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愛晚成

每個人都給了二十八天的期限,但她只用了一夜就下定決心。

週日太陽甚好,薛葵起了個大早,把牀鋪被褥全部搬到頂樓天台去曬,又做衛生,要讓整個宿舍變得窗明几淨,一塵不染,看她這麼勤快,盤雪也不敢賴牀,打着哈欠一邊拖地一邊埋怨。

“待會是不是卓正揚要來。你直說嘛,我幫你幹完馬上回家,晚上還要去相親呢。”

“你這麼會有這種想法?”薛葵十分好奇,“我什麼時候把他帶進來過……再說了,他來不來和我做不做衛生有什麼關係?”

“唉,以前我的室友一旦開始做衛生,就說明要招待男友了。”

薛葵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她以前也不定期打掃房間,難道和卓正揚交往起來,做衛生就有了特殊含義不成?

“蘇阿姨今天飛贊比亞,他要去送機,不會來。”

“贊比亞?去那幹嘛?”

“是格陵和當地的一個醫療項目,血液病的預防及治療。”蘇儀是項目發起人之一,每個季度都要去贊比亞一次,對當地孕婦的貧血病症做一些醫療協助。

“哇,原來卓正揚的媽媽是無國界醫生,我還以爲他們家就是紅色貴……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說,蘇醫生真厲害。可是你怎麼沒去送機?”

薛葵手中的抹布頓了頓,又用力擦起水池。

“咱們中午吃麪條吧?冰箱裡好像還有點蔬菜。”

說到吃盤雪就振奮起來,勞動了一早上,胃口變得極好。

“好啊好啊,再加兩個雞蛋。想到晚上又要裝淑女,還是中午多吃一點吧。”

一切打掃完畢,中午兩個人就在宿舍裡隨便吃了點麪條,丟一把青菜,臥兩個荷包蛋,吃得極香,吃完後又在電腦上看了部電影,薛葵邊看邊打毛線,她是兩個星期前纔開始學習織圍巾,現在已經手法嫺熟,上下翻飛,盤雪冷眼旁觀,心想,好好一個姑娘,就快成中年婦女啦,現在商場裡的圍巾多如繁星,花樣錦簇,哪裡還有女孩子自己織?大戶人家的媳婦,真難做。

看完電影,薛葵覺得困,收了被子睡午覺,盤雪也稍微裝扮了一下,準備回家去商量第三十二次的相親大計,剛走到樓梯口,就看見穿粉紅色手織毛衣的卓正揚站在車邊打電話。

盤雪瞪大眼睛——薛葵!你灑掃庭院的勞動成果馬上就有人來驗收啦。

“你好。”倒是卓正揚落落大方地同她先打招呼,“薛葵在不在?”

“在……在睡覺呢。”

話雖這樣說,她可不願意拒絕卓正揚想見薛葵的要求,萬一兩個人因此而鬧彆扭,那她不是罪魁禍首嘛。所以她殷勤地引卓正揚上樓,親自幫他開門,在門口卓正揚還示意她小點聲音,免得吵醒薛葵,然後輕輕把門關了。

想起薛葵已經有了伴侶,而自己又要去金碧輝同第三十二個男人吃意粉,盤雪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慢悠悠地走了——男人,男人你在哪裡啊——反正不在金碧輝就是了。

薛葵是一挨枕頭就能睡着的體質,迷迷糊糊聽見盤雪出了門,又迷迷糊糊聽見她開門進來,大概是忘了什麼東西,她也沒管那麼多,繼續睡自己的大頭覺,絲毫沒有覺察卓正揚已經到了她的牀邊,拉過椅子坐下。

她沉睡的時候有點鎖着眉,手放在臉側,攥成拳頭,據說這種睡姿的人,十分怕受到傷害,就連睡夢中也做好了防禦的準備。卓正揚溫柔地把襁褓輕輕拉起來,遮住她瘦削的肩膀。今天去送機,母親說的話,言猶在耳。

“你們兩個要好好的,知道嗎?”

