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chapter 20

被他這麼一問, 秦皓月站在那裡更加尷尬了,心裡頓時涌起了一股說不上來的委屈。她暗暗罵自己,她這是怎麼了, 這有什麼好委屈的?人家本來就沒有邀請她。

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 她上前, 將手上的保溫盒放到晏敏之的辦公桌上, 垂眸, 她低聲說:“大家有點擔心你,說是你這些天都沒好好吃飯。”

晏敏之略顯煩躁地坐回他的大班桌後,身子往後一靠, 他找到一個最爲舒適的坐姿坐好,不鹹不淡地問:“大家是誰?包括你?”

秦皓月沒接他的茬, 她走過去將桌上的文件稍稍整理到一邊, 將桌面空出來, 接着她抽了一份報紙墊着,然後徑直把飯盒打開, 把裡面的菜一道一道擺在報紙上。

何媽的手藝是真的好,蓋子一打開,滿室飄香,三葷兩素,紅紅綠綠, 擺了大半桌子, 真正是色香味俱全, 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秦皓月幫晏敏之盛好飯, 遞到他的面前, 正色道:“晏敏之,還是要好好吃飯, 身體要緊。”

其實,她現在心裡亂七八糟的,只怪自己一下心軟,竟然就這麼稀裡糊塗地過來了,她這是在幹什麼?她只怪自己一時放鬆,竟然把事情想得簡單了,她跟眼前這個人之間,哪來簡單二字?

不能像一般朋友一樣該關心就關心,也不能像仇人一樣,該恨就恨,因爲她現在反而不能那麼確定他就是她的仇人。

就是這樣進退維谷之間,秦皓月覺得自己像個鐘擺,搖擺不定。現在她更關心的是關於過去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種種跡象表明,晏敏之確實有事瞞着她的。至於那是什麼,她迫切想要知道。

晏敏之斜睨了她一眼,嗤笑道:“你算我什麼人?只有我的女人才能管我。”

秦皓月垂眸,拿湯的手一抖,差點把何媽辛苦的心血全撒了。她覺得自己今天真的來錯了。

她放下湯,覺得自己不應該再留下來,匆匆留下一句,“你慢慢吃。”轉身就要離開。

背後傳來男人不耐的聲音:“站住,過來,陪我一起吃。”

一頓中飯吃下來,秦皓月如坐鍼氈,幸好,晏敏之再沒有出言爲難。可是,這種情況下,再談過去的事,似乎並不是適合的時機。她覺得兩人可能還會吵起來,還是那種吵完之後,根本得不到她想要的結果的那種。

吃飯時,兩人不再說話,只有咀嚼的聲音和偶爾筷子撞擊餐具的聲音,氣氛靜謐,讓秦皓月產生了某種錯覺,像是她跟晏敏之只有這樣纔是正確的氛圍。她暗罵自己是不是讓鬼糊了心竅,簡直是在胡思亂想。

秦皓月吃得不多,何媽裝了滿滿一大盒的米飯,秦皓月只吃了兩口,其他的都是晏敏之包了,還有大半的菜基本上都進了晏敏之的肚子,還有那盒老母雞燉出來的湯,晏敏之也喝得一滴不剩。哪裡像是食不下咽的樣子?阿青莫不是騙她的?

晏敏之吃完了才嫌棄地問道:“怎麼就吃了那麼一點?小貓兒一樣。”

秦皓月只當沒聽見,她本來就吃得不多。他第一天知道的?

她想起來時的擔心,問道:“你的腳上藥了嗎?”

“沒呢?櫃子裡有藥箱。”這人說着,竟是直接把腿伸到了秦皓月的面前,這意思很明確了,既然你那麼在意,那就幫我上藥好了。

秦皓月遲疑了半天,略微糾結的去拿藥箱,心裡默默說道,就算是報答他上次救了我的命吧。

還沒等秦皓月真的去揭紗布,晏敏之忽然收回了腿,他皺着眉頭,道:“說你笨,你還真當自己是傻的?這些事交給護士做就行了。”

秦皓月氣得差點將藥箱子掄到他的頭上,哪有這樣的,真把她當傻子玩?她是真的有點擔心,畢竟他腳上的傷多少跟她有點關係。

“昨天護士幫我換過藥了。”這算是跟她解釋?

她想到阿青送來的那兩張證書,謝謝兩個字在喉嚨裡轉了一圈不上不下,最後所有的話變成了一句詢問:“你,當初爲什麼要幫我拿回證書?”

