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次

許歡喜待在原地不走, 桃花往前走了幾步才發現後面的人沒有跟上,扭頭過去問道:“小姐,怎麼了?”

打定主意要出這山寨的許歡喜定瞳看着眼前這個比她還高上些許的小姑娘, “我不去見你們公子了, 你去回稟他, 就說我現在就要離開。”

“這……”桃花很爲難, “公子吩咐過等小姐醒後便讓小姐去見他, 您如此這般,我實在不好交代。”

許歡喜大手一揮,“有什麼不好交代的, 就說我不想見他。”

想想她上山之前孫大娘的囑咐,她就打了個冷顫, 之前千難萬難都進不了這黑風寨, 如今偏偏只閉了個眼就莫名其妙出現在這兒。如此這般實在是沒有一絲安全感。

更何況剛纔這喚桃花的丫環着實嚇着她了, 若這山大王真是將她擄來做壓寨夫人,在這漫無止境的山裡, 她豈不是隻能打落牙齒往嘴吞?

不行不行。

她愈發堅定了心中的決定。

“你現在就去告訴你們大王,說我身體不舒服見不了他。”

桃花看見這眼前的姑奶奶也甚是無奈,別無他法,只能依着來。

“那奴婢送您回房歇着”

“不必,我就在這園子四處看看, 並不走遠。”許歡喜抿脣拒絕。

桃花應了一聲便作了個輯往長廊的一頭離去。

許歡喜見着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身影最終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 心裡終是鬆了口氣。

*

眼前的婢女躬了個身, “姑娘, 這是廚房剛做好的雪鹿糕。”

綠衣將手裡的烤肉塞進嘴, 兩隻油膩的手隨意的揮了揮,吐字不清晰的迴應道:“好, 放這吧。”

那婢女便將這一碟糕點疊在了綠衣面前那一摞白瓷具上。

桌上精緻的菜餚被享用得七七八八,碗筷的交錯有些不堪入目。

許歡喜跟着一個丫頭進了大堂,看見的就是綠衣這一副眯着眼倚在椅背的模樣,再看看面前這一堆狼藉,便清楚了她這吃飽喝足的模樣。

她走過去,低低嘆了口氣,果然排來排去她這個小姐還是得排到佳餚後頭。

許歡喜擡眼:“綠衣。”

整個人慵懶無比的享受着美好的時光的綠衣耳朵一動,似乎聽見有人在叫她,順着聲音擡頭,看見她後兩隻眼睛亮了。

“小姐!”她說着就起身走過來。

小胖妞壯碩的身子一顫一顫的。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你可睡了一天一夜呢。我本來想等你醒來一起吃飯的,可是我餓得快,我在你牀邊等啊等,我都快餓死了你依舊沒有絲毫要醒的跡象,所以桃花帶我一個人先過來了。”綠衣不好意思的低頭笑了一下。

她噼裡啪啦的一番話說下來,許歡喜見安靜的聽着,忽然有什麼不對:“你說我睡了一天一夜?”

綠衣點頭,“對啊,桃花跟我說的,我們是前日深夜來的。”

許歡喜抱着一線希望問她:“那這是哪兒你知道嗎?”

綠衣撓了撓頭,“管他是哪兒,反正人家又沒虐待我們,剛剛我還吃了烤肉呢。再者說就這些柔弱的小丫頭,我可以一個打十個。”說着還往身後那幾個和桃花一般年齡的丫環看了一眼。

許歡喜有些頭疼。

她拽着綠衣出了大堂,站在屋檐下低聲說着:“傻妞,這是黑風寨。”

“黑風寨怎麼了”綠衣歪頭表示不解。

許歡喜又沉了口氣,“我們是被人擄來的知道麼?所以以防對方以我們兩人要挾我爹,對我爹不利,所以我們得趕緊溜知道麼?”

“小姐你想多了吧,人家只是來請我們做客的。”綠衣笑嘻嘻的。

許歡喜真的忍不住伸手拍了她的頭一下,“傻不傻許府什麼時候這麼有錢隨便抓兩個人來招待?”

綠衣委屈巴巴地揉着自己的腦門,“疼。”

“疼着!”

綠衣撅着嘴。

“小姐,那土匪頭頭真的是住這裡邊嗎我們兩個這樣貿然進去會不會不太好要不要叫丫鬟去通報一聲?”

