屋中等我,小蓮去去就來。”鳶兒點點頭,看着小蓮離開的背影,莫艾從枕頭下面取出一個錦盒,顫顫巍巍的拿出裡面的一顆丹藥,緩緩的放在口中,‘你給我的痛苦我會加倍奉還’。腹部劇烈的疼痛,殷虹的鮮血從體內流出,小蓮煮好了水,“小姐,芙蓉水來了,我還給你放了蜂蜜……”小蓮一進屋子,就在看見鳶兒躺在一片血泊中,“小姐,小姐……”

鳶兒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夏炎的懷中,“鳶兒,你醒了。”鳶兒別過頭去,“你來幹什麼?”夏炎淡淡的說:“你的身體太虛弱,我已經叫人給你燉了補品,還讓醫者給你開了些藥,很快就會好起來。”鳶兒依舊不說話,也不看夏炎一眼。

“你要是不想呆在這府中,就去別院休息也行。”夏炎看得出鳶兒的不高興,“那就謝謝王爺了。”

“二爺。”手下的侍衛前來稟報,“你去吧!很多事情等着你處理呢。”鳶兒淡淡的說。夏炎輕嘆了一句:“你先休息,我晚些時候再來看你!”

“小蓮,收拾一下東西,一會兒我們就去別院。”小蓮一臉的疑惑,“小姐,你的身體還這麼虛弱,我看還是等二爺晚上來了再說吧!”鳶兒冷冷的看了小蓮一眼,“我的話你也不聽嗎?”“小蓮不敢!只是,剛剛小姐流了那麼多的血,小蓮實在……”鳶兒硬撐着坐起身來:“我沒事,你快去收拾吧。”

淡淡的月光,清涼涼的風,小蓮攙扶着鳶兒緩緩的向別院走去,“小姐,我們真的不等二爺了嗎?”“他有他的事情,我有我的事情,有些人無需等待。”出了王府的大門,鳶兒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或許自己從一開始就不該來這裡。

鳶兒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走了一會兒便氣喘吁吁,“坐下來休息一下吧小姐。”小蓮將帶着的細軟撲在石頭上,讓鳶兒坐下。“小蓮,你看着月光是不是比王府中的美麗多了。”小蓮順着鳶兒指着的方向,望去,“真的是啊!月亮好大好圓啊!”小蓮高興的叫起來。“其實如果你不願意和我去別院,你就回王府吧!”鳶兒淡淡的說,“小姐,小蓮哪都不去,你去哪裡我就跟你去哪裡,王府中雖然好,但是每個人都懷着自己的心思,好辛苦的。”鳶兒會心一笑,“沒想到你人不大,懂得還不少。”

兩人正說着,隱約看見遠處模模糊糊的有一個人的身影。鳶兒和小蓮不由警惕起來,“小姐……”鳶兒示意小蓮不要出聲,“……”那人越來越近,鳶兒突然緊張起來,手緊緊的攥着自己的一羣,眼中的淚水,順着臉頰緩緩的流下來。

那人停留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鳶兒站起身來,“是你嗎?”“……”那人瞬間到達鳶兒的身邊,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莫恪,一把抱住鳶兒,“是……我……”鳶兒顫抖着雙手,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莫恪,“我以爲,這一生都再也見不到你了。”“即使我死了,也不會留你一個人在這個骯髒的世界獨活。艾兒,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嗯!”站在一旁的小蓮一時間摸不着頭腦。“鳶兒小姐……”小蓮小聲的叫了一聲。莫艾收拾起眼淚,但並未離開莫恪的懷抱的意思,“小蓮,這位是我哥哥,我要跟我哥哥,一起離開了,你可以回王府,也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不能再帶着你了。”莫艾深情的看了莫恪一眼,小蓮突然跪在地上:“小姐,你不要丟下小蓮,要是我回去王府,就只有死路一條……難道您還不瞭解王爺嗎?”莫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帶上她吧!”莫恪突然發了話。

一行三人暫時在一個行館住下,莫恪看見莫艾很虛弱,一陣心痛。“我來給你療傷。”莫艾搖搖頭,“沒關係,我沒事。”小蓮在一旁突然插嘴:“纔不是呢,是王爺讓小姐打掉腹中的胎兒……”小蓮的話一出,莫恪的雙眼瞬間冒着紅光,下的小蓮趕忙住嘴,莫艾一把拉住莫恪:“哥!”莫恪回頭看着一臉淚花的莫艾,瞬間心軟下來,眼中的紅光緩緩消失。“我定會殺了他!”莫恪淡淡的說,“我現在只想好好的跟在你身邊。”莫恪的手掌緩緩升起一股真氣,注入莫艾的體內,頓時莫艾感受到哥哥的功力比以前更加深厚了。

莫艾深深的睡在莫恪的懷中,就像小時候一樣,三年來,這是莫艾唯一睡的好覺,莫恪看着三年未見的莫艾,遭受了如此巨大的坎坷,心中的愧疚之情油然而生,“對不起!”莫恪看着熟睡的莫艾輕輕地說。

出城再次相遇再次相遇翅朱顏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英雄會盛典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御龍谷再次相遇翅朱顏御龍谷再次相遇翅朱顏出城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出城英雄會蕭雨亦再次相遇出城翅朱顏再次相遇英雄會月亮城(二)蕭雨亦御龍谷再次相遇出城再次相遇蕭雨亦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月亮城(二)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翅朱顏蕭雨亦蕭雨亦蕭雨亦再次相遇出城御龍谷再次相遇月亮城(二)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月亮城(二)出城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出城月亮城翅朱顏出城出城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蕭雨亦再次相遇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御龍谷月亮城蕭雨亦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蕭雨亦出城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
出城再次相遇再次相遇翅朱顏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英雄會盛典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御龍谷再次相遇翅朱顏御龍谷再次相遇翅朱顏出城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出城英雄會蕭雨亦再次相遇出城翅朱顏再次相遇英雄會月亮城(二)蕭雨亦御龍谷再次相遇出城再次相遇蕭雨亦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月亮城(二)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翅朱顏蕭雨亦蕭雨亦蕭雨亦再次相遇出城御龍谷再次相遇月亮城(二)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月亮城(二)出城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出城月亮城翅朱顏出城出城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蕭雨亦再次相遇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御龍谷月亮城蕭雨亦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蕭雨亦出城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