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黑色是襲擊者密實的鎧甲,白色是凱姆?特軍翻飛在風裡的斗篷。兩支軍隊就這樣剎那間衝撞到了一起,在凱姆?特後援軍從後面坡道衝下來圍聚到奧拉西斯身周的瞬間,對方黑色的軍隊浪潮般從前方包抄過來。

數以萬計的軍隊。

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靠近的,之前的交戰聲完全掩蓋了他們過來的蹄聲,爲了避免揚起沙塵他們是用極緩的速度推行的,顯見,那批潛伏在沙裡的襲擊者不過是這批軍隊到來前一個拖延時間、混淆人視線的犧牲品而已。

但這些人是怎麼預知凱姆?特會有後援軍隊趕到的?這一點連奧拉西斯自己都所料不及,從他看到援軍出現時眼睛裡的神情就能感覺出來。

這到底是些什麼人。

來不及思考更多,因着身後一道風聲。頭下意識一低,邊上人斜揮出一刀架在那把險些刺到她脖子的劍上,頭也不回朝她一努嘴:“快走!”

蘇蘇急忙從他砍殺出來的那快空隙奪路逃出,試圖跟上前面撕殺突圍的隊伍。但很快又無措了,周圍混亂的殺戮,伴着瀰漫的沙塵早已辨不清哪裡是敵哪裡纔是安全的一方,而整支軍隊的主心——奧拉西斯和路瑪,此時根本就找不到一星半點的蹤跡,到處是震天的吼聲和兵刃交錯聲,除了刀光劍影和一閃而過的身影,根本無法辨別得清誰是誰。

她記得交戰前奧拉西斯說過,一衝過去別的動不要去管,一口氣殺出條路突破對方圍困即可,因爲對方這樣的陣勢勢必早已驚動了敘利亞防衛,而趕來匯合的那支軍隊的統領也說過,一個叫俄塞利斯的人,不但派了他們過來,也在當天發了信要求敘利亞派兵過來接應。所以在目前對方人數遠高於己方的情形下,唯有殺出生天,朝敘利亞人過來的必經之路方向趕,纔有機會重新扭轉這場突發性襲擊的主控權。

但蘇蘇卻陷入了連方向都辨別不清的境地。

從來沒有面對過這樣的場面,成千上萬人的戰爭,排山倒海的殺戮,沸騰的恐懼,陌生……陌生的攻擊……陌生的感覺……茫然地由着駱駝在混亂中四處亂竄,下意識地用之前奧拉西斯讓人給她的武器胡亂抵擋着四周時不時出現的攻擊。一團亂麻,就像在迷霧翻騰的荊棘堆裡行走,身上什麼時候多了幾道傷痕都不曉得,混亂的聲音和混亂的空氣,她覺得窒息。

突然身下的駱駝一聲驚叫。

來不及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它高大的身軀猛地一晃,頭努力揚起試圖維持平衡,身體卻不由自主朝下倒去。

倒地瞬間,蘇蘇一躍而下,險險避過它身體的壓迫,就地翻身在離它一步開外從地上站了起來。還沒站穩,一道銳光從眼角處直飛過來,伴着犀利的風聲直劈向她的頭顱。

身後是那把半插在沙中微微顫抖的扇形利刃,朝她後背方向敞開的刃尖,就像沙漠上張開的一整排薄削的牙齒。身前便是這把飛劈過來的刀刃,割開身旁一名士兵頭顱的同時席捲到她的咽喉,果決快速,沒有半點停頓。

閃退是死,不閃也是死。

閃念間的猶豫,迎着刀劈來的方向站穩身軀,手猛一擡起,一把抓住那道即將舔上自己臉龐的利刃,隨之而來一陣劇痛,在那道冰冷將手掌撕開的瞬間驀地從掌心蔓延開來。

同時被撕裂的,還有大腦裡那片被塵沙所模糊的混沌。

“殺手要懂得儘量避免直面戰爭,因爲那會讓你變成一個戰士。”

“戰士不好麼?”

“花這些錢,不是爲了把你們僅僅培養成一個戰士。”

“總有情況所迫不得不去面對的時候,到那種時候怎麼辦。”

“那就讓自己成爲戰士裡的殺手。”

一腳踢下激起股濃厚的塵土,看着那個用刀劈向自己的男子臉色微微一滯,腳尖踮起插進沙礫中那把利刃的把手環。輕挑,刃身起,銀花似的半空一個旋迴,落下瞬間右手閃電般伸出,一把抓在把手上,在那人意識到不對猛地朝後退開的剎那一字揮出!

