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大愛晚成

薛葵去剪頭髮。

盤雪推薦了新華街一家性價比極高的小店,剪頭一律十元,總共二十平米不到的鋪面,四名髮型師,兩男兩女,個個身懷絕技,剪出來的頭型十分清爽。

“你想剪多短?”

“儘量短。耳朵露出來。”

“現在是冬天,露耳朵會不會太冷?”髮型師撥弄着她的頭髮,“小姐,你是否燙過離子燙?頭髮很柔順。據說頭髮柔順的人都很溫柔……”

薛葵心想,服務業的通病,和她一樣怕冷場,搜腸刮肚想話題。

“前一段時間燙捲過。不要鬢角。”

“喔。”那髮型師看來有些尷尬,掩飾道,“這麼漂亮的小姑娘,剪男仔頭,可惜了。”

“不可惜。打理方便。”

她頭髮生長極快,一個月能長兩三寸,現在不必爲了一句“你頭髮還沒有我頭髮長”而隱忍着髮梢掃住脖頸的不舒適感。

“行,我幫你剪點毛邊出來,一定可愛。”

隔鄰有容長臉蛋的小姑娘一名,硬質頭髮,烏黑髮亮,自來卷,蓬鬆如大圈套小圈般堆在腦袋上,要求全部燙直。負責的女髮型師也是個耿直脾氣,大力反對。

“羅小姐是吧?依你的髮質,燙直了過兩天一定捲回來,我勸你不要癡心妄想,不如留長,燙大波浪,一定好看。”

臉頰微凹的羅小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燙直。”

雖然髮型師對這兩位女性的美髮要求都頗有微詞,但顧客爲上,職業操守只允許他們做建議,不能硬來,薛葵的髮型師專注修發,羅小姐的髮型師卻很愛侃。

“羅小姐看起來很有氣質,是不是學藝術?”

“我做財務。”

“財務?會計?”

“差不多。”

羅小姐的髮型師看來是容不得自己有錯誤,槓上了。

“呃……那一定也是在高校任職,多有書卷氣。”

羅小姐沒出聲,算是默認,髮型師大喜,揮了揮手裡的陶瓷夾。

“哪所學校?”

“格陵大。”

“格陵大?我一個表妹也在格陵大讀書,生物系。”

“哦,巧。”

“她叫黃芳。孟文祥教授的學生。”

“不認識。”

髮型師下猛料,就不信羅小姐不動容。

“她同我說,生物系有個俊朗如同格里高利?帕克的教授,早些時候同比自己小三十歲的女學生私奔了,是不是真的?”

她聲音極大,連薛葵也聽見了,不由得怔了一下——夏天的時候,江東方在藥理所做實驗對她講過,綜合實驗室的羅清平教授同做畢設的女學生一見鍾情,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立刻同髮妻宋玲教授離婚,接受國外大學聘請,遠渡重洋去。

這事情,在生物系可不算什麼。做學問看的是實力,不是禮義廉恥。這也是爲什麼她想要回格陵大工作的一個原因,科研單位不比事業單位懶散,只要學術過硬,你的私生活無人敢置喙。

“是真的。”羅小姐慢吞吞道。

“聽說這教授的老婆孩子都在格陵大工作,這臉可丟大了。”

“還好。”羅小姐吹了吹落到眼睫上的碎髮,“不覺得。”

她這話頗有些深意;薛葵看了她一眼,恰巧羅小姐也在看她,突然對她一笑,好似認得一般,薛葵也覺得她很面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哪裡見過;女髮型師見羅小姐實在寡言少語的厲害,也覺得索然無味了,遂一心一意同她夾頭髮;薛葵很快剪好,起身去付錢,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個動作給了錯誤的暗示,那羅小姐扭頭對薛葵說:“嗨。薛葵。再會。”

啊,羅清平的女兒羅宋宋。薛葵想起來還在格陵大時,同她打過幾次照面,可一隻腳已經伸出門口——只匆匆對羅宋宋一笑表示心照,就離開了。

薛葵看了看腕錶,決定去晶頤看九點半的電影,散場十一點,正好顧行知離開。售票窗口的玻璃屏映出她毛茸茸的頭髮,神采奕奕。商業區滾滾車流,霓虹迷彩,在她身後排隊的一對情侶跟絞股糖一般纏着嬉鬧,直撞她背脊,連聲說抱歉。

“沒關係。”

