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chapter 16

這還是她第一次進張媛媛的住處, 說是房間其實也算不上,統共就一百二十平的三居室,被房東隔成了五六間小的房間來, 公共的區域很髒, 堆滿了各種塑料瓶, 塑料袋, 外賣盒散落一地。

其他房間的人還不知道住着誰呢, 這怎麼住啊?

張媛媛的精神不大好,秦皓月覺得應該是一連串的打擊讓她傷心難過了。這種感覺她最能體會,明明很努力, 卻怎麼也掙脫不了某人的桎梏的感覺,她太熟悉了。

或許是她太過偏執, 也或者是張媛媛的出現, 將她內心對晏敏之的恨意全部激發出來了。她一下子就在心底認定了這一切就是晏敏之做的手腳。至於, 晏敏之爲什麼要這麼做,她一時找不準原因。不過, 那個人什麼時候做事非要有原因了?不是都是隨自己高興,爲所欲爲嗎?

秦皓月現在滿腦子就是對晏敏之的怒意,他憑什麼?憑什麼這樣隨意地支配別人的人生?

她本來還在剋制,因爲她知道她根本不能拿晏敏之怎麼樣,可是今天親眼所見張媛媛的困境比她想象中還要糟糕, 她真的忍不了了, 一分鐘也忍不了。

她倒要去問問看, 晏敏之爲什麼要這麼做, 他打算做到什麼程度纔會善罷甘休?

秦皓月這次沒有開車出來, 上次她開着晏敏之的車送張媛媛,回去想想還是覺得不對, 既然分得清楚些,她何必還要沾染他的東西?

晏敏之現在也像是忽然想開了,再沒有派一堆保鏢跟着她,也不再限制她的自由。她現在每次找張媛媛需要倒換好幾次交通工具,方便是不太方便,心裡卻踏實了不少。

現在要到晏氏去,又要來回折騰,從張媛媛家出發,她愣是在路上花了兩個小時,下車的時候,她的衣服已經被汗溼透了。

秦皓月甚少露面,所以到了前臺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準備讓人爲難了。

沒想到她剛走到前臺,那年輕女孩已經認出了她。

“秦小姐,請稍等,晏總說了,他會親自來接你上去。”

秦皓月微微有些詫異,剛剛前臺打電話到總裁室的時候,她明明聽到Cathy說了一句,總裁正在開會的,他會開完了?

她在前臺站了不到十分鐘,真的就看到晏敏之從電梯那邊走過來,依然是一絲不苟的背頭,一絲不亂的衣服,緩緩走來自帶着一種一切盡在腳下的篤定,可是,越是如此,秦皓月越是覺得刺眼。

晏氏總裁又怎麼樣?有錢有勢又如何?不過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他一路走過來,前臺小姐臉上都快笑出花來了,晏敏之目標明確,根本就沒看旁人一眼。

他看了一眼秦皓月,微微皺着眉,“怎麼弄成這個樣子?車庫裡不是有車?”

秦皓月此時想着別的事,肚子憋着一股氣,一句話都不想說,她怕自己一旦開口,就會忍不住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開始找晏敏之理論。

“怎麼不說話?”晏敏之皺着眉,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自顧自說道,“你這麼大個人,是傻的嗎?”

沒感冒沒發燒,放着有車不開,擠各種交通工具,體驗生活?

說完,稍稍用力,徑直將人橫抱了起來,秦皓月驚呼一聲,總算帶着怒意開口:“晏敏之,你幹什麼,放我下來。”

“閉嘴,再說話,我就現在親你。”晏敏之斂眉,低頭看着她的脣。

秦皓月知道,他肯定做得出來。

秦皓月只有狠狠瞪着晏敏之,只是人還在他懷裡,氣勢上難免會比較弱。

晏敏之也不再囉嗦,手裡還抱着一個人,輕輕鬆鬆地走到專屬電梯前,按下了頂樓。

電梯的速度很快,Cathy也很快,一早就等在了電梯口,會議進行了一半,總裁總不能無緣無故離開太久。

晏敏之看到Cathy不等她開口,就開始吩咐:“打電話讓人送一套衣服來。”

晏敏之將秦皓月放了下來,伸手一指,道:“先進去洗個澡,一身的怪味。”

秦皓月幾乎顛簸了一上午,身上除了汗味,還夾雜着各種怪味,的確是不怎麼好聞。

可她來這兒不是跟晏敏之濃情蜜意的。

“晏敏之!”

