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乒的一聲脆響。

利器狠狠扎入,身影扭曲,鏡面扭曲。

原來一切,不過是透過銅鏡在混亂視線裡的投影而已。

明顯可以感覺到三名襲擊者身形的停滯。

就在這同時一道身影貼着眼角飛馳而過,停下瞬間,那個半跪在地、目光還沒從碎裂鏡面移開的襲擊者突然抽搐般一抖,一聲不吭朝地上滑倒。

沒有任何停頓,轉身一道暗光從那疾風般閃出的身影手中射出,蘇蘇只覺得喉嚨口陡地一鬆。雖然那釋放的感覺稍縱即逝,因爲仍被另一根鏈條緊纏着,並且因着其同伴的失手而立即加重了手裡的力道。

不過已經足夠爲蘇蘇釋放掉那股被衝上大腦的血逼出的壓力。

隨着一根鏈條一分爲二鏘然從脖子上鬆脫,不待緩過氣,她急速抓住那半根還未滑脫的鏈條,反手,轉身朝這收緊手裡鏈條試圖將她拖向自己的襲擊者撲面擲出!

襲擊者條件反射擡手擋住自己的臉,手指下意識鬆開,蘇蘇乘機一扭身鬆脫這最後一根束縛,不等那人回神反擊,一把抓住那根鏈條蛇行抖開,照着他的腦門猛地抽去。

卻在離他臉不到一指長的距離,眼看着他身子突然朝後一仰。

鎖鏈落空,尖銳的斷頭在地上撞出一聲脆響。

陡然一股極強的不安。

原本緊合着的帷幔在這同時無風而起,散開,顯出外頭露臺一團混沌的暗中幾道身影來回一個閃現。

伴着那些身影的是幾點流動的光,無聲刺破空氣筆直貫穿而入,自上而下天羅地網般將蘇蘇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的身形罩住。

一時間的愣神,肩膀驀地一緊。

突如其來的暗襲電光般襲近她衣服的瞬間,蘇蘇整個人被肩膀上所施加的那股力量一帶,不由自主反轉身體,與此同時,尚暴露在利器襲擊範圍中的肩被一雙臂膀順勢護住。

銳光,旋轉,銀髮,血花。

眼看着一些暗紅色的東西透過辛伽白色的袍子飛綻而出,然後腰上陡然間被重重地一撞。

很重的一下撞擊。

重到辛伽護着她的身軀猛晃了一下,重到心臟似乎從咽喉裡直衝了出去,重到蘇蘇有種感覺,她感到自己要失去些什麼了……

而那也僅僅是她失去意識前所能感覺到的最後一點東西。

******清醒過來的時候,火把在眼前跳躍着一層柔和的色彩。

頭很疼,而這樣劇烈的疼痛讓蘇蘇一時分辨不出自己究竟在哪裡,四周光線閃爍不定,像一團攪拌在黑夜裡的霧氣。直到意識到是躺在自己的房間,她看清頭頂一雙暗紅色眸子,透過那層霧般的光靜靜注視着她的臉,帶着種讓人感覺不透的神色。

這感覺在這樣的夜色和光線裡,莫名讓人有種無法說清的不安。

下意識坐起身,卻隨即感到腰部以下一陣斷裂般的痠痛。大腦連同視線一瞬間清晰起來,隨即留意到這房間有點異樣的乾淨。一人高的銅鏡被撤走了,留下的空地讓房間顯得有些空曠。新換上的帷幔在風裡散發着淡淡曼佗羅的香氣,地板和桌面火光裡微光流動,就像這男人新換上的衣服一樣纖塵不染。

手指不自禁伸向他的肩膀,那塊她看着他被利器刺破的地方。指尖剛觸到衣料,隨即一縮,而辛伽似乎對此視而不見。

蘇蘇側頭避開他的目光。

擡眼望見蹲在門邊木架上的小禿,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毛有些亂,安靜匐在架子上不動,歪頭對着她的方向,一雙豆似的眼珠裡閃着人般若有所思的暗光……

錯覺?

