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愛晚成

謝伊夫對妻子亂點鴛鴦譜的做法十分不滿。

“你也不想想紅安他們家是什麼個情況,怎麼能隨便給正揚介紹對象!”

卓紅莉年輕的時候是很愛對這個比自己大二十歲的丈夫撒嬌的;但是現在人老了,做不出肉麻的事情,而且謝伊夫是地位越高脾氣越大,磨盡了她與生俱來的嬌驕二氣:“怎麼算是隨便,小薛人還不錯。你要找門當戶對,放眼整個格陵市,有嗎?”

謝伊夫冷哼了一聲。卓紅安雖然是他的大舅子,但他有股知識分子的清高,和政客素來兩看兩相厭:“一個大學沒畢業,一個是博士,這能有共同語言嗎?再說了,我看正揚現在的事業也挺沒譜。”

“小薛爲人隨和,又風趣……”

“別找藉口。”

“辛媛走了之後正揚總是和展開混在一起,我擔心……”

“亂操心!”謝伊夫這下子怒了,他一向是個刻板的人,聽不得這些違反道德倫常的話。卓紅莉嫁給他三十多年,從嬌妻到老伴,但二十歲的差距始終沒變,他一直都是父親的姿態更多一些。

“你要是閒得沒事幹,家敏就快生了,你乾脆內退,回來帶孩子。就這麼說定了。”

卓紅莉正在給他沖人參茶,聽了這話,一股怒氣直衝頭頂。

謝家敏是謝伊夫和前妻生的女兒,神神叨叨的一個女孩子,三十多歲沒結婚,一直在美國讀書,年前突然回來,攜個希臘老公,很明顯的奉子成婚,謝伊夫還高興得不得了,逢人就說家敏事業家庭終於都全了,她只不過是給正揚介紹了個對象——正揚還是她卓家的人呢——謝伊夫就氣成這樣,根本是借題發揮。

“你就是氣我當初沒把家敏介紹給正揚。”卓紅莉把茶送進書房,謝伊夫哼了一聲讓她出去,她一邊帶上門一邊憤憤地想,“也不想想家敏比正揚大幾歲!一個姑娘家,讀那麼多年的書!越讀越呆!”

她突然記起有一次在所裡吃午飯,薛葵似乎也提到過有出國讀書的打算——這小姑娘不會是扮豬吃老虎,就等着她介紹對象吧?

越想越不對勁,雖然她在人前人後都刻意模糊自己的家庭背景,但卓紅安在格陵也是舉重若輕的大人物,難保薛葵沒聯繫在一起,話說回來,孟文祥那麼多徒弟,單單這個薛葵的工作那麼上心……

她不敢深想,立刻給正揚撥了個電話。

卓正揚和展開正在卓開的設計室裡抽悶煙喝悶酒,他沒告訴展開自己今天晚上去相親了,只說是去應酬了一下。

商場上這種飯局太多,展開也沒追問。他一直都和卓正揚同喜同悲,現在卓正揚明顯的不高興,他就感同身受,低落無比。

他們兩個一起在大院裡長大,那些父親官銜高些的男孩子們玩官兵捉賊,總是強迫他和卓正揚做賊,然後不由分說地把他們兩個揍一頓。

太野蠻的生存法則,他差點就被打成了gay,而表面上沉默寡言的卓正揚並不打算逆來順受,逮着個閱兵的機會,當着所有人的面和孩子王張鯤生打了一頓,張鵬生嚇得去搬救兵,幾個警衛員合一起都拉不開,還是最後卓正揚擺出高姿態,主動放手。

兩個人掛着彩又被父親毒打,所謂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但自那以後,張鯤生再也不惹他們,轉而去欺負其他新來的小孩子,大院裡常常鬼哭狼嚎成一片。

他不明白何以卓正揚會袖手旁觀。

“他得自己想辦法。”

