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愛晚成

盤雪照例是回家過元旦,2號早上直接去藥理所,看見薛葵正上樓,道了聲元旦快樂。時間尚早,沒有什麼學生,薛葵拿着豆漿一路走一路喝,盤雪站在膜片鉗門口,隨口一句。

“元旦去哪裡玩啦?”

其實她惴惴不安,只恨自己爲何頭殼壞掉,還去問薛葵何祺華是誰。她一向唐突慣了,薛葵又縱容着,所以愈發驕縱起來,直到這一次,問完就後悔,後悔完了又想知道真相,想的抓心撓肺,寢食難安。

平靜無波,單調枯燥的一滴水,遇到了曾經電閃雷鳴,波濤翻滾的一片海,一直覺得生活乏善可陳的盤雪想融入到薛葵精彩絕倫的生命當中去。也對,薛葵這樣沉靜而無爭的氣質,當是千錘百煉,爲什麼她以前就沒有看出來過。她翻來覆去地回憶沈玉芳的隻言片語,字裡行間可以肯定的是年輕時候的薛葵曾經被那個她覺得很有味道的何祺華包養,並且和家裡鬧得很僵,現在沈媽媽要求女兒和卓正揚分手,而薛葵拒不答應。

如果是其他她所不認識,不瞭解的女人做出這種事情,她一定會認爲是道德敗壞,唾棄到底;但薛葵,是薛葵,她最好的朋友,她甚至是在薛葵的幫助下才和顧行知走到一起,不,就算薛葵沒有在其中穿針引線,她沒有和顧行知戀愛,她依然是要無條件地支持薛葵。因爲她瞭解現在的薛葵,也堅信,沒有人可以逼迫到薛葵做什麼,她任何決定,都是自己對自己負責,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已經少之又少。她柔到極致,又無堅不摧;自由率性,又果敢有加,那個何祺華太老了,還是年輕而優秀的卓正揚才襯得起她。

不可否認這是有一種獵奇心理作祟。盤雪這輩子一直遵從於父母家長的意願,讀書升學戀愛,全由長輩一手策劃,一個被束縛太久的女孩子,看見身邊有同齡人行使自由意志,便覺得是替自己活了一場,心有慼慼,絲毫不怕又有任何矯枉過正的嫌疑。她甚至有種感覺——說起來真是不好意思——她那枯燥單調的生活,因爲認識了薛葵,而豐富生動起來。

“在宿舍孵着唄。”

“沒和卓正揚出去玩?不過外面人是多,打折都打瘋掉了,”盤雪看薛葵這模樣,大概是已經把那些事情拋諸腦後——她也的確是這種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便講起31號晚上血拼的盛況,有些可惜自己衣服買早了,“比耶誕夜還便宜一百多呢!”

“可是你提前穿在了身上。”薛葵笑着說,“光這一點,值。”

又閒談了幾句,都是盤雪不停嘴地講顧行知,顧行知這樣,顧行知那樣,彷彿個寶貝不停炫耀,薛葵知道她只需要聽衆,便不作聲地抿着嘴笑,有學生拿了樣品來做實驗,薛葵轉身去開機器,一雙運動鞋踩在地板上,悄無聲息,那學生笑嘻嘻:“薛老師今天沒穿軍靴?以前每天都聽您的靴子踩在地板上咚咚聲,覺得特別有分量,特別踏實。”

盤需也去瞄薛葵的腳,一雙半舊網面運動鞋,從夏天穿到冬天。薛葵開了機器,一邊調整機械臂一邊迴應:“好的,等天暖和了,我穿雙木屐,鞋底釘上鐵片,那聲音一定更踏實。”

“薛老師就會拿我開心。”那學生看來心情也不錯,一邊同薛葵笑着,一邊拿樣品架,冷不防十幾支裝在透明塑膠管的樣品翻落在地,“啊呀,糟糕!”