他也想好好的。週五吵過之後,他們只通了一次電話,說了些不相干的事情,都避免提到不愉快。週六她和媽媽去了格陵理工,根本找不到人,今天蘇儀上飛機前對他說,要學會換位思考。從機場回來的路上他有反省,反省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一站在薛葵的立場思考,就立刻明白自己有些事情說的不清楚,應該好好地對她解釋。因爲誤會而互相折磨,那不是太可惜了麼。

薛葵翻了個身,壓住了枕頭邊上的一個紙袋,露出半截毛線針,卓正揚心想,她還真不怕戳着自己了,於是伸手拿起紙袋,出於好奇他撥開袋口,看見裡面是一條才織了一半的淺灰色圍巾。

卓正揚第一次帶薛葵和蘇儀一起吃飯,穿的也是身上這件粉紅色手織毛衣,是蘇儀織的。他那天正好有點咳,蘇儀就遺憾他身上這件毛衣領子太低,應該配條圍巾免得凍着。不過粉紅色太難搭配,薛葵當時接話,說帶一點銀色的淺灰怎麼樣?

“那葵葵你給正揚織一條吧。”

卓正揚一家子都是老派人,再過個五十年,也還是流行手織毛線穿在身上,又溫暖又貼心,薛葵當時愣住,她從小到大,只給洋娃娃做過衣服而已,織圍巾,對她而言是個挑戰。更何況織完了是要給卓正揚用的,總不能讓他一身帥氣配條漁網。卓正揚反而有些期待,那天晚上看電影的時候說就算她織了條漁網出來也願意圍在脖子上,她嗤之以鼻。

“得了吧,我不想丟人。”

兩個星期過去了,她並沒有再提到這件事情。他想她實在不會,也就算了。可原來她記着,紙袋裡的毛線看得出來是拆過很多次,又一針針織起來,針腳綿密,柔軟而溫暖。

他胸口一燙,突然俯下身去吻她脣瓣,想要喚醒她內心深處沉睡着的公主靈魂,薛葵在睡夢中受襲,猛然驚醒,拼命推開,才發現原來是卓正揚。

不過她還是受了驚,翻身坐起,躲在牀角,離他遠遠。

“卓正揚!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他聳聳肩,嘴脣因爲她的驟然遠離而有些發渴。

“早就進來了。原來你睡覺會說夢話……”

“開玩笑!我纔不會說夢話呢。”薛葵捂住耳朵,“還有,你上次騙我,騙我生病的時候說了很多情話……”

一想到這裡她就生氣,要不是昨天和蘇阿姨聊到,她還不知道原來她生病的時候只是喊爸爸媽媽的名字,哪有喊過卓正揚,更別提那些肉麻兮兮的話根本就是憑空捏造!

卓正揚毫不在乎地踢掉鞋子,坐到她牀上,示意她過來一點,薛葵狠狠地翻了個白眼,伸腳踹他,卓正揚一把抓住她的腳踝,叫她感受手心裡的冰涼,薛葵啊了一聲,趕緊縮回被子裡。

“可你心裡就是那樣想的。不然爲什麼我說什麼你就承認什麼?”

薛葵轉着眼珠子拼命回憶:“我……我哪有承認。我沒有承認。”

卓正揚看她一臉抵賴的模樣,突然把她攬入懷中,薛葵的睡衣他又不是沒見過,保守到死,完全不存在春光外泄的可能,就是冷了些,他又拉過被子把她裹住,一雙黑亮的眼睛盯着她近在咫尺的俏臉。

“不否認就是承認。你要給我織一條圍巾,敢否認嗎?”

這一定又是談判技巧。這人真是!明明知道她完全不懂金融,還總拿商場上的一套來對付她。她左支右絀,只好扯開話題。

“盤雪真討厭,怎麼隨便把你放進來。”

那是因爲連她都看得出來我多愛你,爲什麼你就是要懷疑。

“是你警覺性太低。”他吻着她的髮絲,她的頭髮如此柔順,還有一股香味,“不過我也好不到哪裡去。”

“怎麼了?”

他在想,是否應該把何祺華派人跟蹤他們的事情說出來,但是又怕給她平添煩惱,反正現在全城執牌私家偵探已經一一記錄在案,絕對沒有人再敢招惹他,那還是永遠都不要讓她知道的好。

但是另外一件事情一定要說清楚。

“葵,我不是不想結婚,只是……”

她猛地擡起頭,有些笨拙地撞上他的嘴脣,他愣了一下,多半是因爲門牙有點痛,才後知後覺——她這是主動獻吻呢。

每次都是他主動出擊,她被動迴應,現在調了個,他才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真不是一個好老師,把她教的如此青澀而笨拙,他稍稍離開她的嘴脣,喘息着,眼睛裡燃着火,咬她的鼻尖。

“笨蛋。”

