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愛晚成

薛葵在被窩裡縮成一團,頭一次不想起牀,不想上班,就想躺着,直到地老天荒。

這人一旦有了辭職的念頭,便會全身心完全放鬆下來,真是罪過,罪過。

她呆望着搭拉下來的枕巾,經過了一夜的輾轉反側,腦子裡居然還都是卓正揚的那句話。

薛葵。我要追你。

他爲什麼要這樣?

自然不是因爲喜歡她。

那他又會怎樣做?

彷彿小時候捉迷藏,小朋友手拉手圍成一圈,她被矇住雙眼困在中央,什麼也看不見,伸着手保持平衡,四面八方都是吃吃吃的笑聲,又有細碎的腳步聲,偷偷跑過來拍她的背,一下,兩下。

踉踉蹌蹌地轉身,什麼也抓不到。氣憤地扯下矇眼布,她們又大笑着四散開。

她不喜歡這種你追我趕的遊戲。她喜歡跳房子,一層層升上去,一個人玩也可以很開心。

卓正揚的霸道,會破壞她世界裡的平衡。她不能再想了,要想點別的才行。

她同藥理所的合同還有八個月纔到期。這個時候辭職,勢必要想一個很好的理由,纔不能影響接下來的求職——

呵,她何時找過工作?這份工作也是孟教授體恤她匆匆畢業時的茫然無措,她收下,因爲最省力氣。

每個月扣除三險一金,將近兩千。無房無車,但能填飽肚子,節省一點,甚至可以在回家時給老爸老媽買一些禮物。

這樣他們就會很高興。父母對子女的要求從來都很低。

他們老早就說,一直都說,葵葵,只要你夠用。只要你高興。我們有手有腳,有工作有退休金,並不需要你養。當然如果你能出國最好,我們一直都希望你出去,出去看看……

她閉上了眼睛。她只想一輩子留在格陵。留在最靠近姬水的城市。

她一直以爲自己無論如何會做下去。做到四十多歲身體微微發福,說不定還會有更年期症狀,抱着雙臂,翹着二郎腿,大聲呵斥二十來歲花枝招展的女學生。下班去買減價菜蔬,殺回家給老公孩子做飯,老公是有謝頂跡象的公務員,腆着啤酒肚看報紙;孩子頑劣,有進入青春叛逆期徵兆,整日網遊;飯桌上一家人嘰嘰喳喳,西里呼嚕地吃着滾燙的飯菜,談房屋貸款,談孩子升學,談週末回姬水看爸媽……

想到這裡,她捧着臉頰微微地笑了。

“薛葵,你還睡哪?”室友打她被子,“再不起來,要錯過班車了!”

賴到最後,還是得去。老孃常說,做人要有始有終。她翻身坐起,開始往身上一件件地套衣服。

“唉,魏主任怎麼只補交通費,還應該給我們補青春損失費!平白無故人生要在車上度過兩個小時!你說氣不氣人?薛葵,咱們今天開始九點半睡覺,你說行不行?反正我們兩都沒男朋友,早點睡也沒關係。”

“行。”

“唉,我說昨天那三個男的,張警司,展部長和卓總,還真是優質,就是俗稱的鑽石王老五嘛!隨便套牢一個,我還工作個鬼,給他做飯洗衣生孩子就挺好。我看盤雪一直對卓總暗送秋波呢,王芳都有男朋友了,還不是一直找展部長說話?可惜呀,越是條件好的男人越是花心,危險。你別不相信,據說這男人的野心會同時映射在愛情和事業上……”

室友滿嘴牙膏沫子,薛葵微笑着聽她嘮叨。

“哪裡聽來的歪理邪說。”

“真的真的,”室友來了勁兒,“你也學過動物行爲學呀,一夫一妻那是多罕見的現象?所以我一直特別看得開。我這麼寬容,埋沒在藥理所,天理不容!”

