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焚燒的感覺,從心臟,直到手指每根最敏銳的神經。無法抑制的躁亂,那股燃燒在血管裡的火,她想撕扯些什麼,是捆綁住自己手腳的那些繩子,還是自己起伏扭轉在這張柔軟大牀上的身體……

嘴裡溢出一些低低的呻吟,屋子裡沒有別人,她可以稍稍的放縱一下自己。可是隨即發現這隻能讓自己周身的血液燃燒得更加徹底。

用力拉扯着手腕上的繩子,血液涌進手掌,那些疼痛是她所需要的,她需要清醒。

那個該死的赫梯人……

以爲這次肯定會被丟進監獄,可是他們卻把她帶進了這個房間,這個她曾經的監獄,後來的房間,而現在,顯然又成了她囚籠的房間。

蘇蘇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會是什麼,她看着房間裡一切熟悉的擺設,還有一些若有若無的熟悉氣息。吸一口氣,房間裡的一切變得扭曲,她的身體也是,她在這張巨大的牀上扭曲着自己的身體,除此,腦子裡一片空白,間歇的混亂,血液又一陣沸騰,她看着手腕上的繩子和被繩子勒的腫脹的皮膚,想撕裂……

“咔。”

門開,放進一絲微涼的空氣。突兀間令蘇蘇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她看見一抹修長的身影從外頭慢慢踱了進來。白色的長袍,白色的長髮,隨之而來一股淡淡的氣息,那股熟悉得讓她手指微微發抖的氣息。

她曾試圖永遠逃離這讓她迷惑的氣息。

辛伽……

只是默唸出這個名字,喉嚨突然便變得很乾。她目不轉睛望着他的嘴脣,他殷紅得彷彿要滴出血來的嘴脣。他亦看着她,用他那雙闇火般流光微轉的眸子。

“爲什麼要這麼做,蘇蘇。”他問,聲音淡淡的,卻讓她的血液在皮膚下涌出一層細細的浪潮。

她輕輕吸了口氣,不語。

“什麼都做了……蘇蘇,什麼都做了……”走廊的風輕輕拂着他的長髮,在身後幽黑的門洞間拉出一絲絲晶瑩的銀白。他反手合上門,一字一句:“我真想殺了你,你這個……你這個鬼東西……”

蘇蘇望着他的眼睛。

他眼睛裡淡淡的目光依舊讓人讀不出任何東西。可眸子裡那層暗紅色的光澤更亮了,隱在他睫毛下,睫毛微微顫抖,目光一層層讓她血液發燙。

而他沉默了下來。

一步步走到她身邊,隨着距離的接近,空氣裡充斥着他的味道,糖一樣的誘人,卻又帶着種讓她想用力撕扯些什麼的霸道。

眼角發燙,他的身影在她眼裡變得有些模糊,不太好的感覺。然後再次聽見他開口:“好了……”他說,聲音低啞,帶着種從未有過的疲憊:“你贏了蘇蘇,你贏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終於從喉嚨裡掙扎出些模糊的聲音,蘇蘇很快發現,自己的聲音不比辛伽好上多少。

沙啞,像是幾天幾夜沒有喝過一滴水的渴。

渴望着……

“知道麼,蘇蘇,”他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掠開她額頭的髮絲,似乎沒有看見她眼底的渴:“我曾經有過一隻寵物。”

蘇蘇不語。

抿着脣,感覺着他冰冷的手指從她額頭撫向她的脣瓣:“柔軟……”他說。眼底暗光閃動,他將目光輕輕移開:“那是一隻獵豹,征服米底各部落後他們敬獻來的供品,你知道的,那種金色的,柔軟的東西……”指尖沿着脣角滑下,在她起伏的頸窩間留連:“很柔軟,可是很危險,它們有着世界上最誘人的線條……也有着世界上最犀利的尖爪。”湊到她耳邊,輕輕道:“美麗而危險……”