臉頰上忽然一陣細微的划動。

回過神,臉隨着辛伽的指尖轉向他的方向。他撥着蘇蘇垂在眼角的髮絲,眼底依舊是一成不變的安靜。

“感覺怎麼樣。”他問。聲音很輕,他看着自己的手指。

腰下的痠痛感又強烈了一些,蘇蘇換了個姿勢,縮起腿:“那些人在哪裡。”

開出口才發覺自己的聲音沙啞得讓自己都感到吃驚,而辛伽聞聲微微一笑:“他們,我已經讓人處理掉了。”

“處理……”眉梢輕挑。

“就是處決。”指尖滑過皮膚,蘇蘇突然感覺一道冰冷的寒。不由自主一個戰慄,卻不知道這感覺究竟是因爲什麼。

“不留一個活口麼。”隨口問了一句,她感覺他的目光微微閃了閃,不過,只是感覺而已。

“抵抗太大,我不希望你再受到更多的傷害。”

臉倏地一紅,蘇蘇擡眼迅速看了他一眼。而他的目光依舊對着自己的手指,淡淡的,像口清澈卻望不透底的井。

有點奇怪的感覺,卻又說不出這奇怪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似乎從清醒那一瞬起它就一直包圍着她,像團似有若無的霧,卻又無法漠視它的存在,不論心理還是身體:“那都是些什麼人。”她又問。維持着一種比較不奇怪的口吻。

“米底人。”辛伽回答。視線從手指移向她的髮絲,手指在她臉頰和髮絲間遊移着,而他似乎對此樂此不疲。

一陣沉默,蘇蘇垂下眼簾。

而他接着又道:“他們以爲你是雅塔麗婭。”

蘇蘇重新望向他:“你殺了他們的族長,所以他們要殺了你的妻子。”

“不,他們想以她來脅迫我從米底撤軍。”

目光輕閃,因爲忽然想到了那個終日以面紗蒙着臉的女人,以及她和他之間詭異的婚姻關係。而那個時候的自己如果換成她,將會怎樣。

“可是你讓他們吃了一驚,蘇蘇。”他道。

蘇蘇不語。

作爲那個女人相處多年的丈夫,辛伽究竟知不知道雅塔麗婭的力量,那種只是看着一個人,便能將這人隨便控制於無形的力量。他從沒有提起過。

而這力量會更讓人吃驚。

思忖着,低頭下意識捻着自己的髮絲,卻在同時肩膀冷冷地一觸。不等回過神,頭已貼在辛伽的胸膛上,這樣突然而來的一個舉動,讓心臟不由自主猛跳了一下。蘇蘇掙扎了一下試圖擡起頭,卻被他另一隻手輕輕摁住。一絲腥甜的味道透過衣料從他身體悄然滲出,反扣到他手腕上的指猶豫了一下,轉而撫向他的肩膀。

“蘇蘇,”指尖像氣息從背脊滑過,他的聲音聽上去有點奇怪。這又讓蘇蘇奇怪地不安起來。她想看看他這會兒的眼睛,哪怕只是一眼也好,可是他的手指很溫柔,卻始終令她擡不起頭。

奇怪的感覺……奇怪得蘇蘇的心臟不由自主地跳得很艱澀,以至不得不張開口用力吸了口氣,以緩解那股壓在喉嚨口稀釋不去的氤氳。

然後聽見他繼續開口,以那種很輕的安靜,很怪異的冗緩。他說:“我們的孩子沒了,蘇蘇。”

氤氳散開,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層無法觸摸得到的空白。

蘇蘇看着眼前這片雪白色的布料,隨着他的胸膛上下起伏,裡頭隱隱那些似有若無的甜腥依舊在鼻尖纏繞着。她想擡起頭,想做些什麼或者說些什麼,最終在片刻的沉默過後,她聽見自己喉嚨裡輕輕滾出幾個模糊而安靜的字眼:“哦,是麼。”

“你似乎並不吃驚。”感覺不到他的心跳,他的聲音聽上去依舊和他深井似的眸子一樣的平靜。

忽然覺得有點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那層不安被明瞭化後的釋然。閉上眼,蘇蘇道:“因爲我原本就沒有打算要它。”

“合了你的心?”

