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 4

離開了衆人的視線,晏敏之臉色更沉,拉着秦皓月的手隱隱也加了幾分力道,捏得秦皓月生疼,砰的一聲,他奮力關上了車門,巨大的響聲嚇了阿青一跳。

阿青轉過臉一看,老闆臉色鐵青,顯然正在生氣,他脖子一縮,又轉過頭去目不斜視地等待指示。

晏敏之的確生氣,可是又不能真的對秦皓月動手,他示意阿青開車,將車上的隔板升上去。很快,兩人就被隔絕在一個密閉的空間。然後欺身上前,將秦皓月逼到後座的角落裡,讓她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他伸出一隻手捏住了女人脆弱的下巴,冷笑着說:“秦皓月,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地要見他嗎?怎麼,見到了,又不開心?女人還真是善變。”

男人雖然在笑,卻像是魔鬼一般,笑容裡充滿着殘酷的味道。

“怎麼?他穿着訂婚禮服的樣子跟你想象的不一樣?”

“夠了,不要再說了!”

一字一句像無數根細針密密麻麻地在秦皓月的心口拼命戳刺,雖不致命,卻劇痛無比。

秦皓月捂着耳朵拼命搖頭,想要擺脫他的桎梏。

可男人根本不可能放過她,反而靠得更近,秦皓月感覺得了危險的訊息,果然……晏敏之不容置疑地吻了上來,男人的力氣很大,一隻手固定着她的後腦,另一隻手維持着捏着她下巴的姿勢,用吞噬一切的力量吻着她。

她根本無處可逃。

毫無溫情的吻,令人窒息,令她作嘔!

她忍不住乾嘔起來,這才讓這個像狼一樣的男人停了下來。

“覺得我噁心?”

晏敏之不怒反笑,他直起身,從容不迫地開始扯領帶,秦皓月一時得了自由,開始瘋狂地嘗試打開車門,晏敏之怎麼會讓她得逞?車門早就被鎖住了,秦皓月又開始拼命地拍打車窗,可是中間的隔板儼然已經將後座隔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她如今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忽然,秦皓月身上一涼,她的衣服已經被男人粗暴的撕成兩半,晏敏之強勢地將她轉過身來,雙手固定到了頭頂,將她壓制成後背貼着黑色皮質的車座的姿勢動彈不得。秦皓月到了這時已經不想喊救命,因爲沒有人救她,她也不想求晏敏之停下來,因爲這個男人也根本不會停下來。

她只有強忍着眼裡,死死地瞪着正上方的男人,即便只是如此,卻讓晏敏之的眸色變得更深,兩人不着片縷地貼在一起,晏敏之早已經蓄勢待發,他沒打算剋制自己的渴求,他也無需忍受那樣的煎熬。

這是他晏敏之要的女人,她是屬於他的。

秦皓月悶哼一聲,晏敏之已經大力地衝了進來,秦皓月緊緊閉上雙眼,淚水悄然落下,快速地隱沒到黑色的座椅裡。

車廂有微弱的光線,秦皓月卻只看到了無盡的黑暗,就如同她現在所處的環境,只要有晏敏之在,她就見不到陽光。

這一路上晏敏之沒有想過要放過她,最後,快要到家門口的時候,秦皓月成功地被他弄暈了。

車子停在了一處別墅區,這是晏氏開發的一個樓盤——半島,自家的地盤晏敏之當然留了最好的一套房給自己,真正的湖景房,推開陽臺門就能看到大片的湖光山色,周圍綠樹環繞,私密性非常高,小區安保更是請了專業的安保人員,很多明星都住在這個別墅區。

秦皓月是被晏敏之抱下車的,她身上蓋着晏敏之的西服,男人身材高大,一件外套已經能將她大半個身子遮蓋住了。

阿青幫晏敏之拉開車門,晏敏之面色鐵青地下了車,全然沒有得逞之後的意氣風發。

他垂眸看着懷中已經陷入昏迷的女人,她的臉色蒼白,眉頭緊蹙,雙頰不自然的嫣紅讓他體內的暴虐因子似乎又在叫囂。

這個女人即使什麼也不做,也能輕易地擾亂他的心,晏敏之其實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失控的感覺。

“少爺……”

管家在門口迎了上來,他看看晏敏之的臉色,知道這位爺情緒不對,看到晏敏之手中的人,他心裡暗暗叫苦,可是多年的職業素養讓他養成了波瀾不驚的本事。不用晏敏之開口,管家已經快速地安排了一切。