蘇蘇一聲喘息,幾乎是身不由己。

他笑。

低垂着頭抓住她兩條無法移動的手,髮絲從臉側垂落,絲絲縷縷交纏着她散落在牀上一片濃黑的發,他望着蘇蘇的眼睛,嘆息:“連眼睛都那麼相似,那麼的誘人……”身子伏下,氣息撞進蘇蘇的嘴,鼻尖貼着鼻尖的距離:“那麼的毫不掩飾的需求和抗拒。”

蘇蘇閉上眼睛。感覺到他的氣息慢慢遠離,而他的指尖依着她手腕的線條輕輕滑下,勾向她胸前起伏的線條,再次激起她血液裡一層無法剋制的漣漪:“矛盾的結合體。所以我很喜歡它,”片刻的停頓,他又道:“但不是那個危險的它。”

“我要它的溫柔和順從,這樣一種氣息讓我着迷的動物。而不是它尖銳的牙。所以我試圖馴服它,那隻美麗而危險的野獸。”

手指微一用力,在蘇蘇的脖頸上。她用力掙扎了一下。

他笑:“可是很難。那種天性中的野,深入骨髓的不羈。寵着它,它漠然接受,鞭打它,它冷眼承受。”手指放柔,勾勒着她比指尖更柔的線條,看着她臉色逐漸泛紅,在他指下輕輕顫動:“這真是種很痛苦的經歷不是麼,蘇蘇,我嘗試着各種方式去給它愛,它給我的,只有疼痛的一瞬間的溫柔,和它的爪尖。”

“後來,我殺了它。”

“得不到的溫柔和順從,我只能將它撕碎,因爲除去那些,它只剩下威脅。他們對我說,辛伽,永遠永遠記得,不要留下任何你的威脅……我記得,用一些疼痛換回的深刻。”

“可是現在,我卻留下了一件。”

“我抹不去的威脅……”“蘇蘇,”

“我的獵豹……”

他的手突然再次捏在她的腕上,很用力,用力得幾乎讓雙腕失去疼痛的感覺。

於是蘇蘇再次掙扎。

而這次,他望着她的眼睛裡沒有一絲笑意。

“對你怎樣你都無所謂,蘇蘇……你的眼睛,你的目光,有時候我真的很想毀了這種美……”

“可是我辦不到,”

“在我親口讓他們把你活着帶回來的時候我就明白,”

“我做不到……”

“你贏了蘇蘇,”

“你這頭驕傲的豹子……”

“你的美麗……”

“你的危險……”

“我清楚你的所有就像瞭解我的一切……”

“我們是一類的蘇蘇……”

“讓我殺了你……”話音突然轉輕,輕得近在耳畔,卻幾乎讓人無法聽清:“否則……就讓我愛你……”

低頭,他吻住了她的嘴脣,沒有任何防備。卻又彷彿等候和準備了太久,那麼何須防備……

蘇蘇的手一陣劇烈的顫抖。

想說些什麼,喉嚨口乾燥而僵硬,硬得像塊頑石。

想做些什麼,可是手被緊緊束縛着,根本動彈不得。

血液裡那些活躍的東西開始尖叫,她的嘴纏着他的脣,遊移,那些活躍的東西匯聚到了她的嘴脣,輕輕戰慄,她同時感覺到他嘴脣的顫慄。

他突然用力壓下了自己的嘴脣,還有身體。

蘇蘇一聲低哼,在他體溫燙向自己的一瞬。

暴風驟雨般的狂亂,狠狠的力道,在她張口吸氣的瞬間他將舌尖侵入了她的嘴裡:“蘇蘇……”吸吮,輾轉,他滾燙的嘴脣貼着她冰冷的耳垂輕輕地吟:“蘇蘇……我的蘇蘇……”衣服碎了,他的手就像獵豹瘋狂的爪,肆意侵襲着她肌膚的每一寸領地,直到用力進入她溫潤的身體。