一道暗光。

一片豔紅。

倒地的時候,那人眼裡的光是不敢置信的,那是在他上半身還沒同下半身徹底分開的時候。

‘我是誰……’血絲沿着薄薄的刃口一點一滴朝下淌,蘇蘇的右手抖得厲害。來不及從自己這系列舉動中回過神來,突然轉身一切,削開身後又一名襲擊者飛撲過來的身軀,沒有停手,朝前一氣刺出,直直插入隱在他身後他同伴的頭顱。

‘爲什麼我腦子裡會有那些東西……’收手,擡起用力一抖,連接在扇形刀刃尾部的鎖鏈從黃沙裡颯然而起,當空一個盤旋,蛇尾般掃開阻擋在面前的重重身影。

‘爲什麼我會這些……’又一道刀光從頭頂壓下,伴着聲駿馬的嘶鳴。

沒有擡頭,手一顫,那把‘刀扇’陡然間張得更開,而她身形就勢滑倒在地,眼看着劍光從頭頂一閃而過,那人胯下駿馬的腹部突然在她手中的利刃下完全撕裂。

一些血濺在了眼睛裡,她閉上眼睛,手卻沒有任何停頓地將‘刀扇’的刃尖推進那個從馬背上跌落的騎手的身體。

‘我是誰……’她再一次問自己。

沒有答案,除了這一連串精準狠辣的動作。

身周的空氣一瞬間凌厲了起來,她感覺到了周圍的視線,那些在混戰中曾經因爲她的弱小而將她忽視了的視線,此刻忽然之間悄然集中了起來,敵方的,還包括凱姆?特那些因人數懸殊而在撕殺中逐漸浮躁起來的軍人。

“颯——!!”一陣脆吟,破空十多把利刃突然不約而同朝她方向劈來!

扭身險險避開那些武器的襲擊,一道暗光倏地從腳下出現,朝她身體直切而來。蘇蘇迅速收回擋着那些武器的手,翻轉‘刀扇’朝下猛地一壓,兩把武器擊撞到一起的剎那,她整個人借力朝後用力躍開。

落地一個旋身,劈倒邊上斜出的襲擊者,藉着‘刀扇’尾部的鎖鏈將前面衝過來的人一氣揮開,同時身旁有凱姆?特士兵揮刀砍出,將那些試圖持續攻擊她的人用力擋住。

終於得以歇了口氣。

喘息。

‘刀扇’上的一把齒折斷了,手臂隱隱一絲疼痛,閃避掉剛剛那波攻擊的同時,她不可避免地受了傷。

右手卻是不抖了,安靜握着那把尖銳沉重的武器,像是同這東西融合成了一體,只是這突如其來的力量,顯然,在救了自己的同時,又將自己推向另一種意義上的險境。

“呣……”身旁突然一聲低低的呻吟。

在一道身影從蘇蘇面前頹然倒地的時候,她看到不遠處一個人從一堆屍體間慢慢爬了起來。很慢的動作,卻在周圍一片撕殺的人影中突兀得有點扎眼。

因着她一頭紅髮,陽光下火一樣一團緩緩飄動的短髮。

很奇怪的裝束,不屬於凱姆?特,也不屬於這批襲擊者,甚至蘇蘇敢肯定就在不久前那地方還沒有這個人,因爲她頭髮的顏色和她身上的衣服是這樣的惹人注目。她像是剛睡醒似的,揉着自己的頭髮,朝邊上有一下沒一下看了幾眼,及至回過頭面向蘇蘇方向的時候,她半斂的眼睛驀地一睜,繼而,蒼白的臉色慢慢透出抹激動的紅。

而蘇蘇亦是一呆。

她見過這個女子,就在不久前,她剛剛見過她,在天和地間拉出的那道幻想中,雖然稍縱即逝,但蘇蘇看得非常清楚。

她是那道海市蜃樓裡出現過的女人,那個在幻境中站在高得需要把脖子仰得發酸才能看到頂的建築前的女人……

愣神間,暗光一閃,紅髮女子面前一道身影突然出現,一聲不吭朝她猛力砍去。

蘇蘇一聲驚叫。抓緊武器正待出手,卻見那女子一個不緊不慢擡起手裡漆黑烏亮一柄東西,對準那個襲擊者的身體。

很怪異的東西,沒有鋒,沒有刃,它甚至連一根棍子都稱不上。

只是在對方靠近她身體的瞬間,從最前端那道柱體中驟然噴出一連串亮得耀眼的光點。

光點盡數沒入那個襲擊者的體內,蘇蘇看到他身子隨之一陣劇烈的抖動,伴着雷鳴般的轟響。然後倒地,不是他一個人,還包括他身旁幾步開外的所有人。一些淡淡的白煙從他們身上散出,隱隱散出一股似臭非臭的味道來。