綠衣和許歡喜二人蹲在窗邊,時不時偏着頭看着進進出出的人。

“你拿人家東西前會告訴人家你要去拿嗎是不是傻!”許歡喜聲音壓的低低的,又訓她一頓。

綠衣伸出自己的小胖手揉揉眼,“那我們爲什麼不明說要玉佩出寨子呢?大晚上還得來做賊。”

黑暗中,許歡喜幽幽看她一眼:“看來你的心裡很希望你的小姐被留下來做壓寨夫人對嗎?你貌美如花的小姐嫁給一把年紀的糟老頭子?”

綠衣下意識搖頭。

“那還說廢話!過來盯着,還敢偷懶了!”

“哦。”綠衣呼了口熱氣,慢慢吞吞的移了過去。

一個時辰過去,好不容易等着伺候晚餐的婢女收拾東西離開,終於找到了可乘之機溜進屋內。

屋內燭光搖曳,朦朧的珠簾散佈滿屋。

綠衣一進門就被桌上還沒撤下的食物吸引了注意,趁沒人注意,悄悄伸手拉了一塊糕點塞進嘴。

“咦小姐,屋子裡好像沒人。”綠衣手裡端着那一盤還剩一些殘渣的瓷盤說道。

“你……先把盤子放下。”

綠衣看了眼已經空了的盤子,“哦”了一聲之後放了下來,接着端起了另外一盤。

許歡喜無奈,她們是來偷東西的,現在爲什麼有一種強搶民宅的感覺。

“小姐!”綠衣叫了一聲。

許歡喜不耐煩的走了過去,右手掀開了金絲簾掌,“來了。”

話剛說完,就看見一個男人,怔愣間便直直對上男人的眼眸。

他平靜的看着她,棕色的眼瞳清清淡淡的,許是受燭光的影響,竟顯得分外溫柔。

許歡喜嚇了一跳,雙腿蹬蹬的往後挪,拉開距離,張了張嘴,無言又閉上。

直到看見一旁閃着無辜神色的綠衣,她才清了清嗓子開口:“你怎麼會在這兒?”

男人很不給面子的笑出了聲,“難道我不該在這兒?”

“也不是,這屋子我聽說是那個心狠手辣的山大王的,你在這出現實在是嚇人一跳 。”許歡喜頓了頓,腦子裡忽然想起了平時看到的畫本子,她嚥了咽口水,“難不成你是那山大王養的……男/寵”

“咳咳咳。”

綠衣差點被手裡的糕點噎死,一張圓臉漲得通紅。

她悄悄看了眼那男人,果然臉黑下來了。

“不是嗎?”許歡喜有些遺憾。

男人臉黑回答:“不是。”

9.第九次17.第十七次5.第五次4.第四次26.第二十六次12.第十二次10.第十次1.第一次25.第二十五次15.第十五次12.第十二次25.第二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20.第二十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23.第二十三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22.第二十二次1.第一次16.第十六次2.第二次4.第四次3.第三次11.第十一次5.第五次26.第二十六次2.第二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1.第一次21.第二十一次9.第九次3.第三次6.第六次9.第九次25.第二十五次17.第十七次13.第十三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9.第九次6.第六次7.第七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15.第十五次16.第十六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17.第十七次20.第二十次8.第八次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4.第四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13.第十三次9.第九次16.第十六次5.第五次4.第四次16.第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18.第十八次7.第七次12.第十二次13.第十三次21.第二十一次20.第二十次18.第十八次18.第十八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2.第二次18.第十八次18.第十八次13.第十三次10.第十次4.第四次22.第二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3.第三次1.第一次24.第二十四次
9.第九次17.第十七次5.第五次4.第四次26.第二十六次12.第十二次10.第十次1.第一次25.第二十五次15.第十五次12.第十二次25.第二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20.第二十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23.第二十三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22.第二十二次1.第一次16.第十六次2.第二次4.第四次3.第三次11.第十一次5.第五次26.第二十六次2.第二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1.第一次21.第二十一次9.第九次3.第三次6.第六次9.第九次25.第二十五次17.第十七次13.第十三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9.第九次6.第六次7.第七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15.第十五次16.第十六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17.第十七次20.第二十次8.第八次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4.第四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13.第十三次9.第九次16.第十六次5.第五次4.第四次16.第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18.第十八次7.第七次12.第十二次13.第十三次21.第二十一次20.第二十次18.第十八次18.第十八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2.第二次18.第十八次18.第十八次13.第十三次10.第十次4.第四次22.第二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3.第三次1.第一次24.第二十四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