她的痙攣,他低低的咆哮。

瘋狂地貼近,瘋狂地用力。

瘋了一樣的辛伽……

而她也瘋了。

瘋狂地用自己唯一可以動的腰肢貼合着他的身體,瘋狂地在他的瘋狂中尖叫,直到他的嘴脣瘋狂吞沒了她的聲音。

瘋狂得忘了誰是誰。

醒來,陽光同包圍着自己身體的那個懷抱一樣的溫暖。臉上纏着些銀白色的髮絲,輕輕吹開,於是看到他的臉。

安靜地睡着,很沉,像尊與世無爭的美麗雕塑。

光斑隨着帷幔的晃動一下一下滑在他臉上,那些忽明忽暗的輪廓,還有鬢角一層透明般的軟。

手和腳已經恢復了自由,蘇蘇動了一下,手腕傳遞出昨晚被自己勒破後的疼痛,那部分被他握在手心裡,以一種幾乎不爲人所察覺的溫柔。

抿了抿脣。

試圖轉身避開他身上那層愈發讓自己沉迷的氣息和溫暖,頭側了一下,卻又在他臂膀起伏的線條間迷失了本意。她再次望向他的臉,他微微開啓着的脣離她很近,一擡頭就能碰觸到的距離。殷紅,隱露出裡面白淨的齒,像是種無聲的誘惑。

她慢慢擡起頭,他的氣息一點一點的接近。嘴脣的溫度,嘴脣的氣息……

“王。”門外突然一聲通報,音調雖然不高,卻突兀得令蘇蘇的手一抖。

迅速閉上眼,在感覺到那張臉上睫毛微微顫動的時候。

片刻,沒有得到任何反應,門外的通報聲又大了些:“王!”

擁着自己的懷抱動了動,她感覺到辛伽甦醒後噴灑在她頸窩的氣息。他抱着她的手收緊,嘴脣貼在她髮絲上。

掌心不由自主熱了起來,她一動不動。

第三次通報聲響起,辛伽鬆開手下牀,把門推開。

“什麼事。”倚着門框,他看着那名侍衛官低頭跪在地上的身影。

“烏穆司大人回來了,已在偏殿等候多時。”

“他回來了,”目光輕閃:“有沒有說什麼。”

“他說森大人在底比斯發現了那個紅頭髮女人的下落,並且他已經和底比斯的依哈奴魯取得了聯繫。此外……”擡頭看了辛伽一眼,又望了望他身後,這名侍衛官欲言又止。

辛伽跨出一步,將門在背後稍稍合攏:“說。”

“烏穆司大人還讓臣轉告,他在回來的途中接到消息,米底部落一些人同守軍發生衝突,聯合……”

“好了,”蹙眉,突兀出聲打斷他的話,辛伽朝他擺了擺手:“告訴他,我這就過去。”

“是。”

轉身進屋,一眼望見蘇蘇抱着雙腿坐在牀角看着他。

身上依舊是一絲不掛的,白色的肌膚映着身體上新舊的傷痕,她捏着自己的手腕,濃黑色長髮從臉側垂下,一縷縷將那片雪白分割。

從沒見過哪個女人,身上有着這麼多的傷痕,可是這樣的傷痕在這樣的身體上又彷彿是世間最誘人的圖騰……

“醒了?”合上門,他朝她走了過去。

蘇蘇不語,也不動。

直到牀邊站定,辛伽朝她伸出一隻手:“過來。”

手剛碰到她的臉頰,而她隨即觸電般朝後一退。

他眼裡一道暗光閃過。

一把扯住她的頭髮將她拉向自己,不等她反應過來做出任何抵抗,一雙脣已用力壓在了她的嘴上。

用力地輾轉,用力地將自己扯着她髮絲的手滑向她的後頸,再沿着那道柔軟的線條撫向她的背。呼吸加重,因着她近在耳側急促的呼吸。

整個房間內迷亂的呼吸。

突然身體猛地一震。一把將她推開,辛伽站直了身體。嘴角一絲暗紅色液體滑了下來,他下意識揚起手,及至望見蘇蘇的目光,手頓了頓。

“很難,是嗎,”轉而用那隻手拭去嘴角的血跡,他看着她的眼睛:“我和你。”

