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一個不放過

顧若卿下班回到家的時候,看到自己家門前站了不少人,都是附近的鄰居。

“若卿啊,你知道我們這邊要拆了嗎?”其中一個人湊到顧若卿的面前,說道。

“不知道。”顧若卿回答,爲什麼要拆啊,之前沒有一點通知的,會不會是搞錯了?

“今天,的人帶着端木公司的人一起來我們這裡,好像是想把我們這裡改造成度假村,雖然端木公司補償了不少錢,但是這裡畢竟是我們住了一輩子的地方,真的不想走了。”那個鄰居年紀已經是風燭殘年了,在這裡住了一輩子,卻在晚年要她搬出這裡,自然是不願意地,說着說着竟然紅了眼眶。

“是啊,我們都是一腳就要踏進黃土的人了,真的不在乎這麼點錢。”人羣中有人附和。

這片老房子居住的人,基本上都是從年輕時候就在這邊住的,兒女成家之後,也是獨自一個或者和老伴住在這裡,對他們來說,落葉歸根比起錢來更是重要。

顧若卿在他們的話語中捕捉到“端木公司”這個詞,知道端木珏必然是衝着自己來的,這片家園是父母最後生活的地方,也是自己在最落魄的時候可以回來的地方,她自然不會心甘情願地交出這片土地。

“端木珏,我想見你。”顧若卿撥通端木珏的電話,有人專門把他的名片插在了自己的門框上,看來端木珏已經料到顧若卿一定會打電話給他。

“哪裡?”端木珏放下手中的文件,緊皺的眉頭在接到顧若卿的電話之後,煙消雲散。

“隨你。”顧若卿的手捏緊手機,似乎做好了和端木珏魚死網破的準備。

“那就去我第一次帶你去的那家酒吧吧。”端木珏擰眉想了一下,說道。

“好。”顧若卿點頭答應,她已經記不得那家酒吧的地址了,只是隱約記得酒吧的名字好像是叫“後宮”。

“師傅,麻煩去後宮酒吧。”顧若卿上車對司機說道。

司機從鏡子裡看了一眼顧若卿,不像是貪圖富貴,自己作賤自己的人,怎的,現在的年輕人一個個都往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跑呢?

顧若卿感覺到司機的目光似有若無地打量自己,自然明白他想的什麼,不過對一個陌生人也沒有解釋的必要。

後宮離顧若卿的家着實有些遠,再加上堵車,幾乎一個小時纔到後宮酒吧,付了錢之後,匆匆往酒吧跑去。

酒吧的燈光很暗,顧若卿一時根本就看不到端木珏,身邊摟摟抱抱的男女從她的面前經過,男的會吹口哨,女的則是鄙夷地看她一眼,哪來的土包子,穿得跟個糉子一般。

顧若卿站到角落裡給端木珏打電話,可是電話卻關機,又掃了一眼酒吧,似乎也沒看到端木珏,估計是端木珏耍了自己,站起身想要出去。

“喲,小妞,怎麼剛來就要走啊?”一個男子抓住顧若卿的手腕,擡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驚慌失措的表情,心裡惡趣味的自信感騰然而生。

“陸少,這小妞不錯啊,說不定還是個處。”那名男子的身後一個染着黃髮,整個耳朵都帶着耳釘的男子說道。

“是嗎?那大爺今天晚上給你,價格隨你開。”男子嘴上不斷污言穢語,手上的動作也不停,在顧若卿的面頰上移動,再慢慢往下。

“拿開你的髒手,我沒有你那麼下賤。”顧若卿打掉那人在自己身上摸索的手,冷冷說道。

“喲,這小妞有性格,我喜歡。”男子不怒反笑,並不介意顧若卿剛剛的舉動,伸出手繼續去摟顧若卿。

“放開我。”顧若卿在男子的懷裡掙扎,可是卻掙不開男子的禁錮,情急之下對着他的手臂就是一口,狠狠地,帶出血痕。

那男子吃痛,用力甩開顧若卿,顧若卿被甩出老遠,額頭碰到尖銳的桌沿,不斷往外滲着血。

那男子擡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大步走到顧若卿的身爆抓起顧若卿的頭髮,就往酒吧的大廳走去。

顧若卿死死拽住自己的頭髮,她感覺自己的頭髮已經快要和頭皮分開了。

“含賤人,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就敢咬我。”男子將顧若卿甩在沙發上,狠狠地說道,伸手想要拉扯顧若卿的衣服。

“你放手,不要,你放開我。”顧若卿拽緊自己的衣領,剛纔的勇敢早已無影無蹤,只剩下恐懼。

“含賤人就是賤人,既想做又要立牌坊。”男子對着顧若卿吐了一口,表示唾棄。

“哧”地一聲,顧若卿的紗質襯衫被撕裂了一大半,露出白皙的手臂。

衆人歡呼,情緒高漲。顧若卿看了一眼人羣,覺得自己的心都涼了,這麼多的人沒有一個人想要出來幫自己一把,而且隨着她的衣服被撕裂,呼聲卻越來越脯如同中了魔一般地瘋狂,這個世界真的瘋了。

顧若卿抱緊自己的身子,盡力往後縮,拉開她和那名男子的距離。

那名男子似乎也不急着撕裂顧若卿的衣服,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顧若卿的慌亂,慢慢折磨顧若卿。

