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城(二)

鳶兒看着眼前熟睡的夏炎,心口一陣陣疼痛,不禁悄然落淚。輕輕從枕頭下面摸出一把匕首,果斷的割下夏炎的一縷頭髮。夏炎從夢中驚醒,一臉驚訝的看着鳶兒,“你……”鳶兒淡淡的一笑,“不經你的同意,要你一縷頭髮。”說着晃了晃手中一縷頭髮,夏炎顯然被鳶兒手中的匕首嚇到了,坐起身來,“爲什麼要在我睡着之後?”夏炎一臉的怒氣。鳶兒把匕首放下,小心的收好那一縷頭髮,靠在夏炎的胸口,“你不用緊張,我是不會在你睡着之後動手的!”夏炎越發覺得懷中的女子讓人害怕。“以後別再這樣做了!”夏炎冷冷的說。

“嗯……”鳶兒淡淡的答應,眼淚無聲無息的流淌,浸溼了夏炎的衣衫,夏炎卻沒有問爲什麼。兩人都心照不宣的避開彼此的痛苦和禁區。

“爺!蓮心教教主求見!”門外的通傳打破兩人安靜,“知道了!”夏炎深深嘆了口氣。“我去看看!”夏炎剛想下牀,卻被鳶兒死死的拉住,“怎麼了?”

“你……”鳶兒勉強笑笑,最終還是放開夏炎的手,“去吧!這個時候來求見,肯定是有急事!”夏炎穿戴整齊,卻沒有立刻離開,“鳶兒,你和別人不一樣!”

“馨娘見過二爺!”夏炎點點頭,“二爺安排的事,屬下已經辦妥!”馨娘擡頭看了一眼夏炎身邊的侍從,並未看見那個神秘女子,心中多有失望。夏炎注意到馨孃的小動作,“馨教主似是在找什麼人?”“屬下聽聞二爺身邊有位貌美的女子……”馨娘並不想隱瞞自己的想法,這一點也正是夏炎看中的,“呵……”夏炎站起身來,“馨娘!你在擔心什麼?”夏炎修長而冰涼的手指,輕輕擡起馨孃的臉頰,一張成熟嫵媚的臉,沒有絲毫的嬌羞。“二爺!屬下擔心的您的千秋大業,其他的,沒什麼可在乎的!”“是嗎?”依舊是迷人的笑臉,“謝謝馨教主的提醒!”

“馨教主提醒的有道理!”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後面傳來,鳶兒一身素衣,隻身一人,卻帶着千軍萬馬的氣勢!夏炎也有些驚訝,“你怎麼來了?”鳶兒緩緩來到兩人面前,“馨教主是二爺的得力助手,自是應該讓她知道,是什麼樣的女子在您身邊!鳶兒見過馨教主!”鳶兒一臉的自信,卻絲毫不失禮儀,“鳶兒姑娘?”馨娘反問一句,“正是,鳶兒比馨教主年紀小,馨教主要是不介意,鳶兒願意叫您一聲姐姐!”馨娘不自然的笑笑,“鳶兒姑娘自是多禮了,鳶兒姑娘是二爺身邊的人,你我便是姐妹!”夏炎莫名其妙的看了鳶兒一眼,但也沒說什麼。

“都坐下說吧!”夏炎招呼兩人坐下,鳶兒自然地坐在夏炎身邊,馨娘只得坐在客座之上,心中的滋味着難受。“馨娘爲我辦事已有5年之久,只是一直在外,很少回到府中!”夏炎簡簡單單的介紹,“常聽下人們談起蓮心教教主馨娘是個美人,今日見了,果真是奇女子!”鳶兒笑言,“鳶兒姑娘過獎了,這幾年,我一直在外辦事,也常聽到鳶兒姑娘的名字,今日有緣相見。”三人頓時有些尷尬。

馨娘上下打量着這位鳶兒姑娘,從外表來看,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漂亮女子,帶着幾分清秀,並沒有什麼驚豔之處,舉手投足之間,帶着幾分大家閨秀之氣。“不知鳶兒姑娘是哪裡人?”馨娘開口詢問,“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人,從小便是孤兒,走南闖北,哪裡都住過……”馨娘顯然對於這個答案很不滿意,心裡更是不明白這樣一位來歷不明的姑娘怎麼會這麼輕易就呆在夏炎身邊。

“那鳶兒姑娘的功夫出自何處?”馨娘依舊不死心,“鳶兒的武功是在一個山洞中無意學到的,不知是哪位仙人,在洞中留下的功夫,也讓我有一番機遇。”“不知是哪個山洞?”夏炎看了馨娘一眼,馨娘意識到夏炎並不想讓別人知道鳶兒的身份。馨娘趕忙說道:“你看我,看見鳶兒妹妹就問個不停,太失禮了!”“……”鳶兒也笑笑。

