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男人踢開拖鞋,爬到牀上,窩在她身邊,像撫慰小寵物似地摸摸她的頭,“彆氣了ㄅ彆氣壞自己!”

夏佳仁瞟他一眼,突然湊上去,一個熱吻,男人順勢抱住她,彼此的熱度從脣上傳開。

她哼了哼,玉臂掛在他的肩膀上,整個人都趴在他的身上。

他一邊吻着,大掌一邊掀開她的睡衣,帶着涼意的指尖輕輕滑過她滑膩的肌膚。

“啊!”他低喊了一聲,舌尖伸到嘴邊舔舐着血漬。

“只能我欺負你,知不知道!”她咬了他之後,又湊到他嘴邊、伸出舌頭勾勒着他的脣形,他低下眼瞼,看着她妖嬈地誘惑着他。

他的手快速地褪去她睡裙裡的內褲,控制不住被她激發出的野性,他的大掌略微激動地來到她的花谷。

……

直到彼此都筋疲力盡爲止……

“回紐約?爲什麼?”夏佳仁纔剛從學校回來就聽見某個惡霸的男人恢復其本性,又想操縱着她的人生。

“結婚……”他好整以暇地說。

她脫鞋的動作停在了那裡,她傻里傻氣地看着他,柔着聲音:“你剛剛說什麼?”

“結婚,順便定居。”

“親愛的莫先生……”她緩緩地脫掉鞋子,穿上拖鞋,走到他前面,“結婚?”她臉上有一抹嘲諷,“請問你有向我求婚嗎?”

“有!”

“什麼時候?”她怎麼不記得!

“昨天晚上你被我伺候得很舒服的時候。”他語帶曖昧地說。

她傻了一下,“那種話怎麼可以當真!”激情時說的話要是能當真,那多少恨不得出嫁的女人都嫁出去了。

恨不得娶妻的男人笑了笑,“怎麼不能當真了!”他笑裡藏刀地補了一句,“我還特意錄音了。”

“什麼?”這個男人……

“放心,我只錄這一句……”他對她眨眨眼。

“你還真是功夫到家,這麼湊巧地錄了這句話!”她諷刺道。

男人突然沉默了,像失去了太陽的向日葵,他深沉地坐在沙發上,帶着發人深省的目光望着她。

她差點就要說,好,我願意,百分之兩百地願意!

他仍是不說話,用一種她不同意,他就去死的神情望着她,夏佳仁投降,“好,好啦,隨便你……”

笑容如花般綻放在他臉上,他溫柔地走過去,拉着她的手,“佳仁,我好怕你不會愛我,我們之間相差這麼多歲,有時候我感覺你就像是風箏,而我拉着風箏,好怕一陣風就把你吹走,我就會永遠……”

“大叔……”她眼一紅,“我不是不願意,只是我太年輕,會不會太早做老婆、做媽媽?”

她真的越來越寵大叔了,只要大叔說什麼,她都會心軟,“好啦,你說什麼時候回去,我們就什麼時候回去,好不好?”

“佳仁……我愛你……”

“我也是,大叔。”她感動地抱着他。男人也回抱住她,眼裡閃過一抹得逞的狡猾。

“不過,大叔……”

“嗯?啊……”他痛呼一聲,“該死!你幹什麼!”

“以後再裝可憐,我就捏死你!”夏佳仁拿着一個抱枕,做出謀殺的動作。

莫岑哲摸摸自己肯定發紅的腰部,心裡默默地控訴着她的暴行,“知道啦,寶貝。”看來她的弱點也只能偶爾用用。

自從知道他的過往,她對他又愛又恨,愛他對她的呵護,又恨他多管閒事,現在他還喜歡利用她柔軟的心靈。

“寶貝,不要氣!”

“懶得跟你吵,我……等等!”她突然想到什麼,“你剛剛是不是用到定居兩個字?”

“對。”有什麼問題嗎?

“我們爲什麼要住在紐約?”她像是看見怪物似地看着他。

“你不喜歡?”他小心翼翼地問。

“不喜歡!”她爽快地說:“而且我書還沒讀完……”

“我可以幫你轉到那邊的學校。”

“大叔爲什麼喜歡住在紐約?”她反問。

他語塞,“哦,我知道,是那個李俞渝?”怕被八爪魚給纏上身,不如先走!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莫岑哲有些無奈,“她已經恢復正常,不會再纏着我們了。”

“你又知道,說不定對你餘情未了,爲了你,情願違背道德倫理,她……”她激情高昂地說。

“你最近是小說看多了吧!”哪有這麼多曲折。

她冷冷一笑,“那肯定是你又做了什麼虧心事!”他臉白了白,她哼着鼻子走進臥室。

有時候女人太聰明,身爲她的男人也備受壓力,他跟着她走進臥室,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他猶豫再三,“佳仁……”

“嗯?”

“我想請你的父親當證婚人。”

她的手一頓,沒有轉過身,“哦,你確定他會爲我這個從未見過的女兒出席?”

“夏伯伯有給過你母親錢……”他試圖爲夏父講好話。

“哦?就像你當初離開後,給我匯錢的行爲?”她沒有感情地說。

一雙健壯的手臂環上她的腰,“佳仁,別鬧,我知道你也想……”

是的,她也想,可她比他要現實,生父以前沒有參與她的人生,那就意味着永遠都不想參與,那她爲什麼要執着一個不會實現的事情呢?

