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沙漠的夜很平靜,但並不安靜。

風很大,一波波夾着細沙吹打在牛皮帳上,卡啦啦此起彼伏一片輕響。所以當其中一頂帳篷的簾布被掀開,從裡頭搖搖晃晃走出一道身影的時候,坐在篝火邊守夜的人沒有一點知覺。低聲談着話,時不時一兩聲沙啞的輕笑,這當口,那身影在層層的營帳間幾個轉彎,在一頂深褐色、幾乎同夜色混成一團的大帳前站定。

大帳前有兩名守衛。抱着長槍斜靠在帳篷邊懶散地坐着,大張着嘴,嘶嘶睡得很香。因此那身影從他倆中間搖搖晃晃走進帳篷的時候,他們也沒有任何知覺。

一進帳篷,簾子剛在身後合上,那身影的動作似乎瞬間快了許多。

幾步走到帳篷深處,帳篷深處隱隱一道人影在地上橫躺着,兩手反綁,凌亂的長髮散了一地,一動不動死了般無聲無息。在他身邊蹲了下來,那人解開了他手上的束縛,丟開繩索正要伸手把他從地上抱起來,冷不防身子一震,一聲不吭跌倒在了他的身上。

這同時一把刀從這人背後用力拔出,扯着他的衣服把他屍體推到一邊,那個影子般站立在他身後的窈窕身影一腳跨過地上人的身體,扯住他頭髮強迫他轉向自己那張被一層厚紗所遮擋着的臉:“我該說你什麼好,俄塞利斯,”低低的話音。眼見着他眉頭隨着自己話音微微蹙起,手鬆,在他失去重心仰頭跌倒的瞬間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這種樣子還想逃,你以爲自己真是神?”

頭撞到地,沒有吭聲,也沒有任何動作。飛揚而起的髮絲下露出他一張蒼白的臉,臉上那雙漆黑色的眼睛夜空般驚人的美麗,沒有任何焦點地直直對着帳篷的頂。

蹲下身,一手拈起他的下顎,一手指指他邊上那具屍體:“你以爲自己能控制他多久,神官大人。”

“你又認爲自己能繼續多久,以這樣的身體,我的王后。”

話音未落,又是一巴掌扇在臉上。

一絲暗紅色液體隨即從嘴角劃了下來,似乎沒有任何知覺,俄塞利斯閉上眼微微一笑:“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你身上那種來自墳墓的味道,怕是連巴比倫尼亞最好的香料都已經遮擋不住了,雅塔麗婭。”

手一把扣在了他的脖子上,在那兩片美麗的嘴脣吐出這麼刻薄的字眼的同時。下意識想用力,手剛剛收緊,忽然慢慢鬆開。片刻再次開口,話音安靜了很多:“激怒我你能得到什麼,俄塞利斯。”

“用這種方式困着一個殘廢,你又能得到什麼。”

“我?”手指貼着他的喉嚨。幾乎感覺不到一點體溫,這個男人,有時候感覺和辛伽是一樣的,一樣冰冷的脆弱。可這真的是脆弱麼?一種可以讓人在那麼優雅和安靜的面容下感覺到恐懼的脆弱,這又到底是什麼。

收回手,一動不動注視着俄塞利斯那雙漆黑色的眸子,雅塔麗婭從他身上靜靜站起:“你有一雙可以看透過去未來之外那些東西的眼睛,俄塞利斯,那些‘無’。那麼,你看得透我的‘無’嗎。”

沉默,俄塞利斯空洞的眼裡沒有一絲漣漪。

“你也感覺到了,我身體上這些每一時每一刻不停加劇折磨着我的東西。我們都在得到中償還,可是償還的疼痛遠遠阻止不了那種想要得到更多的誘惑,這,我想你比誰都更能瞭解。”

依舊沉默,俄塞利斯不置可否。

“我的時間不多了,俄塞利斯。你比我剋制,所以你將比我活得更久,而我,每一種境遇都逼得我不得不對着那些慾望索取更多。”話音頓了頓,低頭望向那個靜躺在地上的男人,而他依舊那麼淡淡對着帳篷的頂端,美麗的臉龐上除了蒼白,找不出其它任何她試圖想看到的東西。而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她其實自己也說不清。

於是轉個身在他身邊坐下,拈起地上一撮沙,繼續道:“辛伽的狀況越來越差,蘇蘇的到來,我……身體裡所壓制着的那個神力量的甦醒。很多東西都超出了我的控制,在我每一次索取到更多不該去要的誘惑之後。”

鬆開手,看着那些細沙從掌心紛洋而落:“而我又應該怎麼辦。這麼多年了,始終也忘不了,他坐在那棵樹下對我說的話,”

“他說,那麼我娶你,雅塔麗婭。”