蘇蘇的嘴張了張。

似乎想說些什麼,可眼底稍縱即逝一抹凌亂的煩躁,讓她再次抿緊嘴脣。

辛伽俯身拾起地上的衣服披到身上。再擡起頭,暗紅色的眸子一絲懶懶的笑:“沒關係,我可以等。”

輕甩長髮,他轉身走了出去,像只漫不經心的獵豹。

他說她是獵豹。

他自己何嘗不是。

一樣的誘人,一樣的危險。

所以本能地抗拒,在面對那種危險的誘人的時候。

蘇蘇摸着自己的嘴脣,嘴脣上殘留着他的血液,殷紅,溫潤。染在手指上,她將手指塞進嘴裡。

很甜……

門突然再次被打開,無聲無息。

蘇蘇擡起頭。

走廊裡不見了原先的守衛,只有一道身影靜靜站在那道黑洞洞的門口。

黑色的長裙,黑色波浪般的長髮,曼妙得無懈可擊的身影。

蘇蘇舔乾淨手指上最後一點血跡,望着那道身影。她知道那人在看着她,即使臉上蒙着那樣厚厚一層紗。

隨手抓起牀上那件被撕爛了的衣裳,抖開,輕輕包住自己身體:“雅塔麗婭……”

一隻手捏着只銀光閃爍的東西,一隻手搭着門框,雅塔麗婭紋絲不動站在原地,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

那隻銀白色的東西是隻面具,辛伽的,它上面那對簡單卻又存在着某種說不清感覺的眼洞,至今令蘇蘇記憶猶新。雅塔麗婭把它捏得很緊,因爲指關節看上去隱隱泛白。

慢慢的蘇蘇聽見一些細碎的聲音從她面紗背後傳了出來,聲音很輕,肩膀隨之一點點抽動,她細長的指甲剝啄在門框上,發出的聲響令那些聲音聽上去更加模糊。

像是某種變調的呻吟,又有點像哭……空落落迴盪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一種讓人不太舒服的感覺。

然後聽見她一聲長長的嘆息。

很沉,像是試圖把所有沉重的東西都從這聲嘆息裡排泄出去的感覺。片刻後手指從門框上滑落,她一步步走向蘇蘇:“你到底爲什麼會在這裡……爲什麼……”

話音聽上去有些發抖,蘇蘇一時不能確定自己是否要回答,因爲她的語氣聽起來並不像是在問自己。

隨即聽見她繼續開口:“是的你不會知道,現在這樣子的你,是永遠不可能知道的。”自言自語般的低喃,她在牀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面對着蘇蘇:“他愛你,是嗎。”

有點突兀的一句話,蘇蘇怔了怔。然後聽見她低低的笑:“他愛你,我看得出來,你逃離尼尼微的時候,他六神無主的樣子。我的辛伽,從小到大我從來沒看到過他那種樣子。可是,”慢慢扯下臉上的面紗,一股腐爛的味道隨即從那張破敗不堪的臉上散了出來。她用她那隻僅存的眼睛看着蘇蘇:“如果他知道你是誰,他是不是還會繼續這樣愛你。”

蘇蘇將目光從她咄咄的視線中移開,低下頭,突然又將頭迅速擡起:“我是誰。”

她臉上抽動的表情似乎是在笑。沒有正面回答蘇蘇的問題,只是用那隻渾濁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盯着蘇蘇的臉,像是在研究什麼有趣的東西:“也許是對他的報應,”她頓了頓:“還是對我的一種諷刺。呵呵……他有多愛你,對我就有多諷刺,蘇蘇……”一陣沉默,突然擡頭放聲大笑,牙齒是雪白的,可是包在沒有脣的嘴裡,卻讓人不由自主一陣寒意:“他原來是會愛你的,他原來是會愛的!哈哈……哈哈!”笑得身子亂顫,幾乎直不起身子。