“是的。”

“可我說過,它是我的。”

“你從來要求一些不屬於你的東西。”

被他拈在手心的一縷發驀地一緊,片刻,又慢慢鬆開:“蘇蘇,你總是這個樣子。”

“什麼樣子。”

“強悍得讓人生厭。”

眼睛睜開。

白色的髮絲白色的衣服依舊阻擋着自己的視線,嘴脣感覺着他心跳透過皮膚隱顫出的震動,一下又一下,平穩,幾乎細不可辯:“那麼我應該怎麼樣說纔對。”

“真的無所謂?”

“那件事能避免麼?”

“不能。”

“那麼有所謂又能怎樣。”

“你讓我覺得費解,蘇蘇。”

“我累了。”

辛伽沉默。

一遍又一遍用手指撥着她的發。直到髮絲一根根在他指尖斷落,鬆開手:“……好好休息。”

“好的。”

話音未落,他已起身朝門外走去,轉身的時候銀髮掃過蘇蘇的嘴脣,那種冰冷的針刺般的感覺。而蘇蘇始終也沒能再望見他的眼。

直到門砰然一聲在他身後合上,一口氣從蘇蘇嘴裡長長吐出。

身體還維持着剛纔被他抱在懷中的那個姿勢,失去原來的依靠,她手撐着牀沿,垂頭看着自己的髮絲被風吹着在腳踝間纏繞,鬆鬆散散,像她這會兒不知道該集中在哪一點的意識。

‘我們的孩子沒了,蘇蘇。’簡簡單單,淡淡然然。淡到讓人感覺不出一點突然,就象幾天前他以着同樣的口吻,突然若無其事地告訴她她有了他的孩子。

每一次都突兀得讓人無所適從,而她不知道他那種表情和聲音究竟代表着什麼。說話和做事,很多時候總是憑着直覺來的,而無法去憑直覺來感覺的人,會讓人不安。這個讓人不安的男人所帶給她的讓她不安的孩子,現在,沒了。很輕易的,就像它突然出現時的樣子。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應該是釋然的,辛伽和她的孩子,那是他所能給予她的最大的諷刺。

他一直都那麼樣的愛諷刺她,不是麼。

可是心臟那塊本應釋然並鬆弛下來的部位,卻依舊被一種奇怪的感覺包裹着,似有若無,卻又讓人無法漠視。

明明當時有個聲音說,它終於成了一個不存在。在辛伽淡淡對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可從意識裡迴轉出來的時候,她卻聽到另一種聲音,一種讓她感到惶然的聲音。

撕裂般的聲音。

那聲音在說:你失去它了。

她在這聲音裡不知所措。

不是痛苦,不是害怕,不是恐懼,不是不安……只是一種遠遠的空白,空白裡那個聲音在反覆不停地說:你失去它了。可如果從沒有過期待和接受的打算,那什麼叫做失去。

她到底失去了什麼。

一個他所給予她的諷刺。

一個他用迷人的嘴脣淡淡吐出的詞。

一個他漫不經心卻又狂妄得讓人生厭地宣稱出的他的所有。

她在茫然些什麼。

這種陌生而奇怪的感覺又是什麼。

腰部又一陣酸澀的疼痛。下腹冷冷的,冷冷地隱痛,冷冷地空洞,這種剛纔一直被她刻意忽略掉的感覺,而現在她知道,原來它叫做失去。

可爲什麼還是想吐。

反胃,那種強烈的,排山倒海般的感覺。手抓着牀沿無法動彈,怕一動那塊壓抑在胃裡的東西就會擠壓出來,然後透過她的嘴,鼻子,耳朵……任何一個可以讓它得以宣泄的地方朝外噴灑。心跳陡然加快,因着小禿在木架上不安撲打出的聲音,在這死寂的空氣裡像一股股颶風般在耳邊咆哮,擴大。