藥理所用的是黃藍綠三種顏色的小碎格水磨石地板,市面上最便宜的貨色,塑膠管跌落下去,可以同地板混爲一體,根本看不清楚。

薛葵陪着學生蹲下去一支支地找,感慨道:“這地板不僅可以用來測色盲,還可以訓練視覺神經網的分辨極限,盤雪,你去拿個掃帚過來掃掃這塊,撥動一下說不定就看得見了——向青蛙學習。”

盤雪只覺得她那個色盲測試圖的比喻真是贊絕。新所的地板不如舊所好,花花綠綠不說,顏色總是霧濛濛,半新不舊,看來看去果然像體檢時候用來測色盲的圖案,她拿了掃帚來慢慢地掃。

“說到這個,我和顧行知昨天在錦繡吃了道湖北菜,叫辣的跳。”

“什麼是辣的跳?”那學生好奇地問。

“喔,”盤雪一邊撿樣品一邊解釋,“滷牛蛙。牛蛙灌了辣椒水,表面上肉質鮮嫩,一口咬下去,辣得顧行知跳起來啦。好了,還差一個。”

薛葵沒說話,猛地站起來,有點頭暈目眩,便站起來扶着實驗臺定了一會兒,盤雪同那個學生繼續找,實在是找不到了,學生一跺腳。

“得,我現在回去再製一份過來,薛老師,你等我十五分鐘!”

“行。”

她慢慢地坐下。盤雪也走了,空蕩蕩的實驗室裡只有機器自檢的咔咔聲。

十二月底的時候,薛葵曾和卓正揚一起去專做湖北菜的錦繡吃飯,同行的還有展開和遊賽兒,湖北菜並非以辣出名,況且她自認爲格陵大的牛腩粉已經很辣,於是對這道毫不起眼的牛蛙掉以輕心,一口下去,頓時辣得她心臟麻痹,雙眼發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摸索着去拿桌上的茶杯,一杯接一杯地牛飲還沒辦法緩過氣,幸好遊賽兒點了果蔬冷盤,她接下來的時間就只能吃那個冰冰舌頭,否則一定自燃;偏偏卓正揚和展開吃得興致勃勃,等結完帳出停車場,卓正揚看她嘴脣都腫了,便問她到底有多辣。

“讓我試試看。”

他故意挑逗,俯身過來,她想,真是一切皆爲接吻的理由,搖着頭無奈道:“我覺得快要噴火了——你說有多辣?不行,回去要喝點牛奶。”

“何必那麼麻煩。”那時他們已經到了宿舍樓下,站在樹旁的陰影裡,卓正揚扳着她的肩膀,俯下臉來吻她,呼出來的氣息都是火熱的,“其實我也很難受,幫我解一解。”

“好一點沒有?”他戀戀不捨地蹭着她的鼻尖,“下次在家裡做來吃。”

“不。”想都不要想,這種對健康有害的東西她再也不會碰,“你也不許吃。”

“爲什麼。”

“不許就是不許!”免得你找別人接吻去火,但是她沒有說出來,“卓正揚,沒有本姑娘陪同監督,不許你再吃這道菜,明白否?”

卓正揚看着薛葵,心想,這可是有點管着我的意思了,薛葵,你可知道這對男人來說是什麼含義?

他十分受用。看着她宛如秋水一般清澈的眼睛,他說出了醞釀已久的話。

“搬來和我一起住。”

不出所料,她的臉唰一下就紅了,開始趕他走。

“走啦走啦,明天還要上班呢。”

現在回想起來,那纔是他們一起去採購的真正原因。他買了足夠兩個人用的東西,是準備要開始同居生活——還有文件袋裡的結婚資料,他爲什麼想要和她長久下去?尤其是在她變得如此糟糕的時候!

“薛老師?”學生拿着樣品過來了,卻看見薛葵在走神,“薛老師?”

“喔,抱歉抱歉,”她拍拍兩頰,“我這是假期綜合症。開始吧。”

沒有卓正揚了,薛葵。至少現在沒有。是你主動割斷一切。不變回原來的自己,怎找得到來時的路。

元旦過後,春節之前,藥理所各實驗室都開始瘋了似的補實驗應付考覈,就連平日裡最清閒的盤雪也忙了個腳不沾地,精疲力竭,連帶着神經都變得遲鈍起來,直到連續兩個中午她都在食堂和薛葵碰到,才驚覺不對。

“薛葵,你怎麼在這裡。”

“吃飯。”薛葵揚揚手中飯盒,“不然?”