他攬住她的腰肢,將她不能再緊地靠近自己——還是他來吧,雖然她的獻吻令他心花怒放,但是他並不想看見她窒息而死。

意亂情迷中薛葵還斷斷續續地說着話。

“我們以後都不要提這件事情了好不好?……我也有錯。……我想的不夠深遠。”

他想她畢竟還是善解人意的,他還沒有說完,她就已經明白了。不是以結婚爲前提的交往,對他來說毫無意義,但是有了父母的前車之鑑,他想一定要等感情穩定下來再談婚論嫁,否則只會再次上演悲劇。她現在一副隨時都會受驚逃竄的模樣,叫他如何捨得用婚姻所帶來的卓家全部的社會關係禁錮她。

雖然親了無數次,她的芳澤還是令他無法自拔,每次都想要再久一點,再多愛她一點,難怪有人說吵架是感情的潤滑劑,他只覺得自己更加不能失去她了。

薛葵匍在他的胸口喘息,他笑着摸摸她的腦袋。

“你怎麼連錯誤也要和我AA。”

“你還好意思說,”她賭氣戳卓正揚的胸膛,後者捉住她的手,笑着貼近心口,“都怪你,幹嘛要對蘇阿姨抱怨,說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AA制,還說我不肯收禮物,讓你很困擾,蘇阿姨昨天勸我不要太有思想包袱……”

她欲言又止,他勾起她的下巴,使她看着自己。

“媽還說了什麼。”

“……她還說,談戀愛是輕鬆美好的事情,要不分彼此。她覺得我太沒有參與感——難道談戀愛是開運動會嗎?”

他攬住她的腦袋大笑,笑得喘不過氣來。薛葵不知道他笑什麼,抿着嘴等他停止發笑。他好不容易停下來,貼住她的臉,帶着點溫柔的意味。

“媽媽說了,我們兩個要好好的。不要鬧彆扭。”

“嗯,媽媽也對我說了。”她頓悟自己順着他弄錯了稱謂,不過卓正揚沒給她改正的機會,又纏綿悱惻地深吻起來。不過這一次比以往要更猛烈更富有激情,他總在她已經暈頭轉向的時候,戀戀不捨地放過她,又輕輕蹭她的鼻尖——他要趁她意識混亂的時候拿到她的承諾。

“以後不許再和我分得太清楚。”

“……嗯。”

“要收我的禮物。”

“……嗯。”

“掉眼淚要讓我看見。”

“……嗯。”

暫時就這些吧,以後她再有類似毛病,就用這一招對付她。薛葵可想不到卓正揚這次又利用了談判技巧,乖巧地全部一口應承,卓正揚喑啞着聲音讓她摟住他的脖子,她纔回過神他的手放在哪裡,在幹什麼,頓時臉都白了,不自在地掙脫,他又無賴地貼了上來,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牀太窄了。”

她聲音發着抖。

“那你還不快下去。”

“不過我們兩個睡應該剛好。”

卓正揚擡起眼睛望她,她在他的眼睛裡看到了讓自己難受不已的情,有些難堪地轉過頭去,心想這都是自己鬧的,沒事睡什麼午覺呢。隔了一會兒聽卓正揚窸窸窣窣地搞小動作,她驚訝地轉過臉來,發現他居然把毛衣脫了。

“我要睡一會兒。”他還想脫襯衣,被滿頭黑線的薛葵大聲喝止,他鬆了幾顆鈕釦,鑽進被窩裡,深深地嗅了一下上面的陽光味兒,“你今天曬過被子,對不對。”

“不行,盤雪回來會看見……”

“她特意要我告訴你一句,她今天晚上就在父母家裡睡了。真是個古道熱腸的好姑娘。”

“不行不行,你給我起來,這成何體統……”她一句話還沒說完,卓正揚就已經把她拽到身邊躺下,摟住她作哀求狀。

“我昨天晚上只睡了三個鐘頭。”這是大實話,史密斯先生到了格陵,他們討論設計圖到凌晨五點,終於敲定,立刻傳真到底特律,以趕上年底的新生產線。

“早知道我去送蘇阿姨,你就可以多睡一會兒……”她有點心痛,她知道卓正揚一向生活作息很有規律,要開夜車一定是爲了設計,但突然想起答應過蘇儀的事情,就沒有說下去。

“她回來的時候,我們一起去接她。不過,你不許和她聊太多,否則我的招數都不靈了。”

