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身體交換

第二天,當顧若卿站在洛凰集團的大廈前,她突然覺得自己渺小的可憐,這樣的自己又要拿什麼去和端木珏談條件,讓他放自己的父親一馬。

可是眼下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顧若卿捏緊了手裡的包帶,算是給自己打氣,腳步沉重地往大廈走去。

“你好,我需要見你們的總裁。”顧若卿在前臺站定,目光望向美貌的前臺。

“請問你和總裁有預約嗎?”前臺擡起臉,冷漠的視線掃向顧若卿。

“沒有,但是請你轉告端木珏,我仕樊的女兒,顧若卿,我想他會見我的。”顧若卿回道,她直覺端木珏一定會見自己。

前臺拿起電話,撥通了總裁辦公室的電話,一個帶着些同樣冷漠的聲音響起:“有什麼事?”

“總裁你好,前臺有位自稱仕樊的女兒,希望見您。”前臺的聲音溫柔了許多,更失敬了很多。

“讓她進來吧。”漫不經心的聲音傳出,似乎對於顧若卿會來見自己並沒有多大的驚訝。

前臺掛斷電話後,領着顧若卿走到總裁專用電梯,告訴顧若卿總裁辦公室在36層。

顧若卿站在電梯裡,心裡的恐慌一點一點升騰出來。

電梯在36層停住,顧若卿深吸一口氣,儘量放鬆自己僵硬的心跳。

“咚,咚。”兩聲聲不安地響起。

“進來。”剛纔冷漠地嗓音,清清楚楚地出現在耳邊。

顧若卿推門進去,一個筆挺的身影背對着自己,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聽到腳步聲,轉身看着顧若卿。

“你就仕若卿?”端木珏開口,眼神冷冷地掃過顧若卿,眼裡有商人的精明也有仇恨的火花不經意地燃燒。

“是。”顧若卿努力壓下自己心裡的恐懼,沉聲回道。

“你找我什麼事?”端木珏的聲音依舊無波,身形閃動,走到一扇能被打開的窗子前,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隻鋼筆,在端木珏白皙,指節分明,很是好看的手中轉着圈。

“我希望你能放過我的父親,我願意做一切我能做的事情來償還。”顧若卿咬牙,如同下注一般狠狠地吐出這句話。

端木珏不接話,只是把玩着手裡的鋼筆,可是鋼筆卻突然從端木珏的手中脫落,迅速下落,在不知何時飄起的雨絲裡很快看不到蹤影,看似無意卻蓄意十足。

“對不起,顧,我的鋼筆丟了,這是我最愛的一隻鋼筆,如果找不回來,我可能沒有心情和你繼續談下去。”端木珏轉頭,看着顧若卿,男子少有的精緻的面孔上浮起一絲輕蔑,額頭配合着表情皺了起來。

“我幫你去找。”顧若卿明明知道端木珏適意整自己,可是現在是她求別人,她的自尊已經不值得被考慮。

“那就麻煩顧了。”端木珏揚起脣角,帶起一絲微笑,脣紅齒白,真的是值得別人目光駐留的美人,只是內心恐怕陰暗地讓人恐懼。

顧若卿不答話,往外走去,卻在關上門的瞬間,聽到了端木珏控制不住的嘲諷的笑聲,不輕也不重,卻恰恰能夠被顧若卿聽到。

顧若卿到一樓的時候,原本只是綿綿的細雨,已經變成了瓢潑的傾盆大雨。

顧若卿無奈,只得舉起包,護在頭頂,在川流不息的車流中尋找那一支鋼筆。

雨水毫不猶豫地打溼顧若卿的衣服,顧若卿索性扔掉手裡的包,蹲在地上細細尋找起來,被疾馳而過的車輛濺起的水花,打溼臉和頭髮,也會被經過她身邊的車輛罵神經病。

顧若卿的眼眶不知何時紅了,雨水和淚水混合在臉上,分不清彼此。

兩個小時,在顧若卿幾乎把大廈前面的馬路和地面整個翻開來找,總算在大廈前面的花壇裡找到了那一支鋼筆。

顧若卿捏緊那一支鋼筆,似乎這就是自己的救命神,原本流淚的臉,卻在此時綻開了一抹動人心魄的微笑。

端木珏在樓上看着顧若卿,已經幾乎看不到她的人,只是一個很模糊的影子在雨水中不停的左右移動,然後重新走進大廈。

一分鐘過後,顧若卿重新站在端木珏的面前,臉色因爲淋了太久的雨而有些蒼白,身子在恆溫25攝氏度的空調房裡微微地。

“你的鋼筆。”顧若卿伸直手臂,攤開緊緊握在手心的筆。

端木珏並不上前,眼睛從桌子上的文件擡起,輕掃雨滴還不停往下落的顧若卿,問道:“你想拿什麼和我換?”

“只要是我有的,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放過我父親。”顧若卿縮回手,身體因爲冷都幾乎縮在一起。

“我很好奇,你除了這具身體還有什麼?”端木珏雙手撐住下巴,眼睛上上下下逡巡着顧若卿。

顧若卿想要伸手抱住自己被大雨打溼而曲線畢露的身體,可是良久卻沒有動作,只是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接受端木珏的目光。

“如果你還滿意我的身體,我可以拿它和你交換。”顧若卿嘴裡輕輕吐出這句話,可是手卻緊緊捏在一起,不算長的指甲深深陷入肉裡,帶出一絲絲的血跡。

“既然顧這般知趣,我若不給你一個面子倒是我的不對。你可以走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看到結果,不過,明天我希望借用顧一天也好讓我看看顧值不值,而且我希望顧能夠在我的端木公寓住上一段時間。”端木珏不再看顧若卿,低頭快速掃過手裡的文件,簽字。

“好。”顧若卿輕應,如同丟了魂一般走出辦公室,很好,她的父親又能夠回到原來的生活,真的很好不是嗎?

