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龍谷

“我要回御龍谷解決一些事情!”莫恪說道:“你在月亮城替我好好守護莫艾!”閔凌峰一臉的不忍,“我跟你一起去!”“不行!莫艾這邊我不放心!”

“可是你現在這種狀態,怎麼可能敵得過御龍谷那麼多的殺手,這三年來,裡面的一切都已經發生了變化……”莫恪自然知道閔凌峰說的有道理。不等莫恪再次拒絕,“今晚我就去王府打探,看看莫艾的情況,然後我們一去,快去快回。”莫恪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又是一陣劇痛,“好!”

閔凌峰趁着夜色潛入王府,夏炎剛剛從莫艾的房間出來。“艾兒!”閔凌峰的出現,讓莫艾一肚子的委屈終於在這一刻爆發,“峰哥哥!”“他沒有爲難你吧?”閔凌峰一陣心痛,“沒有!他現在估計我腹中的胎兒,還不敢對我怎麼樣,只是我現在執意不打掉孩子,讓他有點兒惱火。”莫艾很快收起悲傷,“哥哥他……”閔凌峰點點頭,“我已經知道了,我們已經聯繫上了,我這次來也是想要告訴你,”說着放低了聲音,“我和莫恪明天就要啓程去御龍谷了,你自己定要照顧好自己。”莫艾一聽‘御龍谷’三個字,便明瞭,終究莫恪是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你們路上多家小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等你們回來,況且,夏炎還捨不得殺我!”莫艾堅定的說。閔凌峰點點頭,“那,我走了!”閔凌峰淡淡的說。“峰哥哥,照顧好他!”

莫恪和閔凌峰二人打點好一切,便急匆匆向着御龍谷出發,一路上莫恪的心情很複雜,他知道自己對於秦言雪有太多的虧欠,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親手殺了她,直至今日,莫恪都無法想象如何對秦言雪下手。

兒時的點點滴滴一幕幕出現在莫恪的眼前,有些記憶本已經遺忘,卻在最不恰當的時候出現。這麼多年來,秦言雪的付出,莫恪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曾幾何時,在未來的計劃中也有過她。

被結界保衛的御龍谷還是老樣子,兩人順利的通過結界的阻隔,一路來到御龍谷的中心。“一切都來的太容易了……”閔凌峰提醒着,“或許,她早就知道我會來。”剛到大殿前,一羣殺手便擋住了二人的去路,“我家谷主說了,只見他一人。”殺手指着莫恪。

“哼!那要看看你家谷主的本事!”閔凌峰大聲呵斥着。莫恪不等閔凌峰出手,身體已經騰空,一個巨大的能量氣波,讓衆人抵擋不住,一個個絕世高手,瞬間倒在地上。莫恪的恐怖,讓閔凌峰瞬間石化,着實沒有想到,莫恪怎會有這般功夫。問問落在地上的莫恪,嚴重的紅光也慢慢消失,“你在這等我!我去去就來。”

大殿之上,秦言雪端端正正的坐在谷主的座位上,一身紅色的嫁衣,正是他們成親之日所穿的那件,秦言雪的嚴重並沒有害怕,而是激動和高興。“你回來了!”秦言雪溫柔的說着,莫恪一臉的嚴肅,可是心裡卻說不出的難過,“你爲什麼要出賣我?”秦言雪並沒有理睬莫恪的話,一步步從谷主的座位上走下來,“你知道嗎?這一刻我等了很久,很久,日日想,夜夜盼……你瘦了很多,就如我們兒時第一次見面。”

