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番外·碎夢

父皇誇我是衆兄弟中最具帝王天賦的孩子。懂人心, 會算計。

可是父皇不知道,爲了他的一句誇獎,爲了母妃的一個笑容, 我付出的遠遠不止這些。

哪兒有什麼天賦, 不過都是拼了命努力的結果罷了。

因爲我學業頗佳, 今日父皇給我找了個伴讀, 我見那個與我一般大的少年, 長得比我還秀氣幾分。我玩伴少,很快便與他相熟起來。

他叫許易周,是許太傅的親子。當他告訴我時, 我在心裡悄悄將他和其他皇子的伴讀比較了一下,嗯, 還是覺得他好些。

沒想到向來偏心的父皇終於有一次心正了一回, 我如是想。

兩個孩子在一起比一個人的時候快樂的多, 雖然許易周這傢伙看起來一副年少老成,但其實也是個愛玩的傢伙, 我們倆在花園裡抓蝴蝶,玩泥巴,爬樹,捉迷藏……

只有那個時候我才覺得我是真的快樂的,原來孩子的世界不是每日看着自己母妃那張冰冷的臉而擔心自己一天的吃食, 也不會因爲父皇的一句不滿而餓上一整夜。

母妃管我嚴, 從來不許我隨意吃些什麼東西, 可偏偏我嘴饞, 許易周這傢伙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 竟然偷偷摸摸給我帶了好幾次宮外的零食。

“這些東西好吃嗎?”他問我。

我自是點點頭。

“那當然好吃,這些可是我妹妹最愛吃的零嘴了。”他一臉溫柔和驕傲。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 來自她的哥哥。妹妹有什麼不一樣嗎,我也有很多妹妹呀,我心裡產生了疑問。

再後來的一次,那天我和他約好了我們要到御膳房裡偷東西吃,結果他帶了個小尾巴。

那是我第一次見她,小小的嫩嫩的一團,手裡緊緊的抓着許易周的衣服不肯撒手,看了我一眼便害羞的低下頭去。嗯,是個害羞的姑娘。

聽着她叫我一聲“辛哥哥”,脆生生的,真好聽。我心裡琢磨着,爲什麼我的妹妹叫出來的不是這樣的聲音呢。

那次,因爲小姑娘跑得慢,我們三個孩子被發現了,我被父皇禁了一個月的糕點。小姑娘心疼我,嚐嚐把家裡的糕點帶來給我嘗。

後來幾年,許是歡喜太過黏人,易周向來寵她,於是不論如何都帶着她,就是這番,我與這小丫頭也熟捻了起來。

瞧着她從小小的粉糰子慢慢地長成端莊的千金,也只有我和易周知道,這小丫頭臉皮底下的第二幅面孔,精靈古怪的拿她沒辦法。

她時常會做些惡作劇,我和易周也都是一笑了之。

那年征戰,我知道我繼位的唯一希望便是打贏這場戰,而皇室的戰爭是很殘酷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想,若是他人繼位,也許易周和歡喜也會受到我的牽連吧,那不如這皇位我來做罷了。

於是我受皇命,易周是打仗的一把好手,這個我再清楚不過的,所以便有些輕敵。

而易周的死是我沒有想到的,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我,若不是我太過自信,也不可能將他直接推上萬惡的深淵之中。

他爲了保護我,最後卻死的連屍骨都分辨不出。

易周死前跟我說,“替我好好照顧她。”

我哭着答應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那個她,我自然明白是指歡喜。

他死前最放心不過的便是他的妹妹。

回京之後,我順理成章的登上太子之位。

我看着哭暈在靈堂前的她,一時間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皇宮裡的人情冷暖我從小便體會了個夠,現在已經失去了一個好友,我不想連着最後一個能夠推心置腹說話的人都失去,於是我選擇了瞞着。

父皇駕崩那年,衆兄弟都在靈堂前大發孝心,我不願與他們一起演戲,只獨自在夜裡流上幾行淚,而那是的她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給我地上一方手帕,給我講些其實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哄我開心。我一時間竟沒注意,小時候那古靈精怪的丫頭不知何時竟也會安慰人了。

而我,不知何時起,竟對她生出了些除哥哥外的別樣的心思。

父皇駕崩,我順理成章的繼位,可即便是順理成章,總會出現流血的事情,而每每夜裡我開始懷疑自己到底做的對還是不對的時候,開始後悔,我腦子裡都會浮現她的那張明眸皓齒的臉蛋。