“你不用陪卓正揚麼?”盤雪的腦袋裡還都是紛雜的數據在亂飛,自問自答,“不過也是,年底,大家都忙。顧行知兩個星期沒調休了……”

薛葵沒有接話,只是看着窗口的飯菜,亂炒亂燉,她有點犯惡心。

其實卓正揚從來不忙。即使是設計破冰者的那段期間,基本上朝九晚五,大把時間同她戀愛,只是薛葵不得閒,她處於社會食物鏈的底層,蠅營狗苟的小人物,忙的不可開交。

“展開說你以前在遠星的時候常常加班,現在倒很清閒。”

卓正揚的個性十分專一。沒有遇到薛葵,他專注於工作,所以乾的昏天黑地;遇到她之後,卓正揚野心勃勃,江山美人都要攬入懷中,互不干擾。

“工作是爲了更好的生活。如果忙到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就背離了我的初衷。”

他這豈不是在指責她的工作擾亂了進食,她無奈地攤攤手。

“卓大人,我也想睡了吃,吃了睡,每日只擔心衣服襯不襯指甲和脣蜜的顏色。我是法國三大空想主義者轉世投胎,烏托邦的生活最適合我。”

他坐在一邊看報紙,對她的心思十分明瞭。

“那是因爲你不喜歡現在的工作。等合同期到了趕緊換一個。你喜歡做什麼?”

她喜歡什麼?她做了五年的藥用肽,說沒感情是假的。即使現在還常常看文獻追蹤國際上的報道,老是擔心自己跟不上這個領域的發展。實驗講究的是個手感,兩年不碰,很多技能只怕早已退化。

盤雪還在喋喋不休:“……況且老黏着很容易厭倦。顧行知說……”

呵,盤雪現如今是言必稱顧行知,熱戀中的人總是這樣。她有沒有過失態地在盤雪面前一直提到卓正揚?有沒有?也許有,也許沒有,全無印象。

“今天的西蘭花很好,薛葵,吃一點。對了,還有香腸,我媽媽自己做的,顧行知都說好吃。”

盤雪打開保鮮盒的蓋子,極力推薦,薛葵看了一眼碼得整整齊齊的香腸片,全精瘦肉,裝在保鮮盒裡,油光汪汪,有些反胃,婉拒。

“現在自己家灌香腸準備年貨的真少。如果加點肥肉就更棒。我媽媽也做了一些,下次帶來給你嚐嚐。還有蛋餃和年糕,吃火鍋最好。”

盤雪心想,母女果然是沒有隔夜仇。看來是已經和好。本來盤雪和媽媽也是這樣的相處之道,氣頭上什麼難聽的話都說得出來,發泄一通反而有利於打開心結,天底下的母女大概都是這樣,非要互相傷害才能證明愛有多深。她想,薛葵不會走了,要和卓正揚相親相愛地過下去了,沈媽媽也一定會被卓正揚對薛葵的愛打動,由反對變成支持——新的一年,就把過去的不開心統統拋諸腦後吧。

“好啊好啊,薛葵,那邊有空位,我們一起吃。”

同事看她的眼光有些奇怪;薛葵心想,母親在宿舍這麼一吵一鬧,也不知道旁人聽到了幾分,盤雪是她的朋友,自然挺她,但其他人呢?也許正等着和她“閒話家常”吧。

薛葵有些躊躇:“我想回去喝點熱水。你們吃,我先走。”

她打了一份西蘭花和菜薹,加二兩飯,回到實驗室去,吃了沒有兩口,果然又全部吐返出來,她連喝了兩杯熱水也壓不住,胃部一抽一抽地痛,對她的敷衍十分生氣;她把飯盒推到一邊,趴在實驗臺上等這陣痛感過去。

節食的時候,她也曾躍躍欲試地想要試試扣喉,考慮到對身體傷害太大而沒有付諸行動,現在倒好,前天,昨天也是神經反射般地全吐出來,若不是喝牛奶同豆漿,她可能無法堅持到現在——開什麼玩笑,難道沒有卓正揚她就吃不下飯麼?這算什麼心理暗示?