很熟悉的味道,正如這紅髮女子的樣子,她手裡的怪異武器,她的動作所帶來的感覺。

片刻的怔忡,而周圍一片死寂。

“突圍!!!”不知道哪裡猛響起一聲低吼。沒來得及回神,整個戰場突然間更爲混亂起來,有一處明顯的鬆動,整個勢頭集中一點朝那個方向推進,而那片黑色包圍圈在短暫的遲疑過後驀地收緊,開始不斷朝中間逼近。

紅髮女子的身影很快被人羣所吞沒。

最後一眼看到她,蘇蘇感覺她身後有一道身影正朝她襲去,她沒有任何感覺似的朝前走,在人流的帶動下。而蘇蘇沒辦法給她任何警告。

直到人羣將她視線完全擋住,她突然有種想找到那個紅髮女子的強烈衝動。

轉身朝那個方向跑去,剛一回頭,眼前劍光一閃。

漆黑色的劍光,一晃間貼近她的臉,帶着股森冷的風流過,然後同她手裡的‘刀扇’交纏在一起。‘刀扇’的齒咬着劍身,劍漆黑的刃在‘刀扇’上刮出一道蒼白的傷痕。

“森……”手指一瞬間變得有點僵硬,蘇蘇擡頭看着那把劍的主人:“是你們……”

森似乎也微微一怔。手轉,劍鏘然脆吟從‘刀扇’間滑了出來,激起一串火星,映亮了他的眸子:“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和你無關。”

他看了看她。不語,收劍徑自從她身旁走過去。

“蘇蘇小姐!”冷不防邊上一聲叫喊,一騎駱駝從蘇蘇身旁跑過,同時駱駝背上那名凱姆?特士兵朝她伸出一隻手:“快上來!快!”

蘇蘇暗驚。剛要出聲提醒他危險,耳旁一道黑光閃過。

駱駝背上的士兵身子隨之一滯。從上頭掉下來的時候,森的劍已收回,而蘇蘇手裡的‘刀扇’同時揮出,對着他直劈了過去。

“鏘!”反手一劍,穿過‘刀扇’刃和刃之間的縫隙,正指着蘇蘇的臉:“別打了,你不是我的對手。”

蘇蘇的目光閃了閃。

沉默着低下頭,再次擡起,手上的‘刀扇’突然啪的一聲從中間分開。

一半依舊留在右手上,而另一半握在左手,左手的方向對着森有些愕然的眼睛。

‘圈裡每個人都有大大小小不一樣的武器,6是我的武器,我右手是一隻殺人的拳頭。左手是等待的……’‘因爲它快得讓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輕重。’

森的身形急速後退。

趁勢逼近,兩把分裂的‘刀扇’在蘇蘇的兩手間像兩團盛開的銀色花瓣,花瓣是犀利的,每一條邊都是一道鋒利的口。她擡起,在欺近森身體的瞬間朝他刺了過去。

而他嘴角忽然輕輕一揚。

怔。手裡的‘刀扇’卻已經同他手中的劍直接撞上了,劍在他手中一道迴旋,她甚至沒看清他是怎麼做到的。

虎口處一陣巨痛。

脫手,兩把‘刀扇’從她手裡直飛了出去,噗噗兩聲扎進沙礫,而原本挺拔堅韌的刀鋒,竟只剩下了一半。

驚愕只是一瞬。

眼見他手裡漆黑色劍身一斜,蘇蘇迅速後仰,一扭身險險避開,同時腳猛地擡起,勾起一蓬沙子朝他臉上撒了過去。

森的頭朝邊上偏了偏。抓着這個機會,蘇蘇朝他身後急速飛奔了過去。因爲就在剛纔,她一眼掃過的時候重新發現了那個紅髮女子的蹤跡。她似乎是被打暈了,橫躺在地上,那把奇特的武器就落在她手邊。

直覺,這個武器可以幫到自己,雖然不知道這種武器究竟怎麼用。

閃過數道襲向自己的刀光,那把武器已在眼前幾步之遙的距離。腳一點地正要朝那把武器飛撲過去,眼前一道黑影輕輕一晃,在她吃驚之下猛收住步伐的時候停在紅髮女子身邊,一腳踏在那把武器上。

蘇蘇蹙眉。

爲什麼……森這個男人,他的速度快得不像是一個人……

他站在那裡看着她,安靜得不像是身在戰場。忽然他朝她身後看了一眼。

而蘇蘇幾乎是立即隨着他的目光回過頭。

不由自主。

隨即瞳孔一縮。

視線所及一道小小的黑影驀然間在眼角劃過,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頭上猛地一記重擊。

第三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三十九章第三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番外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引子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五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七章第三十章第三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十六章第二章第三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三章引子第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十八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九章第三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三章引子第十七章第三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四章
第三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三十九章第三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番外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引子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五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七章第三十章第三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十六章第二章第三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三章引子第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十八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九章第三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三章引子第十七章第三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