叫醫生,叫人燉湯,讓人準備好房間……

“少爺,秦小姐這是……”

從小就照顧晏敏之飲食起居的何媽鋪好牀鋪,放好熱水,忍不住開口問道。

她看得出來,明明少爺是喜歡秦小姐的,可是這兩個人之間的氣場……

晏敏之拒絕了讓她幫忙給秦皓月洗漱,而是自己挽起袖口動手。一邊動作,一邊囑咐道:“何媽,你去煮一盅燕窩粥,溫着,讓皓月一起來就有得吃。”

何媽轉過身準備下樓,想了想,她還是對着晏敏之柔聲說:“少爺,女孩子是要哄的。”哪有人一天到晚針鋒相對能處的好的?

晏敏之身形一頓,半天,他才默默地纔將人抱進了浴室。

秦皓月是在被放進水裡的時候醒過來的,她警惕地雙手環胸,做着徒勞的抵抗。

“晏敏之,你出去,我自己來。”她的嗓音暗啞,帶着某種倔強。

男人襯衣西褲穿戴整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讓她有一種無所遁形的無措,剛纔那樣激烈的掠奪,她不想再經歷。

晏敏之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冷冷一笑:“你這是在G引我?”

難道她不知道她這樣一幅泫然欲泣的樣子,讓人更有施虐的衝動嗎?

秦皓月在巨大的浴缸中驚慌失措,即使被逼迫了一千次,第一千零一次她還是想要逃。

晏敏之冷冷看着她的掙扎,慢慢欺身上前,秦皓月以爲她要再次在劫難逃,卻沒想到晏敏之這次是真的單純爲她洗澡。

“轉過去。”

即使渾身戰慄,秦皓月此時卻也不敢亂動,她知道不能再惹怒晏敏之,誰知道他下一秒會做什麼?

因爲劇烈的摩擦,秦皓月的後背磨出了一大片紅色,紅豔豔的一片鋪陳在皓白如玉的背上,有一種致命的誘惑力。

晏敏之卻好像忽然之間沒有了感覺,只是,他手裡的動作變得輕柔。

就在秦皓月宛如受刑一般地僵硬着身體坐在浴缸裡時,她的後背感受到一絲柔軟。

那種觸感……是男人的脣,他在吻她的後背。

輕柔地,帶着某種柔情,將磨紅了的後背一點點的輕吻,彷彿這樣的動作就能撫平一切傷害似的。

如果,秦皓月能夠看到他的表情的話,一定會驚訝於這個惡魔般的男人竟有如此溫柔的表情。

繾綣,深情,不捨,愛戀……

可惜,種種動作,對於秦皓月來說,這一切不過就是酷刑。

她疲憊極了,簡直無法思考。

她幾乎是懇求的問:“晏敏之,你到底要怎麼樣?”

即使被晏敏之強留了三年,她還是無法理解男人的所作所爲,他到底想得到什麼?

秦皓月無數次地告訴過他,她有愛人的,她的心可能有別人的位置。

晏敏之沉默着將秦皓月包裹進柔軟的浴袍裡,有條不紊地給她擦了藥,換好衣服,將空調調適宜的溫度,就出去了。

шшш▪тт kǎn▪¢ o

秦皓月只有在這個時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腦海裡莫名其妙地就閃現了第一次看見晏敏之的時刻。

昏暗的燈光下,男人英俊的臉面無表情,即使是在那樣奢靡的環境裡,他的周身卻自帶着矜貴的氣場,彷彿與周圍的一切格格不入。

一點也不難看出他的高高在上。

秦皓月那時候就知道,那是跟她兩個世界的人。

只是,既然是兩個世界的人,爲何還要糾纏在一起呢?

她不止一次地問自己,也不止一次地問晏敏之,他到底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什麼?

愛?不可能,她的愛早就給了另一個人,一點不剩。

身體?她自認自己不是什麼傾國傾城,只要晏敏之開口,多的是女人願意無償貢獻。

他強留她這麼一個不甘不願的人在身邊幹什麼?

晏敏之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他坐在書桌前,並沒有開燈。“啪”他點燃一支菸,在煙霧繚繞裡,他的眼前似乎浮現了女人那張倔強的臉。明明是那麼溫柔的一個人,總是在他面前露出如同要跟他決一死戰的表情,那麼狠絕。

她問,他到底想怎麼樣?