理智地想,如果晏敏之真的要毀了她,不需要多此一舉,還是在花費了大量金錢,時間,精力的一舉。

晏敏之一嗤,一臉的不以爲然,“你這麼傻,我不幫你還有誰幫你?”

他說得那麼理所當然,全然忘記了自己欺負人的時候,足以讓人恨不得千刀萬剮。

不過,這顯然不是秦皓月想要的答案,晏敏之不可能心血來潮去做一件事,更不可能會好心去做一件事。當年的時候,她那麼狼狽不堪,幾乎身敗名裂,晏敏之剛好在她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出現,又是以那樣的姿態出現,是個人都會毫不猶豫地認爲他就是幕後黑手的吧?三年來,她一直這麼認爲,晏敏之也一直沒有解釋。

這種根深蒂固以爲就這麼存在了三年,秦皓月從來沒有想過要去改變。

可現在很多事似乎又在證明,晏敏之也許並不是那個操縱一切的人。

如果只是想要讓她走投無路,最後不得不投進他的懷抱,晏敏之實在是有太多其他的方法。用不雅視頻以及成績作假的方式,太過齷齪,不像是他的作風。更何況他自己就是視頻的男主角,他就不怕有損自己的形象?再者,晏敏之難道就不怕事情被無限擴大,難以收場,他放一個名聲如此差的人在身邊,不怕成爲上流社會的的笑柄?

秦皓月的心裡百轉千回,竟沒有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心境已經變了。

那麼到底當年是怎麼一回事呢?秦皓月迫切地想要知道。

“晏敏之,請你告訴我,那個視頻到底是怎麼來的?還有,當年的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晏敏之眯了眯眼睛,自嘲的笑笑:“我還以爲你根本就不會問這個。那麼,秦皓月,你想要得到什麼答案?”

晏敏之忽然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銳利的雙眸深深看向秦皓月黑葡萄一般的眼睛,霎時,本來有些緊張的氣氛,忽然變了味道。秦皓月下意識舔了舔脣,被晏敏之這麼死死盯着,她覺得有些緊張,身體不由自主地往旁邊挪。既然說是爲了幫他抹藥,兩人已經移到了辦公室靠牆的沙發坐着,沙發空間有限,晏敏之又有意靠近,秦皓月的後背被他逼着幾乎貼到了沙發扶手上。

晏敏之自上而下地看着她,“秦皓月,你爲什麼要這麼問?告訴我。”

他的目光炯炯,彷彿下一秒,他得不到想要得到的答案,他就會有所行動。

秦皓月被她看得頭皮發麻,心跳如雷,張口結舌的,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秦皓月,你最好想清楚,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麼樣的答案。”

說完這句話,晏敏之突然啊坐直身,緩緩踱步到了辦公桌前,幾乎是轉瞬之間就恢復如常,儼然已經準備開啓工作模式了。

“秦皓月,你先回去。想好了再來問我。在這之前,我不想再看到你。”

“晏敏之,我有權知道真相。”

她不想被人矇在鼓裡,這種感覺很窩囊,她只是求一個清楚明白,冤有頭債有主,她再也不想成爲一個被人愚弄卻不知道對象是誰的笨蛋。

晏敏之沒有擡頭,嗓音恢復了冷淡疏離:“秦皓月,真相併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的。”

說完,晏敏之再沒有開口。

秦皓月幾乎可以肯定,這裡面一定很有問題。

“晏敏之,請你告訴我!”她也犯了犟脾氣,大有晏敏之今天不說,她就不走的架勢。

晏敏之拿起手邊的座機,隨便撥了幾個數字,對着話筒說道:“Cathy,讓阿青過來一下。”

阿青一進來就頭皮發麻,天啦,這兩個人不會又槓起來了吧?他這是什麼命啊?

晏敏之頭也不擡,命令道:“阿青,送秦小姐回去。”

阿青訕笑着看向秦皓月,“秦小姐,我送你吧。”

秦皓月不給晏敏之面子,跟他犟那是誰都拉不住的,可是一旦其他人,她就做不到,加上阿花的那一層,她實在做不到讓阿青爲難。

出來的時候,Cathy微笑着送她到電梯口,優雅地幫她按電梯,笑着說:“秦小姐,非常感謝你。”

要知道,晏敏之已經連續好幾個小時沒有找她的茬了,她知道讓晏敏之心情轉變的人就是眼前這位女士。再說這是這幾天來,她吃得最爲安心的一頓午飯,再像前幾天那樣,她就快要請假回家休息了,而這一切的功勞正是秦皓月。她肯定要感謝一下的。

秦皓月一頭霧水,茫然的問道:“謝我什麼?”