自打辭職後,薛葵心境開朗了許多。像她這樣一個人看電影,太孤單,兩個人看電影,又太擁擠。大家都不合時宜,多多體諒。

售票員遞出票來:

“小姐,可要爆米花同可樂?單身套餐加兩元送紙巾一包,很划算。”

喔,真有商業頭腦。可惜她看鬼片,紙巾不如耳塞有用。她搖搖頭,乘直達電梯上頂樓影城。

辭職已有一個星期。現在想想辭職前的煎熬,竟也不算什麼。人的宏觀修復能力如此強大,始料未及。

地球沒有因爲卓薛分手而停止轉動,但時間確確實實地變慢了,慢到每一天似乎都可以用十天來計算,三九天氣,比流感病毒傳播更快的就是流言蜚語,生活枯燥無味,確實需要調味品。評判他人卑劣生活,大有妙趣。捕風捉影的人天分極高,把薛葵的風流韻事同卓正揚的負心薄倖聯合起來做新年第一份談資。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她和盤雪同吃同住,和沒有卓正揚的時候一模一樣,但就是回不到過去。她想,可能是平時太隨和,竟然許多人來問她同卓正揚怎麼了?分了?嘖嘖嘖,真可惜,分明是男才女貌嘛。

只有盤雪不問。

“這有什麼可問的。肯定是誤會。你們應該講清楚,別像電視裡那樣折磨來折磨去,煩死人了!你們一定會和好。薛葵,真的,只要你把自己想的都和卓正揚講一講,他肯定能體諒。哦,對了,你們結婚,我要做伴娘。我要拿九千九百九十九的開門紅包,痛宰卓正揚一頓。而且你要把花球扔給我——你們是西式婚禮吧?”

是否因爲盤雪是旁觀者,所以比我更有信心?薛葵恍惚地想着,殊不知電視裡的那些男女主角,都是因爲最後會破鏡重圓才抵死纏綿,人生沒有腳本,誰知道這一刻放棄,下一刻能否拾起?

終於辭職。因爲已經交了一月份房租,所以還可以住到月底,辭職時做足功夫,開歡送會,請客吃飯,又專門去拜訪卓紅莉同魏國棟,不管平日如何相處,總還有值得感謝的地方,想着他們的好處,聲情並茂,卓紅莉竟不知她和卓正揚分手,當她是要辭工全心全意照顧愛人,便說正揚事業做的大,確實需要賢妻,薛葵說業已分手。卓紅莉震驚之餘,薛葵又平靜道。

“許達說的不對。我不是沒有事業心。其實我喜歡做研究。藥用肽正進行一期臨牀,我一直關注。真想回去做老本行。”

卓紅莉想到自己放棄事業相夫教子,不知同性還有這麼大的進取心,一時竟感染了她;雖然什麼都沒講明,臨走時再三挽留吃飯,薛葵拒也拒不掉,還是卓紅莉突然又放棄,送她出來;電梯口正正好遇到卓正揚,他大概和謝家敏是路上遇到,幫她提着購物袋,謝家敏手裡抱着謝朝旭,兩人有說有笑;薛葵頓時明白,夜宴名單中有卓正揚,卓紅莉不好留她。她同卓紅莉告辭,又同謝家敏打個招呼,電梯門狹小,兩個人不得不側着身子禮讓——那一剎那他好似微微有攔她的意思,可還沒等她來得及想對策,已然擦肩而過。

她想,薛葵,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乃是你的心在動啊。

叮。到了。

這部新上映的鬼片,拿片場裡發生靈異事件做賣點,據說國外首映時還嚇死觀衆一名。薛葵抱一瓶蒸餾水坐在黑暗瑞安靜地睜大眼睛,人鬼不都是一樣的愛恨情仇?只不過鬼的經典形象多半是女性,大約是女性更加善感,更加偏執,死也不願放過。特技確實抓人,女鬼倒立着追殺負心漢,頭顱在地上骨碌骨碌地轉動,摩擦出火花,觀衆和音效一起發出尖叫,那對情侶都滾到一塊去了,抱着發抖,想看又不敢看,從指縫裡朝外面張望,不知劇情發展到哪裡,旁邊薛葵做解說員。

“女鬼是變態狂的女友。女主角的肚子裡有個小寶寶的冤魂,所以吃不飽。”

“哇,她居然一點都不怕。”

這有什麼可怕。前兩天她來看電影,散場時看見展開站在外面一紙箱上,高出衆人足足半個身子,頗感意外,上前拍他,他呼地一聲跳下來。

“薛葵!……真巧!”