薛葵心想,八成沒睡足,鬱悶着呢,但真是妙語連珠,醍醐灌頂——卓正揚不過當我是鶯鶯燕燕,追逐有趣,應該不是當真。

心中大石放下,她便開起玩笑來。

“你是碩士研究生,可以更有追求一點。”

“讀書爲了賺錢,嫁人爲了花錢,哪樣更輕鬆?我爲啥讀生物,就因爲某人說了一句‘二十一世紀是生物的世紀’!唉!到底原話是誰說的?!真是不負責任。”

“給你重新選擇,你讀什麼?”

“家政專業!我只恨格陵大學沒有這門課,所有女生都應該旁聽四年,學分計入總成績,相親嫁人,作爲指標。”

“……我建議你讀個博士學位。知道我爲什麼念生物嗎?”

“爲什麼?”

“因爲google的兩位創始人和百度的李彥宏都娶了生物女博士做老婆——二十一世紀,真的是生物的世紀啊。”

一個多小時的班車坐得她昏昏欲睡。到了藥理所,整個人還未能清醒,懷裡被塞進一個包裹。

若是清醒到能看見寄件人地址,她肯定直接推掉。所以說公車上的售票員,常常會叫醒打盹的乘客讓座,睡眼惺忪,稀裡糊塗,自然乖乖認命——此招成功率百分之百。

她一邊打着哈欠一邊拆,赫然見到她久違的手提及電話,外加一雙女式軍用迷彩長靴。

與卓正揚昨日穿的乃同一款,真是觸目驚心。

靴面上放一張卡片,灰色暗紋,極工整的藍黑鋼筆字。

“薛葵:

手提及電話,我已致電張鯤生表示感謝。

不許再節食。

卓正揚”

財物失而復得,使她對卓正揚充滿感激;但是下面那句話,使她立刻由感激變成嫌惡。

這是什麼囂張態度!她的生活方式豈容他來置喙!

她將卡片一撕兩半,再撕四半,扔進廢紙簍——啊,保潔員會看到,還是拿回去偷偷燒掉比較安全。

“薛老師,誰給你寄的包裹?哇,這靴子真漂亮。”

她恨不得把面前的東西全部吞下去,慌不擇言。

“同學,同學。”

惡向膽邊生,她決定讓卓正揚吃點苦頭。

最好能從此交惡,永不來往。

GE有意同卓開合作開拓亞洲市場,以技術入股,卓開提供場地資金。

遠星也是這種合資方式,所以卓正揚知道這樣會大大削弱中方的自主開發能力,不能只圖短期暴利而貿然簽約。他接受史密斯先生的邀請,決定帶幾名核心技術人員前往底特律談判,展開英語未過四級,被卓正揚勒令從頭開始惡補,留守卓開。

這是早就訂好的行程。他一向工作至上,但現在竟然有些不想去。

現在美國東部行冬令時,他落後十三個鐘頭,更難追上她。

“有翻譯,爲什麼不讓我去!”

展開在一旁憤憤然。昨天飯局他最狼狽,喝湯喝到鼻血橫流,在洗手間處理完畢,本想找薛葵晦氣,卻發現她已經趁混亂溜走;最後又得知一個噩耗——竟是張鯤生埋單。

“你闖禍,我收拾,這很正常。何必欺負一年薪水不足以付賬的小姑娘?”

搞了半天,竟然耍的是一套七傷拳。鬱積於胸,他看誰都想吵架。

“你說桂圓同龍眼有何區別?不就一個幹一個鮮麼?她那表情彷彿我是文盲!”

一羣人拿着護照機票想笑又不敢笑,誰曾見過風流倜儻神清氣閒的展部長如此小雞肚腸耿耿於懷?

“你們先去邊檢。”

卓正揚攬着展開的肩膀走到一邊。

“辛媛回來了。”

“什麼?”