爲了她,我也要堅持走下去。

我登基那年,曾將自己心意與許太傅隱晦提及 ,太傅自然是明白,但考慮到歡喜年紀尚小,於是決定將此事推遲。

那是我覺得過去的最慢的兩年。

兩年裡,歡喜還是經常帶着宮外的零食進宮來看我,時不時還跟我說說宮外的新鮮事。於是,這不知從何時開始,變成了我在這深宮裡唯一的慰藉。

可還沒有等我將她娶進宮中,夷國開始挑釁,這自然是想要開戰的前兆,但我沒料到這夷國國君手段竟如此陰暗殘忍,竟然連我手下的能來帶兵出征的將士殺了個一乾二淨。

被逼無奈,我只能親自掛帥出征,那晚,我仔細想想,那丫頭已經好久沒有進宮來找他聊天了,即便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也許她是被其他事情絆住了,可是我越來越不安。

直到那夜,我出征的前一晚,她牽着一個男子的手向我走了過來。這讓我自發的便產生了敵意。

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流露出這樣小女兒般的嬌態,那樣溫柔,宛如一個懷春的少女遇上自己的情郎。

她阻止我御駕親征,我心裡莫名暖意,她還是心疼我的,想起自己摯友的囑託,我決定若此事解決完了,即刻便娶她做我的新娘。

我站在一個哥哥的立場上質問那個男子,歡喜百般維護,我心裡有點苦澀,當年那個只知道拿筆在我身上亂塗的丫頭竟然也學會了疼人。

那夜,那個男子送她回去後又去而復返,他跟我說他有能力替我扳回這一局,我沒有立馬答應,可心裡卻清楚,這丫頭的眼光確實不錯,這人不是池中物。

可家國大事在前,兒女情長什麼的根本不直一提。

我沒有刻意爲難他,只是擺出來一個該有的姿態,最後我與他約定,若他勝利歸來,便給他足夠的資本能夠娶歡喜進門。

我心裡明白,他絕不是當玩笑說說而已,但心裡已經沉下去幾分。

歡喜能得知當年的事情我是沒想到的,她發了很大的脾氣,甚至發話說若是他有什麼事情,便要恨我一輩子。

好狠的話啊。

隨着邊境一封又一封的捷報,我開始慌了,我不願將從小護到大的公主給出去,想把她一個人藏起來,鎖在屋子裡。於是,我冒出來一個荒唐的想法,連夜找了許太傅。

我知道,作爲一個父親,相比起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和那個完全不知根知底的鄉野村夫來說,他自是會選擇我。

太傅本是不贊成我的想法,但還是無奈同意了,那一刻我竟然是無比雀躍的,就像小時候得到心愛的糕點一般。

我開始滿心歡喜等着約定好的那日,並派人將宮裡最好的寢殿收拾了出來,前線準備回京的消息讓我越來越慌亂。

她最後還是跑了。

她去找他了。

即便在知道他已經死了的情況下。

我苦澀的想,那個我從小捧在手心的姑娘,有一天被人搶走了,我又成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孩子。難道我真的做錯了麼。

本書完結,看看其他書:
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8.第八次18.第十八次15.第十五次13.第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15.第十五次8.第八次11.第十一次16.第十六次12.第十二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11.第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14.第十四次10.第十次7.第七次1.第一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14.第十四次8.第八次4.第四次21.第二十一次10.第十次21.第二十一次19.第十九次13.第十三次1.第一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22.第二十二次15.第十五次4.第四次12.第十二次10.第十次20.第二十次16.第十六次18.第十八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2.第二次2.第二次13.第十三次3.第三次16.第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14.第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5.第五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8.第八次1.第一次5.第五次3.第三次11.第十一次16.第十六次24.第二十四次9.第九次5.第五次12.第十二次2.第二次15.第十五次16.第十六次17.第十七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25.第二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22.第二十二次15.第十五次10.第十次3.第三次26.第二十六次11.第十一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
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8.第八次18.第十八次15.第十五次13.第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15.第十五次8.第八次11.第十一次16.第十六次12.第十二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11.第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14.第十四次10.第十次7.第七次1.第一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14.第十四次8.第八次4.第四次21.第二十一次10.第十次21.第二十一次19.第十九次13.第十三次1.第一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22.第二十二次15.第十五次4.第四次12.第十二次10.第十次20.第二十次16.第十六次18.第十八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2.第二次2.第二次13.第十三次3.第三次16.第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14.第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5.第五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8.第八次1.第一次5.第五次3.第三次11.第十一次16.第十六次24.第二十四次9.第九次5.第五次12.第十二次2.第二次15.第十五次16.第十六次17.第十七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25.第二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22.第二十二次15.第十五次10.第十次3.第三次26.第二十六次11.第十一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