這笑聲讓人控制不住的有些焦躁。

蘇蘇不由自主站起身:“你錯了,他根本……”

“根本什麼,”輕輕打斷她的話,雅塔麗婭依舊目不轉睛望着她,片刻,鼻子裡發出一聲低哼:“你這樣看着我,你的眼睛在試圖對我說些什麼。可是不,蘇蘇,你現在想的,和我現在說的,完全是兩回事,信不信,我們可以打個賭。”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站起身,同她兩兩相對:“我想殺了你。”

話音未落,蘇蘇突然從原地直飛了起來,一頭撞到身後的牆上,震得幾乎一下子閉過氣去。

眼前一陣發黑,像是被一些無形的手牢牢禁錮着,蘇蘇兩腳懸空,雙手分開整個人離地數尺緊貼在身後那堵牆壁。

手腕用力掙扎了一下,隨即被反彈回牆壁,用了多大的力量,承受了多大的反彈。

“咔!”手骨部位一陣鑽心的銳痛。

“爲什麼那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個樣子,”吸了口氣,她聽見雅塔麗婭在下面低聲開口。

若有所思望着蘇蘇的臉,她的表情帶着點費解,又似乎隱隱一絲受傷的痛楚。這表情忽然讓蘇蘇感覺有點熟悉。

她似乎在哪裡見到過這樣的表情,面對着面,就像面對着一面鏡子……

耳邊再次響起雅塔麗婭的話音:“總是勉強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就像很久以前那樣。輪迴,沒有讓你變得更聰明些嗎。”

蘇蘇突兀一陣疼痛。

不是因爲手臂,那更像是一片混沌的茫然裡閃電般一道利刺劃過。不可捉摸,但清晰無比,就像那時這女人嘶吼着問自己她美不美時……那個瞬間心臟一剎而過的那種疼痛。

“知不知道我爲他做了多少。”靜默半晌,那女人又接着開口:“那些付出的,那些失去的,”輕輕踱着步子,她看着在牆壁上掙扎不停的蘇蘇:“我一直以爲那些是他最想要的,”目光閃了閃,笑:“卻原來,他所需的僅僅只是我失去的那部分東西而已。”

蘇蘇別過頭。

幾乎可以明顯感覺到她滾燙的視線在自己臉上一分一毫的遊移,那種無所遁形的感覺,她突然很怕直視這張臉。

“你說我有多蠢。”雅塔麗婭似乎沒有留意到她眼裡的焦躁和抗拒。

手指動了動,於是蘇蘇原本側到一邊的臉,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又撥了回來。她被迫再次對上雅塔麗婭的眼睛,還有她一張被笑容扭曲得更加詭異的臉:“而這愚蠢還是由你來告訴我的,蘇蘇,這更讓我覺得自己的可笑。”

“可是……如果不這麼做,”收回視線,她低頭,捏着面具的手指用了點力。

指尖在那張面具上狠狠劃過,依次勾勒着它的眼睛,它的嘴脣:“他會消失……是的,消失。你有想過他消失在你身邊的日子嗎,蘇蘇,對了你感覺不到。遺忘總是美好的,它能讓你不再記得很多讓你刻骨銘心的東西,忘了他曾經對你有多重要,重要到寧可毀了自己的一切,只換取他停留在你身邊的時間哪怕只是延長一個瞬間也好。”話音突然一停,在蘇蘇極力試圖從她的支字片語裡辨別出一些同自己的關聯的時候,她突然擡起頭:“可是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儘可以在屬於你的快樂裡忘記一切地生活下去,爲什麼要到這裡來?誰帶你來的?!你知不知道你到這裡來會毀掉一切?!說啊!你到底是怎麼來的!!!說啊!!!!!”

