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脫出

一路玩兒命地狂奔,我不敢停歇,事實也不容我停歇,扎紙人已經發現了我,到處在圍堵我,終於,在路口處將我團團圍住。打火機的火也已經滅掉,連我生存的希望也一起滅掉了,我的體力已消耗殆盡,我再也沒有力氣了。月光又被烏雲遮住,四周又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看來,這一片黑暗就是我生命的盡頭。

忽然,我看到我的前方隱隱的有光亮,我求生的慾望在這一刻被再度點燃,我的四肢又有了力量,我開始蓄力,啓動,使出最後的力量,向着光亮傳來的方向猛衝。在一片漆黑之中,我也不知道我撞飛、撞爛了多少扎紙人,根本顧不得那麼多。求生的慾望,迫使我的潛能爆發,我再度狂奔起來,眼看光亮越來越近,我也越跑越快,一直跑到光亮底下,我才停下,鬆了一口氣,整個人癱軟下來。但我不能就這樣放鬆下來,危險還沒有結束,我不停地告訴自己:

“站起來,站起來……”

但身體不聽使喚,我只能勉強的擡起頭,才發現,我面前的光亮就是街口那家壽衣店掛的燈籠!那個又矮又黑的黑老頭正瞪着一雙殺人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居然還活着,命可真大,但就你自己?”

我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身體早已不堪重負,但我奇蹟般的又站了起來。

“你看什麼,信不信我戳爛你,再把你燒成飛灰!”我警告着。

黑老頭似乎在笑,但臉上做出的表情卻是擰眉瞪眼。

“你試試看。”他冷冷地說道。

惡向膽邊生,我劈頭蓋臉的飛身撲向黑老頭,卻撞了個結結實實,如同撞牆一般。我忍着劇痛用手一頓猛戳——不是紙糊的?我有些不可思議地盯着黑老頭,許久,我回過味兒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抓住黑老頭的雙臂:

“黑大爺,不,範大爺,範八爺,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帶我離開這兒,我求求你……”

黑老頭只是死死地盯着我,不發一言。扎紙人已經追到,吼叫着想要過來抓我,但一看見黑老頭,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黑老頭一個瞪眼,扎紙人嚇得轉身就跑,一鬨而散。我看在眼中,確信這個黑老頭不是一般人,我開始死命地哀求……

黑老頭一把推開我,轉身就進到店裡,沒了動靜。只剩我一個人癱軟在地上,一邊傻傻地望着眼前,花籃壽衣四個大字,一邊聽着那不知何時會結束的鐘聲。

鐘聲雖然還在響,但我卻已經徹底絕望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已經失去了時間的概念,黑老頭從屋裡走出,手裡還拎着一個白色的燈籠,上面畫着奇怪的圖案。他一把將我拉起,將燈籠交到我的手中拿好。

“子時將過,鐘聲停下之時,大門就會關閉,你就只能永遠在黑暗中徘徊,小夥子,能不能出去就看你了,拿着引魂燈,向前跑吧。”

我疑惑着看着他,黑老頭點了點頭。

“快點,沒有時間了!”

“啊——?”我愣了一下,不太明白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黑老頭是打算救我?

“還愣着幹什麼,快點,跑!!”

“哦,是……”

我再一次開始了奔跑,我的步伐已經有些不穩,無數次的險些摔倒,鐘聲還在響,夾雜着鐘聲,好像還有一個腳步聲在跟着我,但我管不了那是什麼了。在這無邊的黑暗中,我隱約聽到了一聲嘆息。

……

我睜開雙眼,坐起身來驚恐的大叫,突然不知道從哪裡伸出一雙手,將我死死地摁住,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眼簾——

“爸!”

我漸漸的平靜下來,原來,我已身處醫院之中,那麼之前我所遭遇的一切都只是夢嗎?不,應該不是,因爲太真實了。我感到全身痠痛四肢無力,那是過度奔跑,體力嚴重透支後的後遺症。護士扶我慢慢躺下。醫生匆匆趕來爲我做檢查,確認無大礙,只是單純的燒傷和過度的疲勞。父親與醫生又說了些什麼,醫生點了點頭後就離開了,房間中只剩下了我們父子倆,我看着父親,感覺他蒼老了許多。

“發生什麼事了?”我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你手拿着一個燒壞了的燈籠昏倒在高速路旁,頭上有瘀傷,身上有燒傷、血跡,揹包裡還有一大把的冥幣。好心市民路過,報警把你送到醫院。”父親的回答簡短冰冷乾淨利落,讓我感到有些失落。

冥幣?嗯,是哪個老闆找給我的錢吧,當時沒仔細看,不過即使看了,也許視線裡的也只是普通的鈔票而已……

“我昏了多久?”

“一天一夜。”還是一樣簡短的回答,“這七天來你都去哪兒了?”

“我……”我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我該怎麼說呢,照實說?父親不會信的,不止父親不會信,也沒人會信,只會說我腦子壞了,精神出了問題。我只能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記得了。

我們二人陷入了沉默。許久,父親起身戴上帽子,就要離開,在他走到門口時,我叫住了他。

“我媽呢?”

“死了,你出走的第二天,她心臟病發作,送到醫院搶救無效……”父親不帶一絲感情地敘述着母親的離世經過。

聽到噩耗,我感到悲痛欲絕,想不到我連母親最後一面都沒看到。我想知道母親是否有什麼遺言留給我,正想開口問,忽然我發現,父親的脖子上有一處紅點,不對,是吻痕!我頓時火起,攥緊了拳頭。

“我媽真是病死的?”

“你什麼意思?”父親聞言,把目光冷冷的射向我的眼睛。

“什麼意思?”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力量,我翻身下牀,衝到父親面前,與他面對面,“有哪個當爹的,在老婆死了,兒子失蹤的情況下還會去和女人風流快活?”

“你說什麼?”父親也被我激怒了,他瞪大了眼睛,喘着粗氣——在小時候,不知道多少次他都用這樣一個表情責罵他的下屬、母親和我。

“我說什麼,我看就是你和那個女人亂搞才把我媽氣死的!!!”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狠狠地打在我的臉上,我感到左臉火辣辣的疼痛,同時,一股怒火在我的心中熊熊的燃燒,我揮起拳頭,狠狠的將父親打倒在地。我們吵架的聲動驚動了幾乎整個樓層,引得無數人側目旁觀。

“你敢動手打你老子?”父親有些不敢相信。

“我不僅打你,我還要打死你給我媽陪葬!!”

我怒火沖天,幾乎喪失了理智。如果不是來了十幾個人拉住了我,我也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我無法再動分毫,儘管我還想動手,但十幾個人將我死死的拉住。我只能憤恨着看着父親,轉身離去的背影,聽着他狠狠地罵了一句:

“我倒底造了什麼孽了,怎麼生了這麼一個混帳東西……”

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九章 突圍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二章 豔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頭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二章 豔遇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三章 迷情第二章 豔遇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七章 買東西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六章 黑老頭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章 犀照第二章 豔遇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圍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二章 豔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七章 買東西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二章 豔遇第五章 迷街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頭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十一章 脫出
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九章 突圍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二章 豔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頭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二章 豔遇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三章 迷情第二章 豔遇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七章 買東西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六章 黑老頭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章 犀照第二章 豔遇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圍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二章 豔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七章 買東西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二章 豔遇第五章 迷街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頭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十一章 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