Cathy神秘的笑一笑,“總之,謝謝你。”

阿青看她還沒反應過來,連忙幫忙解釋:“秦小姐,你是不知道,這幾天晏總脾氣有多怪,全公司大大小小的主管,做的好的,不好的主管都被他罵過,大家都說這幾天是烏雲籠罩着晏氏。還有,這些天晏總還故意挑大家午飯的時間開會,弄得大家一個個食不下咽的。不過,你今天來公司了,至少大家能好好吃上了午飯了。你救大家於水深火熱之中,可不要謝謝你了。”

阿青說得繪聲繪色的,其實誇張的部分居多,秦皓月擰着眉,並沒有聽進去多少,她現在沒有那種心情理會這種半真半假的調侃。她一門心思地還在想,如果當年的事並不是晏敏之搞的鬼,他何必隱瞞?有人喜歡被人恨,被人誤解嗎?

而且,晏敏之到底在整件事中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

25.chapter 2522.chapter 2221.chapter 2120.chapter 2022.chapter 2216.chapter 165.chapter 517.chapter 1723.chapter 2317.chapter 179.chapter 929.chapter 2912.chapter 122.chapter 227.chapter 273.chapter 318.chapter 181.chapter 14.chapter 420.chapter 205.chapter 522.chapter 224.chapter 419.chapter 1922.chapter 2217.chapter 1727.chapter 2714.chapter 1424.chapter 2412.chapter 1217.chapter 1725.chapter 2517.chapter 1717.chapter 179.chapter 911.chapter 1129.chapter 2922.chapter 2229.chapter 294.chapter 416.chapter 162.chapter 28.chapter 825.chapter 2521.chapter 211.chapter 19.chapter 95.chapter 520.chapter 2026.chapter 2628.chapter 285.chapter 519.chapter 1916.chapter 1616.chapter 1626.chapter 2615.chapter 159.chapter 913.chapter 1325.chapter 259.chapter 917.chapter 177.chapter 74.chapter 425.chapter 252.chapter 211.chapter 115.chapter 523.chapter 2317.chapter 1717.chapter 175.chapter 519.chapter 1924.chapter 2422.chapter 2225.chapter 258.chapter 810.chapter 109.chapter 91.chapter 11.chapter 12.chapter 219.chapter 1921.chapter 2115.chapter 156.chapter 623.chapter 2329.chapter 2917.chapter 1726.chapter 2627.chapter 2720.chapter 2022.chapter 2228.chapter 2812.chapter 12
25.chapter 2522.chapter 2221.chapter 2120.chapter 2022.chapter 2216.chapter 165.chapter 517.chapter 1723.chapter 2317.chapter 179.chapter 929.chapter 2912.chapter 122.chapter 227.chapter 273.chapter 318.chapter 181.chapter 14.chapter 420.chapter 205.chapter 522.chapter 224.chapter 419.chapter 1922.chapter 2217.chapter 1727.chapter 2714.chapter 1424.chapter 2412.chapter 1217.chapter 1725.chapter 2517.chapter 1717.chapter 179.chapter 911.chapter 1129.chapter 2922.chapter 2229.chapter 294.chapter 416.chapter 162.chapter 28.chapter 825.chapter 2521.chapter 211.chapter 19.chapter 95.chapter 520.chapter 2026.chapter 2628.chapter 285.chapter 519.chapter 1916.chapter 1616.chapter 1626.chapter 2615.chapter 159.chapter 913.chapter 1325.chapter 259.chapter 917.chapter 177.chapter 74.chapter 425.chapter 252.chapter 211.chapter 115.chapter 523.chapter 2317.chapter 1717.chapter 175.chapter 519.chapter 1924.chapter 2422.chapter 2225.chapter 258.chapter 810.chapter 109.chapter 91.chapter 11.chapter 12.chapter 219.chapter 1921.chapter 2115.chapter 156.chapter 623.chapter 2329.chapter 2917.chapter 1726.chapter 2627.chapter 2720.chapter 2022.chapter 2228.chapter 2812.chap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