就這句話,展開對卓正揚佩服得五體投地,心想這人着實有原則。

卓正揚也覺得展開夠忍得。即使被揍成豬頭樣,展開也還能笑嘻嘻——他就沒看過展開和任何人翻臉。即使現在他們已經不混那個圈子,張鯤生還時不時會打電話給展開問候一下。

他知道展開小時候曾經差點被張鯤生weixie,所以不明白展開怎麼還能對着這個人還談笑風生。

“柳湘蓮還和薛蟠拜把子呢,何況張鯤生的確是個人物。”

所以他們兩個真是從頭到腳,由內而外,截然不同。性格上的互補讓兩個人就成了死黨,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形影不離,卓正揚輟學,展開也覺得讀書沒啥意思,但卓正揚要做車改這一塊,展開初初是不知所措的——他學的不是這一塊。但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長處在哪裡。

本來他在遠星的公關部如魚得水,卓正揚在設計部也有遠大前程,何老時時誇他們兩個是自己的左膀右臂,離了誰都不行。

但一個人如果對公司有舉重若輕的影響,那可不是什麼好事。任何人都能被取代的公司纔不可撼動。尤其是在他和卓正揚開始被遠星的老臣子排擠的時候,何老本來是想保住所有人周全,但卓正揚不喜歡這樣的安排。同時爲了擺脫卓紅安的勢力範圍,他們兩個赤手空拳跑到格陵創業。

辛媛會跟着來是他們沒想到的,她不笑的時候那一對丹鳳眼也是個笑模樣,不愧是遠星之花。

辛媛倒追卓正揚一年多,卓正揚總是有點淡淡的,展開知道,他不是不喜歡辛媛,就是這性格要人命。辛媛倒是一直不離不棄。他們兩個離開遠星,本沒打算帶着她——女孩子哪裡受得了這種艱辛,但辛媛就是有本事追到格陵去,展開和卓正揚在汽車工業園裡爲了土地增值稅焦頭爛額,辛媛像仙女似的從天而降。

“正揚,我來了。你中午想吃什麼?”

那時候他以爲卓正揚一定是以結婚收場,卓正揚也是這樣想——如果辛媛沒有帶走卓開的設計圖,如果辛媛只是受不了創業的艱苦,如果辛媛只是回到遠星工作,就算辛媛真的曾經做過何老的情人,他依然會和辛媛結婚。

愛情對他來說遠遠不如卓開重要。正如現在,他想的是新開的兩條生產線,怎麼辦。

“我想辦法找沈玉龍。”展開這樣說,“即使找不到他,我們還有幾張訂單在手上,卓開的損失不會太大。”

“只怕你找不到。”卓正揚心想,很明顯沈玉龍就是個煙霧彈。卓開沒有遠星的實力,沒趕在遠星發佈之前把大力神十八輪重卡生產出來,只好另闢蹊徑。

“這是你的設計,難道你就這樣算了?”展開實在不明白卓正揚爲何如此闊綽,大力神的圖紙作爲分手禮物送給辛媛,“不甘心的難道只有我?”

卓正揚沒接話,他的確不甘心自己的心血被打上遠星的印記,但若非如此,辛媛不會罷休。他不知道如何瞭解女人。

就在這時,卓紅莉的電話來了。

“正揚,你在哪裡。”

卓正揚清了清嗓子——讓姑姑知道他在抽菸可不得了:“我在廠里加班。”

“怎麼又在加班?你該不會忘記去金碧輝吃飯吧?”