馨娘回到自己的住處,心裡久久放不下這個鳶兒姑娘,‘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爲什麼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會得到夏炎的如此信任?亦或是夏炎不願意告訴別人?……’一連串的問題讓馨娘不得入睡,“教主,剛剛二爺差人送來這養顏湯!”馨娘看了一眼,“放那吧!”看着馨娘眉頭緊鎖,馨孃的大弟子小天不敢多說話,放下湯碗,站在一旁,“小天,你的那個小同鄉是鳶兒的侍女?”小天忙上前,“回教主,聽說是這位鳶兒姑娘剛來的時候,伺候她的。”“那你去打聽打聽,這鳶兒是怎麼跟二爺認識的。”“是教主!”說罷,小天立刻去辦。

馨娘看看桌上的湯,緊鎖的眉頭並未舒展。站在鏡子前,看着濃妝豔抹的自己,馨娘一陣噁心,曾幾何時,自己也不用這些裝飾,也是輕輕麗麗的一位女子,無情的歲月,留下的只有一道道皺紋,竭盡全力挽留的也只是徒勞,早晚有一天鏡子裡的自己會長滿白髮,一道道皺紋,而自己擁有的只能是悲涼……

“教主!”門外傳來小天的聲音,“進來!”

“問過了?”馨娘直入主題,“徒兒已經問過那同鄉,三年前二爺參加完英雄大會回來的時候便把她帶回了府中。具體是怎麼回事,沒有人知道,就連隨行的侍衛也都不知!”馨娘緊緊地握着拳頭,“教主……”小天小聲的喚了一聲,“你先下去吧!”馨娘淡淡的說。小天剛想出去,“等等,去通知二爺,我在等他!”

慢慢長夜,馨娘坐在自己的房中,靜靜的等着,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始終不見夏炎的身影。

門外再次傳來腳步聲,“教主!二爺,二爺徒兒沒找到……”小天小聲的說,只聽見屋中嘩啦一聲,桌上的茶具全部摔在地上,“滾!”

馨娘試圖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對着鏡子重新裝扮起來,換上一身新衣服,親自出門去找!“馨教主!”巡邏的侍衛紛紛與馨娘打招呼,“你們看見二爺了嗎?”侍衛紛紛搖頭,馨娘越發的焦慮起來,‘難不成在府外給鳶兒建了別院?’馨娘緊緊地攥着裙角。書房、練功房、議事廳、每個內堂她都去看了,‘到底去了哪裡?’馨孃的怒火中燒。

馨娘拉住一個侍女,“鳶兒住在哪?”小侍女被馨娘嚇得半死,“奴、奴、奴婢不知……”“賤人!”馨娘狠狠甩了侍女一個耳光,拂袖而去。

“你怎麼來了?”鳶兒對夏炎的到來有些意外,“很意外嗎?”“今天馨娘回來了,你應該在他身邊纔對啊!”鳶兒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平淡的如同白水。夏炎斜躺在牀榻上,冷哼一聲,“應該做的事實在是太多了,不單單是這一件,做不做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鳶兒換上一身夜行衣,“你去哪裡?”夏炎問,“你不是說過,我去哪裡都不用匯報嗎?!”鳶兒臉上裸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夏炎一臉的不高興,“好啦!只要你相信我就行了!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對你有好處的!”鳶兒溫柔的說道,話遇見,鳶兒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夏炎嘆了口氣,緊隨其後,但他並沒有去追趕鳶兒,而是向着府中的方向走去。馨娘剛想出府,在門口與夏炎撞了個滿懷,“二爺……”馨娘有些驚訝,夏炎皺着眉頭:“這麼晚了你去哪?”馨娘趕忙解釋,“屬下剛想出去看看街上還有沒有賣玫瑰露的……”夏炎上下打量了一番馨娘,“我看你是要去找我吧!”馨娘低頭不語,“走吧!”說着牽起馨孃的手向內堂走去。

出城英雄會英雄會月亮城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蕭雨亦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英雄會蕭雨亦御龍谷月亮城(二)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翅朱顏出城出城出城月亮城英雄會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御龍谷英雄會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出城翅朱顏出城英雄會盛典出城英雄會盛典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翅朱顏蕭雨亦出城月亮城出城御龍谷英雄會盛典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英雄會盛典月亮城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月亮城御龍谷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月亮城(二)再次相遇出城月亮城(二)英雄會英雄會蕭雨亦月亮城(二)再次相遇翅朱顏月亮城
出城英雄會英雄會月亮城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蕭雨亦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英雄會英雄會蕭雨亦御龍谷月亮城(二)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翅朱顏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翅朱顏出城出城出城月亮城英雄會天山醫莊——蕭雨亦蕭雨亦月亮城(二)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御龍谷英雄會天山醫莊——蕭雨亦英雄會出城翅朱顏出城英雄會盛典出城英雄會盛典天山醫莊——蕭雨亦出城翅朱顏蕭雨亦出城月亮城出城御龍谷英雄會盛典再次相遇天山醫莊——蕭雨亦月亮城英雄會盛典英雄會盛典月亮城(二)天山醫莊——蕭雨亦再次相遇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天山醫莊——蕭雨亦翅朱顏月亮城英雄會盛典月亮城英雄會盛典翅朱顏再次相遇英雄會盛典月亮城御龍谷月亮城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御龍谷的新掌門——莫恪月亮城(二)月亮城(二)再次相遇出城月亮城(二)英雄會英雄會蕭雨亦月亮城(二)再次相遇翅朱顏月亮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