“你來看電影?遊賽兒呢?”

“別把我和她扯在一起。”展開面露不豫,一句話就談崩,在他和薛葵來講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但他就是非常的介意,“我就該着和個賣魚的約會?”

他現在頗能體會她提到程燕飛時卓正揚的心情——不忿,怨懟,氣憤,種種負面情緒水漲船高,薛葵一怔,立即認錯。

“我錯了。走吧。”

她一邊說,一邊不停步地朝電梯走,展開跟在後面。

“我剛纔在晶頤門口,被輛吉普撞了。”

“啊?”

“我要過馬路,他不減速,硬生生撞在我的腰上。”他拍拍自己的風衣口袋,“我就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大眼瞪小眼——當然,我大眼,他小眼——然後我很輕蔑地哼了一聲,他一溜煙跑掉了,真可笑!”

“你沒事吧?撞到腰!萬一內傷怎麼辦?痛不痛?”

展開突然一折脖子,歪着腦袋看她,眼神渙散。

“薛葵……其實我是鬼……”

薛葵嚇得直跳起來,一剎那,手裡的蒸餾水都掉了,展開看得出她是真惱,但又隱忍下來,輕輕一句。

“別開玩笑啦。”

“玩笑玩笑,玩玩纔會笑嘛。”

他和她的關係始終玩玩打打,沒法更進一步。不能太親密,也不會太疏離。這樣如何談她和卓正揚的事情。他真的已經克服,只是有些不甘心。

“要不一起走?”

“行啊。”

“你去哪。”

“回宿舍。”

“走吧。”

又看了一會兒,她對血淋淋的畫面興趣索然,實在沒有心思看完這部戲,起身出去,外面燈光明亮,纔開機,便收到一串短信。署名全是卓正揚。

她站在海報下從頭查看。

“葵。我很想你。”

她抓抓頭髮,有些迷惘。大廳裡隱隱可以聽見電影中的女主角慘叫。

“不是你!我不信!我不信!”

她回覆完畢,又看下面的。

“理理我吧,別太狠心。”

“你又在看電影呢吧?手機也不開!”

“快開機。我們給燕子接風,正揚喝醉了。上出租的時候說要去新華街。”

“我們到家了。還有燕子。她問你怎麼還不出現。我說找不到你。她說既然如此,她來照顧正揚。”

“我把手機又搶回來了。正揚不許我給你發短信。我現在懷疑他在借醉發揮,好打消燕子對他的想法。否則怎麼可能把燕子當成你又不酒後亂性的?”

“如果有盤雪的電話號碼該多好。至少可以發動她去找你。”

“我以後再也不發短信了。害死人。所有手機都應該有緊急情況自動開機功能!”

“薛葵。我已回家。留衣衫不整,秀色可餐的卓正揚和程燕飛獨處一室。你就哭去吧。”

“乖。展開。不要鬧。”

展開收到這條遲來了半個鐘頭的短信,他連驚詫的力氣都沒有了。發了這麼多訊息,她居然只認爲是惡作劇?最後一條短信的恐嚇,她完全無視?

他把手機往闔目而臥的卓正揚身上一扔,大步走出臥室,又把門帶上;張鯤生去買解酒藥還沒回來,程燕飛脫了外套在廚房裡忙活着燒水,打開冰箱,嘟噥了一句“什麼都沒有”又關上,再走回客廳,坐下,環顧四周,甚至拿起桌上的果盒來看——哪有半分女人的氣息?

她翹起二郎腿,一雙桃花大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展開。

“你們編了個叫薛葵的女人出來騙我死心對不對。”

展開無可奈何地瞪着她,如果卓伯伯不是那麼低調——他怎麼就打了個電話來隨便問了問薛葵的情況——他應該上長安街上敲鑼打鼓一番,昭告天下卓正揚要結婚了,免得燕子這樣的未婚女青年依然存有綺思。

“燕子,我送你回酒店。”

“那正揚怎麼辦?”