秦言雪站在距離莫恪一米的距離立定,神情的看着莫恪,“你會殺了我嗎?”秦言雪問道,莫恪沒有說話,“好吧!我現在就告訴你,爲什麼?”秦言雪輕輕地一笑,“在你的眼中從來就只有莫艾一個人……”莫恪充血的雙眼盯着秦言雪:“所以你要殺了我?出賣我?”秦言雪的眼淚順着嬌俏的臉頰流下來,“那夜你送我翅朱顏,我曾後悔。可是!”秦言雪話鋒一轉,“一想到,你和莫艾非兄妹般的感情,我的心就在滴血,我付出了我的一生,卻得不你的愛!”莫恪聽了秦言雪的話大笑起來,“可笑,太可笑了……”雖是笑着,眼角卻掩飾不住淚花。秦言雪有些驚詫,“你竟也會爲我心痛……”說着手中的匕首刺向莫恪,莫恪一個回身,匕首插在秦言雪的胸口不。秦言雪順勢倒在莫恪的懷中,一臉的幸福:“死在你的懷中真好!謝謝你,心裡還有我……”“爲什麼?爲什麼?”莫恪大吼起來。“我不後悔……愛過你……”秦言雪的手還停留在莫恪的臉上,可是卻漸漸失去了溫度……

曾經有個少女,穿着一襲紅衣站在少年的面前,一臉稚氣,“以後,我一定要嫁給你,做你的妻子!”莫恪閉上眼睛,第一次這樣認真的抱着秦言雪,不知不覺中,少年的心,也記得這個驕傲的女孩兒,而今,一個個離他而去,或許,命中註定他只爲仇恨而活……

御龍谷剩下的殺手看見谷主已經死去,也爲多做反抗,同時還是最忌憚莫恪的功夫。莫恪並沒有立刻返回月亮城,而是着手整頓御龍谷,一待就是十幾日。閔凌峰心中惦念着莫艾,幾次催促着莫恪動身,“我們是不是該回去月亮城了?莫艾一個人在那邊,我不放心!”莫恪放下手中的筆,“放心吧!她現在安全的很!”說着將一張小紙條拿給閔凌峰看。“是莫艾的筆跡!”閔凌峰興奮起來,“你什麼時候給她傳書的?”閔凌峰問道,“我給了她一隻傳信金燕幻影!”閔凌峰這才鬆了一口。“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呢?”閔凌峰接着問。“我要將御龍谷的殺手們全部召集回來,組建一支魔軍!”莫恪淡淡一笑,卻不寒而慄,“你要藉助魔軍的力量報仇?”莫恪點點頭,“事到如今,我只能這樣做了!我的日子不常了。”說着望向夜空中的月亮,已經漸漸圓潤起來。

“魔軍幾日能成形?”閔凌峰一臉的嚴肅,“月圓之夜,我會將我的鮮血滴在藥劑裡面,讓殺手們服下,他們會變成半人半魔,而我是他們的再生之主。”閔凌峰點點頭,“那我能做些什麼?”莫恪看了閔凌峰一眼,“保守所有的秘密,立即離開御龍谷,去月亮城,帶着莫艾離開,去這裡。”說着將一個畫好的幻影地圖紙交給閔凌峰。

“難道,要我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你扛嗎?”閔凌峰反問着。“我比你們大,保護你們是我的職責!”莫恪淺淺的一個微笑,卻包含着對他們的愛意。

“一定要活着!”閔凌峰最後也只能說出這樣一句話。“你們更要活下去,莫艾就交給你了!”

御龍谷御龍谷月亮城月亮城(二)再次相遇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御龍谷再次相遇英雄會翅朱顏月亮城(二)月亮城再次相遇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英雄會盛典月亮城御龍谷月亮城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英雄會再次相遇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再次相遇月亮城出城月亮城(二)翅朱顏御龍谷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翅朱顏翅朱顏月亮城(二)再次相遇翅朱顏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出城翅朱顏御龍谷再次相遇月亮城(二)月亮城(二)月亮城(二)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英雄會英雄會盛典出城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月亮城英雄會盛典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蕭雨亦翅朱顏再次相遇
御龍谷御龍谷月亮城月亮城(二)再次相遇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御龍谷再次相遇英雄會翅朱顏月亮城(二)月亮城再次相遇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英雄會盛典月亮城御龍谷月亮城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英雄會再次相遇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再次相遇月亮城出城月亮城(二)翅朱顏御龍谷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翅朱顏翅朱顏月亮城(二)再次相遇翅朱顏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出城翅朱顏御龍谷再次相遇月亮城(二)月亮城(二)月亮城(二)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英雄會英雄會盛典出城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月亮城英雄會盛典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蕭雨亦翅朱顏再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