一想到卓正揚,她更是反胃得厲害;衝到洗手間裡乾嘔起來。

她下手太重。那天晚上她看到信封裡的結婚文件,頓覺來了個大逆轉,不但不能接受,反而激得她強烈反彈,站起來宛如困獸一般直打轉,覺得吸進胸腔裡的每一口空氣都在逼迫她尖叫出來——不能結婚。不能結婚。現在的她連自己都討厭,哪裡配得上卓正揚的愛。她撕掉所有文件,獨獨留下卓紅安寫給卓正揚的便箋,貼身放着,心裡想着要去趕末班車回宿舍,好好思量清楚,卓正揚追出來,要捉她回去,她又慌又怕——他總有辦法動搖她,她又要跟着他回那個自己完全做不得主的世界,貪圖一晌歡愛,全然不顧後果——於是彷彿參孫附身,沒頭沒腦地拿手袋大力打他,裡面裝着分子克隆,裝着蜂蜜乾果,至少也有十幾斤重,打得手袋上兩個金屬釦子飛脫,打得他整條手臂都被血浸溼,她才惶惶然地住手。他就那麼鮮血淋漓地抓着她的手,血一直流到她的手指上,他才鬆開。

他說了句什麼?哦,他說,薛葵,別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悲。

他們大概就是從那一刻開始,默契地達成了分手的共識。若有時間考慮,她本來可以做的更漂亮一些,更委婉一些,留些餘地給彼此——可是那個時候,她什麼也想不到,恨不得割袍斷義,以表自己的決心。

怎麼會笑得比哭還難看?她看着鏡中的自己。想想看,薛葵,想想看,在大富貴那一次,你看着鏡子,說了些什麼?你說要辭職,兩個月過去了,爲什麼現在還在這裡。

她放在盥洗臺上的手微微使力,又攥成拳頭,大步走出洗手間。

盤雪照例是回家過元旦,2號早上直接去藥理所,看見薛葵正上樓,道了聲元旦快樂。時間尚早,沒有什麼學生,薛葵拿着豆漿一路走一路喝,盤雪站在膜片鉗門口,隨口一句。

“元旦去哪裡玩啦?”

其實她惴惴不安,只恨自己爲何頭殼壞掉,還去問薛葵何祺華是誰。她一向唐突慣了,薛葵又縱容着,所以愈發驕縱起來,直到這一次,問完就後悔,後悔完了又想知道真相,想的抓心撓肺,寢食難安。

平靜無波,單調枯燥的一滴水,遇到了曾經電閃雷鳴,波濤翻滾的一片海,一直覺得生活乏善可陳的盤雪想融入到薛葵精彩絕倫的生命當中去。也對,薛葵這樣沉靜而無爭的氣質,當是千錘百煉,爲什麼她以前就沒有看出來過。她翻來覆去地回憶沈玉芳的隻言片語,字裡行間可以肯定的是年輕時候的薛葵曾經被那個她覺得很有味道的何祺華包養,並且和家裡鬧得很僵,現在沈媽媽要求女兒和卓正揚分手,而薛葵拒不答應。

如果是其他她所不認識,不瞭解的女人做出這種事情,她一定會認爲是道德敗壞,唾棄到底;但薛葵,是薛葵,她最好的朋友,她甚至是在薛葵的幫助下才和顧行知走到一起,不,就算薛葵沒有在其中穿針引線,她沒有和顧行知戀愛,她依然是要無條件地支持薛葵。因爲她瞭解現在的薛葵,也堅信,沒有人可以逼迫到薛葵做什麼,她任何決定,都是自己對自己負責,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已經少之又少。她柔到極致,又無堅不摧;自由率性,又果敢有加,那個何祺華太老了,還是年輕而優秀的卓正揚才襯得起她。