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從辛伽離開的一刻,從大門在自己眼前合上的那瞬,這種感覺就將她包圍住了,就像之前那種淡淡的不安,隨着辛伽的眼神似有若無又無所不在地將她淹沒。

窒息。

手指一陣尖銳的疼痛,又在這瞬間將這疼痛直刺進心臟。她痛得想抽氣,可是沒有氧氣,所以張着嘴也吞不進一點空氣。

爲什麼會這樣……像魚被踢上了岸,可是她對此沒有任何解決的方式。

亂了……

手指幾乎要掐進牀單,全身開始發抖,不受任何控制地發抖。這讓蘇蘇接受不到氧氣的心臟疼得更加尖銳。她開始發慌,試圖擡起頭,頭頸處的血卻象是凝固住了,動得無比艱澀。嘴裡想發出點什麼聲音來打破周遭凝固般的死寂,可是她看得到小禿撲打得四散的毛,它驚恐的眼神,它不斷開合的啄,但是聽不見,亦發不出任何一點聲音。

之前它翅膀那些排山倒海般的撲打聲似乎在瞬間被從空氣中剝離了,就在那疼痛從指尖刺進她心臟的一剎那。視線變得模糊起來,一層滾燙的東西在視野內晃動,緊貼着眼角搖曳着,拼湊出一些零碎混亂的圖,這感覺讓她異樣恐慌。

用力地抓着牀單,用力張着嘴,用力吸氣,用力地試圖從喉嚨裡掙扎出一點聲音。

只是空氣在通過咽喉的同時就被一層無形的東西阻隔了,聲音也是。她瞪大雙眼看着小禿,小禿停止了撲打,縮在木架上一動不動看着她,身影是模糊的,隨着蘇蘇視線內那團凝聚不散的東西微微搖晃。

有什麼東西要從胸腔裡爆裂開來了,如果依舊不能讓那些空氣從咽喉裡進去,或者出來一點的話。

小禿突然一陣驚跳。

門開,一道身影走了進來,帶進走道一陣清冷的風。

及至辨清來者,脫力似的,蘇蘇無聲朝地上栽倒。

身子還未落地,已被兩隻手用力捉住,一帶間捲進他的胸膛,他的呼吸是亂的,眼神也是。一種從未在這妖王眼中窺見過的亂。

一直以爲,他的眼睛是拒絕着表達的,那些對他來說毫無價值的表達。

眼裡那團模糊的東西裂開了,蘇蘇的頭撞在他的肩膀上,它因此從眼角內朝外撲落。而蘇蘇不解的,在眼角里,它燙得讓人難以忍受,滑下眼角,卻一路冰涼。就像這男人輕掃在她臉頰上那些同樣冰涼而柔軟的發。

“你又回來做什麼,辛伽……”嘴裡吸進了空氣,她發現自己終於能夠從喉嚨裡發出點聲音,即使那聲音是喑啞的,比剛醒時那會兒更可怕的沙啞。

他不語,只是一手環着她的頭,一手環着她的腰,那麼靜靜抱着她,像是抱着個孩子。這感覺仍是奇怪的,對於蘇蘇來講,就像之前那安靜目光裡閃爍着的某些東西。陌生得讓她感到奇怪,奇怪到讓她不安。可是卻又真切地貪婪於這種奇怪所帶來的溫暖,溫柔的暖,暖得眼裡那些模糊的東西一再從眼角滾落,又不斷從眼底滲出,無法用自控去約束。

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心底涌動着的那一種情緒,空白,遙遠,捉摸不住……在得知失去了那個不該存在的孩子之後,一瞬間清晰了,似乎近在眼前,讓她失控,讓她窒息,而她始終也無法明白這感覺對她來說意味着什麼,即使是在眼前這男人的懷裡,他所帶給她的異樣的感覺裡。無法明白,正如無法理解這男子去而復返後自己吸進氧氣般的釋放,以及他眼底流動着的,除去淡然和妖嬈外更多一些的陌生東西。