其實,晏敏之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要把她怎麼樣?

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待一件事毫無計劃,只能跟隨自己的心行事。

他只知道一點:秦皓月就是對着他胃口長的,他要她,而且不打算放手。

就這麼回事!

晏家的私人醫生過來檢查過秦皓月,這位醫生也算是服務了晏家幾十年了,自有自己的脾氣,說話也無需太過委婉。最後。醫生當着秦皓月的面告知晏敏之:F事不宜太過激烈!說這話時,他的語氣和眼神裡滿滿的責備,這個月第三回了,還讓人好好活?

晏敏之面色不變,秦皓月卻已經無地自容。

送走醫生,已是大半夜了,何媽端來了燉的軟爛的燕窩粥,送到了秦皓月的牀前,掀開蓋子,香味撲鼻,的確勾人味蕾。

秦皓月被晏敏之陪着一整天,精神高度緊張,從早到晚幾乎滴水未進。回來的路上又被晏敏之好一通□□,現在體力嚴重透支,肚子裡都快要打起鼓來,可是現在,一看到晏敏之的臉,她就一口也吃不下。

26.chapter 2628.chapter 283.chapter 32.chapter 212.chapter 1212.chapter 1224.chapter 2423.chapter 2330.chapter 3018.chapter 1812.chapter 129.chapter 914.chapter 1428.chapter 288.chapter 829.chapter 2919.chapter 1915.chapter 1526.chapter 2625.chapter 256.chapter 68.chapter 816.chapter 164.chapter 414.chapter 1426.chapter 2623.chapter 2318.chapter 1815.chapter 1516.chapter 1611.chapter 115.chapter 518.chapter 185.chapter 511.chapter 1111.chapter 1116.chapter 1630.chapter 3029.chapter 2927.chapter 2710.chapter 1024.chapter 242.chapter 27.chapter 77.chapter 722.chapter 2224.chapter 2425.chapter 2512.chapter 1230.chapter 3017.chapter 1710.chapter 106.chapter 614.chapter 1420.chapter 2029.chapter 2921.chapter 2119.chapter 195.chapter 56.chapter 613.chapter 137.chapter 721.chapter 2118.chapter 1816.chapter 162.chapter 29.chapter 91.chapter 117.chapter 179.chapter 910.chapter 1014.chapter 1424.chapter 2422.chapter 2213.chapter 1313.chapter 1312.chapter 1213.chapter 1325.chapter 2516.chapter 1615.chapter 1530.chapter 3030.chapter 3026.chapter 2620.chapter 2023.chapter 2322.chapter 2217.chapter 1715.chapter 154.chapter 41.chapter 13.chapter 319.chapter 1929.chapter 2928.chapter 2824.chapter 2419.chapter 19
26.chapter 2628.chapter 283.chapter 32.chapter 212.chapter 1212.chapter 1224.chapter 2423.chapter 2330.chapter 3018.chapter 1812.chapter 129.chapter 914.chapter 1428.chapter 288.chapter 829.chapter 2919.chapter 1915.chapter 1526.chapter 2625.chapter 256.chapter 68.chapter 816.chapter 164.chapter 414.chapter 1426.chapter 2623.chapter 2318.chapter 1815.chapter 1516.chapter 1611.chapter 115.chapter 518.chapter 185.chapter 511.chapter 1111.chapter 1116.chapter 1630.chapter 3029.chapter 2927.chapter 2710.chapter 1024.chapter 242.chapter 27.chapter 77.chapter 722.chapter 2224.chapter 2425.chapter 2512.chapter 1230.chapter 3017.chapter 1710.chapter 106.chapter 614.chapter 1420.chapter 2029.chapter 2921.chapter 2119.chapter 195.chapter 56.chapter 613.chapter 137.chapter 721.chapter 2118.chapter 1816.chapter 162.chapter 29.chapter 91.chapter 117.chapter 179.chapter 910.chapter 1014.chapter 1424.chapter 2422.chapter 2213.chapter 1313.chapter 1312.chapter 1213.chapter 1325.chapter 2516.chapter 1615.chapter 1530.chapter 3030.chapter 3026.chapter 2620.chapter 2023.chapter 2322.chapter 2217.chapter 1715.chapter 154.chapter 41.chapter 13.chapter 319.chapter 1929.chapter 2928.chapter 2824.chapter 2419.chapter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