“那天他的承諾和神的詛咒,同一刻都加諸在了我的身上。於是我爲了他的生而生,爲了他的死而死,因爲我是他的巫女,逃不脫的命運,從來都是……”

“知道麼俄塞利斯,在看着尼尼微被尼羅河之鷹吞噬的時候,在眼看着辛伽被你所帶來的破命之人毀滅,而我卻束手無措的時候,我的心有多疼。”

“很疼很疼,”

“比這些無時無刻不在被那些東西所啃噬着的我的身體,還疼。”說到這兒,話音一頓,她側眸望向那個始終聽着不發一言的男人。

而他依舊不語,只是那雙空洞的眼似乎已不再如剛纔死水般地安靜。

於是伸手掠起他一束髮,挑高,再看着它們從指尖滑落,就像剛纔那些無聲灑落的細沙:“聽懂了麼,俄塞利斯,你可明白你現在面對的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一個已經即將失去一切的女人,”

“一個又即將拼其一切,去奪回那即將要失去的一切的女人。”

說到這裡,低下頭,雅塔麗婭看着俄塞利斯的眼睛,捕捉着那雙眼睛裡哪怕一絲一毫變化的漣漪,然後一字一句:“你的對手,看清楚了麼。”

“看清了,又如何,”半晌,目光一轉,突然有了焦點般對準那張隱在黑紗背後的臉,俄塞利斯開口:“知道蘇蘇是被誰召到這個世界上來的麼。”

不語,雅塔麗婭看着他。

“阿舒爾。而你認爲自己還有多少力量可以控制你身體裡的他?無。事實,現在你能坐在這裡,同我說話,其實全在於他的允許。早在幾天前你就已經從這世上消失了,雅塔麗婭,如果不是因爲蘇蘇的身體出乎他意料的無法容納他,雖然她同你其實就是一個人。”

“這世上往往總會出現那麼一些讓人,甚至於神都驚訝的意外。而蘇蘇本身就是個意外,於你,於我,於神,於……很多很多的人。”

“而不管怎樣,這些都同你無關了,作爲一個廢棄品。”

“很快你的軀體將就被他放棄掉,在有了合適的替代品之後,這點你比誰都更加清楚。你的身體早就負荷不了他的力量。

“閉嘴!”一聲尖叫,雅塔麗婭霍然起身。

隱忍了很久,從俄塞利斯用淡淡的話音說出蘇蘇來歷的那瞬開始。而此時終於忘了最初的目的和隱忍的必然,她全身微微顫抖,不知道因了他即便在她說出那些話後依舊保持的淡然,還是他之後所說的那一切,那一些她並不知曉,卻又隱隱感覺得到的東西。

而俄塞利斯並沒有理會她勃然而起的慍怒,或者,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她的憤怒。

依舊繼續說着,用他不緊不慢的話音,靜靜道:“不妨讓我們來猜猜,在這樣漫長而無聊的夜裡,我們來猜猜誰會是阿舒爾下一個的選擇好麼。他是多麼急於找到一個能讓他徹底衝出那道封印的身體。”

“那個身體必須具備你這樣巫女易於與神融合的體質,必須能釋放他的力量,必須有足夠的韌性和力量去承受他所釋放的力量,在他脫離封印前那還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蘇蘇……”

“蘇蘇是不可能了,她的身體……呵……”

“也是最近才發現,她的身體是那麼的不可思議。甚至我現在都不好說她究竟是誰了,雅塔麗婭,那個原先作爲你的未來生活在另一個時間裡的女人,她到底是什麼,我不好說。”

“那麼其他人,那些圍繞在你們周圍的人,普普通通的人。自然,也不行。他們有着健康的身體,可是融合不了神的魂魄,一旦融入,片刻間灰飛湮滅。”

說到這兒,身體微微一動:“你在看我是麼,雅塔麗婭。”隨即笑了,笑容美得像朵罌粟:“是,從某些地方來說,我和你很類似,而我,也確實有着和神融合的體質。”

“可他控制不了我,在我的身體裡,某些地方,那些存在着的東西……他進來,將會被再次封印,以我的身體,正如當初我那樣封印了天狼之眼……”

“那麼,誰。”

“我想我不說,你也猜到了,對麼,雅塔麗婭。”

“那個男人,那個你那麼深愛着的男人。”

“繼承着他叔叔所有能力,以至落得一個和我倆一樣下場的男人。”

“聽說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的叔叔,那位名叫席達的年輕攝政王,他是你們國家最優秀的大祭司。”

“一個可以和神對話的大祭司。”

“夠了俄塞利斯。”

突然間開口。雅塔麗婭兀然打斷了他的話,聲音卻是有點異樣的平靜。

眼眸微微一顫,俄塞利斯的臉朝她方向側了側。

“你對我說這些,期望改變些什麼。”