她提高了聲音,眼裡的怒氣已經無法隱藏。

晏敏之心情大好的樣子,顯然只把她的怒氣當做對剛纔他在人前調戲她的火氣。

這是秦皓月第一次主動來公司找他……

晏總的腳步如飛。

他從櫃子裡抽出幾包零食,又找出幾本秦皓月喜歡翻的雜誌,他一邊將手中的東西放好,一邊說:“趕緊去洗澡,Cathy等下會把衣服送過來,你先在這裡等我,有什麼事等我處理完公事再來。”

說完,竟是徑直將秦皓月一個人放在了辦公室。

秦皓月畢竟不是一個蠻狠不講理的人,張媛媛的事情不可能三言兩語就弄清楚,她也覺得自己一氣之下直接跑來公司其實不太妥當,這樣的話,她自己跟晏敏之又有什麼區別?

爲了自己的一時之氣,全然不管其他人會怎麼樣。她計較的不是晏敏之怎麼樣,晏氏那麼大,還有其他人辛苦付出在,她不想爲了自己的事,讓別人受到什麼波及。

她還是想得簡單了,沒有沉住氣,其實,等到晏敏之下班後,兩人再理論又有什麼不行?

更何況,她並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這一切確實是晏敏之做的,現在她來了,晏敏之明顯不想讓她走,真是騎虎難下了。

她理了理頭緒,決定還是繼續等着。

澡洗了一半,已經有人在外面輕輕摳門,她擰開一點門縫,Cathy遞進來兩個袋子,一個裡面裝的內衣褲,一個裡面是衣服。

秦皓月穿好衣服,意外的發現Cathy還在,而且似乎有話跟她說。

“秦小姐,喝點什麼?”

秦皓月沒有心情喝東西,搖了搖頭。

Cathy笑了笑說:“秦小姐,這幾天晏總都很開心,一定是你的功勞。”

秦皓月下意識的打斷她,她並不想被人時時刻刻的提醒,晏敏之把她放在了一個怎樣重要的位置。

“Cathy,你在晏氏工作幾年了?”

Cathy面帶微笑,“五年了。”

比她還早地認識晏敏之,應該很瞭解他。

“Cathy,據你對晏總的瞭解,你覺得他會不會把人逼到絕路?”

Cathy眼中的笑意更濃,深深看了秦皓月一眼,說:“秦小姐,聽說過商人唯利是圖嗎?在商言商,哪有逼不逼的一說?這些不用我說,相信秦小姐應該也明白吧。”

是啊,秦皓月覺得自己這個問題自己問得太過愚蠢,弱肉強食,自然法則,晏氏走到今天這樣的高度,晏敏之怎麼可能沒有手段,怎麼可能是善類?

只是既然是唯利是圖,晏敏之如果真的要逼張媛媛走到這一步,他的利益又在哪兒?

“秦小姐,你好好在這兒休息,我要去工作了。”

一小時之後,晏敏之回到了辦公室,他把需要他親筆簽字的幾個文件簽好交給Cathy,就吩咐她關好門,沒有什麼重要的事,不要打擾。

晏敏之拉開領帶,脫下外套,幾步走到秦皓月的面前,雙手撐着她坐着的沙發背,自上而下地看着她。

令人有些眩暈的海洋氣息籠罩而來,秦皓月全身的神經開始繃緊。

晏敏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什麼事,你可以打電話,可以發短信,可是你偏偏到這裡來了。”

說完竟是要欺身下來,秦皓月將頭偏向一邊,拼盡全力地拉開兩人的距離,語氣冰冷,“我只想問一下,你到底認不認識張媛媛。”

男人的動作頓住,“你今天來找我是因爲她?”

果然,他認識。

秦皓月也感覺到了晏敏之的態度一下子變冷了,他站起身,轉身坐回他的大班椅上。

秦皓月從沙發上站起來,情緒激動地說:“晏敏之,張媛媛到底哪裡惹到你了?你憑什麼讓她走投無路?”

晏敏之嗤笑一聲,冷冷道:“你今天來找我,是爲了她?”

秦皓月繼續道:“晏敏之,到底是不是你在背後搞的鬼?”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晏敏之,你憑什麼!你毀了我不夠,還要毀了我身邊的朋友嗎?”秦皓月幾乎是怒吼出來的,眼珠裡一片紅。

晏敏之不怒反笑,一字一句地說:“所以,在你的眼裡,我不過就是一個毀了你的惡魔?”

“不是嗎?”秦皓月倔強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因爲你,我會像現在這樣?”

“這樣有什麼不好?”晏敏之咬牙切齒地說:“你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哪一樣不是最好的?你現在所擁有的是多少人一生都得不到的?”