蘇蘇沉默。

看着她那隻逐漸狂亂起來的眼睛,還有她隨着呼吸一下一下抽動的嘴。無法與之對視的眼,醜陋到極點的臉。

可是它們讓她疼痛。

從剛纔到現在,這個女人一直不停不停地說着自己的愚蠢,而這些話爲什麼聽在她的耳朵裡,像是對着鏡子在一層層剝掉她的皮……她疼,這些不知所云,混亂而莫名的話語,她聽不懂這個女人究竟在說什麼,在試圖表達些什麼,可是她心裡卻很疼,比任何傷口都要尖銳和清晰的疼痛。

眼睛慢慢變得有些模糊,她目不轉睛望着雅塔麗婭。

那道尖銳的目光裡閃爍的無窮無盡的痛苦和哀愁,她感覺得到……

然後四肢驀地一鬆。

失去所有束縛瞬間從牆壁上滑了下來,蘇蘇重重跌倒在牀上。

“你在毀了我,也在毀了他。”掙扎着起身的時候,耳邊一閃而過雅塔麗婭低低的話語。

‘毀了我,也在毀了他’,蘇蘇確定她是這麼說的。片刻臉上冰凍似的一涼,那女人湊近了,一隻手輕輕撫住了她。

“爲什麼哭,”手指沿着蘇蘇的臉頰劃下,她說:“你根本不會明白我在說些什麼,可你哭的樣子真的很好看。他見過你哭嗎……他爲你瘋狂,你感覺不到,我爲他毀滅,他不知道。可是我們是一個最大的諷刺,對你,對我,對他……最後終將發現,我們是一個諷刺……”

“是的,諷刺……”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話音未落,突然直起身一陣大笑。

笑得蘇蘇一陣茫然。隨即一擡手,雅塔麗婭把那隻銀亮的面具用力按到了自己的臉上。

蘇蘇疑惑地注視着她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從剛纔到現在,這轉折突兀得讓她有點措手不及。

意識到蘇蘇的目光,雅塔麗婭摸了摸面具輪廓光潔的線條,俯下身再次貼近蘇蘇的臉:“女人,諷刺。”

說得很輕,一字一句。

蘇蘇的目光輕輕一閃。

不知道是不是種錯覺,雅塔麗婭這番話的聲音,聽上去好象有點怪。可能是從面具背後傳遞出來的原因,沉悶而空洞,比之前低沉,卻又似乎更爲尖銳。

不由自主朝她多看了一眼,頭剛隨着她的身影擡起,下顎突然被她一把捏住,迫使蘇蘇將頭擡得更高,對着她的視線:“真美……”

她再次開口。

面具背後的聲音是嘶啞的,像條輕輕吐信的蛇。而面具上兩隻狹長的眼孔一邊裡頭一隻眼睛一眨不眨注視着蘇蘇,另一邊,裡頭深不見底一片漆黑的暗。

不由自主一凜。

頭朝後一側脫離她的手指,蘇蘇一個閃身迅速從牀上躍起,半蹲在牀上,手撐着牀,同她保持半條手臂的距離。

雅塔麗婭直起身,後退一步,然後咯咯一笑:“你是我的……”

話音未落,驟然出手一指刺向蘇蘇的眼睛,卻在即將刺到的一剎那被蘇蘇扭身急速避開,反過來扣住她的手腕,將她刺向自己的手指一把朝她方向用力拗去。

咔的一聲輕響。

腦中一個激靈,蘇蘇不由自主放輕手裡的力道。

而握在手裡的腕隨即被雅塔麗婭抽了回去,一轉身大步走向門外,她嘴裡又是放聲一陣大笑:“雅塔麗婭……呵呵……哈哈哈!”

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三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三章第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九章第三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三十一章引子第十五章第三章番外第九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七章引子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三章引子第三十六章第三十四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番外第三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引子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十二章
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三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三章第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九章第三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三十一章引子第十五章第三章番外第九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七章引子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三章引子第三十六章第三十四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番外第三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引子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