不語,俄塞利斯合上眼。

“什麼都改變不了,是麼。我剛纔就對你說過,你的對手是個已經即將失去一切的女人,但同時,也是個即將拼其一切,去奪回那即將要失去的一切的女人。即使有些東西已經無法控制,你認爲我會放任那些,在以往那些日子裡什麼都不去做,不去準備麼。”

眼睛睜開,直愣愣側對着地面。

雅塔麗婭望着他,那張完美的輪廓和無從琢磨的神情。片刻蹲下身,伸手插進他冰冷的髮絲:“我會得到一切我想得到的,俄塞利斯,正如你曾經的,以及直到現在對那個男人所持有的執着。而我也要送你一樣禮物,作爲你的執着,以及它就此所給我那麼多疼痛的報答,我親愛的神官大人,”眼見着他目光輕輕一顫,一把抓緊他試圖掙脫的臉,湊近,貼着他耳朵輕輕道:“命運,可改變麼。抹去,會痛苦麼。”

“尼羅河上空的鷹,同樣的東西,同樣的痛,你弟弟他會親眼見一次,親自品嚐一次,在他的愛人,那個破命之人的手指下。”

“我保證。”

******幾張紙拼在一起,用石頭壓着,湊成一張完整的地圖。紙太硬,時不時彈開石子桀驁地捲了起來,不得不用腳踩着邊,一不留神咔的聲脆響,一道裂縫從腳底下游走出來,從‘底比斯’到‘紅海’的那一端,像從海當中開了條道。

有時候很無奈於這種狀況,不過紙就是這麼頑固又脆弱的東西,當然至少比黏土板好一點,不要要希望它能像毛皮似的柔韌和易折,那真是異想天開。這世界上有能讓紙變成那種樣子的東西麼?

隨手抓起一顆石子丟向‘底比斯’的一邊,摸了摸下巴,又將它朝後移了一點。拈起又一顆石頭在紙面上游移,冷不防一道陰影閃過,無聲來到他身邊站定。

擡頭朝上看了一眼,兩眼微微彎起,雷伊拍拍身邊的空地:“姐姐,這地方女人最好不要隨便跑來跑去。

“很晚了,你還沒睡?”擼擼裙邊坐了下來,蘇蘇抱着膝蓋看着他腳下那些紙:“這是什麼。”

“一些打發時間的玩意。”丟開石頭,雷伊仰頭把一把散在腦後的長髮用繩子紮起,目光依舊停留在她的臉上:“聽說姐姐在的利比亞見過我們王。”

“你說奧拉西斯?見過,似乎給他帶來了一些麻煩。”

笑了笑,感覺什麼東西在背後蠕動,回過頭,那隻面貌醜陋的大鳥隨即受驚似的一陣撲騰,拍拍翅膀朝他嘶叫了一嗓子,轉身飛開:“也包括西奈是麼。”目光從這隻被叫做小禿的大鳥身上轉開,藉着火光又朝那低頭望着一地草紙的蘇蘇看了一眼,問。

蘇蘇擡眼望向他:“那次之後他怎樣了。”

“老樣子,麻煩不斷,還到處招惹麻煩。”

“你這麼說你的王?”

“啊哈,反正他聽不見。”

微微一笑:“雷伊,你的王是個怎樣的人。”

“你覺得呢。”

“說不清。”

“一個美人。”

話音落,一臉捉狹的笑,蘇蘇呆了呆。

而雷伊話頭一轉,忽然又道:“相比辛伽如何。”

蘇蘇目光微閃:“辛伽……”視線依舊對着雷伊,她抿了抿嘴脣:“爲什麼要和他比。”

“最近對他有點興趣,所以想聽聽剛從那個國家裡逃出來的你對他的看法。”

“他麼,”垂下頭,隨手拈起壓在紙上那塊蓋着底比斯版圖的石頭,朝火堆裡輕輕一丟:“一個美人。”

怔。片刻大笑出聲,一把扣住蘇蘇的臉:“姐姐,你學得倒快。”

“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很少能見到他?”

目光閃了閃,點點頭:“很少。”

“那這些日子你在亞述都在做什麼呢,蘇蘇。”

“做一些我不知道該不該做的。”

話音落,一陣沉默。

“嘎!”不知過了多久,小禿一聲輕鳴在天空盤旋了一圈,飛遠了。雷伊站起身拍了拍衣裳:“如果沒有碰上我們,你打算去哪裡呢蘇蘇。”

“底比斯。”

“爲什麼,想找他麼?”眨了眨眼,點點頭:“王的確是個很吸引人的男人,不是麼。”

別過頭避開他的目光,蘇蘇笑了笑:“他救過我,雷伊,除了他的國家,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可以讓我現在可以去投奔的地方。”

“這樣,”擡頭看看天,似乎有點失望。片刻又低頭望向她:“可你走錯路了,蘇蘇。”

“怎麼?”