而那東西讓蘇蘇突然間用力地抓緊了他,就像剛纔怎樣用力地呼吸着那些被他釋放進來的空氣。

然後貼近他的耳朵,低聲道:“我很害怕……”

他的眼睛輕輕一眨。

感覺到了,卻沒能窺知更多,蘇蘇朝他貼得更近:“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麼……”頭鑽進他的頸窩,手指收緊,看着一些殷紅色的液體從衣領內無聲溢了出來,帶着新鮮的甜腥,同她眼內落出的液體悄然混合到一起:“是你,還是別的一些什麼。”

“很多時候我都無法解釋給自己聽。”

“辛伽,我恨你,”

“你爲什麼總是要讓我感覺到害怕……”

“爲什麼……”。

“王!”

門外侍衛一聲通報,蘇蘇有些忘形的手驀地一滯。

側眸便撞上辛伽一雙若有所思的眸子,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那一片被血勾勒出的痕跡,再次將目光移向她,眉梢輕挑:“什麼事。”

“赫梯使者求見。”

目光微閃,卻並沒有從蘇蘇的視線中移開。手指從脖頸划向她的臉頰,輕拭,一絲微涼隨着他指尖的動作散開:“說我就到,帶他去那個地方等着。”

“是!”

門外腳步聲迅速遠離,辛伽回頭看着門,不語。他的肩膀被一隻手緊緊纏着,脖子也是,每一寸肌膚清晰感覺着懷內那柔軟身體急促的心跳和溫度,而他看着大門的那雙眼睛內暗光流動,卻讀不出任何情緒。

******每當會晤一些比較重要的人,將他們安排在自己的寢宮和巴爾庫納斯神廟之間那座不大,但至少擁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宮殿裡,這似乎已經成了辛伽不經意間一個維持多年的習慣。

這座有些年頭的建築,之前它原本是巴爾庫納斯神廟未建前的雛形,從兩代以前的亞述王開始,他們放棄了對它的利用和擴建,轉爲帝王會晤各國賓客的私人場所,並且還別有意味地稱它爲尼納塔,意爲戰神殿。

很古老的一座宮殿。

到辛伽這一代,反覆的修整已經掩蓋不了歲月在它身上撕拉出的痕跡,那些班駁陳舊的色彩,還有經年累月積壓出的時間的味道。每每從大門前那兩座神獸間走過,便會讓人有種從時間長河裡穿梭而過的錯覺,而這亦是辛伽所莫明貪戀的一種感覺,那會讓他想起很多東西,一些被記憶刻意抹去,又若有若無殘留在腦海某個不易被打攪的深處的東西。而這也正是他每次從這裡引領着那些各有所思的客人進入時,所沉迷於品味的。

“在想什麼。”拈着酒杯坐在曾經那個男人所習慣坐着的椅子上,身後響起一陣腳步聲,以及那道同腳步一樣慵懶的嗓音。

辛伽沒有回頭。

依舊那麼坐着,看着窗臺樹枝被光拉進來的斑駁的影子。

椅子的角度正對着窗。

在那個男人主宰着這地方一切的那段日子,每次辛伽被帶到這裡,都會看到他這樣坐着,背對着自己,或者其他任何人。這似乎是那男人獨處時的一種習慣,而現今成了他的。很奇怪他幾乎沒有遺傳到那個男人的任何東西,卻原原本本保留着此人這許多不爲人所注意的微小習慣。

他痛恨這些習慣,但總是有意無意地會去做,就像明知道會疼痛,在一些時候,他還是忍不住要做一些會讓自己疼痛的事情,那會讓自己有那麼一點真實的存在感。

輕抿一口酒,一道陰影從頭頂壓迫過來,帶着那人身上淡淡野草的味道。那個國家的人把擁有這味道的花叫什麼來着,對,鬱金香:“知不知道你每過來一次,我要爲此冒上多大的險,曼邇拉提。”開口,站起身回過頭。

曼邇拉提低頭避開辛伽的視線:“這地方很漂亮。”隨手拿起桌上的石膏瓶,很快目光似乎被上面那些精緻的花紋吸引住了,仔細看了看:“烈……”擡起頭:“烈,你的父王?”