不可否認這是有一種獵奇心理作祟。盤雪這輩子一直遵從於父母家長的意願,讀書升學戀愛,全由長輩一手策劃,一個被束縛太久的女孩子,看見身邊有同齡人行使自由意志,便覺得是替自己活了一場,心有慼慼,絲毫不怕又有任何矯枉過正的嫌疑。她甚至有種感覺——說起來真是不好意思——她那枯燥單調的生活,因爲認識了薛葵,而豐富生動起來。

“在宿舍孵着唄。”

“沒和卓正揚出去玩?不過外面人是多,打折都打瘋掉了,”盤雪看薛葵這模樣,大概是已經把那些事情拋諸腦後——她也的確是這種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便講起31號晚上血拼的盛況,有些可惜自己衣服買早了,“比耶誕夜還便宜一百多呢!”

“可是你提前穿在了身上。”薛葵笑着說,“光這一點,值。”

又閒談了幾句,都是盤雪不停嘴地講顧行知,顧行知這樣,顧行知那樣,彷彿個寶貝不停炫耀,薛葵知道她只需要聽衆,便不作聲地抿着嘴笑,有學生拿了樣品來做實驗,薛葵轉身去開機器,一雙運動鞋踩在地板上,悄無聲息,那學生笑嘻嘻:“薛老師今天沒穿軍靴?以前每天都聽您的靴子踩在地板上咚咚聲,覺得特別有分量,特別踏實。”

盤需也去瞄薛葵的腳,一雙半舊網面運動鞋,從夏天穿到冬天。薛葵開了機器,一邊調整機械臂一邊迴應:“好的,等天暖和了,我穿雙木屐,鞋底釘上鐵片,那聲音一定更踏實。”

“薛老師就會拿我開心。”那學生看來心情也不錯,一邊同薛葵笑着,一邊拿樣品架,冷不防十幾支裝在透明塑膠管的樣品翻落在地,“啊呀,糟糕!”

藥理所用的是黃藍綠三種顏色的小碎格水磨石地板,市面上最便宜的貨色,塑膠管跌落下去,可以同地板混爲一體,根本看不清楚。

薛葵陪着學生蹲下去一支支地找,感慨道:“這地板不僅可以用來測色盲,還可以訓練視覺神經網的分辨極限,盤雪,你去拿個掃帚過來掃掃這塊,撥動一下說不定就看得見了——向青蛙學習。”

盤雪只覺得她那個色盲測試圖的比喻真是贊絕。新所的地板不如舊所好,花花綠綠不說,顏色總是霧濛濛,半新不舊,看來看去果然像體檢時候用來測色盲的圖案,她拿了掃帚來慢慢地掃。

“說到這個,我和顧行知昨天在錦繡吃了道湖北菜,叫辣的跳。”

“什麼是辣的跳?”那學生好奇地問。

“喔,”盤雪一邊撿樣品一邊解釋,“滷牛蛙。牛蛙灌了辣椒水,表面上肉質鮮嫩,一口咬下去,辣得顧行知跳起來啦。好了,還差一個。”

薛葵沒說話,猛地站起來,有點頭暈目眩,便站起來扶着實驗臺定了一會兒,盤雪同那個學生繼續找,實在是找不到了,學生一跺腳。

“得,我現在回去再製一份過來,薛老師,你等我十五分鐘!”

“行。”

她慢慢地坐下。盤雪也走了,空蕩蕩的實驗室裡只有機器自檢的咔咔聲。

十二月底的時候,薛葵曾和卓正揚一起去專做湖北菜的錦繡吃飯,同行的還有展開和遊賽兒,湖北菜並非以辣出名,況且她自認爲格陵大的牛腩粉已經很辣,於是對這道毫不起眼的牛蛙掉以輕心,一口下去,頓時辣得她心臟麻痹,雙眼發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摸索着去拿桌上的茶杯,一杯接一杯地牛飲還沒辦法緩過氣,幸好遊賽兒點了果蔬冷盤,她接下來的時間就只能吃那個冰冰舌頭,否則一定自燃;偏偏卓正揚和展開吃得興致勃勃,等結完帳出停車場,卓正揚看她嘴脣都腫了,便問她到底有多辣。

“讓我試試看。”