程燕飛今天算是一償夙願,終於把卓正揚給灌醉了。一開始她還沒看出來,卓正揚喝酒不上臉,只是一雙眼睛越來越嫵媚,看得程燕飛是小鹿亂撞;中途又去了兩次衛生間,回來跟沒事人一樣,誰也不知道他是去吐。

“等鯤生回來了,我再送你走。”

“怎麼着?怕我把卓正揚吃了?”程燕飛揚着眉似笑非笑,“展開,我到底是哪一點不像女人?你們一個兩個都把我當哥們兒。”

“燕子,說句話你別不愛聽:咱們是一塊光屁股長大的。這友誼早就超越了性別。你又何曾把我們當男人看?別把卓正揚給例外了。”

程燕飛臉上陰晴不定。

“我不走。你和鯤生也不清醒。我湊合着在沙發上躺一晚上就成。”

“燕子,別自己找罪受。”

“我樂意。酒店多沒勁兒,我就樂意住這裡,明天給你們包餃子吃,怎麼樣?”

展開心想,這哪是來談合作。

“你和羅非真是一路人,不幹正經事,扯麪大旗搞小動作。”

“少提他啊。現在是八小時之外,男未婚女未嫁,我有機會。”程燕飛不以爲意地順順頭髮,“當年,我就是拉不下臉,不像辛媛那麼死纏爛打,否則有她什麼事兒。”

“鬼扯!”

“展開,你和我說說:這薛葵到底是什麼人?很漂亮?很會來事兒?身材不錯?纏人不?特會發嗲吧?我聽說格陵的女孩子都自恃矜貴……”

展開冷下臉來,他聽不得程燕飛這樣形而上學。

“別說那些沒譜的。薛葵就是讓卓正揚心動的女人。”

程燕飛瞬間拉下臉,要刺展開幾句。就聽見門鈴聲,想是張鯤生回來了,便衝過去開門。

“鯤生……”

她一句話說了半截;看見張鯤生身邊站着個穿牛角扣格子大衣的女孩子,帽子上一圈黑色毛邊,堆着一條粗針圍巾,打扮是平淡無奇,偏生一張臉彷彿會在黑暗裡發光似的,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彎起來衝着她笑,笑得她有些……心虛。

張鯤生擠進門來:“燕子,快讓我們進去,外頭冷。哦,這是薛葵,剛纔樓下遇着,一起上來。薛葵,這是程燕飛,你和我們一樣叫她燕子就行。要不,叫她燕子姐也成,畢竟大你兩歲。”

“燕子姐。”

薛葵到玄關處脫鞋子——卓正揚愛乾淨,她也不喜歡把踩了泥濘的鞋子踩進客廳裡去——遍尋不到當時在超市裡買的毛拖鞋,再一看,程燕飛腳上穿的可不就是。她的目光從程燕飛的腳往上移,直看到她充滿戒意的眼睛裡去,只一眼,薛葵回過頭,穿着長襪就往客廳裡走,展開從沙發上直蹦起來。

“薛葵!……你可來了。”

“不是給你發短信,說馬上就到麼。”

展開一怔,薛葵已經越過他推開門走進臥室,卓正揚躺在牀上,背對着門口,被子卷在腰際,一動也不動。程燕飛已經幫他脫了外套,只穿一件樽領毛衣,即使屋子裡開着暖氣,也頗有些冷。

薛葵在牀邊坐下;展開,張鯤生和程燕飛都簇到門口看;卓正揚蜷着身子,胃裡翻騰得厲害,迷迷瞪瞪地覺着陷在一團霧裡;突然有一雙冰涼的小手過來幫他蓋被子,在他頭髮上捋了一把,又摸摸他的耳垂——卓正揚皺了眉頭,心想這不是第一次。剛纔回來的路上燕子就幹過。怎麼正說反說,橫說豎說,明說暗說,她都油鹽不進。真以爲他沒脾氣?

他不耐煩地低喝。

“燕子!手拿開!”

那雙小手略微一頓,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頭,他猛然睜開雙眼;又聽見一個魂牽夢縈的聲音。

“卓正揚,你真醉啦?”

他擡起眼眉,看她近在咫尺的臉,呵,奇怪了,莫非是發夢?

他的薛葵在脖頸後面有顆痣,他伸手去摸——她微微一顫,這也是薛葵的反應,敏感而膽怯——摸到了,滿意地笑了,按着她朝他俯身過來。

“葵。”他喃喃地,親她兩片嘴脣,熟悉的甜蜜味道,“嗯,是你。沒錯。”

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三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三十章第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十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三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三十章第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十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