“對。”

眉梢輕挑:“這麼舊的東西還保留着。你還在想他,辛伽。”

“我不會想念一個死於酒醉的帝王。”

“哦,”微微一笑。掂了掂瓶子,自言自語:“死於酒醉,我還以爲是你親手殺了他。”

辛伽目光輕閃。

片刻,嘴角輕輕一揚:“謠言你都信,曼邇拉提,這麼說你同你姐姐的那些事情,莫非我也要把它們當真。”

“那些,”又笑,目光再次移回到那隻石膏瓶上,輕輕搔了搔自己的下巴:“真的假的,我倒是無所謂。”

辛伽不語。推開椅子從他身邊走過,起手,將曼邇拉提手裡的瓶子輕輕抽去。

轉身想將它放回到桌子上,靠近桌邊手突然一滑,瓶子落地,啪的一聲碎成無數雪白的石沫。

曼邇拉提似乎吃了一驚。看了看地上那堆碎石,擡頭重新望向辛伽。

半晌垂下頭,用髮絲遮擋住自己那一半正被辛伽注視着的,傷痕累累的臉:“可惜了,這麼美的瓶子。”

“你來見我就是爲了對我說這些?”

“可惜了,那個孩子。”

很突兀的一句話。本已走到椅子邊,辛伽驀地迴轉頭,直直望向他。

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

半晌,他低頭坐下:“你消息倒是靈敏得很。”

“我只是比較關心你而已。”

嘴角牽了牽:“這不是你該關心的。”

“怎麼可能不關心,我們現在是一體的,不是麼。”輕嘆口氣,曼邇拉提灰色的眸子裡卻閃爍着懶懶的笑,可半張露在髮絲下的臉又分明地似笑非笑。他就用着這樣古怪的神情望着辛伽,直到對方一雙暗紅色眸子裡流動出相似的神情,眼底的笑微斂:“有時候你的確叫人感到有點猜不透,辛伽。而猜不透的感覺,你知道的,你我都不喜歡。”

一口喝乾杯子裡的酒,目光依舊是微笑着的,辛伽點點頭:“你想說什麼,曼邇拉提。”

“這次你讓我有點吃驚。”

笑笑,不語。

“我知道它的存在,無論怎樣,對你來說是個錯誤。”

依舊不語,辛伽望着他,安靜的臉上讀不出一絲情緒,似乎閃爍在他眼底唯一的東西,就是對曼邇拉提這番話的興趣。

曼邇拉提將臉側的發掠向耳後。

露出本被髮絲遮擋住的另一隻眼,在周圍一片扭曲不平的傷痕間,看上去像流動着層暗金:“而你究竟是怎樣說服自己做到的,辛伽。親手,把它抹去。你是怎樣說服自己做到的,我很感興趣。”

“呵呵……”

舉杯,杯子對着光,在指間緩緩轉動,光影閃爍,折射着那雙暗紅色眸子水晶般閃爍不定。辛伽望着那隻暗金色的眼:“我只是不能死而已。”意味深長的目光,意味深長的話音:“爲此我可以做到更多。”

“更多什麼。”

他垂下眸子:“看着吧曼邇拉提,看着就好。”

曼邇拉提看着他:“如果她知道了,你知道會怎麼樣。”

目光片刻的凝滯。

從曼邇拉提到辛伽的距離,從上至下,這年輕的王者這樣一種角度這樣一種神色,有種說不出的美麗。

那是曼邇拉提所爲之沉迷的,尤其是面對着這樣一種對手。

這種感覺可以讓人心跳加快。

沉默將近半杯茶的時間,沒有得到任何回答,意料之中的答案。

曼邇拉提走到辛伽的椅子前站定,俯身,嘴脣貼近他的臉龐:“你要的究竟是什麼。”

辛伽側眸輕掃一眼:“對於我這樣身體的人來說,你覺得我想要的是什麼。”

這次沉默的是曼邇拉提,面對着這樣的目光這樣的回答,突然不知道該繼續說些什麼。

於是直起身徑自從他身邊走過,及至走到窗臺前站定,一陣風突然從窗外灌入,將他一把波浪似的發吹得四散飛起。

而身後隨即又響起辛伽的話音:“那邊安排得怎麼樣了。”

“利比亞?”

