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城

莫艾坐上轎子,心中感慨萬千,三年來,自己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座美麗的月亮城。隨行的人員居然是馨娘,這一點倒是出乎莫艾的意料。馨娘也沒有多說什麼。

閔凌峰在馬車後面尾隨着,等到馬車行到林中再動手。“麻煩停車!”莫艾按照所約定的,在馬車進入森林的深處,便聽得鳥叫信號,叫停馬車。“你有什麼事?”馨娘一臉的不耐煩。“我想下車休息一下,行車太急,我有些頭暈。”馨娘冷哼一聲,“你還真是事兒多啊!”

叫停隊伍,莫艾獨自坐在大樹底下,小心的四處張望,雖然沒有看見閔凌峰的影子,但是剛剛已經以鳥叫聲傳遞了消息。

一聲長長的鳥鳴,提醒莫艾動手。莫艾動作迅速的幹掉距離自己最近的幾名將士,而閔凌峰則直奔馨娘,幾個回合下來,將士們到了一地,就剩下馨娘還再奮起反抗,“賤人!二爺對你如此之好!你還跟外人勾搭!”馨娘說着,劍鋒對準莫艾,莫艾來不及閃躲,就在下一秒“噹啷”一聲,打斷了馨孃的劍。馨娘回頭一看,來人不是別人,而是夏炎。莫艾也愣在原地,沒有行到夏炎會出現,夏炎雙眼充滿了哀傷和憤怒。目不轉睛的盯着莫艾,“你們都退下!”閔凌峰擋在莫艾前面,“夏炎!今日你我便決一死戰!殺了你爲我全家報仇!”夏炎絲毫不理會閔凌峰,“告訴我!你到底是誰?”莫艾不敢直視夏炎的眼睛,不回答!閔凌峰手上的劍依然出鞘,直指夏炎。夏炎一揮手,四面弓箭手紛紛站起來,閔凌峰環顧四周,要是自己稍稍一動,瞬間就會被打成篩子,自己死不足惜,拜拜連累了莫艾。“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放了他!”夏炎指了指閔凌峰。莫艾從閔凌峰的身後走出來,“你說話算數?”夏炎點點頭。閔凌峰急了:“別過去!”莫艾笑了笑,“峰哥哥!我不會有事的!”

“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夏炎又問了一遍,“我是項家的女兒,項莫艾!”“你是爲了殺我?”夏炎不敢相信再一次反問。

莫艾倒是乾脆:“是的!”夏炎一時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自小自己的驕傲和尊嚴,在這一刻跌倒了谷底,“你跟我回去!”夏炎指着莫艾,莫艾上前一步:“好!你放他走!我就跟你回去!”莫艾面相閔凌峰,使了個眼色‘你先走,再搬兵來救我’閔凌峰雖有萬般不想,目前也只能這樣。莫艾再次轉向夏炎,從頭上瞬間摘下一枚金釵,對着自己的腹部,“若你誓言,後果自負!”夏炎氣的雙眼通紅,“放他走!”閔凌峰凌空而起,瞬間消失在山林之中。莫艾放下手中的金釵,“現在我跟你回去!”

“二爺!那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恨了,而且她還是莫恪的妹妹,不殺不行啊!”馨娘在一旁提醒着,夏炎狠狠的瞪了馨娘一眼,“她或者更有用,對付莫恪更有用。”馨娘氣急敗壞,“二爺,你是不是還是不忍心?你喜歡她,下不了手?”夏炎一把阻住馨孃的喉嚨,“你再這樣跟我說話,我就殺了你!”馨娘看着夏炎那雙眼睛,心頭一陣害怕。

莫艾並沒有被關起來,依舊住在自己的庭院中,“我現在是該叫你鳶兒還是莫艾?”夏炎推開門,“只不過是個名字而已!”莫艾倒是平靜了許多,“也對!鳶兒也好,莫艾也好,都是想我死的!”夏炎狠狠的抓着莫艾看了又看,“或許我們小時候還見過?”夏炎冷笑一聲,“要殺就殺吧!十幾年前就該死的!”莫艾笑着說。

“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會讓你看着我是如何打敗你哥哥!”夏炎越說越激動。莫恪沒有說話,滿眼的淚水和仇恨看着夏炎消失在眼前。

時間一天天過去,莫恪和閔凌峰都沒有來,莫艾倒是很欣慰,王府佈下了天羅地網,就等着他們來送死,這樣按兵不動反倒讓莫艾覺得安心。隨着時間一點點過去,莫艾的獨自日漸隆起,夏炎偶爾站在門外看她一眼,也不說話,便又不動聲色的離開。

“項大小姐,在我們王府住的還習慣?”進門的是濃妝豔抹的馨娘,看的出臉上風光得意,莫艾眼皮不擡,專心縫着手中的小衣服。馨娘倒也不生氣,一臉笑容的坐在旁邊,饒有興致的看着,“你還真是什麼都會做啊!”莫艾放下手中的針線:“你有什麼事就請直說!”馨娘揮手示意屋中的侍女們都下去,“我還是挺喜歡你直接的個性。”