“事實上已經去過,不過廠裡有點事情,沒吃完就趕回來了。”

拿這麼爛的藉口搪塞,顯然是沒看上,卓紅莉一顆心終於放下:“沒關係!正好,正揚,姑姑也是急了點,那小姑娘確實配不上你,你可別生姑姑的氣。”

沒關係。哈哈,只是我自認爲長得不難看。

卓正揚突然想起薛葵最後說的那句話,原來她以爲展開來電是救他於水火,他不由得有點歉意:“的確是有急事,您替我和她解釋一下。”

“行行行,”卓紅莉滿口答應,“你工作去吧,別把這事兒放心上了。”

連電話都沒有留,可見一點戲都沒有,她心滿意足,直奔謝伊夫的書房,得意洋洋地宣佈。

“正揚沒看上小薛。”

“意料中事。你以後少做點媒,小姑娘我見過,絕不是表面上那麼單純。”謝伊夫道,“何況她的家庭背景你又不清楚,萬一……”

“行了行了,我以後防着她點還不行麼。”

薛葵那曉得自己一覺起來,已被打入冷宮。

卓主任決定像自己保證的那樣,不再親近薛葵,其實作爲中心主任,她主管基因點陣儀,離着膜片鉗三個房間,如果不是薛葵夠風趣有活力,她並不會天天往膜片鉗跑。

如今認定了薛葵有企圖,那她做的每一件事,都似乎變成了別有用心,真是越看越厭煩。

比如今天在電梯口,薛葵那副無精打采的模樣,明顯就是爲了錯過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而傷心;等到了實驗室,還沒人來做實驗,她就坐着發呆;等有人來做實驗了,她又接連犯了幾個錯誤,雖然那個學生沒有說什麼,但卓紅莉發難了。

“小薛,我本來不想說你,但是你也太讓人失望了。你到底怎麼了?”

“卓主任,我……”薛葵本來想說我這是被搶了接近兩萬的財物,心在滴血哇,但卓紅莉沒有給她辯解的機會。

“我知道,昨天的相親不太愉快,但那並不能成爲你消極怠工藉口啊,年輕人如果因爲情感上的一些挫折就用工作撒氣。那是非常錯誤的!小薛,你也是個明白人,不要老想着投機取巧,不勞而獲。”

這好像話裡有話,薛葵模模糊糊地想着,不太確定卓主任到底指的是什麼。反正高高在上的人總是翻手雲覆手雨,和主管頂嘴是職場大忌,所以她全扛了。

“是的,主任。我以後一定注意。”

她不是沒被偷過,博一的時候,錢包放在外套裡,和同事們一起去買午飯,回來的路上想心事,突然覺得口袋一輕,立刻警覺回頭,一個少年手裡拿着摺疊傘,怔得不敢動。

“不好意思。”

她反而來道歉,強行把少年的手從傘底拿出來,她的錢包還掛在一根長鑷子上呢。

失而復得,她追上同事,若無其事地繼續走——開玩笑,錢也就算了,那裡面所有證件要辦齊了至少得半年!

後來無意中聊到這個,誰也不相信有人敢偷她。那個時候的確是沒人相信的,她能理解。

何時她薛葵也成了弱質女流,在大街上被人搶,搶完了至少有三分鐘不知道該如何自處,身無分文亦無通訊工具,站在報亭前面,腦子裡過了一遍,不確定可有朋友願來雪中送炭,只好權當飯後漫步,徒步走回宿舍。

以前總有人告訴她不要把所有的證件都放在錢包裡,她不聽,現在悔青了腸子都沒用。借室友電話打回家裡,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纔想起該報警,於是又跑到警察局,聽說找回的機會微乎其微,她幾乎是忍着淚填寫完被劫財物清單。

她才工作半年,沒有什麼積蓄,家裡寄了五千來給她週轉,但是她又寄回去了——反正沒有手機和電腦,她也不是不能活。

回到與世隔絕的史前狀態沒多久,師弟就到所裡來找她。

“薛師姐。”

“江東方?你怎麼來了?”她有點驚訝,上一次和江東方見面還是在謝師宴上,那次他喝多了,還是許達把他揹回去的。

江東方一向面皮薄,她總覺得他後來有點躲着她,其實這根本沒什麼,她見過形形色色的發酒瘋,很能體諒。

“打你的電話總是轉到語音信箱,所以只好過來找你。”

“我手機掉了——你爲什麼不打座機呢?我要麼在宿舍要麼在辦公室呀。如果這兩個地方都找不到我,就說明我不想被人找到嘛。”