“辛媛回來了。”

展開一下怔住。繼而冷笑。他和卓正揚不同,他不能原諒辛媛對卓開的傷害。

“她記性沒長,膽子倒變大了,哼哼。”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要看住卓開。”

他絲毫沒想過也可叫展開看牢薛葵,別叫其他男子近水樓臺。

追求薛葵和創立卓開不同,不須展開幫手。

“放心。”

自機場回到公司,展開就看見問詢臺的數名接線員笑得花枝亂顫,明明已是上班時間,顯然心不在此。

他走過去,因爲辛媛的事情還有些餘怒,說話便尖酸起來。

“在卓開工作竟然如此開心?我想應該延長工作時間,給你們預留一個鐘頭開懷大笑。”

小姑娘嚇得噤聲,指指桌上鞋盒。

“展部長,是那個……”

展開莫名其妙地拿起鞋盒,上面赫然寫着四個大字。

查無此腳!

他打開來,是一雙女式軍用迷彩長靴,外加四片碎紙,拼湊起來一看——頓時把辛媛丟到九霄雲外,彷彿發現敵情般亢奮而又警惕地四下張望。

“這誰送來的?指名誰接收?”

“全城快遞。說放在前臺就可以了。”接線員怯生生道,“展部長,我們見沒有包裝,就打開來看了看……我們絕對不會說出去!絕對不會!”

展開氣得一跳三尺高——他是覺得卓正揚不應該喜歡薛葵,但是現在既然喜歡上了,那薛葵就應該感激涕零,叩謝祖上積德!卓正揚要貌有貌,要纔有才,要家世背景有家世背景,哪裡配不上她一個小小的生物技術員?

她不收卓正揚的禮物就算了,居然還堂而皇之地寫上“查無此腳”四個大字放在問詢處任人觀瞻,真是可惡之極。

“你們現在愛怎麼八卦都可以,儘量八到沒意思爲止。但卓正揚回國後還有流言蜚語,就全給我下車間掃鐵屑去。”

拎着鞋盒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開始盤算怎麼對付薛葵這個囂張的女人。

靈光一閃,拿出卓正揚登機前存放在他這裡的手機給薛葵發短信,內容如下:

親愛的葵葵:

你爲什麼不收人家的禮物~人家好傷心!你這般頭髮只有兩寸,年薪不足三萬的灰姑娘,叫人家去哪裡再找嘛~不要和人家玩欲擒故縱嘛~

算啦,我不強求。天下美女何其多,總有人配得上這雙水晶鞋。

他忍着吐把短信發出去,自覺十分高明,得意地在辦公室裡蹦達了一陣,緊接着開始工作,同幾家客戶聯繫電話回訪,又去車間轉了一圈,約了幾個外資委的幹部吃飯,總算閒下來休息一會兒,才隱隱覺得不對勁。

這薛葵,怎麼也該有點反應吧?

他預着是要來一場硬仗,同薛葵脣槍舌劍一番,結果她居然裝聾作啞?真是失望。他甚至跑下樓去用公用電話打給薛葵,那邊喂了一聲之後,他立刻掛掉。

沒關機呀。

失魂落魄地回到辦公室,問詢處的小姐見他十分傷感的模樣,欲言又止:“展部長!我……我有件事情向您彙報……雖然……雖然薛小姐說不必驚動您了……”

展開立刻撲向問詢處,硬生生把桌子撞歪了。

“哪個薛小姐?”

“就是退還鞋子的薛葵小姐嘛。剛纔您不是下車間麼,我接到一個電話,是薛小姐打來的,她問‘卓總在不在?’我想,如果是一般人我就官方回答啦,但是這個薛小姐很明顯是認識卓總的嘛,告訴她詳細點也沒關係,所以我就回答‘卓總今天上午九點的航班飛往底特律了,您有重要的事情嗎?我可以在卓總抵達後幫您聯繫他。’薛小姐聽了之後沒說話,沉默了幾秒鐘之後,特別溫柔地問了一句‘那展開小朋友在不在?’我覺得好奇怪,爲什麼展部長成了展開小朋友?但我還是很認真地回答‘在,剛下車間去了。’然後她就笑着說‘我明白了。哦,不必告訴展部長我打過電話。謝謝,再見。’展部長這個薛小姐好有禮貌又好奇怪哦……展部長?展部長?展部長你怎麼了?快來人啊!展部長昏過去了!”