他故意挑逗,俯身過來,她想,真是一切皆爲接吻的理由,搖着頭無奈道:“我覺得快要噴火了——你說有多辣?不行,回去要喝點牛奶。”

“何必那麼麻煩。”那時他們已經到了宿舍樓下,站在樹旁的陰影裡,卓正揚扳着她的肩膀,俯下臉來吻她,呼出來的氣息都是火熱的,“其實我也很難受,幫我解一解。”

那是他們最銷魂的一次接吻經歷。

“好一點沒有?”他戀戀不捨地蹭着她的鼻尖,“下次在家裡做來吃。”

“不。”想都不要想,這種對健康有害的東西她再也不會碰,“你也不許吃。”

“爲什麼。”

“不許就是不許!”免得你找別人接吻去火,但是她沒有說出來,“卓正揚,沒有本姑娘陪同監督,不許你再吃這道菜,明白否?”

卓正揚看着薛葵,心想,這可是有點管着我的意思了,薛葵,你可知道這對男人來說是什麼含義?

他十分受用。看着她宛如秋水一般清澈的眼睛,他說出了醞釀已久的話。

“搬來和我一起住。”

不出所料,她的臉唰一下就紅了,開始趕他走。

“走啦走啦,明天還要上班呢。”

現在回想起來,那纔是他們一起去採購的真正原因。他買了足夠兩個人用的東西,是準備要開始同居生活——還有文件袋裡的結婚資料,他爲什麼想要和她長久下去?尤其是在她變得如此糟糕的時候!

“薛老師?”學生拿着樣品過來了,卻看見薛葵在走神,“薛老師?”

“喔,抱歉抱歉,”她拍拍兩頰,“我這是假期綜合症。開始吧。”

沒有卓正揚了,薛葵。至少現在沒有。是你主動割斷一切。不變回原來的自己,怎找得到來時的路。

元旦過後,春節之前,藥理所各實驗室都開始瘋了似的補實驗應付考覈,就連平日裡最清閒的盤雪也忙了個腳不沾地,精疲力竭,連帶着神經都變得遲鈍起來,直到連續兩個中午她都在食堂和薛葵碰到,才驚覺不對。

“薛葵,你怎麼在這裡。”

“吃飯。”薛葵揚揚手中飯盒,“不然?”

“你不用陪卓正揚麼?”盤雪的腦袋裡還都是紛雜的數據在亂飛,自問自答,“不過也是,年底,大家都忙。顧行知兩個星期沒調休了……”

薛葵沒有接話,只是看着窗口的飯菜,亂炒亂燉,她有點犯惡心。

其實卓正揚從來不忙。即使是設計破冰者的那段期間,基本上朝九晚五,大把時間同她戀愛,只是薛葵不得閒,她處於社會食物鏈的底層,蠅營狗苟的小人物,忙的不可開交。

“展開說你以前在遠星的時候常常加班,現在倒很清閒。”

卓正揚的個性十分專一。沒有遇到薛葵,他專注於工作,所以乾的昏天黑地;遇到她之後,卓正揚野心勃勃,江山美人都要攬入懷中,互不干擾。

“工作是爲了更好的生活。如果忙到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就背離了我的初衷。”

他這豈不是在指責她的工作擾亂了進食,她無奈地攤攤手。

“卓大人,我也想睡了吃,吃了睡,每日只擔心衣服襯不襯指甲和脣蜜的顏色。我是法國三大空想主義者轉世投胎,烏托邦的生活最適合我。”

他坐在一邊看報紙,對她的心思十分明瞭。

“那是因爲你不喜歡現在的工作。等合同期到了趕緊換一個。你喜歡做什麼?”