“說吧!”莫艾一臉的嚴肅。“你肚子裡的孩子,以後是不可能做王的!”馨娘看向莫艾的肚子:“因爲他母親!”隨後又指了指莫艾。“……我從來沒有想過讓他成爲王!”莫艾淡定的說。

“說的也對,他能不能活下來還得另一說呢!”馨娘輕笑了幾聲,“我也不跟你繞彎子,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我會保住你孩子的命!”“條件呢?”莫艾反問。“條件很簡單,你必須死!”馨娘收起笑容。

“你爲什麼要幫我?”莫艾倒是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馨娘無奈的一笑:“你也知道,前幾日我已經正式入嫁到夏王府,現在是馨婦人。可是我地位低,永遠也坐不上少主婦人,將來的王后。而且……”馨娘面露難色。

“而且什麼?”莫艾接着問。“我年歲大了,已經過了最佳的生育年齡,而且我在做奸細的時候喝了很多避孕的藥水,以後已經不能生育了。”雖然馨娘說的時候,試圖讓自己輕鬆一點,可莫艾知道,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多麼的痛苦。“所以你想,把我的孩子過繼到你的名下?”馨娘點點頭。

“其實這是你最好的選擇。府中知道你懷孕的人不多,我會做的天衣無縫。”馨娘笑道。“他知道嗎?”莫艾反問了一句,“知道!這個主意正是二爺讓我來說的,你對他而言,還是很有分量的,可是,你也知道,他不得不殺你,可你腹中的孩子他想好好的撫養他長大。”馨娘似是在解釋,可這分明是一把利劍,深深刺入莫艾本就遍體鱗傷的心。

“我答應你!”馨娘對於莫艾如此快就答應下,有些驚訝,不過這種事情總是早比晚好。“但是我也有個條件!”莫艾看了馨娘一眼,“說說看!看看我能不能答應你!”“請你以後一定要善待他!”莫艾輕輕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馨娘舉起右手,三指指天,“我發誓,今後定會如自己親生孩子一般照顧他!”“希望你能信守你的承諾。”

入夜了,天空中的月亮躲在雲朵中,遲遲不肯顯露。莫艾呆呆的望着天空發呆,“還沒睡?”夏炎的聲音打斷莫艾,“你來了!”莫艾依舊看着天空,“謝謝你最後還能爲孩子着想。”夏炎的聲音很小,“他也是我的孩子!請你以後一定要對他好!我……我希望他能快快樂樂的成長,做平凡的人。”莫艾轉向夏炎,語氣中帶着淡淡的請求,這還是第一莫艾這樣跟夏炎說話,“我沒有求過你什麼,現在我想求你一次。”莫艾的眼中含着淚水,滿是不捨。

“他也是我的孩子!”夏炎的心在劇烈的顫抖着,他好想衝過去,抱住眼前這個女子,可是他沒有。

另一邊莫恪的軍隊在緊張的打造着,魔王已經逐漸佔據莫恪的身體,頭痛越來越頻發,閔凌峰心中惦記着莫艾,可又放不下莫恪,看着莫恪一天天的變化,心中很是焦躁。“恪!莫艾已經在月亮城時日太久,再不去的話,恐怕她的肚子越來越大,到時候無法動身啊!”閔凌峰趁着屋中僅剩下兩人的空當,趕緊提。“我知道!”莫恪淡淡的說了幾個字。“那我們打算什麼時候行動去救艾兒?”莫恪嘆了口氣,“我想恐怕我們不能去救她!”閔凌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樣的話會從莫恪的口中說出,“你說什麼?她可是我們唯一的親人?!”“她也是我唯一的妹妹,現在大戰在即,整個王府中都佈滿了天羅地網陣,我不想出兵前發生任何的意外!”

“可是……”閔凌峰還想繼續勸說,卻被莫恪狠狠的拒絕:“不要再說了,艾兒也是我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眼下報仇纔是最重要的事情!”閔凌峰心中暗暗下定決心,準備自己獨自去營救。莫恪一眼便看出閔凌峰的想法:“你不是夏炎的對手,去了只會送死,你安心在這建造軍隊,莫艾的事情我有打算。”莫恪一語擊破。閔凌峰無奈只得先聽從莫恪的安排。

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月亮城月亮城(二)蕭雨亦御龍谷月亮城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再次相遇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出城出城御龍谷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御龍谷翅朱顏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出城御龍谷出城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出城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再次相遇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出城出城蕭雨亦月亮城(二)月亮城月亮城(二)英雄會御龍谷蕭雨亦御龍谷御龍谷英雄會盛典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二)蕭雨亦月亮城(二)
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月亮城月亮城(二)蕭雨亦御龍谷月亮城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再次相遇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御龍谷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出城出城御龍谷翅朱顏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御龍谷翅朱顏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月亮城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出城御龍谷出城蕭雨亦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盛典英雄會御龍谷出城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再次相遇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御龍谷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出城出城蕭雨亦月亮城(二)月亮城月亮城(二)英雄會御龍谷蕭雨亦御龍谷御龍谷英雄會盛典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二)蕭雨亦月亮城(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