魏主任慢悠悠晃進膜片鉗室,只覺得今天的薛葵成熟穩重,落落大方,枯燥無味的白大褂也顯得格外端莊。

“小薛。”

“魏主任早。”

“哈哈,早,早。昨天你和張警司怎麼一起先走了呢?哈哈,這錢到底誰付的呀?”

“張警司。他和展部長是好朋友。我們沾光。”

“哎喲,看不出他還滿豪爽。”

薛葵嗯嗯了兩聲,還有學生在做實驗,她無暇分神。

“你記一下這個數值。0.923pA。”

“哎呀!我終於做出來了!”

“當然。這次不撓牆了吧?”

“薛老師,您性格真好,不像以前管膜片鉗的老師,脾氣兇不說,技術也差的要命,哼,幸好出國了,叫外國人鬱悶去吧!您要是在藥理所一直做下去,說不定以後能當主任呢。我看魏主任對您挺器重。”

薛葵笑一笑,學生的想法總是十分天真。她做學生的時候,也有過許多不切實際的想法,那時候總是躊躇滿志,覺得整個天下都要向自己低頭。

最終還是大徹大悟,學會以妥協的姿態不妥協,否則如何生存。

“別說啦,把下一板細胞遞給我吧。”

那天晚上十點多,她接到卓正揚的電話。

早上就說好了,提前到九點半睡覺。頭一次早睡,翻來覆去睡不着,迷迷糊糊中聽見電話鈴聲,意識裡不想接,又條件反射般地接了。

“薛葵。”

“嗯……”他聽得電話那頭的女子呢喃如夢,“哪位?”

“卓正揚。”

“嗯?哪位?”

“卓正揚。我……”

“你可知現在幾點?”她拔高聲音,毫不留情掛掉。

他賭氣般不屈不饒接着打。他一抵達底特律,就迫不及待地用機場電話打給她。他不是沒算時差,但天底下哪有年輕人十點就睡覺?

底特律是早上九點多,他醒着,他想聽聽她的聲音,她怎麼可以睡。

她直接關機。他又打到她的前手機上。她沒想這麼遠,每天晚上都會乖乖地給一切電器充電。

響了很久,終於接了,但是沒人說話,一陣牴觸的呼吸聲。

呼吸裡還帶着一股寒流,空曠而又深遠。

卓正揚突然一陣心慌,知道自己又做了蠢事。

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這樣笨拙,要將薛葵越推越遠。

“……你在哪裡?背景聲音很怪。”

“陽臺。”

她不想吵醒室友。抓起手機就往陽臺跑,她倒要聽聽看,卓正揚不遠萬里地打電話到底有何急事。

這次輪到卓正揚沉默。直到接機的史密斯先生拍他肩膀。

“卓,行李到了。你在和誰通話?到了酒店再聯繫吧。”

“我女朋友。”他拿低話筒,看見一行人拖着行李,專等他一個了,“再等一下……”

“誰是你的女朋友?卓正揚,你不要亂說話!”又是拇指姑娘般的細小和慌亂從話筒那邊傳過來。

他突然悟到,原來可以這樣逗她,令她手足無措。

“年輕人果然濃情蜜意,剛下飛機就打給女朋友。”西方人總是不避諱這樣的熱情似火,史密斯先生爽朗地笑着,“爲何不帶她一起來,我們可以安排帶spa的雙人套房,三百六十度全海景,送上香檳同玫瑰,絕對浪漫。”

“她怕羞。”卓正揚聳聳肩,“下次吧。”

薛葵氣得臉上一陣發燒。平日裡的牙尖嘴利全忘光了,偏偏卓正揚的聲音又極溫柔地傳過來。

“我明晚六點再打給你。去睡吧,晚安。”

第十七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十二章第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七章
第十七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十二章第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十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