她喜歡什麼?她做了五年的藥用肽,說沒感情是假的。即使現在還常常看文獻追蹤國際上的報道,老是擔心自己跟不上這個領域的發展。實驗講究的是個手感,兩年不碰,很多技能只怕早已退化。

盤雪還在喋喋不休:“……況且老黏着很容易厭倦。顧行知說……”

呵,盤雪現如今是言必稱顧行知,熱戀中的人總是這樣。她有沒有過失態地在盤雪面前一直提到卓正揚?有沒有?也許有,也許沒有,全無印象。

“今天的西蘭花很好,薛葵,吃一點。對了,還有香腸,我媽媽自己做的,顧行知都說好吃。”

盤雪打開保鮮盒的蓋子,極力推薦,薛葵看了一眼碼得整整齊齊的香腸片,全精瘦肉,裝在保鮮盒裡,油光汪汪,有些反胃,婉拒。

“現在自己家灌香腸準備年貨的真少。如果加點肥肉就更棒。我媽媽也做了一些,下次帶來給你嚐嚐。還有蛋餃和年糕,吃火鍋最好。”

盤雪心想,母女果然是沒有隔夜仇。看來是已經和好。本來盤雪和媽媽也是這樣的相處之道,氣頭上什麼難聽的話都說得出來,發泄一通反而有利於打開心結,天底下的母女大概都是這樣,非要互相傷害才能證明愛有多深。她想,薛葵不會走了,要和卓正揚相親相愛地過下去了,沈媽媽也一定會被卓正揚對薛葵的愛打動,由反對變成支持——新的一年,就把過去的不開心統統拋諸腦後吧。

“好啊好啊,薛葵,那邊有空位,我們一起吃。”

同事看她的眼光有些奇怪;薛葵心想,母親在宿舍這麼一吵一鬧,也不知道旁人聽到了幾分,盤雪是她的朋友,自然挺她,但其他人呢?也許正等着和她“閒話家常”吧。

薛葵有些躊躇:“我想回去喝點熱水。你們吃,我先走。”

她打了一份西蘭花和菜薹,加二兩飯,回到實驗室去,吃了沒有兩口,果然又全部吐返出來,她連喝了兩杯熱水也壓不住,胃部一抽一抽地痛,對她的敷衍十分生氣;她把飯盒推到一邊,趴在實驗臺上等這陣痛感過去。

節食的時候,她也曾躍躍欲試地想要試試扣喉,考慮到對身體傷害太大而沒有付諸行動,現在倒好,前天,昨天也是神經反射般地全吐出來,若不是喝牛奶同豆漿,她可能無法堅持到現在——開什麼玩笑,難道沒有卓正揚她就吃不下飯麼?這算什麼心理暗示?

一想到卓正揚,她更是反胃得厲害;衝到洗手間裡乾嘔起來。

她下手太重。那天晚上她看到信封裡的結婚文件,頓覺來了個大逆轉,不但不能接受,反而激得她強烈反彈,站起來宛如困獸一般直打轉,覺得吸進胸腔裡的每一口空氣都在逼迫她尖叫出來——不能結婚。不能結婚。現在的她連自己都討厭,哪裡配得上卓正揚的愛。她撕掉所有文件,獨獨留下卓紅安寫給卓正揚的便箋,貼身放着,心裡想着要去趕末班車回宿舍,好好思量清楚,卓正揚追出來,要捉她回去,她又慌又怕——他總有辦法動搖她,她又要跟着他回那個自己完全做不得主的世界,貪圖一晌歡愛,全然不顧後果——於是彷彿參孫附身,沒頭沒腦地拿手袋大力打他,裡面裝着分子克隆,裝着蜂蜜乾果,至少也有十幾斤重,打得手袋上兩個金屬釦子飛脫,打得他整條手臂都被血浸溼,她才惶惶然地住手。他就那麼鮮血淋漓地抓着她的手,血一直流到她的手指上,他才鬆開。

他說了句什麼?哦,他說,薛葵,別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悲。

他們大概就是從那一刻開始,默契地達成了分手的共識。若有時間考慮,她本來可以做的更漂亮一些,更委婉一些,留些餘地給彼此——可是那個時候,她什麼也想不到,恨不得割袍斷義,以表自己的決心。

怎麼會笑得比哭還難看?她看着鏡中的自己。想想看,薛葵,想想看,在大富貴那一次,你看着鏡子,說了些什麼?你說要辭職,兩個月過去了,爲什麼現在還在這裡。

她放在盥洗臺上的手微微使力,又攥成拳頭,大步走出洗手間。

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
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八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