她始終背對着他,即使被他擁在懷裡,她也沒有得到溫暖,“大叔,我是不受歡迎的存在,拜託你不要給了我希望,又讓我失望,這很……殘酷……”

從小母親就對她說,她父親很好,所以她不對生父埋怨,以後也不去打擾生父的生活。

如果不是母親早逝,也許母親不會放下尊嚴拜託他照顧她。

“好,那隨緣,好不好?”他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打着另一番打算。

她終於肯轉過身,看着他的臉,“好,就順其自然吧……”

“不過還是得回紐約,我準備把‘嵐’的中心定在紐約,再向周圍發展。”他將自己的打算全盤托出。

“好。”

“有關我上次跟你說的合約……”

“隨便,隨便!”反正他這麼愛管,她說什麼,他都要管,煩死了,他這麼喜歡操心,讓他操心好了!

摸摸她長了不少的頭髮,他親親她的額頭,“佳仁,謝謝你……”能這麼容忍他的“任性嬌縱”,明明她才該被他寵着的,現在反倒由她寵着他了,任由他牽着她、帶着她。

她輕捶了他一下,“謝個頭啦!”

“不準爆粗口!”

“以後我乾脆叫你老爸好了!”

“還是爆粗口吧……”成爲她的父親比她爆粗口更加恐怖。

“哈哈!”

小小的客廳中,莫岑哲聽着浴室裡的水聲,確定夏佳仁在洗澡了,他才走出客廳,站在小陽臺上,然後撥通了電話。

“喂?”

“夏伯伯,是我。”

“岑哲?好久沒跟你聯絡了。”夏父如是說。

莫岑哲是懂夏父的,夏父對夏夫人是非常的尊重,他非常地愛妻子,可卻有了一個錯誤的夜晚、有了一個不該有的孩子。

他知道夏父喜歡小孩子,只不過因爲愛妻的緣故,夏父不能接受夏佳仁,那是對夏夫人的侮辱。

“我要結婚了……”莫岑哲笑着與他分享這個喜悅。

“是嗎?”夏父也笑了,“以前我要你早早定下來,你不願意,現在終於肯定下來了?”他揶揄道。

莫岑哲語帶玄機地說:“人對了,就會定下來了。”

“哈哈,你這小子說話還是這麼直接。”夏父笑呵呵地說:“哪天有空帶來給我看看吧。”

“好的。”莫岑哲笑着說:“不過我有一個請求。”

“什麼?”

“我希望你能出席我的婚禮,當我的證婚人。”夏父是莫岑哲尊重的幾位長輩之一。

夏父開心極了,“你的婚禮我肯定會去的,你要我當證婚人,肯定沒有問題。”他滿口答應下來。

“哦?”莫岑哲看着天上晦暗的星點,“你答應了?”

“我有理由不去嗎?”夏父反駁道。

莫岑哲想了想,“也許你有可能不會來。”

“你這個孩子!”夏父斥道:“你差不多是我第二個兒子,我肯定會去的……”

莫岑哲低下頭,盯着腳上的拖鞋好一會,又擡頭往室內看去,看到浴室的燈暗了,夏佳仁已經洗好了。

隔着玻璃,夏佳仁動了動嘴脣,問他在跟誰打電話?

他以嘴形回道,工作上的事情。

她又做出吹頭髮的動作,在莫岑哲點頭後,她往臥室走。

“岑哲?你有沒有在聽?”他的耳邊傳來夏父的聲音。

“我還在,伯父。”

“你放心好了,你的婚禮我一定會……”夏父豪氣地說。

“新娘是夏佳仁。”他突兀地說,話一說完,那頭一陣的安靜,莫岑哲默默地嘆了一口氣,他已經猜到夏父的反應了。

他大可以騙夏父到場後再澄清,到時夏父進退兩難,事情也就好辦了,但是他不能這麼做,於情於理,都不能這麼做。

“什麼時候的事情?”夏父揉着眉心,他多少是感覺到了莫岑哲對夏佳仁異於常人的關心,但他沒有往愛情方面想。

“不知道。”莫岑哲淡淡地說。

夏父笑了,是了,他的問題實在是好笑,愛情哪有確定的時間、地點呢?

“是真的嗎?”他還是無法相信。

“嗯。”莫岑哲低低地應了一聲。

“你……唉……竟然把商場上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他半真半假地指責道,先是讓他上船,然後他就是想下船都不行了,船都開了,難道要他跳海嗎?

“伯父,我不勉強你,如果真的不行的話……”他誠懇地說。

這一招叫以退爲進,夏父搖搖頭,這個小子做事真的越來越行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都算計到自己頭上了。

“不是有一句話叫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嗎?”

“對。”莫岑哲嘴角微彎。

“我都答應了,還能反悔嗎?”

莫岑哲又看見夏佳仁走出臥房,拿了零食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伯父,我剛纔是說真的,我不想勉強你……”如果她知道夏父是被他騙來的,只怕她會不開心。

電話那頭一陣的沉默,過了一會兒,夏父深沉道:“那個……她好嗎?”從她出生到她長大,這其中他都沒有參與,愧疚排山倒海地淹沒了他。

他甚至沒見過她,只看見過一些她的照片,她長得很像他,特別是那雙綠眼睛,兒子夏航軒的眼睛比較像他的愛妻,而夏佳仁的眼睛則是完全像他,深邃明亮。

如果她沒有她臺灣母親的血統,她會百分之百地像他,從莫岑哲的嘴裡,她知道她是一個古靈精怪、脾氣倔強的女生,就和年輕時的他一樣。

他欠這個女兒很多,從這個女兒一出生,他註定就欠着她,有些債是要還的,他閉上眼,已經可以預見這個決定會引起愛妻多大的反彈了。

但該還的始終要還……

“岑哲,我會去的。”他一諾千金。

他們結束了通話,莫岑哲走進客廳,看見某女打量着他,故意取笑他,“心情很好哦?賺了很多錢?”

他笑着坐在她身邊,將她抱在腿上,“心情是還不錯。”

第七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
第七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