江東方有些窘,在薛葵手底下三年多,他依然不知道怎樣像其他人一樣和這個師姐打打鬧鬧。大概是因爲剛到實驗室的時候薛葵總是對他不苟言笑的原因,他對她是又敬又怕。

“院裡的膜片鉗壞了一個電極。我要到這邊來做一段時間的實驗。”

“我們這邊?我們這邊收費可不便宜,物理所不也有膜片鉗麼?離生科院又近。”

他不得不說是因爲孟教授希望在薛葵這裡做可以不收錢。薛葵愣了半晌,心想這可真是禍不單行。

生物藥理所的儀器只對中科院系統內的學生開放,如果格陵大學的學生想用這邊的儀器,一個樣三十,還得當場付清。她知道江東方的那個實驗,動輒上百個樣,還要做半年纔會有結果,難怪孟教授想走走她的路子。

可是她纔來多久,哪有這個本事說免費就免費,況且卓主任現在似乎不太待見她,以前每天早上都會過來和她拉家常,現在連面都不見——早知道還不如去管液氮系統,那個比較便宜,逼急了往液氮罐裡一跳,一了百了。

她想了一會兒。

“這樣,我去找卓主任,想辦法給你算便宜一點。”

然後私下再少寫點樣品數,薛葵是這樣想的。反正這種事情到處都有,卓紅莉也沒說什麼,算是默許,薛葵就和江東方說定了,每個週末幫他做——這也是卓主任的意思,免得影響本所學生的實驗,當然是沒有加班費的。

“物理所做是一個樣二十五,我給你算一個樣二十二,開機費免掉,其他的到時候再說,你看行不行?”

江東方覺得有點對不住薛葵。

“薛師姐,剛纔的話都是許達教我說的,他也知道不可能免費,但是這樣要求你,你就會想辦法給我們優惠。”

薛葵其實隱隱約約也知道一點,除了許達,誰還會費這心思算計她。

“你可真會挑時間給我說這個。算了,我不和他計較。”

“薛師姐,多謝你。”在薛葵面前,江東方總有種錯覺,自己一直都是當年那個一無是處的小師弟,想要邀寵卻毫無頭緒,“許達說請你吃飯。”

“不用了。”薛葵擺擺手,她哪還敢赴這鴻門宴,“等你發了文章再請也不遲。”

說完,她例行公事般地露出個笑容,江東方知道那是送客的意思了,於是又客套了幾句往門外走,心卻雲裡霧裡地不知飛在何處,終於下定決心站住。

“對了,薛師姐,你說你手機掉了,新號碼是多少?”

“還沒買呢。”

他知道薛葵不至於缺錢到買不起便攜電話,這麼說就肯定是心裡有點不痛快。

這不痛快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招的,但他想要取悅薛葵,下意識地就脫口而出。

“呃,薛師姐,你看,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幫你弄一個手機行不行?你喜歡什麼款式?”

薛葵想起江東方的老爹是某知名手機的格陵地區代理,江東方一直換手機比換女友還勤快。而她最不喜歡江東方的也正是這一點,記得他剛到實驗室的時候,哪像個做科研的,根本就是個嬌生慣養的公子哥,一個月換了四部手機,三個女友,還弄壞了一個低溫離心機,薛葵的仇富心理大爆發,藉機對江東方咆哮了一次,她知道這樣不對,事後也想彌補來着,但這小孩已經留下了心理陰影,導致後來他看見她就怕得發抖。

“有電腦不?我手提也丟了。”

江東方泄了氣。早就知道,他就是變成條搖着尾巴來獻媚的小狗,也會被薛葵一腳踢開:“薛師姐,別開玩笑。我走了,再見。“

也是,誰會相信她失魂落魄到把電腦都丟了?薛葵嘆了一口氣,走到窗前,只覺得天邊一朵朵的晚霞涌過來,堵住眼睛,全是無奈。

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十一章第六章第三十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三十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章
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十一章第六章第三十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三十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