“那是你認爲的好,不是我的!晏敏之,我不需要別人告訴我路該怎麼走!我有手有腳,我需要什麼,我知道自己去努力爭取,你憑什麼覺得你給的就是我想要的?我不需要!”

秦皓月幾乎將鬱結在心的話全部說了出來,晏敏之說的沒錯,他的確給她提供了一般人無法企及的物質條件,可是,這些對她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她有自己的喜歡,她有自己的追求,可是晏敏之將這一切都斬斷,最後變成,他給她什麼,她就必須要接受。他憑什麼?

“你不需要,是,你從來就看不上這些!所以,你覺得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你跟夏天脆弱不堪的感情,還有你跟那個什麼媛媛廉價的友情?”

“你們這樣的人又怎麼會懂?”

“我們這樣的人?”晏敏之冷冷笑着,“是,像我這樣的惡魔怎麼懂得人間真情?那就讓我拭目以待,你所謂的真情到底有多珍貴”

秦皓月不甘示弱:“是好是壞,都是我自己的選擇,結果是什麼,我甘願承受。”

“好,好得很。”晏敏之幾乎是從牙齒縫裡擠出這幾個字。

“所以,晏敏之,我沒有別的辦法,媛媛是我的朋友,我不會坐視不理。我知道我的話不能讓你改變決定,我只有陪着她,陪着她慢慢好起來。”

如果好友是因爲她而受到牽連,她只好陪着好友同甘共苦。

19.chapter 1921.chapter 215.chapter 53.chapter 38.chapter 88.chapter 819.chapter 1921.chapter 2120.chapter 2024.chapter 2414.chapter 1427.chapter 2723.chapter 2326.chapter 2621.chapter 2130.chapter 308.chapter 815.chapter 1517.chapter 174.chapter 49.chapter 926.chapter 2630.chapter 3023.chapter 235.chapter 525.chapter 2524.chapter 2422.chapter 2226.chapter 261.chapter 113.chapter 1311.chapter 117.chapter 722.chapter 221.chapter 110.chapter 1010.chapter 1010.chapter 1024.chapter 241.chapter 16.chapter 619.chapter 194.chapter 420.chapter 2021.chapter 218.chapter 821.chapter 2122.chapter 2218.chapter 1827.chapter 277.chapter 719.chapter 1918.chapter 185.chapter 519.chapter 1918.chapter 181.chapter 114.chapter 1414.chapter 148.chapter 81.chapter 117.chapter 1722.chapter 2229.chapter 2910.chapter 106.chapter 629.chapter 2927.chapter 2729.chapter 296.chapter 625.chapter 2517.chapter 174.chapter 425.chapter 2519.chapter 197.chapter 726.chapter 2628.chapter 2817.chapter 1727.chapter 2714.chapter 1429.chapter 2911.chapter 1123.chapter 236.chapter 611.chapter 1118.chapter 181.chapter 110.chapter 103.chapter 330.chapter 302.chapter 219.chapter 195.chapter 518.chapter 189.chapter 9
19.chapter 1921.chapter 215.chapter 53.chapter 38.chapter 88.chapter 819.chapter 1921.chapter 2120.chapter 2024.chapter 2414.chapter 1427.chapter 2723.chapter 2326.chapter 2621.chapter 2130.chapter 308.chapter 815.chapter 1517.chapter 174.chapter 49.chapter 926.chapter 2630.chapter 3023.chapter 235.chapter 525.chapter 2524.chapter 2422.chapter 2226.chapter 261.chapter 113.chapter 1311.chapter 117.chapter 722.chapter 221.chapter 110.chapter 1010.chapter 1010.chapter 1024.chapter 241.chapter 16.chapter 619.chapter 194.chapter 420.chapter 2021.chapter 218.chapter 821.chapter 2122.chapter 2218.chapter 1827.chapter 277.chapter 719.chapter 1918.chapter 185.chapter 519.chapter 1918.chapter 181.chapter 114.chapter 1414.chapter 148.chapter 81.chapter 117.chapter 1722.chapter 2229.chapter 2910.chapter 106.chapter 629.chapter 2927.chapter 2729.chapter 296.chapter 625.chapter 2517.chapter 174.chapter 425.chapter 2519.chapter 197.chapter 726.chapter 2628.chapter 2817.chapter 1727.chapter 2714.chapter 1429.chapter 2911.chapter 1123.chapter 236.chapter 611.chapter 1118.chapter 181.chapter 110.chapter 103.chapter 330.chapter 302.chapter 219.chapter 195.chapter 518.chapter 189.chapter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