端木珏到後宮酒吧的時候,看到酒吧幾乎所有的人都圍在大廳的中央,看了看四周好像沒有看到顧若卿,也就往大廳中央走去。

有人眼尖看到端木珏,連忙噤了聲,給端木珏讓路。

端木珏輕鬆地到達了人羣的最前端,在看清那個在沙發裡,衣服被撕碎,額頭不斷流血的女子的面容時,眼裡的怒火幾乎想要把這裡所有的人都千刀萬剮了一般。

可是,那個男子卻偏偏紅了眼睛,盯着顧若卿,全然沒有注意到氣氛的變化,伸手還想要去觸碰顧若卿,後腦勺卻被人結結實實地一酒瓶子砸的血肉模糊,僵硬轉頭,看到端木珏已經黑透的臉,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至,居然嚇暈了過去。

顧若卿看到端木珏,想要衝到端木珏的懷裡,但是又害怕自己的衣服會脫落,還是縮在沙發裡不動。

端木珏踢開男子的身體,走到沙發爆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顧若卿的身上,抱起顧若卿往外走去。卻在往外走的時候冷冷掃了一眼酒吧裡的人,只要是他記得的面孔,他一個都不會放過,至於那個最該死的男人他會有一百種折磨他的辦法。

------題外話------

呼呼呼,看到那個慫男人被砸真心地爽啊。

第81章 鑽戒第52章 順利解決第67章 報仇之心第70章 報答第77章 袒露真心第73章 內衣釦第52章 順利解決第57章 無意義的刺激第59章 妥協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64章 再次相遇第37章 換藥第85章 難以自拔第14章 沒有瓜葛第8章 藥第40章 自殺第80章 愛不愛你第59章 妥協第83章 照片第88章 育兒頻道第81章 鑽戒第38章 發現第8章 藥第43章 利刃相見第81章 鑽戒第33章 墓地第11章 擔憂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43章 利刃相見第3章 車內換衣第16章 短暫溫馨第40章 自殺第9章 請求第3章 車內換衣第51章 南非鬥劫匪第53章 被綁架第88章 育兒頻道第38章 發現第4章 酒吧羞辱第31章 去一個地方第55章 逮個正着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77章 袒露真心第65章 強吻第72章 搶婚第26章 兩男相爭第72章 搶婚第54章 以身相許第21章 恨意的原因第20章 宮皓宇第79章 我愛你第84章 白血病第84章 白血病第74章 旅行第87章 喜報第49章 殺人第50章 三月之限第57章 無意義的刺激第72章 搶婚八十九章 死亡第56章 客廳羞辱第42章 濃烈恨意第47章 衝動擁抱第86章 青山公園第87章 喜報第47章 衝動擁抱第32章 國際百貨第41章 喪父喪母第6章 搬進端木公寓第59章 妥協第4章 酒吧羞辱第69章 毒打第63章 謝謝你,寇準南第81章 鑽戒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58章 懷了孩子第62章 真正離開第4章 酒吧羞辱第4章 酒吧羞辱第32章 國際百貨第21章 恨意的原因第48章 兇猛如狼第7章 禁錮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13章 困惑第65章 強吻第48章 兇猛如狼第83章 照片第68章 陷阱第15章 回顧家九十章 表白心跡第62章 真正離開第63章 謝謝你,寇準南第84章 白血病八十九章 死亡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35章 中槍第1章 公司破產
第81章 鑽戒第52章 順利解決第67章 報仇之心第70章 報答第77章 袒露真心第73章 內衣釦第52章 順利解決第57章 無意義的刺激第59章 妥協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64章 再次相遇第37章 換藥第85章 難以自拔第14章 沒有瓜葛第8章 藥第40章 自殺第80章 愛不愛你第59章 妥協第83章 照片第88章 育兒頻道第81章 鑽戒第38章 發現第8章 藥第43章 利刃相見第81章 鑽戒第33章 墓地第11章 擔憂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43章 利刃相見第3章 車內換衣第16章 短暫溫馨第40章 自殺第9章 請求第3章 車內換衣第51章 南非鬥劫匪第53章 被綁架第88章 育兒頻道第38章 發現第4章 酒吧羞辱第31章 去一個地方第55章 逮個正着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77章 袒露真心第65章 強吻第72章 搶婚第26章 兩男相爭第72章 搶婚第54章 以身相許第21章 恨意的原因第20章 宮皓宇第79章 我愛你第84章 白血病第84章 白血病第74章 旅行第87章 喜報第49章 殺人第50章 三月之限第57章 無意義的刺激第72章 搶婚八十九章 死亡第56章 客廳羞辱第42章 濃烈恨意第47章 衝動擁抱第86章 青山公園第87章 喜報第47章 衝動擁抱第32章 國際百貨第41章 喪父喪母第6章 搬進端木公寓第59章 妥協第4章 酒吧羞辱第69章 毒打第63章 謝謝你,寇準南第81章 鑽戒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58章 懷了孩子第62章 真正離開第4章 酒吧羞辱第4章 酒吧羞辱第32章 國際百貨第21章 恨意的原因第48章 兇猛如狼第7章 禁錮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13章 困惑第65章 強吻第48章 兇猛如狼第83章 照片第68章 陷阱第15章 回顧家九十章 表白心跡第62章 真正離開第63章 謝謝你,寇準南第84章 白血病八十九章 死亡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35章 中槍第1章 公司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