“這裡,再往北走,就過了努比亞邊境了,你離底比斯可是越走越遠了。”

“……怎麼會……”

“哧……”又笑了,這個極愛笑的男孩:“喂,姐姐,長得那麼美,又那麼粗枝大葉,你說你怎麼還敢一個人在沙漠裡走。我都好奇你是怎麼平安走到這裡的,難道靠那隻醜鳥帶路。”

“小禿?有時候我是靠它來指路。”老實地回答,沒得又引來他一陣笑:“姐姐,你不怕它丟下你一個人跑了?”

怔了怔。半晌擡頭看看天,飛了一大圈之後,小禿又飛回來了,半空裡一個盤旋,拍拍翅膀在不遠處一棵枯樹上落了下來。於是目光再次移向那個愛笑的年輕將軍:“不會,背叛,人會,禽獸不會。”

笑容在嘴角邊微微靜止。

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雷伊目光轉向身邊的篝火:“蘇蘇,我恐怕,你最近不能去底比斯。”

“因爲那裡的瘟疫麼。”

“你知道?沒錯。瘟疫,而且還有戰爭。”

“和亞述?”

“對。”

“亞述軍隊很強。”

“你見過?”

“對,見過。”

“多強。”

沉默。半晌,忽然話鋒一轉:“如果不開戰,可以麼。”

雷伊不自禁又看了她一眼:“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可以不用開戰。”

“那麼……”

“可是不得不戰。”

“爲了奧拉西斯?”

“爲了凱姆?特。”

不語,蘇蘇垂下頭。

“辛伽覬覦凱姆?特很久,王早就知道,只是沒料到這一場瘟疫的爆發,所以也沒有更快地爲此做好準備。只是真要戰,仍是個未知。戰場上的事誰知道呢,蘇蘇,看着吧,聽說辛伽以往戰無不勝,可他現在面對的是奧拉西斯。”

“你很信任他。”

“奧拉西斯?”笑,雷伊笑的時候,總讓人感覺好象一團火在燒。所以蘇蘇將目光再次移向了那堆篝火,而耳邊他的話音仍在繼續:“當然,你也和他接觸過,不是麼。他是個像拉一樣的男人,而在太陽的面前,你永遠不會覺得自己會失敗。”

擡起頭:“那麼,不可能存在別的可能麼。”

“你指?”

躊躇片刻:“談判,和解。”

朝前踱了一步,雷伊朝下輕掃她一眼:“你認爲可能嗎,對於辛伽那個男人來說。”

“很多戰爭,終結於談判。”

“辛伽要的就是凱姆?特,而唯一能和平終結談判的,就是把凱姆?特拱手相讓,你覺得可能嗎,對於奧拉西斯那個男人來說。”

“那麼,必然要打。”

“對。”

不再言語,只是一雙眼依舊對着雷伊的方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看着雷依,還是他身後那片隱在夜色下起伏層疊的營帳。

“喂,姐姐,我是不是長得太好看了。”半晌,雷伊朝她招招手。

蘇蘇依舊不語。雷伊也不以爲意。別過身擺擺手:“早點休息吧,明天要啓程。”

“啓程?去哪兒?”

“底比斯。”

“……他們說你還沒做最後的決定。”

“決定?”用力伸個懶腰,回頭笑笑:“剛纔已經做了。”

“那麼,是該休息了。”

“嗯。”應了一聲,擺擺手,雷伊邁步先行朝營帳方向走了過去。

沒走兩步,不知怎的腳下忽然一頓。

有種衝動想回過頭,在聽到頭頂撲楞楞一陣翅膀扇動聲響的瞬間,眼前一道白光閃過。

閃電似的驟然一亮,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眼前那片起伏于山谷間密密安扎着的營地陡然間被一片火光包圍了!

一道接着一道,那些火彷彿是有生命的,從這片帳篷迅速竄至那片帳篷,短短彈指剎那的瞬間,整個營地就被一片火海給吞噬怠盡,伴着陣從未聽到過的天搖地動般的巨響!

雷伊震呆了。

半天雕像般一動不動,直到幾名士兵哀號着從火海里朝他跌跌撞撞奔跑過來,似乎猛地想到了什麼,身子一顫,他迅速回頭。

身後空空蕩蕩,那個安靜坐在篝火邊的美麗女人不見了,還有那隻巨大的禿鷲。只剩下火焰在一片被山谷裡的火海蒸騰出的咆哮聲中忽閃着,劈劈啪啪剝啄出一片閃爍的星光。

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番外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三十七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十章第三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六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三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九章
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番外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三十七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十章第三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六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三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三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