他閉着眼睛開始有了睡意,薛葵驚奇地發現他的睫毛又濃又密,簡直趕超盤雪。

“你的睫毛好長。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過。”

那是因爲他們接吻的時候都閉着眼睛,怎麼看得見。

“我也有胸毛。要不要看。”

他沒聽見薛葵的回答,取而代之是她的小手啪地一聲輕輕打在他的側臉上,可以想象她是多麼的羞惱又拿他沒轍。

“葵,和我說說話。”

“你不是要睡覺嗎?”她輕聲道,“我不吵你啦。”

可就這樣摟着你,總覺得你還是會離開——他想聽她的聲音,讓她的聲音陪他入睡。

“講講昨天你和我媽一起去格陵理工的事情。”

“那有什麼好講的……好了好了,我講,你把手拿開啦……你知道嗎,原來我本科導師有個小女兒,十年前得了急性粒系白血病,主治醫師就是蘇阿姨。而且是格陵首次同臺灣慈濟骨髓配對成功,當時很轟動了一陣子呢……不過十年前你都不在格陵,肯定不知道。”

“我知道。”他閉着眼睛,“那次我外公順便回來探親。”

對哦。蘇儀的父親蘇秉正是慈濟基金會的榮譽董事。薛葵想起來了。

“所以事情辦得很順利,蕭志峰,就是蕭麻醉師的兒子,長得又美,能說會道,活脫脫一個小展開。”

卓正揚輕笑一聲。

“展開說他掉西湖裡了,回不來。”

“對哦,他去上海好久了,快半個月了吧?聽說上海菜很甜,他那麼嬌氣的人,吃得慣嗎?”

“不知道。”卓正揚想到這個也頭痛,據說卓開公關部長此次南巡,令蘇杭兩地美女大爲傾倒,便頗有點樂不思蜀的意思,他又不能強行把展開押回來,反正卓開創業以來他也絕少休息,就讓他輕鬆一下吧,“事情辦完了之後呢?”

“我們就在校園裡逛了逛。原來蘇阿姨從來沒有去過格陵理工呢。我就帶着蘇阿姨到處走了走,看看學校的建築,風光什麼的……蘇阿姨問我什麼是情人坡。”

卓正揚睜開眼睛。

“什麼?”

“哎呀,就是一個小土坡,栽了很多樹木,難道你們學校沒有,每個大學都有情人坡,情人湖,情人路,情人橋之類讓情侶幽會的場所呀。”

“我們學校就沒有。”

薛葵忍無可忍,扭他的鼻子。

“那是因爲你上軍校。格陵理工風景秀麗,是全國最美十所高校之一,有很多人週末的時候到我們學校去拍……藝術照呢。”

她想說的是婚紗照,但幸好心底警醒,及時改口。

卓正揚鼻子裡哼了一聲,沒有說話。薛葵以爲他睡着了,可是沒一會他又撞撞她的肩膀。

“繼續。”

“還繼續什麼呀,還有就是蘇阿姨對我講你小時候的糗事了,比如去北戴河旅遊差點淹死,比如鑽防空洞差點嚇死,比如……”

他聽她繪聲繪色地講自己小時候的事情,悶悶地笑。

“她誇張,你比她更誇張。”

一陣濃濃倦意襲來,卓正揚嘟噥着在她耳邊說了最後一句話。

“葵,下一次,我們可不會這樣蓋棉被純聊天了。”

接着就無聲無息;他真的睡着了?薛葵看着卓正揚熟睡中的容顏,想起小時候睡在父母中間,因爲不懂事,總覺得人睡着了就是死掉了,於是噙着眼淚一會搖搖爸爸,一會搖搖媽媽,生怕他們死掉不要她。

她伸手去探卓正揚的鼻息——呵,他還活着。她咧着嘴笑自己傻,既然時日無多,就放縱地盡情歡愛吧。

她和蘇儀聊的那些內容,只有一半可以對卓正揚說。

“我和正揚的父親卓紅安,在蘇聯認識,認識了兩個星期,就決定向組織上打報告申請結婚。”

“我的父親蘇秉正,四八年帶一名副官去了臺灣,丟下妻兒,可是我卻不能不受到他的影響。我們的結婚申請被拒了三次,如果不是卓紅安堅持,我都想放棄了。”

