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雨亦

年三中,蕭雨亦變得沉默。空閒的時候就會坐在懸崖邊上發呆,始終她都無法相信那樣一個人,就瞬間死去,不留下一絲絲的痕跡,不知道過幾個三年,還會出現這樣一個男子……蕭雨亦總會產生錯覺,時間像是永遠停留在龍湖潭的那一刻,自己就像是中了魔咒,而能夠解除咒語的人已經死去。

“爺爺,你找我有什麼事?”蕭雨亦問道,“赤帝的病越來越重,現在急需找到薰渠這味藥!”蕭莊主淡淡的說,“爺爺,薰渠不是那麼好找的。”蕭雨亦並不想去尋找,“我當然知道不好找,否則也不會派你去!不管怎樣,三個月之後必須給我找回來!”蕭莊主大聲的說道。蕭雨亦恭敬的行禮,便匆匆離開。“等等!”蕭莊主說話的語氣好了很多,“爺爺你還有什麼事?”蕭莊主走進蕭雨亦,“雨亦啊!那人已經死了,死了的人,就忘了他吧!”蕭雨亦勉強笑笑:“爺爺,你說什麼呢!我聽不明白,我立馬動身去尋找藥材。”

蕭雨亦回到房中,拿出紅色的錦盒,這個錦盒是莫恪送給她的,曾經裡面裝着一枝薰渠,現在薰渠已經用完了,想來,蕭雨亦的眼淚不由得落下來。

蕭雨亦忽然想到了什麼,薰渠一般生長在人際罕至的懸崖谷底,說不定在莫恪墜落的懸崖底下會有,就算沒有,自己也想找到莫恪的屍骨,終於有理由下到懸崖之下了。

蕭雨亦向着後山跑去,在後山的另一邊,找了一處坡度稍緩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往谷底走。後山雖然是天山醫莊的領地,卻從來沒有人下到谷底,溫度隨着接近谷底,越來越涼,蕭雨亦的行動也隨着體力的流逝慢下來,體力下降,體溫下降,又是孤身一人,第一次蕭雨亦想到死亡,會不會自己就這樣死在谷底,沒有人回來找她……想着想着一陣難過。一陣冷風吹過,蕭雨亦打了個冷戰,思緒被拉回現實,‘莫恪一定也希望能有人把他的屍骨帶回去’想到莫恪,蕭雨亦頓時感到身體的力量在一點點回來。

天色漸漸暗下來,谷底除了石頭就是石頭,植物很少,偶爾傳來幾聲淒涼的鳥叫,蕭雨亦四處張望着,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石洞,讓蕭雨亦有些小喜悅。勉強找了些野果,蕭雨亦躲在山洞中,生起一堆火,默默的咀嚼着野果,‘我一定會找到你!’蕭雨亦心裡暗暗發誓。其實蕭雨亦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回莫恪的屍骨,三年了,自己已經來的太遲,山谷中的動物們肯定早已……蕭雨亦深深地自責着……風陣陣吹過,穿過洞口發出詭異的聲響,蕭雨亦下意識蜷縮着身體。

好不容易熬過一夜,清涼的湖水讓蕭雨亦清醒起來。沿着河流一直走向谷底的深處,植物漸漸的多起來,這裡人跡罕至,很多珍惜的藥材生長在這裡,蕭雨亦很是開心,不住的採集藥材……不覺中,蕭雨亦已經走到深處,眼前的景象讓蕭雨亦一陣驚訝,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瀑布,飛濺的水花,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小彩虹,每一顆水珠都閃耀着晶瑩的光衣服,‘難不成這深谷還有人居住’蕭雨亦有點不相信。芒……正在陶醉之時,蕭雨亦看見瀑布旁邊有一間茅草屋,緩緩靠近茅屋,屋外竟然晾曬着

“有人在嗎?”蕭雨亦喊了一聲,並沒有人迴應,推開茅草屋的門,裡面的陳設雖然簡陋,卻十分整潔。屋中的碗筷都是一個人的,而且是用木頭刻出來的,突然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蕭雨亦趕忙走出房屋……

蕭雨亦還未開口,一根尖細的樹枝已經指着她的喉嚨,“前輩!我沒有惡意!”蕭雨亦注意着脖子上的樹枝,緩緩的說。但是樹枝絲毫沒有放下的意思,蕭雨亦擡起來,看着拿着樹枝的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前輩!”蕭雨亦淡淡的說着,“我只是前來採藥,經過此處,多有冒犯,還請您見諒!”那人一臉長長的鬍鬚,消瘦的佷,基本看不清楚長相。那人放下手中的樹枝,示意蕭雨亦快點離開。蕭雨亦點點頭:“多謝前輩!”就在蕭雨亦經過那人身邊的時候,瞬間停住了腳步,一臉詫異的看着那人,“你,你,你是莫恪嗎?”那人還是不說話,徑直走進茅草屋中,緊閉着房門。蕭雨亦瘋狂的追上去,使勁敲門,“開門!開門!你是不是莫恪,是不是……”一遍一遍的問,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這三年來,蕭雨亦無時無刻不在責怪自己,想象着無數的情節,其中也不缺少他沒有死這樣的奇蹟。

“是你!對不對?”蕭雨亦停下來,無力的坐在地上,“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蕭雨亦真誠的說着,屋中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外面忽然下起雪來,一片片鵝毛般的火花,落在蕭雨亦的身上,鑽進她的身體,“莫恪!莫恪……”蕭雨亦虛弱的呼喊着,寒冷和飢餓,讓蕭雨亦身體的溫度一點點消失,慢慢的失去意識。

下了一夜的雪,茅草屋的門始終未開,蕭雨亦昏倒在門口,次日一早,莫恪打開門,冷冷的看了一眼蕭雨亦,並沒有把她抱進屋中,而是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

蕭雨亦一動不動的倒在雪地上,走了幾步,莫恪還是回過頭來,把蕭雨亦抱進屋中,“不用感激我!因爲你之前救過我妹妹,這是我還你的!”莫恪淡淡的說,沒有一絲的憐憫。

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再次相遇月亮城(二)翅朱顏再次相遇翅朱顏翅朱顏御龍谷御龍谷月亮城御龍谷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蕭雨亦英雄會盛典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出城御龍谷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翅朱顏月亮城蕭雨亦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御龍谷出城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出城英雄會蕭雨亦月亮城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月亮城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月亮城(二)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英雄會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再次相遇月亮城(二)月亮城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盛典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月亮城月亮城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二)月亮城蕭雨亦月亮城蕭雨亦出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御龍谷英雄會月亮城(二)蕭雨亦英雄會盛典出城英雄會御龍谷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翅朱顏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二)出城
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再次相遇月亮城(二)翅朱顏再次相遇翅朱顏翅朱顏御龍谷御龍谷月亮城御龍谷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蕭雨亦英雄會盛典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出城御龍谷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翅朱顏月亮城蕭雨亦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御龍谷出城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出城英雄會蕭雨亦月亮城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月亮城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月亮城(二)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英雄會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再次相遇月亮城(二)月亮城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盛典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月亮城月亮城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二)月亮城蕭雨亦月亮城蕭雨亦出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御龍谷英雄會月亮城(二)蕭雨亦英雄會盛典出城英雄會御龍谷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翅朱顏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二)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