她應該笑的,可是嘴角扯出的笑僵硬地很,面頰上剛剛乾了的水跡再次被打溼。

------題外話------

小禪開了新文《失寵皇后別傾城》,逝文架空哦,如果大家喜歡可以去看一看。

小簡介:他是權傾天下,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君王;她是他的後,卻只是戴着沉重后冠的失寵女子;他是豔絕天下的君王,卻有着不同表皮的狠厲殘酷的手段;她同樣貌賽西施,可卻不僅不得帝王憐愛,甚至對她百般迫害。當一個個優秀的男子出現在她的身爆對她極盡寵溺,爲了她甚至可以放棄天下,他還可以淡定地冷眼旁觀嗎?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讓我牽起你的手,相伴走一生,永遠也不要相忘於江湖,也不厭倦到終老。

第71章 你能娶我嗎第44章 她的未來沒有他第52章 順利解決第49章 殺人第5章 離開顧家第34章 危險迫近第61章 像極了一個好丈夫第68章 陷阱第41章 喪父喪母第30章 甜蜜之夜第3章 車內換衣第87章 喜報第65章 強吻第3章 車內換衣第27章 車禍第43章 利刃相見第59章 妥協第45章 形同陌路第25章 寇準南第82章 宮皓宇和夏婕宜的婚禮第81章 鑽戒第48章 兇猛如狼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51章 南非鬥劫匪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60章 流產第69章 毒打第14章 沒有瓜葛九十二章 帶走骨灰盒第2章 身體交換第80章 愛不愛你第79章 我愛你第76章 傻瓜第51章 南非鬥劫匪第60章 流產第58章 懷了孩子第33章 墓地第23章 醋意第7章 禁錮第12章 恨意突生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10章 思念第65章 強吻第43章 利刃相見第34章 危險迫近第52章 順利解決第30章 甜蜜之夜第11章 擔憂第67章 報仇之心第26章 兩男相爭第85章 難以自拔第23章 醋意第58章 懷了孩子第83章 照片第75章 夜深沉第37章 換藥第31章 去一個地方第43章 利刃相見第44章 她的未來沒有他第84章 白血病第51章 南非鬥劫匪八十九章 死亡第49章 殺人第24章 酒會第11章 擔憂第14章 沒有瓜葛第37章 換藥第82章 宮皓宇和夏婕宜的婚禮九十二章 帶走骨灰盒第49章 殺人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47章 衝動擁抱第49章 殺人九十二章 帶走骨灰盒第20章 宮皓宇第7章 禁錮第3章 車內換衣第41章 喪父喪母第39章 偶遇寇準南第76章 傻瓜第74章 旅行第24章 酒會第2章 身體交換第58章 懷了孩子第36章 並無大礙第10章 思念第53章 被綁架第38章 發現第1章 公司破產第71章 你能娶我嗎第36章 並無大礙第76章 傻瓜第72章 搶婚第80章 愛不愛你第83章 照片第18章 報復的滋味第36章 並無大礙第18章 報復的滋味第37章 換藥
第71章 你能娶我嗎第44章 她的未來沒有他第52章 順利解決第49章 殺人第5章 離開顧家第34章 危險迫近第61章 像極了一個好丈夫第68章 陷阱第41章 喪父喪母第30章 甜蜜之夜第3章 車內換衣第87章 喜報第65章 強吻第3章 車內換衣第27章 車禍第43章 利刃相見第59章 妥協第45章 形同陌路第25章 寇準南第82章 宮皓宇和夏婕宜的婚禮第81章 鑽戒第48章 兇猛如狼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51章 南非鬥劫匪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60章 流產第69章 毒打第14章 沒有瓜葛九十二章 帶走骨灰盒第2章 身體交換第80章 愛不愛你第79章 我愛你第76章 傻瓜第51章 南非鬥劫匪第60章 流產第58章 懷了孩子第33章 墓地第23章 醋意第7章 禁錮第12章 恨意突生九十三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第10章 思念第65章 強吻第43章 利刃相見第34章 危險迫近第52章 順利解決第30章 甜蜜之夜第11章 擔憂第67章 報仇之心第26章 兩男相爭第85章 難以自拔第23章 醋意第58章 懷了孩子第83章 照片第75章 夜深沉第37章 換藥第31章 去一個地方第43章 利刃相見第44章 她的未來沒有他第84章 白血病第51章 南非鬥劫匪八十九章 死亡第49章 殺人第24章 酒會第11章 擔憂第14章 沒有瓜葛第37章 換藥第82章 宮皓宇和夏婕宜的婚禮九十二章 帶走骨灰盒第49章 殺人九十四章 拜祭父母第47章 衝動擁抱第49章 殺人九十二章 帶走骨灰盒第20章 宮皓宇第7章 禁錮第3章 車內換衣第41章 喪父喪母第39章 偶遇寇準南第76章 傻瓜第74章 旅行第24章 酒會第2章 身體交換第58章 懷了孩子第36章 並無大礙第10章 思念第53章 被綁架第38章 發現第1章 公司破產第71章 你能娶我嗎第36章 並無大礙第76章 傻瓜第72章 搶婚第80章 愛不愛你第83章 照片第18章 報復的滋味第36章 並無大礙第18章 報復的滋味第37章 換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