“沒過門之前,公公婆婆原本很喜歡我,但是知道我隱瞞出身之後,對我的態度一落千丈。一直到兩位老人去世,都不肯和我說一句話。長久以來,我不能體諒老人家的心情,但是現在面對着你,我開始有些明白。我愛正揚,遠勝這世上的一切,我希望他能夠和這世界上最好的姑娘在一起,身家背景不重要,只要清清白白,乾乾淨淨。沒有辦法,父母對子女的愛護,就是這樣偏執。坦白說,一開始我就是因爲這個原因纔看中了你,希望你做卓家的媳婦。我真想看你們好好的過下去,可是爲什麼會出這種事情。”

“葵葵,蘇阿姨可以向你保證,沈西西說的話我一點也不會相信。但是我能感覺得到,你的過去,肯定有一些事情瞞着我。我不問正揚,不問任何人,我要聽你對我說,只要是你說的,我都相信。”

“葵葵,無論你以前發生過什麼。你告訴我,好不好?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葵葵,你不肯說,是不是因爲這件事情仍然在影響你現在的生活?告訴我,我一定有辦法幫你解決。”

“葵葵……”

“其實你根本沒有和正揚長久下去的打算。否則你就該明白,就算卓正揚把你保護的再好,嫁給卓紅安的兒子,你的過去總會被翻得底朝天。你寧願那個時候再被所有人的傷害,而我也不會站在你這邊了,值得嗎?”

“葵葵,如果你實在覺得當面說不出口,那就寫封信給我,行不行?我要去贊比亞四個星期,回來的時候要麼看到信,要麼看到你和正揚分手。唉!你這孩子!明天你不要來機場,我暫時不想見到你,白白地讓我又失望又心痛。”

她真是沒有長輩緣分。蘇醫生是這樣,卓主任也是這樣。她們都是一開始特別喜歡她,逐漸深入之後就厭惡,也許有閱歷的人總能看到她的內心深處,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

她的回憶被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中斷了。循着聲音找去,原來在卓正揚的外套口袋裡,是展開。卓正揚睡得很沉,完全沒有聽見鈴聲,翻了個身,鬆開她的肩膀。

“喂?”她低聲道,“是展開嗎?”

“嗯。”他早該想到,他們兩個是情侶,打卓正揚的電話,薛葵也有可能接的到,於是大大咧咧道,“叫你男朋友聽電話。”

那邊沉默了半晌,聲音又細又輕。

“他在睡覺。”

黃浦江上的風一陣陣地刮過來,又寒又冷。

“原來上海和格陵有時差啊,我怎麼不知道?大白天的睡什麼睡!把他給我拎起來!”

“他昨天晚上沒睡。你有很重要的事情嗎?”

不重要,一點也不重要。他本來只是想告訴卓正揚,他並不只是遊山玩水。他在上海發展了一個大客戶,那家物流公司本來已經和遠星簽了長遠合作意向,他硬生生地搶了過來,被遠星的上海銷售商罵得臭頭,也十分得意,準備今晚搭飛機回格陵。回來之後他要告訴卓正揚,他展開不是一輩子慢半拍,也有敏銳無匹,抓住重點,主動出擊的時候。就算是別人的東西,他也能搶到手,六親不認。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思考了兩個星期,幾乎調動了所有的腦細胞,想到了卓正揚和薛葵交往的另一種可能性。

海葵是被動還擊的生物。對於感情,大概也是十分身不由己。對於薛葵和卓正揚之間的互動,他想象無能。卓正揚能因爲一張海報就嗅到商機,製造出擎天柱模型,從參展入手殺出血路,那麼他自然也會因爲一眼合緣,就積極追求薛葵,直到勝利爲止。他總有把理想變成現實的強大能量,這種威懾力,從小到大,展開領教了很多次。

只是他忘了問一問薛葵,到底她願不願意和卓正揚在一起。但是現在一點也不重要了。

“你和他睡啦?”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突然蹦出這麼下流而又齷齪的一句話,爲了掩飾罪惡感,又不得不狂笑一陣,笑完了之後根本不敢聽薛葵的反應,故意裝作滿不在乎地急急說完,“轉告他,我一時半會還捨不得回來,但汽車年會我一定參加。”

“知道了。”薛葵頓一頓,“展開,你一個人出門在外,要小心。拜拜。”

她先掛斷。展開握着電話,呆站在江邊。突然他揚起手臂,狠命地將手中的電話扔了出去,一道漂亮的弧線,落入黃浦江的還有他那憤怒而沮喪的聲音。

“你他媽的是卓正揚的女朋友,爲什麼來關心我!都別來關心我!別來管我!”

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十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十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