“對。”

“當然是如你所願,辛伽。”

“這麼快就在利比亞邊境佈置好了,你的速度倒也快。”

“我的軍隊並沒有去利比亞。”

頓了頓:“爲什麼。”

曼邇拉提回頭對他微微一笑:“我讓他們北上了。

目光輕閃。

沒有贊同的表示,亦看不出任何的不贊同,辛伽交叉起手指,看着他的眼睛:“說說你的理由。”

“與其封鎖利比亞的後援,不如切斷從努比亞過來的兵力。雷伊和薩露賽瑪誰比誰更難以預料一些,辛伽。”

沉默。片刻,點點頭:“你說得對。”

“而你對此戰真的有把握麼?”見到他要起身,冷不防又問了一句。

辛伽又緩緩坐下:“如果沒有,我不會讓你出兵。”

“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對你說,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說來聽聽。”

“聽說那場瘟疫死了不少的人。”

“沒錯。”

“雖然說凱姆?特爆發瘟疫對你我來說是特契機,但你不覺得這對我們的人來說相對也是在冒險。”

不語,若有所思望着他,片刻,輕聲道:“把俄塞利斯從孟菲斯帶出來的那些人,最近怎麼樣。”

“他們,很好。”

“那就是了。”

“什麼意思。”

“那場瘟疫對於除了凱姆?特之外的人來說,都不會有事。”

“你又讓我不懂了,辛伽。”

“那就不要費心思去多想,我親愛的曼邇拉提。”

再一次長久的靜默。

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半晌,指尖輕釦窗臺:“辛伽,”

辛伽擡頭看了看他。

“你有什麼隱瞞着我麼。”

“爲什麼這麼問。”

“突然的心血來潮。”

“哦,”點頭,辛伽笑:“小朋友突然感到擔心了是麼。”

“你知道我不喜歡看到你這種樣子。”

“爲什麼。”

“我喜歡一切美的東西,但有一種美,對我來說不存在欣賞,只有威脅。”

“那是指我麼?”

“我不知道。”

“知道嗎,”

“什麼。”

“我卻很喜歡看你現在這種樣子。”

輕吸一口氣。

似乎對此並不感到意外,曼邇拉提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轉而將目光移向窗外。

“我想我們之間不存在什麼秘密,”半晌,辛伽道。

曼邇拉提笑了笑。

“就連最重要的那些你都已經知道了,雅塔麗婭的那些話,我們共有的那些秘密,”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從這男人背光的臉部輪廓移向自己的手指。手指交疊着,誰都看不清它們彼此間在做着些什麼,包括他自己:“我還能瞞你些什麼。”

嘴角牽了牽,曼邇拉提直起身:“但願如此。”

“當然,我一直期望我們可以合作愉快。”

曼邇拉提垂下頭。這樣沉默着站了片刻,直起身徑自朝大門走去。經過辛伽身邊,側眸看了他一眼:“不要忘了你對我的保證。”

辛伽默不作聲回望着他。

直到他轉頭繼續朝門口走去,坐直身體,辛伽原本交叉着的手指一根根悠然分開。

每個關節一道深深的痕跡,而視線依舊安靜停留在曼邇拉提的背影上,目不轉睛:“當然。”

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引子第十四章引子第三章引子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三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八章第三十八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三十八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第十章第三十三章番外第九章番外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章第三十九章引子第十六章引子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三十八章第三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
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章第二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引子第十四章引子第三章引子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三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八章第三十八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三十八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第十章第三十三章番外第九章番外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章第三十九章引子第十六章引子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三十八章第三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